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小心的端坐在城头,脸上满是污渍,但是眼神却是无比的明亮,不时朝城外看去,微微喘着气,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还有点干,有点咸,手里拿着一柄卷刃的剑。

少年抬头看了一下太阳,已经晌午了,外面好像终于消停下来了。

伸手从怀里拿出了小半个馒头,啃了一口,干涩的嘴唇,加上更干的馒头,着实是有点难以下咽。

探头朝四周望了一圈,想找找看哪里有水壶。

少年瞅准了一个地方,慢慢摸了过去。

用力推开了压在水壶上的人,原来是刘阿大,心里默默念着,一路走好,小心的拿起水壶,稍微晃了一下,好像还有一小半,突然感觉手上粘糊糊的,结果发现手上都是血,一脸嫌弃在刘阿大的身上擦了一下。

小心翼翼地摸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开始就水啃馒头了,不时骂道:“这个小妮子,馒头做的越来越难吃了。”

咽下最后一口馒头,朝四周看了一圈,然后低下了头,暗叹了一口气,这是第几次了,又剩下他一个人了。

……

少年姓吕名安,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待了两年了。12岁那年,因为吴宁两国的战争,宁国各地开始大规模的征兵,刚好成为孤儿的吕安,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强行带走,算是补充人头。

好在吕安年纪小,刚刚到这里的那段时间,是作为一个火头军帮忙处理后勤。再后来,战况升级,宁国的士兵死的越来越多,死的越来越快。吕安就从一个火头军变成了一个守城军。

从第一次拿剑时的颤颤巍巍,再到后来,第一次上城头的九死一生,再到后来杀死第一个人时候的惊恐不安,一次又一次蜕变,一波又一波的死里逃生。

从最开始的贪生怕死,到现在的贪生怕死。已经过了两年了,现在吕安已经14岁了,要知道塞北城头一直被宁国将士号称百死一生,而吕安在上面待了这么久,也算是对得起他自己的名字,吕安,小心的生存着。

所有人都对他敬佩不已,每一次大战,宁国一直是守方,吴国将士的数量,质量都远远超过了宁国,可是自从吴国攻打到塞北这座城,吴国人两年时间愣是无法再进一步。

最接近成功的的一次,塞北城的城门都已经被撞开,而且整个城头都已站满了吴国人,唯一站着的宁国人就是吕安。

吕安一人硬生生堵住了通道,寸步不退。

一个少年,一身甲,一把剑,一杆枪,拦住了所有人,并且还强杀了20余人。

最后,宁国援军赶来,塞北城算是保住了。

那一次,所有人都对他动容,吴国主将得知这一幕,不惜发出一声感叹:“若宁人都如此,吾辈人难再进一步呀。”

当然那一次,吕安也是身受重伤,一只脚已经去见阎王爷了,最后还是被他硬生生撑了过来。

此后所有人都对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少年报以最敬佩的目光,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可以战到最后,可以一步不退?

吕安回答道:“因为我怕死。”

就这样,一个天生怕死的人,却成为了一个城头上的传奇。

塞北城主将胡勇胡将军尤其喜爱这个少年,有意收其为义子,结果被他拒绝了,理由是成为将军的义子,目标太大,好像容易死,我怕死,不要当。

就这样,一个在城头上待了两年的人,现在还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兵,不想升官的原因是,我怕死,可是却每次都战斗在最前线。

自此一句话流传开来:生死城破,易在城上。

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毅力,韧性,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从懵懂到杀戮,转折的竟然如此快速通畅。

所有人只能说,这可能就是怕死的天赋吧。

………

从昨天晚上开始到今天早上,刚刚又是一场惨烈的攻城战。

吕安又活了下来了,不过他周围的人基本又没剩几个了。

吕安望着四周这满地的尸骸,有自己认识的,也有吴军的,看了几眼,内心毫无波澜,喝了一口水,看到城头下面,吴军已经在有序后退了。

比想象的时间更早一点,吕安这时才敢稍稍抬起来头了,朝外看去,粗略看了一下,这次对方也死了千把人,那又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吕安站了起来,朝四周看去,这时城头上,稀稀拉拉的还是站起来了不少人。

叶雨对着这几个人,点头微笑,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脸上此刻都露出了一丝庆幸的苦笑。

活下来,大概是这里所有人最大的幸运了。渐渐的,吕安又听到了四周传来了几声抽泣声,不出意外是一个新兵,看去果然是个新面孔,独自躲在墙角不停的抽泣。运气不错,耸了耸肩,慢慢晃悠悠的走下了城头。

吕安刚下城头,迎面走来一个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一身制式盔甲的人,看到吕安走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吕安的肩膀,“干得不错,又活了下来。”

吕安抬头,对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臭小子,再坚持一段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别在最后这段时间内嗝屁了。”那人开心的说道。

“大胡子,这话我听了快800遍了,还不如换个说法,今晚请我们大喝一场呢,而且你这人说话,简直就像放屁一样,没一次灵验过。”吕安不悦道。

“臭小子,怎么和本将军说话的,当心我把你按军法处置。”胡勇眼睛一瞪。

吕安哼哼了两声,直接扭头就走了。

胡勇看着吕安吃瘪的样子,哈哈笑道,直接上了城头。

吕安熟门熟路来到了后勤做饭的地方,找了个地方坐下。

大喊了一声:“苏沐,你知不知道,我没被吴国人杀死,差点被你的馒头给噎死,你是不是对面派过来的奸细呀,专门做铁馒头来暗杀我方精英?”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大笑起来,还大声附和道,“就是就是,我今天吃了一个,也差点噎死。”“什么,你还有馒头吃?我今天啥都没有吃到,就喝了几口水。”………

顿时像炸锅一样,本来死气沉沉的氛围,一下子又活络起来了。

吕安微微一笑,这是突然从里面窜出了一个小个子,脸上一脸的黑炭,穿着一副不合身的盔甲,急急忙忙跑到了吕安的身边,抓着吕安的手,脚,脸,身体,仔细看了一遍,然后舒了一口气,一脚踢了上去,“竟然没受伤,不是快被我的馒头噎死了吗?那你怎么还活的好好。”

“什么叫做竟然?”吕安大喊道,“你这个小妮子,看来你是屁股痒了?”

“哼。”苏沐站起来瞪了一眼吕安说道,“走开,晚上还想不想吃饭了?杵在这里干啥,一边去。”

吕安赶忙挪了挪位置,给她让路。

这时断了一条胳膊的老白,凑了过来,悄悄的对着吕安说道:“这个丫头,前面别提有多担心了,一直在那里望着呢,整整望了你一天了。恨不得拿起菜刀就上去杀敌了。”

吕安点了点头,苏沐刚刚一冲出来,就马上给自己检查了一遍身体,她的神情动作,吕安看的清清楚楚,听到老白说的不由傻笑了起来,果然没有白疼这个小妮子。

吕安看着苏沐在那里忙活了起来,不由的想到了1年多以前,第一次见到苏沐时的场景。

那时候,宁国和吴国刚刚进行了一场大战,吕安最辉煌的那一次,也是最危险的一次,差点没活下来。

吕安受了重伤,差点没有熬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苏沐在照顾他,一个很灵气,很仙的小姑娘,照顾他吃喝拉撒一个星期,那一年,吕安刚13岁,苏沐也才11岁。

自此之后,吕安知道了火头军里面有了一个苏沐,苏沐也知道了城头上有一个吕安。

吕安屁股后面就多了一个跟屁虫。

想起以前换药的时候,每次被她弄的嗷嗷直叫的时候,吕安直接笑出了声,小小年纪她应该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不像现在,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

苏沐看着吕安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一头雾水,说道:“你是不是被人打到脑袋了?”

吕安没理她,继续傻笑着。

老白看着这两个小屁孩,又开始拌嘴了,摇了摇头,也是有点无语,不过也挺好,谁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

夜里,吕安一个人靠在城楼边,四周万籁俱静,一天一夜的战斗,让所有人都感到疲惫不堪,都已经睡着了,只有风吹火把的声音,战马不时的嘶鸣声,当然还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吕安望着天上的月亮,今天又是一个圆月,天空中,只有一个月亮,没有一颗星星,只有几片云慢慢飘过。

突然,边上一个人猫着慢慢地挪了过来,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吕安的边上,伸手直接递给了吕安一个馒头,这一次还有一壶水。

吕安看着馒头和水,微微一笑,“来了呀。”

每一次大战之后的夜里,两人都是在这个地方坐着,聊聊天,傻乐一会,谈论这一些傻事,毕竟两个人还只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也算是唯一的同龄人了。

回想两人第一次到军营里的时候,络腮胡将军看傻了眼,竟然是一个12岁的娃娃来保家卫国了,差点没气出一口老血。后来更离谱,过了一年竟然连11岁的女娃娃都来了,差点没把自己的胡子给揪下来,

那段时间,我们的胡将军的脸都是黑的,大家经常听到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说:“天要亡我大宁。”听得众人都是一惊。

每每想到这个事情,两人都笑的捂肚子。

不过谁能想到最小的少年可以在城头独自一人撑起一片天,唯一的少女在厨房也是做的一手好馒头。

吕安闭着眼睛开口道:“大胡子,今天和我说,这场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他又这么说呀,都骗你骗了那么多次了。”苏沐没好气的说道。

“这次不一样,我听到他的语气和以前的不一样,这一次,充满了喜悦和期待,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吕安冷静的说道。

苏沐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两只眼睛盯着吕安。

吕安突然感觉没声音了,睁眼一看,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哦,大半夜这么大两个眼珠子盯着我,吓我一跳。”

“结束了之后,你回哪里?”苏沐轻轻的问道。

“我?当然是回我的家了,2年过去了,家里的老房子不知道还在不在?可能回去也无家可归了吧。你呢?”吕安说道。

“我?”苏沐,闭着眼,靠在城墙上,一言不发。

吕安看到这里,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自从两人认识之后,苏沐从来没有提起过关于自己的事情,有几次不小心提及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也是支支吾吾。

这一次的反应,和以前不一样。

“要不你和我回家去吧,我家附近田多的是,以后我们可以种种田,放放牛。”吕安调笑道。

“和你一起回家吗?好的呀。”苏沐一脸喜悦。

现在吕安一愣,答应的这么爽快。

“不过,你别想的花花肠子,我就是去你家暂时借住一会而已,你得伺候我,吃好喝好穿好。”苏沐又接着说道。

吕安一听,笑了,“那我得好好想想了,带回去一个大麻烦,还得伺候好。”

“你竟然还要考虑一下,我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么标致的美女,和你回家,你应该高兴才对。是不是不想活了,要不是我现在不敢回去,我才不和你回家呢。”苏沐怒道。

吕安听到苏沐大喊起来,赶忙点头答应,竖起手指让她小声点,好在四周呼噜声依旧。

“吕安,大胡子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继续跟着他呀?不然按你的实力,未来你可是可以当大官的呀。”苏沐问道。

“因为我怕……”吕安刚刚说了那几个字,直接被苏沐打断,“别瞎扯,又怕死?怕死你还上城头?”

“好吧,不过我确实是怕死,因为打仗,擒贼先擒王,光光我杀的伍长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个了,这个确实是一个原因吧,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我更想要自由吧,每天看着大胡子在那里忙来忙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怕哪天城破了,我们这万把人,都直接被咔嚓了,担心的胡子都白了,所以我怕懒。”吕安想了一下说道。

“我曾经听我的老师说过,世上所有人都是有追求的,但是无外乎几点,名,利,以及长生,那你呢?想要啥。”苏沐问道。

吕安闭着眼睛说道:“你又来了,时不时搬出你的老师,说过这个,那个,搞的好像你老师是一位圣人一样,之乎者也,世上道理,样样精通,听得我都烦了,以后要是见到这个人,一定不要让我认识,我怕我忍不住就打他了。”

苏沐笑了笑,然后说道:“是挺烦他,但是不准你这么说他,老师很厉害的,对我也很好的。而且我觉得老师说的很对呀,熙熙攘攘皆为名来,川流不息皆为利去,名利双收皆忧长生。快说,你到底想要啥?”

这个时候,吕安睁开了眼睛,沉默了,自从莫名其妙的被带来了这个地方之后,那个时候,每天想的就是怎么活着,也没想过自己想要干啥,思索了一下。

吕安开口说道:“我第一次拿剑的时候自己怕极了,因为知道拿了这把剑,我就要直面死亡了,但是抵抗死亡唯一的办法,竟然就是自己手中的剑,所以最开始我竟然害怕手中的剑。”

苏沐听到这段话,若有所思。

吕安继续说道:“但是现在,我站在城头,唯一相信的却是我手中的这把铁剑,从以前的害怕讨厌,再到现在的只相信这把剑,原因可能就是想要活着吧,所以我觉得,未来我想要的就是好好活着吧,可能就是你说的长生吧,虽然我也不懂人怎么可能会长生不死。”

苏沐听到这话之后,沉默了一下,虽然吕安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从害怕到相信,这段过程应该是最难受的吧。“就这个?没有其他了?”苏沐还是继续问道。

吕安听到这话,好像听到了一丝言外之意,邪笑了一下,把头探到了苏沐的面前,说道:“还有吗就是把你抢回去当个小媳妇,虽然你其他都不行,要身材没身材,脸也是一般般,但是冲着你喜欢做馒头,抢回去不亏呀。”

“你个臭不要脸的,今天怎么就让你活着回来呀,等我长大了,能不能看得上你还另说呢。”苏沐嘴巴气鼓鼓的骂道,但是心里有没有乐开花就不知道了。

“好好好,那我等你长大了,再看看你是不是一个大美女,然后在考虑一下要不要你。”吕安又开始闭目养神了。

“吕安,那你以后长大了,记得来找我,不能走到半路就放弃了。”苏沐小声的,几乎和蚊子声一样大。

吕安也没听清苏沐说了啥,就点头,好好好,答应着。

天空很亮,月亮很圆,少年的承诺很美。

章节目录

一剑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涩的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涩的叶并收藏一剑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