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电梯里,云曦看着镜子里倒映的自己,小心翼翼的拉下包裹着脸的围巾。

灼烂烧焦的脸上还渗着血水,耳旁回荡着她亲生母亲梁秀芹刻薄的声音。

“让你把婚事让给你二妹,你竟然害她心脏病病发,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丧门星!”

“难怪算命先生说你刑克六亲,克死了我没出生的儿子不说,你爸到现在都升不了官发不了财!”

“毁了你这张脸,这门亲事就是你二妹的,只有她才有资格嫁进蒋家!”

“妈,不要……啊!我的脸……”

云曦怔怔的看着电梯里面目狰狞的自己,眼底一片灰色。

硫酸泼在脸上的那一刻,剧烈的灼烧,烧掉了她和梁秀芹之间最后一点亲情。

这门亲事说起来也是荒唐。

当年云老爷子在战场替蒋老爷子挡了枪子儿,为了报恩,两家老爷子在云曦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定下了这门娃娃亲。

只是后来,她心里有她的明月光,也无意这门亲事。

迟迟不退婚不过是因为她那个“未婚夫”还需要她给他当挡箭牌,方便他花天酒地游戏人间。

而她顶着“蒋家儿媳”的身份,在商政界游刃有余,一路扶持心里的明月光稳坐韩氏集团总裁宝座。

如今,她这张脸毁了,后半辈子也就毁了……

电梯叮一声停在了五十六层。

她猛然回神,拉好脸上的围巾出了电梯。

来的路上她就在想,如果韩耀天不嫌弃她,那她倾尽一切都要修复好自己的脸!

已经是午饭时间,整个办公楼层看不到几个人影。

云曦攥紧了手里的便当盒,伸手正准备去敲门。

刚碰到扶手,办公室里突然传来女人几声愉悦的申吟。

伴随而来的还有男人的喘息低吼。

敲门的手倏地一顿。

“云曦那个贪婪的妈还真是好用,我随便挑拨几句,她就真拿硫酸泼自己的女儿。现在她毁容了,你说几句好话骗骗她,南区工程那个项目,让她替你去坐牢!”

“早就想让她去顶南区工程的罪了。不过得先拿到她手里MR病毒的配方,辉成制药可是出了三个亿跟我买,这么一大笔钱足够填补海湾项目的漏洞了。”

女人的声音里夹着痛苦和愉悦,妖娆又缠绵。

“把云曦那个蠢货送进监狱,你打算奖励我什么?”

男人激昂的一挺身,“小妖精,别急,我这就把它奖励给你!”

砰一声,半掩着的办公室门被推开。

云曦站在门口,浸染泪水的眸死死瞪着落地窗上抵死缠绵的男女。

一个是她倾尽一切扶持的明月光,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

防火防盗防闺蜜。

没想到,她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全都是她这个好闺蜜和心爱的男人一手策划。

看到她,韩耀天猛地把自己拔了出来,得意的脸上略过一抹慌乱。

“云、云曦……你、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么,看她那个样子肯定什么都听到了。云曦,识相的就把MR病毒配方交出来,就你这副残花败柳的样子,以后还是别出来吓人了,耀天以后我会替你照顾的!”

靠在窗上,乔希敏半裸着扭着腰贴在韩耀天身上,得意看着云曦,精锐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空气中弥漫着萎靡的味道,让人欲欲作呕。

云曦攥紧了手里的便当盒,拔着灌了铅的双腿走向两人。

为了让韩耀天坐稳集团总裁的位置,她放弃了法医的工作投身实验室。

为了填补公司漏洞,她甚至用自己来做实验研究抗药反应,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没曾想,她不过是他指哪打哪用得顺手的棋子。

冷哼了声,她肆意而绝望笑了起来。

“乔希敏,我就是死,你也休想得到我手里的东西!我不介意拖死你们,拖死韩氏集团。”

一扬手,她重重的把手里的便当盒砸在了乔希敏头上。

扯掉脸上的围巾直接扑过去就跟她厮打起来――

乍一看到她面目狰狞的脸,乔希敏吓得尖叫了声!

晃神间就被云曦拽住了头发,摁在玻璃窗上狠狠一阵猛砸!

她的脸毁了!

心爱的男人被抢走了!

工作前程全都没有了!

一切都毁了,毁在这个女人手里!

她怎么就瞎了眼,这么多年都没看清楚乔希敏的真面目?

可现在已经太迟了,她就是去坐牢,也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两人一路扭打到阳台上,云曦死死的掐着乔希敏的脖子,愤怒又疯狂!

背对着身后的男人,她没感觉到危险正向她靠近!

双腿突然一空,韩耀天抱住着她的腿趁机拽着她往外推,她措不及防的就这么被推出了栏杆。

天旋地转,重力拉着她往下坠。

阳台上,韩耀天和乔希敏得意张狂的笑着,看着她像只折断翅膀的飞鸟,急速往地上坠落。

下雪了,京都的初雪从她血肉模糊脸上擦过,她不甘的闭上了眼。

章节目录

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顾佳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佳期并收藏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