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叶天猜透这其中内幕之后,距离他不远处,之前和罗素所在的那个偏殿,突然传来一阵争执声,且愈演愈烈!

叶天转头望了过去,沉吟了片刻,就起身飞快回到了偏殿。不过这次他却没有直接进入,而是隐去身形,藏在一旁往偏殿内看去。

“罗素,你疯了是吗!”

“我疯了?李全,让他们三个帮我携带此地仙缘,是我的注意,你凭什么开口就让我分一个人给你!”

“他们三个又不是你的属下仆人,凭什么不能分我一个!”

“对啊,他们三个同样也不是你的属下仆人,我凭什么要分你一个!”

“所以你执意要独占这份仙缘了是吗!”

“之前那位上古仙人说的多明白,仙缘随心,仙缘随身,仙缘随我,仙缘独行!我凭自己能力获得的仙缘,什么叫独占?李全,之前在宗门时,我处处忍让你,可别以为,我就真的怕你!”

“哈哈哈!好你个罗素,想不到你这胖子,平日里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竟然还有这等心机!”

“莫要多说废话,你要打就打,我罗素岂会怕你!”

……

跟罗素起了争执的,是之前主持剑阵的那名修士,叶天也是刚刚知道,这人名叫李全。

至于两人争执原因,也十分明显,似乎是李全找到这里,发现罗素竟然控制着那三个三环金刀门修士大肆搜刮偏殿里的各种宝贝,顿时眼红了,就想让罗素分一个人能给他。

罗素这会儿早已经被这些所谓的仙缘给迷乱了心智,变得鬼迷心窍,就连叶天都找借口赶走,又怎么会将这三人分给本就于其不太对付的李全。

两人一起争执,先前互相之间所有不满,也就再压不住了!不过碍于老者先前布下的规矩,谁也不敢妄动杀心。

但这杀心,又其能压抑得住?越压,只怕就会愈发强烈。

只看两人双目通红,极力克制着自身的杀意,与叶天所料不差,随着时间推移,眼下的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多。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大家即便贪图此地仙缘,互相之间在表面上多少还是顾忌一点同门之情,而打破这一切的,竟然是那三个三环金刀门修士。

要是没这三人,大家各凭本事,也没人多说什么,现在罗素想到了这一点,利用他们三个,等于平白多拿三倍仙缘,换做是其他人,谁能忍受?

之前那点同门之情所能维系的平衡,也就因此打破。

叶天细细想去,顿时眉头紧皱,浑身不自觉的传来一丝凉意。

他很难想象,一旦这一个时辰过去,这里禁制厮杀的限制取消,山壁那边的登山小道再次开启,老者以自己全部衣钵继承为诱饵,这一众天剑门修士,又还能有谁,能够保持本心,不受影响!

而且一旦有一个人杀心一起,到时候就如同点燃了燎原之火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老者到底是谁,布下如此诛心之局,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叶天暗暗咬牙,回头看了一眼山巅。只见山巅道观高高在上,寂静无声,是那般宁和,但又有谁认得清,这平静宁和之下,暗藏怎样汹涌祸心!

眼前之事,若要破局,只能先找出那老者才行!

叶天所有所思了一番,就不再理会偏殿内争执不停,杀意频现的二人。

这个时候叶天自是十分清楚,就算他能阻止这两人争斗,旁边还有二十多名元婴期修士,到时候争执再起,他能够全部制止吗?

而罗素和李全的争执,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等大家都意识到还能让那三个被俘的三环金刀门修士替他们多拿仙缘,那时候,此时定会波及开来,这二十多个修士,又又谁能够逃脱得掉?

若在平常之时,大家还能心平气和,可现在,眼前的仙缘之丰厚,早已让大家迷失了心智,谁还能心平气和的解决互相之间的矛盾。

要想破此局面,眼下当行之事,就是立刻找到那老者,撕破他的伪装,让大家意识到,这里绝非他们心中所想的上古仙人遗留仙缘才行!

叶天悄然离开偏殿,思索片刻后,朝着那条登山小道急速前进!

山脚下,登山小道前,一道屏障结界挡在小道入口。

不光如此,在结界之上,还有一排清晰数字,标注着剩余时间。

叶天冷笑不已,老者前面布局,堪称完美,但到这里,也未免太过小觑这里所有人,如此清晰直白将剩余时间标注在结界上,都不怕有心人看到,心生怀疑?

毕竟真要是上古仙缘,又何必在这结界上设置上时间数字,用来提醒诸人。这等举动,摆明了是想要刺激那些为了仙缘争红了眼的天剑门修士。

如此结界,换做别人肯定是破不开,只能等老者规定时间到来,但对叶天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他有蚀骨灵蚁,成群而出,破坏力之强,专克一切结界,任凭这结界何等境界,在天敌面前,也是难以抵御。

“蚀骨灵蚁,出。”

叶天拍了拍一直随身携带的葫芦,所有蚀骨灵蚁尽数而出,聚集在小道结界上,奋力撕咬起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尤其不能让那老者察觉到自己的这些举动,叶天甚是小心,控制蚀骨灵蚁的动静,也是极其之小。他只求蚀骨灵蚁能在这结界上咬出一个针眼大小的漏洞,尽可能在不破坏这结界的前提下,打开一角进入其中就行。

老者留下的结界境界不明,不过从蚀骨灵蚁奋力撕咬缓慢的进度来看,足以说明这结界境界之高,恐怕超出叶天想象。

叶天盯着结界上显示的时间,一边等着蚀骨灵蚁成功咬破结界,一边警惕四周,防止有人发现他所作所为。

所幸,当蚀骨灵蚁成功咬破结界,也无人发现,至于那老者,更不知在做什么,根本不曾出现。

叶天打开结界一角,当即向山巅冲去,他浑然没有注意,就在自己向山巅冲去的时候,有一个人鬼鬼祟祟露头,朝结界这边看了一眼,旋即跟了过来,发现结界被打开一角,眼中有异色闪过,续而跟着进入结界,也向着山巅而去。

尽管他已经十分小心,可前面走着的叶天从未放弃警惕,没向上多久,就察觉身后有人,猛然回头,就看见一个意想不到之人。

又是那姜玉坤!

早在老者出现之时,他就趁机藏了起来,后来大家忙于寻找仙缘,也更无人留意到他,叶天也没想到,姜玉坤会跟着自己过来。

不过这姜玉坤身上,此时一件法宝仙缘都没有,之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这就说明,躲起来的姜玉坤,根本没有搜刮后面出来的任何一件法宝。

“先莫动手!”见叶天发现自己,姜玉坤率先摆手,手指山巅道观,声音极小,意思却很明白。

他知道叶天来这里想做什么,是在提醒叶天,别轻易出手,以免惊动了道观里的那个老者。

叶天冷眼看着那姜玉坤,当下没有吭声,这姜玉坤不同别人,尽管他只有结丹期,可在叶天心里,他的威胁,不亚于那老者。

所以,叶天不会对姜玉坤有任何轻视之心。

“叶道友,看来你也发现那老头用心险恶,绝非他所说什么上古仙人了吧!”姜玉坤见叶天没吭声,就已经放下心来,不管叶天再怎么警惕防范他,却没直接动手,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那老头几句话,几条规则,你看看天剑门那些修士,现在一个个互相都快成了仇人,等会一切禁锢接触,不需老者出手,这里修士都要死在自相残害上大半,叶道友你想必是看出了这点,否则又怎会来这里。”姜玉坤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叶天神色。

他这一手抛砖引玉的说辞,不过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叶天罢了。

如果叶天只想救人,他就照着这个来说,如果叶天是为了自保,那他就另有一番说辞了。

谁知道,这叶天却是丝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这下就让姜玉坤就有些猜不出,这叶天到底想干什么了。

叶天却是没没想到,这里那么多仙缘法宝,却没能引诱姜玉坤这等极度贪慕功名之人,不但如此,那姜玉坤也是看出了这一切都是那老者设下的局,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

“你有什么主意?”叶天终于开口,却只有四个字,话很少,也是不想让姜玉坤猜出自己真是想法。

姜玉坤此人,也擅长心机,对付这类人,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少说,少做,多看,多听,任凭对方再多心思,也迟早要暴露出来。

“我有两个主意,不知叶道友想听哪个。”姜玉坤老早就见识过叶天心计,这会儿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处处落于人下。叶天可以不开口不说话,但他不行。

“你要说就说,不必在此嚼舌。”叶天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那老者只是类似魂魄分身的出窍阴神存在,本体并不在这里,那么我们的机会,也就来自于此,第一,那老头给了一个时辰,怕是这一个时辰,也是给他自己修养时机,第二,我们都走到这里,老头还没发现,就说明我们第一个猜测对了八九成。”

“不管那老头在干什么,破局的关键,我认为都在山巅道观,我们先行一步,上去后,找到破局关键,坏了那老者谋算。”

姜玉坤几句话把心中想法说完,就等叶天回答。

“这是你第一个主意?那第二个呢。”叶天还是惜字如金。

“第二个,就是到了道观,如果没找到老者的破绽,那么,就需要你我联手,强行破局。”姜玉坤再次说道。

“怎么强行破局?”叶天再问。

“你有压胜物,我有地遁锁,我们联手,再次打开秘境入口,甭管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样一来,我们都可以出去!”姜玉坤没有丝毫迟疑,迅速说出自己真正目的。

叶天若有所思了一番,点了下头示意。

“可以。”

先前姜玉坤见叶天一口答应,顿时面露喜色,当即就跟在叶天身后,齐齐向山巅走去。

两个前后紧随的人,却是心思各异。

对姜玉坤来说,叶天能答应固然是好事,不能答应……他也必须想办法让叶天答应。对他而言,眼下的局面,那老者究竟是谁,又为何布下这样一局,都不重要,唯独重要的,只有自己能不能平平安安活着出去这一点。

只要自己能活着,即便这次计划失败,回到宗门内,至多不过是被父亲训斥一顿,自己依旧能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如果不是姜玉坤已经看清现状,自己若是想要从这秘境内安然离去,必须得到叶天相助,以他的心性,是断然不会在这里和叶天浪费口舌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姜玉坤对叶天是有所保留,关于那老者,他知道的消息不止如此。

曾经在三环金刀门,姜玉坤曾听自己父亲说起秘境之事,有些秘闻,是从不记录再三重天任何书籍之上。那就是关于天灵秘境的起源。

都说天灵秘境是上古仙人大战遗迹,可谁又知道,上古仙人为何互相大战,其战场遗迹能够遍布整个三重天?

其实还有一种说法,是天灵秘境,其实为上古仙人封禁某种落败大妖的牢笼,每一个天灵秘境,可能都封禁着一只上古大妖。

先前那老者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姜玉坤就想到这件秘闻,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老者就是秘闻中被天灵秘境封禁镇压的大妖,但直觉如此,不需要理由。

这才是姜玉坤察觉不对之后,立刻就藏匿起来,对那些遍地可寻的“仙缘”视而不见的真正原因。同样也是他能够放下身段跟怨恨,愿意和叶天这个坏他所有谋划的天剑门弟子,联手共同破局的根本原因。

如若死在这里,那什么仙缘都如同竹篮打水,不过一场空罢了。

唯有活着,才是重中之重。

至于叶天,自然不会掉以轻心,这姜玉坤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那姜玉坤所说之话,他自是头从到位都不会听信任何一个字。

不过有一点他必须承认,他们因姜玉坤的地遁锁和自己的压胜物才来到这里,要想再离开,自然也必须要有地遁锁和压胜物,而这两样,一个在他自己身上,另一个则在姜玉坤身上。

所以二人要想逃离这里,只能相互携手,别无他法。

话又说回来,叶天其实也不怕这姜玉坤有什么歪心思,在那个实力深不可测的未知老者面前,他若是想要坑自己,最终只能两败俱伤。

这姜玉坤先前所有举动都足以证明,此人是急功近利之人,求生之意自然远比寻常之人强,倒是不怕他临阵反水,而且叶天这边自是会有所防备。

登山之途,说长不长,倒也算得上安稳,期间二人结伴而行,也是再未起波澜。

远处山巅的那座道观在一片雾霭磅礴之中伫立着,依旧寂静无声,似乎那里还没察觉到有人破了山脚下的禁锢,悄然登山而来。

直到山巅顶峰,叶天和姜玉坤走了上来,却见道观的大门紧闭,四周白雾缭绕,却又如风水画般凝固在天上,就像是樊笼一般,锁着这整座道观。

忽然,那老者身影,凭空而现,出现在大门前。

“有趣,甚是有趣。”老者面带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两人,喃喃自语道。

他一早就注意到人群中的两人,是最为有趣的两人,而现在,他们也没有让自己失望,竟然提前早早来到这里,还破了他留在山脚下的时间禁锢。

这老者先前就注意到众人之中的二人,这二人修为虽然低微,但眼中泛着精光,跟那群被财富迷失了自我的修士全然不同。

这二人倒也没让他看走眼,早早的发现其中的诡异之处,破了他留在山脚下的时间禁锢,最终行至此处。

这样的人,正是这老者多年来苦苦寻求,用来夺舍附身的绝佳人选。

真当老朽的乐趣,只是在戏耍那群蝼蚁么?

“你故意布下这等阴险之局,害我同门师兄弟互相残杀,究竟为何!”叶天猛然一步迈出,质问老者。

老者抬起手,霎时间身后道观那凝固如画的白云波涛汹涌,叶天和姜玉坤顿时如临大敌,随时准备出手以对付这神秘老者。

然而,老者什么都没做,翻涌的白云再次归于平静。叶天和姜玉坤却发现,自己的身子不知为何,被外力所压制,竟是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

“一群蝼蚁当中,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两只,能飞的高一点,看的远一点。既然你们能走到这里,就该赏。”老者冷眼看了一眼两人,淡淡的说道。

刹那间,叶天跟姜玉坤就瞬移腾空,被吊选在门口。

老者走到姜玉坤面前,打量了两眼,顿时面露不悦,摇了摇头。

“心智还算不错,怎么资质却如此一般,不堪,着实不堪。”他摇着头,喃喃自语,转而才望向叶天,如出一辙的打量了两眼。

处看之时,老者表情和先前看姜玉坤没什么不同,甚至更加失望,但又一看时,却让他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般,眼前一亮。

“七品金丹如此垃圾的资质,怎么会有这般强大的灵气,咦,这灵气中,还有星辰之力!”老者喃喃自语之间,眼中越发明亮,以至于嘀咕道最后,叶天和姜玉坤都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好,就你了。”老者猛然顿住,不再呢喃,而是望向叶天。

叶天蹙眉,不知老者想做什么。

“你本该和下面那些蝼蚁一样,此生碌碌无为,但老朽先前说过,既然作为那群蝼蚁之中,仅有飞的能稍高一些的一员,就该赏。老朽愿意赐你一份天大的仙缘。”

老者嘴角勾起,大笑出手,抬起手,却是放在叶天头顶。

猛然间,老者手心蹦出一道精光,吊在道观大门口的叶天霎时如隐身出窍般,摇摇欲坠且重影不停!

“这是,这是肉身夺舍!”旁边姜玉坤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欲裂,连声音都失了真。

老者那一手所施展的神通,分明就是三重天失传很久的夺舍魔功,那可是一本鸠占鹊巢的至邪神通!一旦成功,叶天就等于成了那老者的崭新身躯,而自己本身神识意识,则将被老者直接吞噬融合。这下场,比起命损道消,身死魂散还要惨烈十倍!

这下,姜玉坤更加肯定,这老者一定就是上古仙人镇压在这秘境中的上古大药魂魄分身!

不然的话,这神秘老者一介魂魄阴神分身,哪有那么大的神通本领!

叶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此刻仿佛又回到了第二重天,在进天门之前,遭遇心魔夺舍的那一刻!

无数杀戮之声四起,断不决耳,自己心神不宁,似乎有被同化的迹象。

只是,这一次和那一次又有不同。

上一次,叶天只觉得自己对这杀戮之声毫无抵抗,任由其破自己心防。但这一次,那些杀戮之声虽然对自己心境影响极大,但却始终,破不开自己的心防,甚至说,自己对那杀戮之声,还有些许排斥。

叶天顿时想到了自己在进天门之后遇到的那个神秘男子。

“你的剑心是杀之道,好在没有坠入过深,你入天门之前,过了问心路,又除了心魔,我可以留你性命入这世界,不过你这杀戮之道就如同你的修为一般,急功近利,多损道行,心魔不过是祸端的初始,到了天劫之时,还是会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这是那男子见到自己之后说的第一句话,随后,他似乎又对自己做了什么,只是自己不得而知。

直到现在,叶天好像猜到,那男子对自己做了什么。

他替自己,重新洗涤了一遍剑心,故而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当自己再一次面临夺舍,被杀戮迷惑之时,剑心清明,不再轻易被破心防。

那老者自信满满以为叶天神魂即将被自己吞噬融合之时,脸上笑容忽然僵住。

几乎同时,叶天猛然吐气,身上重叠异像消失。

瞪大眼睛,他恰恰与望过来的姜玉坤四目相对。

两人几乎同时心有所悟。

“叶天,压胜物!”姜玉坤已经意识到这是唯一机会,当即冲叶天大喊。

叶天也已经知道,老者之强大,远超想象,即便是一个魂魄分身的阴神存在,也不是他们所能对付,此时更不能留手。

灵气外溢,叶天当即祭出黑色圆石。

姜玉坤也没有丝毫犹豫,祭出地遁锁,口中念念有词。

此时,面对这老者的威压,别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只见地遁锁发出耀眼光门,黑色圆石似乎受其影响,变得通体发红。

“快啊!”姜玉坤眼眶渐渐变得微红,额头上青筋凸起。

地遁锁开启需要十分钟左右,这十分钟,也就成了至关重要的十分钟。

不过眼下的情况十分怪异,那老者不知为何,还如同方才一般僵在那里。实际上,在另一处四面封死的密室当着,这矮小老者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至于他顶上画面,再一次变成了某地山巅,那男子背靠风雪而立的画面。

“该死的畜生,你坏我好事!”老者破口大骂,

那男人置若罔闻,任凭老者如何叫骂,都是无动于衷。

老者忽然眼珠一动,密室中响起雷霆之声,那男子身前风雪,也霎时变大。但顶上画面仍未转变,老者眉头一紧,当下停止叫骂,若有所思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老者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精光,再次开口。

“畜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天门为何紧闭不开,老朽告诉你啊!”老者说着,竟笑了起来。

那男子听了这话,终于动了一下,缓缓转身,谁知就在这时,老者笑容阴森。

“畜生就是畜生,一骗就上当!”老者尖声讥讽,眼珠同时一瞪,有精光射出。

顶上画面瞬间消散,再无那男子身影,重新变回那山巅道观门前的一幕。而在此刻,光门大开,似要吞噬一切一般。

老者在想做什么,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光门将叶天和姜玉坤两人,已经吞噬其中。

“这就又无甚趣味了啊!”老者眼神一冷,喃喃间,有道精光迸出。

但可惜,光门消失,那抹精光,射了个空!

那老者脸上露出一抹愤然之色!

“数万年了,多少机会,都让你这畜生生生毁了!若有朝一日,老朽能出去,必然要将你这畜生,碎尸万段!”

章节目录

仙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打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眼并收藏仙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