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晨瑶是修真界的一个小人物,一个很小的宗门里的一个外门弟子。这个很小的宗门只有一百多号人,还是百分之八十都是炼气期弟子。宗门的名字叫昆山宗,坐落在鸿武界的平南洲大陆南部。

陆晨瑶金木水土四灵根,今年八岁,入宗三年,目前修为是炼气期二层,有很久没突破了。平日里也就是修炼,然后做点宗门任务换取门派贡献点。

今天陆晨瑶刚刚从灵田回来,还没到自己院子,就看见隔壁的方芳朝她招手。

她加快脚步,迎上方芳问:“你还没下山啊?”因为方芳昨天说要下山买东西。

方芳道:“没呢,杜管事找你。”

陆晨瑶心里疑惑着现在杜管事找自己有什么事,一边快步进了院子。

院子里,杜管事看见陆晨瑶,无声的打量了她几眼,才面无表情的说:“高长老找你,跟我来。”说完朝院外走。

陆晨瑶一边答应着,一边跟上。心里面却觉得有些莫明其妙。

其实如果她是真正的八岁小孩,估计她会异想天开的觉得自己说不定是获得了这位高长老,一位金丹真人的青眼,从此就青云直上了。可是现在的陆晨瑶,她是个从地球穿越来的人,两辈子加起来三十多岁了,最是见识过人心复杂,所以没那么天真。

她心思不定的被领到外事堂,然后又被一名据说是高长老侍从的师兄,用飞剑带到了高长老住的云雾峰。

陆晨瑶下了飞剑,稳定了一下心神,才跟随一言不发的侍从,到了云雾峰大殿。

陆晨瑶曾经做任务的时候进过内门,但是没有到过几座长老住的主峰,今日一见,觉得果然是不同凡响的。

山花烂漫,灵气充沛,仙境啊。她一边感叹一边收回眼光。低头跟随侍从进了大殿。

大殿主座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修,威压惊人。陆晨瑶估计他就是昆山宗唯二的金丹真人,高长风长老。

果然她身前的侍从拱手禀报:“回高长老,陆晨瑶带到。”然后退往一边去了。

陆晨瑶见状,赶忙躬身施礼道:“外门弟子陆晨瑶拜见高长老”

座上之人审视着陆晨瑶,问道,:“你可是牛家村出来的?”

陆晨瑶立刻就有些紧张了,因为她并没有继承原主记忆。她来的时候,身在金霞镇。连陆晨瑶这个名字,都是送她参加昆山宗收徒测灵根的一对夫妻这么叫的。

当时的陆晨瑶怕别人发现自己是夺舍而来的,所以不敢多问。还是从那对老实巴交模样的夫妻对她的说话中知道,自己是个小乞儿,是人家带自己小孩来测灵根时,顺口告知这里测灵根,才跟来的。名字也是他们这么叫的。从什么村出来的她不知道……因为昆山宗一共就在金霞镇找到两个有灵根的,另一个明显不认识自己‥‥不是同村儿。

想了想,她低头道:“禀长老,我是从金霞镇来的。”低头也可以理解为点头啊,她希望能够蒙对。

好在高长老没再问这个,又问道,:“你可认识冯敬霄?”

陆晨瑶头皮一麻,自己当然不认识啊,不会是牛家村的人吧。可惜自己连牛家村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下可不敢再蒙了,要不下一个问题准翻车啊。于是老实道:“不认识”

陆晨瑶余光扫过上坐的高长老,就见他面色猛然一沉,连眉头都皱起来了,她觉得自己突然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般,腹诽着,这难道就是威压。

身体有些摇摇欲坠,陆晨瑶吓一跳,心道,这说真话怎么还踩上雷了?

无法,只有更加躬身驼背,把头低得更深。

上座的高长老不悦的打量着陆晨瑶,半晌哼道:“真是薄情寡义,难为人家还如此惦记于你”

陆晨瑶骇然,这……这说得像自己是个负了别人感情的渣……我妹有啊,我是清白的!

她无法接话,这令高长老更加愤怒,指着陆晨瑶道:“真是不可理喻”说罢愤然离去。

被无端骂了一顿的陆晨瑶,无奈的看向大殿里唯一可以询问的人,那个带她来此的侍从:“这位师兄,请问高长老为什么会这么生我的气?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侍从看了她一眼,转身追随高长老离开的方向去了。

陆晨瑶估摸着侍从是不是去问高长老让她回去的事,想着我且安心等一等。

想到这里,她放松下来,眼观鼻,鼻观口的站立不动。

时辰就在陆晨瑶罚站中过去了。陆晨瑶觉得自己又不是来求人的,实在没有必要受这委屈。最主要的是这个高长老明显是替她这具身体的原身所认识的人出气的,现在的陆晨瑶不认识啊。在这修真界里,被发现夺舍可是要命的事情。原身认识的人就是最有可能发现她是夺舍的人。

一想到这里,陆晨瑶没顾上不告而别会不会惹恼高长老,自顾自的出门,下山去了。

让她想骂人的是,这下山的路也太长了吧。她足足走了半天,才下峰,到外门地界。从早上被叫上云雾峰到回家,整整一天啊,饭都没吃上。

天这个时候已经黑了,陆晨瑶累了一天,爬在床上不动弹。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半夜,陆晨瑶的房门猛地被人踢开。她一个机灵,从床上跳起来。定睛一瞧,顿时就吓一跳。

原来又是这位高长老啊,不过他现在抱着个小孩。是个男孩,六七岁的样子,长得玉雪可爱。

高长老怀里的小男孩,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眼睛周围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

可惜陆晨瑶没有少女心,只有被人破门而入的惶恐。敌我差距太大,生气都不能。

陆晨瑶刚刚醒,眼神迷茫的看着这俩闯入者。但看在高长老眼里,就是不把他们当回事。

而这个时候,那个小男孩哇的一声就哭出来,嘴里喊着“姐姐”。

陆晨瑶大惊,莫非自己真的有个弟弟,还把人家忘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罪过啊!

随后,陆晨瑶眼睛一亮,准备好好看看自己兄弟。

这时,小弟弟接着说:“姐姐,我知道当年抢了本来要收养你的爹娘,姐姐我求了爹娘他们,可是他们说没有钱再养活你了,所以我……所以我……”

小弟弟哭得说不下去了,陆晨瑶听着这里面还有事儿啊……

她正沉吟着,一边的高长老不干了。

高长老一掌就把陆晨瑶扫开,道:“身为修士,一点也无自知之明,难怪人家不选你。如今竟然还耿耿于怀。念在霄儿说你曾经帮助过他,暂且饶你一次,以后不准你来见霄儿,免得带坏我徒弟!”说罢,抱着那小男孩飞身而去。

陆晨瑶摸着被高长老那一扫,撞在桌子边的腰,无奈的想哭。不过立刻想起那个小男孩,思量着这个人是不是自己亲弟弟。根据高长老说的话,陆晨瑶觉得可能不是。

章节目录

反派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别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别唱并收藏反派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