“正是师兄你那一句后面几句,什么‘阵中因果反逆,稳变相异’这如何与‘千变万化,由此而生’联系起来。恕师妹愚钝,实在不懂太上老祖是何意思?”

“师妹莫急,道祖语妙,字字珠玑,你且听师兄我慢慢道来。”

游为风热情解释道,颇有凡俗坊间说书人的风范“首看因果,所谓因果,由因至果,此生一变也,先果后因,此乃另一变也,故而千变万化是也。”

“师兄高见,怜儿记下了。”潘怜犹似未悟,但她勤奋好学,先强记一番,之后再悟也不迟。

“师兄,我倒觉得‘数数万物,万物为数’这一句可以由‘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语可解。”

清雯之前听了游为风的理解,自己也在思考老祖在这其中的玄机,不知不觉,竟然陷入了自己的迷思之中,全然没有发觉潘怜问话,但思考这么一段之后,清雯发现若以二进制和编程的思维去理解,却能自圆其说。

“师妹慢言,师兄我正想听听高见。”游为风本来被邵安打击的论道之心,立刻又被清雯这把火燃起,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听别的理解。

“数数万物,即为以数去理解万物,去解释万物,去描摹万物,万物为数即为万物也可化为纯粹的数,这个数就是纯粹的一,二,三,四等数字。”

清雯明白二进制和编程这个两个概念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释给修仙者听的,只能自己用修仙者的语言来解释。

“师妹,你这话可有不对。世间物什何其多,怎么能只用单纯的数字来表示?又如何化为单纯的数字。”游为风大有不解,抛出疑惑。

“这便在于代称,若以一代表天,二代表地,三代表人,那么万物类别的数量的终归是有尽头的,但是数字却是可以无穷无尽,继续往下数的。如此任何一个物品都有属于自己的单独的数字,那么就可以用数字代表万物,万物可以化为纯粹的数字了。”清雯继续解释。

“妙哉,妙哉,只是如此,怕万物所对应的数目繁多,于修炼无用。”游为风只觉得这方法新鲜,不曾觉得能有什么用处。

“老祖所言‘易’,于此妙宗之应用有大大的干系,只是我尚未想透,既如此,此番辩论,算我输了,我自罚一杯。

不过目前我可以提个引子,灵气入气窍,通者,视为阳,不通者,视为阴,那么灵气入气窍的所有结果,便可由阴阳二字描述。此便是一生二。

若万物万事,皆可如此由阴阳二字描述,那么便是二生三,三可代指天下万事万物也。

至于如何用阴阳二字描述,便是我还未通之处”

清雯明白二进制的用处必须与电路断路和通路等概念结合在一起才能引出逻辑与非门,引出逻辑与非门,才能谈论用处,所有点到为止,毕竟,大学她也还没学透。

说完,清雯依言自罚。

“非也,非也,清雯师妹,你此话大有玄妙之处,我听后,在符篆之道上也颇有感触。应该我在敬一杯”游为风此番论辩很是过瘾,当即再饮一杯。潘怜见插不上话,也不强说什么,只是默默听着,邵安不知怎么的,今天只顾自己喝,全然无关照他人之想法。众人皆是要么喝,要么默,一时间,竟冷场了。

但是有游为风在,很快,又提出其他话题,诸如太上老祖最后一句话三月一试,是不是老祖想要收亲传弟子,先提起试炼,检验弟子天赋此类。

至夜深,潘怜扶着真心醉了的邵安去了上房,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了,想来结成道侣之事,已然在不久的将来。

而清雯心有别样想法,正在犹豫之际,见游为风想要独自去静室修炼,便借口屋里太闷,想去店内花园散步透气,先走一步。

闲庭信步,赏月吟风,本应该是人生美事,可是清雯却不是那能赏月的闲人。

很明显,潘怜平日里和邵安的你侬我侬,曾经深深的伤害了作为一只单身狗的清雯,但是清雯在意吗?对的,她确实在意。那恋爱的酸臭味猛烈的朝她袭来,尤其是当面对潘怜的八卦时,她其实有那么几个小小的,很小的一瞬间在心底里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可是,自己,哎,从来只有自己暗恋的份,没有说出口的勇气。

尽管,在修仙世界里,男女修士可以宣布结为道侣,共同面对修仙之路。但是也有更多的人一心向道,不问男女之情,这其中,或许也有他。

清雯月下徘徊,独自叹气,形单影只。

当然这一夜失意的并非只有清雯一人。

“邵安师兄,你怎么也在走廊里,潘怜妹妹不知道吗?”清雯遇见了此时她并不想遇见的熟人,因为她此时想一个人,体会属于自己的独自哀伤。

“我不会醉的,她扶我回去之后便自己回房了。”邵安冷淡答道,似乎也不太想搭理清雯,只是背着重剑,闭眼靠着扶栏。

见状,清雯也不想多说什么,也不再徘徊,因为不想有人看见像孤魂野鬼一般的自己,所以静静的赏月。

一时间唯有蝉鸣风声,露凝月白,无人言音。

“我只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邵安突然说话,神情黯然,“我好恨自己没有出生在一个修仙世家。”

清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她不知道自己这种身份应该说什么,现在走也来不及了,只能啥也不说,啥也不做。

邵安似乎正需要这种反应,开始自顾自的说话。

“我没有资源,没有前辈指点,如今门派开始要检测弟子,我竟然开始害怕。你知道吗?我修炼五载,足以傲视外门。

可是那又能怎样,内门弟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超过我,我知道我比不过他们。可是我迟迟不能突破第十一层,三年了,整整三年,我竟然一点突破筑基的苗头都看不见,我真是废物。

我不想怜儿再等我了,她已经等了很久了,我很早之前就答应过她,筑基了就一定娶她。我真的恨呐,我恨不得变成妖魔,只要能让我筑基,只要我能有那么一点机会能去筑基,无论结果如何!

可我只是个废物,到现在都还不能试着筑基!”邵安颤抖着蹲下身子,双手死死的抱紧头,重剑摩擦着栏杆,发出刺耳的声音,不响,却听的清雯心惊肉跳。

眼见邵安已经完全蹲下,清雯同样心中也完全懵比,不知所措。

为什么邵安突然要在自己面前说这些,是为了让自己去劝劝潘怜别给他太多压力?还是只是单纯的凑巧,在这里遇见自己,终于压制不住内心长久以来的压力,不顾自己在面前,突然就爆发了。还是说有别的什么原因?话说就算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一走了之,不太合适。眼前人一眼就能看出情绪状态不对,万一心魔反噬,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找到潘怜,让她来劝,也不合适。明显邵安是为了躲潘怜才装醉的,自己这么一叫,也许今天没事,指不定以后那天潘怜就莫名其妙的跟邵安吵架,然后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来了。

自己上阵,亲自开导,更不合适。不说自己没这个经验和情商,再说自己身份也不合适,要是自己是个男的,说不定还能哥俩好,勾肩搭背,一起畅聊人生苦乐,女的来做就太奇怪了。

有了。

自己不行,男修士在静室里不就有一个,不管邵安怎么样,找游为风就对了!

“你想帮他。”那个假扮老爷爷的男子的声音在心头突然响起。

“是你,你怎么阴魂不散。”清雯登时立住,在心中暗暗默语。

“去把这个万钧巨阙剑决给他,他不出一个月就能突破练气十一层。”清雯头脑一痛,目眩神晕,可她丝毫不敢发声,怕邵安看出端倪,冷汗涔涔,一股股修炼要诀的知识正在被强塞入脑子。

“不,不行,你不安好心。”清雯强撑着痛苦,回绝那人。

“是吗?那你就这样看着他无力突破,你们门派,没有适合他的剑诀,误人子弟!”男子说到最后似乎非常愤懑,几乎是咬牙切齿般说出这一句“误人子弟!”

清雯于头疼神晕之间,闻此言,心头一振,她恍惚间,想起了高考之后选择专业时的焦头烂额之景。七分考,三分选,此言在清雯上了大学之后体会颇深,一个对胃口的专业,无论是自我学习还是上课学习,在基本自主的学习环境下都十分有益,就如那顺路的风对于航行的船一般。

想到这,清雯不再抗拒知识的进入,凝神静气,默默吸收,不知道那妖是用了什么办法,这种知识的传输方法大大先进于用玉简传承。

男魂看着清雯此时竟然能主动接纳知识也是惊讶不已。

这是独属于魂妖的传承方式,若是灵魂之力不够,强行接收知识,魂飞魄散只在须臾之间。

原本他也没打算让清雯完全明白剑诀,只是想让她吃吃苦头,之后的指导之事就顺理成章,可是没想到清雯灵魂之力浑厚怪异,竟能吸收知识。

先进的学习方法效率自然是大大的高的。

这发生的一切只在几念之间,于物理空间里的现实里,只是几个呼吸。

再睁眼,清雯已经理论上会了万钧巨阙决。

但是清雯并没有理会邵安,而是借口有事,直接走掉了。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