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篾是什么?”萧魂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并不看向清雯,这让清雯觉得,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询问对象。

她眼睛瞄来瞄去,看见了萧魂身前的电脑。

“你让让,我要用会儿电脑。”清雯曾经在电脑上浏览过数不胜数的信息,也许其中就有竹篾怎么编的。

“那不行,我这局还没打完呢!”萧魂不情不愿。

。。。。。。

这怎么跟我家的小侄子一样。

“你不是想要我炼器的心得吗?”清雯好言相劝,“我现在就在炼器哟!”

“那等我打完这一把。”萧魂头也不回的说到。

“行吧。”根据清雯的经验,怕是要等很久。

她也好很久没有来灵魂空间里逛逛了,就去逛逛吧。

这里有太多的回忆,清雯总是容易触景伤情,生出无限思念,所以不敢停留。

现在稍微好点了。

看着桌子上的高数课本还有概率论,线性代数,清雯嘴角不知不觉有了弧度。

那个时候,自己还很讨厌它们,虽然其中的推导过程的确很详细,但总是有很多琐碎的解释占了许多篇幅,让清雯学起来总有一种云遮雾漫的感觉。

也许这样的景色很美,但对于一个想要知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这一切的人来说,恨不得打散这层迷雾。

然而自己的智力使然,连拨开都很难。。。。。。

日转月动,有更多更美好更新鲜更刺激更别有用心的事物占据了自己的心,自然不会再去试着弄清楚。

没想到,最后还能在异乡陪着自己的,是它们。

清雯静静翻阅着,我曾弃汝千百遍,汝仍待我如初见。。。。。。

不曾改变的素简封面,内里是一如往昔的xyz坐标轴,静静守候的四则运算,调皮捣蛋的微积分,规矩板正的方矩阵,还有许多短小精悍又叽叽喳喳的公式们。。。。。。

一页页翻过,那些胡乱的笔记,莫名其妙的画渍,皱皱巴巴的边角,随手打的草稿,这些都是我的青春啊!

自幼学习不错的清雯不知何时养成了宅的习惯,除去在家,便是学校,两点一线。

在她的韶华里,上课是要听课的,作业是要完成的,打饭是要排队的,操场是离教室远的。

学习,才是她上大学之前的主旋律,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青春所在。

指尖忽然停留在人教版数学必修二这本书上。

清雯怔了一怔,似乎灵魂空间没有异变之前,那本数学书和这有些相似。

记得好像是讲空间几何的知识。

就在清雯思索之时,眼前的灵魂空间陡然出现扭曲漩涡,猝不及防看见的清雯只觉得一阵眩晕。

不好,难道是外面有人在打我的身体?

却见数十根玄竹片自扭曲的漩涡之中穿出,漂浮于前。

这。。。这是思维具像化?

然而不等清雯有所反应,玄竹片便自己相互交叠,恣意穿插,层层纠缠,如织布一般,线动成面,再在顶部弯曲,形成一个圆,首尾相接。

等等,刚刚那弯曲的部分是怎样来着,清雯曾经看过竹篾编制过的视频,如今一看便知,且不论空间怎么样了,先记下这编织方法再说。

轰然一散,所有玄竹居然都散成无数微粒,按理说,这些微粒,清雯应该是不可见的,然而在这灵魂空间,清雯却偏偏觉得自己瞧见了。

微粒散开到一定程度之后,开始迅速回拢,直至最后成型。

是刚刚自己想再仔细看的地方!

清雯心头略震,看来自己对灵魂空间的了解还太少,想起萧魂还能用电脑玩游戏,也罢,没搞清楚灵魂空间之前,对他好点吧。

有了这么一翻来来回回的演示,清雯总算是抓到了诀窍,跟仍在奋战的萧魂说了一声,便清醒过来,看着仍在手中放着的玄竹片,清雯立刻动起手来。

因是手疏,拆解了好几次,甚至重来,才勉强编出来,还不怎么对称,一点也不协调。

这只是个练手的,清雯看了看,发现还将就。

只是空间阵法虽然可以刻在任何属性的灵材上,但却需要扭曲却又协调的纹路才行。

这样的编织很是规整,所以,也就并不扭曲。

倒是收起做口子的那个地方有一点点的扭曲,到也不是不能刻,就是手得纹,越是细小的阵法,篆刻便越要精细。

这些都是从精要上看来的。

其上还记载了一记传说。

当年那以阵入道而飞升的第三代老祖了却凡尘前独留下一副烟波飘渺阵图。

没有阵法传承、没有强力法器、没有指定的继承人。。。。。。。

无数人挤破脑袋争啊,抢啊,夺啊,只为这幅图。

宗门甚至因为阵法传承断绝而分崩离析,也是到了这个时刻,向来繁荣昌盛的清虚派才能被气死的明白,原来自己这盏耀眼夺目的明灯之下,是无数藏在灯下的飞蛾。

不知多少个夜里,睁着眼看人们酣睡。

谁知其实数万阵法从来便只在眼前,真正的迷雾,却在心间。

这幅烟波飘渺图在宗门的那场内战中撕毁,散落,于这世间,却是多了无数的赝品、拓本、碎图。

哪怕第四代老祖因此得立于微末,集万阵而重整门派,也未能集全,只能是添了不少自己的独创阵法,倒也传承下来,时至今日,这烟波飘渺图已然面目全非。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阵法来自天地人间,原来的烟波飘渺如此美妙,风吹散了之后,再回首,这般的烟波飘渺便不是这片天地人间的?

是真是假,是全是缺,有什么不一样吗?

而这一切的前提,便是第三代老祖那臻至微境的篆刻之道。

幸好第四代老祖不是密集恐惧症患者,不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清雯默默感叹道。

这还是第一次挑战篆刻这么小的空间矩阵啊!

清雯思虑一番,还是认为先用往常的力道,更细小的纹路来实现阵法的缩小版篆刻。

然而,事实却是,脑子告诉自己OK啦,这些都很简单呀,手却是颤抖着嚎叫着,不,五指做不到啊!

()

偷香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