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穆家狭窄的前院,二媳妇林氏双手叉腰,嘴里唾沫横飞的咒骂着穆家老三的女儿穆双双。

“穆双双,你个除了吃,啥都干不了的废物。”

“你给老娘说说,一上午的时间,让你晒个稻子,咋地稻子还在一坨?”

伴随着刺耳的咒骂声,叫穆双双的姑娘抱着头。

瘦小的身子缩成一个球团,远远看去像是堆成一团的破棉絮。

她的身子一直在抖,很显然,她十分的惧怕眼前这位二伯母。

但是就算吓成那样,她也没敢挪动半寸地,脚下一动不动的,就像钢钉扎在地上一样。

“你个邋遢货,又脏又臭,咱老穆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货色存在?

昨个村里人都说你走了他们屋跟前,害他们整个屋子都是臭的”

“整天就知道整这些幺蛾子,你咋地还不去死哩?”

林氏说了这么久,嘴巴都说干了,可这个死丫头还只是抱着头,连个屁都不崩一个。

“瞧你那臭样,就老三媳妇那只老母鸡护着你,全家谁不是巴不得你死?

整天在家里啥也不做,尽是浪费家里的口粮。”

光骂,林氏还觉得不过瘾,她干脆从腰间拿出自己早上绣花时,别在腰间忘记取下来的绣花针。

绣花针离开林氏腰间的布之后,在空气中泛着刺眼的寒光。

地上的人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抱着头,颤抖着身子。

浑然不觉危险的临近――

林氏朝着地上的人扬起一个阴险的笑,然后将绣花针高高的举起,对着抱着头的人一顿猛扎。

第一针,直接扎在穆双双的骨头上,她发出一声惨叫,但也仅仅是叫。

因为还有第二针,第三针――

像雨滴一样的绣花针,一下下的扎在穆双双的肩上、手臂上……

“呜呜呜……”她发出一阵阵幼兽死亡时的哀鸣,脚下,却依旧未挪动半分。

看着明明痛的要死,却不敢反抗的人,林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整个老穆家,就这么个废物,被人打了,不敢还手不说,连挪个地儿都不会。

人家都说死猪才不怕开水烫,这臭丫头,估计连开水烫熟了,都不会挪个猪窝。

“我呸,没用的东西!”林氏又咒骂了一句。

外出倒潲水的穆家主母穆老太看到儿媳妇对自家孙女做的一切,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冷冷的开了口。

“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见到老婆子我都不知道张一句嘴”

整天跟哑了喉一样,搞得所有人都欠她的一样。”

“呸,丧门星,臭东西,身上又脏又臭,比茅坑里的臭虫还臭。”

得到婆婆的指令,林氏愈发的嚣张。

她提起自己的脚,用力的踹上穆双双瘦弱的脊背,一边踹,还一边长着嘴大笑。

只听见“嘭”的一下,穆双双身子脱了力,人直接撞在了她身旁的石磙。

血汩汩的从头上冒了出来,殷红的血,流在穆双双脏兮兮的脸上,瞬间就变得暗淡。

林氏不但没有上前查看,反倒用脚踩着穆双双的胸口。

“废物,别以为装死就不用晒稻子,今天干不成活,老娘活剐了你……”

话音刚落,原本躺在地上的人,竟然开始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简双双觉得头很疼,当然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十分钟前,她管辖的村子发生斗殴事件,而且都是女性。

作为派出所唯一的女民警,她必须上前劝阻。

谁知道还没开始调解,一个疯女人直接拿起凳子砸向了她的头,她痛的当场昏了过去。

斗殴加袭警,她今天要是不把那个疯女人关进去,她不姓简。

头疼……加上有个女人一直在咒骂着自己,简双双异常的烦躁,女人骂的话很难听。

难听到,她想立刻一个过肩摔解决那个女人。

强打起精神,简双双睁开眼,就见一个女人用自己的小短腿踩着她的胸口,俨然是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但是这个女人很陌生,不是简双双管辖的村子里的村民。

“你是谁?”

简双双一开口,嗓音就难听的让人想捂住耳朵、像是用刀割老树皮一般,沙哑的厉害。

突然,胸口一紧,压在她胸口上的女人发了力。

“老娘是谁?”林氏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般,大笑不止,片刻后,她大吼。

“老娘是你惹不起的姑奶奶,你爹和你娘都怕老娘,你敢给老娘装失忆?还不给老娘起来干活儿。”

女人刺耳的吼叫声,简双双已经见怪不怪,毕竟作为派出所民警,大案接不到,十里八村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处理了一大堆。

“把你的脚挪开。”简双双眯起双眼,冷冷的开口。

“哟呵,长本事了?知道开口了?老娘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哩。”

已经快五年没有听到这个臭东西开口讲话,一时之间林氏还有些不适应。

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她继续咒骂着简双双,一点也不把简双双当人看。

“哟哟哟,会说话了就了不起了?会说话,老娘就会放过你?

先让老娘看看,今儿日头是从那边出来的,是不是西边,臭东西知道反抗了。”

林氏抬头看日头的时候,简双双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发现根本动不了,身子很痛。

她深吸了口气,然后握紧拳头,提着手肘对着还踩着自己的女人腿部的麻筋就是重重的一击。

“哎呦喂!”林氏只觉得腿部一麻,人顿时就扑倒在了地上,这重重的一摔,直接让她摔成了狗啃泥。

吃了满嘴的灰不说,大腿还像是被切了一般,又痛又麻。

简双双则顺势膝盖往躺在地上的人腰间一跪,两只手抓着打了自己的人的双手,举过头顶,向后用力的一扯。

林氏的骨头“咔嚓”一下,林氏发出一声惨叫。

没有手铐,简双双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用双手锁紧眼前的人,人被制服之后,她松了一口气。

刚想像以前一样,说出你被捕了这句话。

却一不小心扫到眼前陌生的环境,简双双立马傻了眼――

章节目录

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陆成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成丰并收藏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