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现场之后,顾诚等人终于明白为何那捕快说这种场景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赵静明对外面的捕快问道:“仵作可来了?那妇人的死因是什么?”

这赵静明三十多岁,相貌白暂文弱,不像是玄甲卫,好像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一般。

闻言外面的捕快连忙道:“仵作已经来过了,那妇人是……是被撑死的!”

一听这话,在场所有人都寒了一下。

吃人被撑死,这种死法简直诡异。

赵静明看向王奇道:“怎么看?”

那王奇的年龄要比赵静明大一些,看着已经接近四十了,乃是一名黑壮的粗豪大汉。

闻言王奇道:“的确是有些古怪的,像是鬼物作祟,小乙,靠你了,看看能否查看出阴气的轨迹。”

小乙点了点头,立刻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匣来。

虽然炼气士前两境的攻击手段很少,不过还是能够掌握一些辅助类型的简单符法道术一类的东西。

打开木匣,小乙拿出一枚黄色的符咒来,手捏道印,咬破食指在那上面一抹,低喝道:“冲龙玉符,去!”

鼻神曰冲龙玉,这冲龙玉符咒便可以将嗅觉感知放大,可以追踪各种气息,甚至是鬼物的阴气或者是妖物的妖气。

那一滴鲜血好似赋予了符咒力量,黄色的符咒竟然浮在了半空中,歪歪斜斜的向着墙外飞去,不过还没等飞出去,就掉落在了地上。

小乙摇摇头道:“的确是有鬼物来过这里,不过那鬼物并没有附身,只是影响到了那妇人的心智,所以残留下来的阴气很淡,过了一夜都已经散去了,只在院落中还残留下一些。”

赵静明捏着下巴道:“若是这样,那可就有些难办了,县城这么大,上哪找一个隐藏的鬼物去?”

靖夜司虽然是专门处理这种妖异事件的,但基本上就是出了问题,跑去将那妖鬼解决便好了。

但现在那鬼物在杀完人之后便逃离了,还追踪不到阴气轨迹,这偌大的县城让他们怎么找?

罗县靖夜司只有这么点人,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每天光去搜查县城,况且他们也搜不过来。

这时赵静明忽然将目光转向顾诚,问道:“顾诚对吧?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可发现了什么线索?”

罗县靖夜司的这些人其实对顾诚还是很好奇的。

他们家大人实力强大,在河阳府的几位巡夜使当中都能够排得上前三。

但孟寒堂的脾气也是很大,从来都不收弱者,懒得培养新人。

哪怕是小乙这种可怜的身世,还是崔子杰大人亲自开口让孟寒堂带着的,也是在罗县靖夜司内磨炼了足足半年才开始正式执行任务。

结果顾诚一个外来者竟然能够被安插到孟寒堂麾下来,才一个月便开始执行任务,他们也是对顾诚抱有一些好奇和打量。

顾诚摇摇头道:“诸位都是靖夜司的前辈,经验丰富,你们都查找不出线索来,我又能看出什么?”

这番话让赵静明和王奇都感觉都很舒服。

一个知道进退的谦逊新人,总比那种夸夸而谈,不知所谓的家伙要顺眼许多。

不过顾诚这时候又顿了顿道:“只不过我有一点想法猜测,不知道对与不对。”

赵静明道:“无事,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研究,既然大人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四人,那早日将案子解决,你我都有好处。”

靖夜司的制度是,完成一件任务,只要是参与任务的人员,在任务完成之后都能得到一定的功绩点,用于向上面兑换各种修炼所用的东西。

所以不同的靖夜司据点、州府分部内或许有竞争关系,但都已经被分配到一个小队中完成任务了,也就不存在竞争了,尽快把任务完成对大家都好。

当然你若是故意划水,在任务中出工不出力,那下次也没几个人愿意跟你一起出任务了。

顾诚沉声道:“这世间的东西有因便有果,哪怕是这鬼物杀人也是如此,一定是这妇人做了什么事情,或者去了什么地方,这才引来了这鬼物的,调查其最近的行踪或者干了什么,或许会有线索。

当然这东西也不是绝对的,可能也有一只鬼物闲得无聊,路过这里随手便杀了一个人,但这种可能性我觉得很小。

还有便是,这次的事情为何被报到了靖夜司这边?是因为那妇人杀人食人,情况太过诡异,这才被衙门给报到了靖夜司来。

方才我看过那厨房,这妇人家里好像并不富裕,存粮有限,那妇人把所有东西都吃光了后,这才杀了她的丈夫吞食,导致自己被撑死。

若是她家中余粮充足呢?自己吃多了被撑死,衙门又会不会报到靖夜司当中来?”

小乙豁然开朗:“顾大哥你的意思是,可能这鬼物已经不是一次出手杀人了,但之前的人都是被撑死的,所以衙门并没有上报?”

顾诚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

上辈子若是发生人被撑死的事情,那估计一天内就能传得人尽皆知。

但在这里呢?可能有些人家连官都不会报的。

自家吃饭被撑死了还去报官?这简直就是笑话嘛。

况且在顾城看来,罗县的这些捕快也是业余的很,估计也只能抓一些小偷小摸。

没人报官,出了人命他们也是懒得管的。

赵静明和王奇看向顾诚的目光都是带着些许的变化。

这个新人的实力如何暂且不说,但这观察力倒是足够仔细的,这点他们还当真没有想到。

王奇伸手招呼过来一名捕快问道:“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人被撑死的?”

那名捕快苦着脸:“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

王奇黑着脸道:“不知道就去查!死人了不找仵作,不请郎中过来看吗?户籍典吏那里没有备案吗?”

“大人息怒,小的这就去查!”

说着,那几名捕快急匆匆的便跑出去查探。

其他百姓或许不知道靖夜司的存在,这些捕快可是跟靖夜司打过不少交道的,知道他们都是传说中的修行者。

况且靖夜司独立于大乾各个体系之外,跟大乾文武官员的体系都不同,但所有地方部门在面对靖夜司时,都有配合的义务。

王奇轻哼了一声:“这帮家伙惫懒的很,让他们查一些消息都要半天,先回靖夜司洗个澡,吃点东西再来查看。

今天伙房的老张好像做了手撕羊肉,去晚了可都让那帮家伙给抢光了。”

听到王奇说手撕羊肉,小乙顿时想到了厨房内那被撕扯啃咬过的血肉碎片,他顿时又干呕了一声。

顾诚拍了拍小乙的后背,问道:“你之前执行任务,没遇到过死人?”

小乙苦着脸道:“遇到过,但是没遇到过这么恶心的。”

王奇摇了摇头道:“年轻人就是缺练,等你在靖夜司呆的时间长了,你就什么都见过了,站在僵尸堆里面烤肉我等都经历过。”

吩咐衙门的捕快封锁现场,顾诚等人这边也回到了靖夜司中等待那边的消息送来。

赵静明洗漱之后,敲开了孟寒堂的屋子,将事情的经过都跟孟寒堂说了一遍。

孟寒堂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感觉那顾诚怎么样?”

赵静明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实力暂且如何不知道,为人倒是有规矩,知进退,虽然比小乙大不了多少,但却比小乙要老成许多。

另外他的观察力很仔细,心思不少,这次任务的线索便是他挖出来的。

这次的新人素质倒是不错,大人您是从哪要来的?”

赵静明和顾诚无冤无仇,这种时候当然不会去故意说他坏话,顾诚怎么表现,他就怎么说便是了。

最重要的是孟寒堂眼中可是揉不得沙子的,他若是敢乱说被孟寒堂发现,那后果可是很惨的。

“京城。”

孟寒堂吐出了这两个字,淡淡道:“任务继续交给你们来办,谨慎一些,发现鬼物之后若是察觉不敌,立刻传信给我。

小乙只是九品入门的炼气士,身体孱弱,顾诚也只是刚刚踏入九品,不要硬来,稳妥为主。”

“是,大人,属下晓得。”

赵静明点头答应,起身退出屋内。

章节目录

通幽大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封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七月并收藏通幽大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