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凡勉力眨了一下眼睛,黄泥与干草混合搭建的房墙上只有一扇小窗,窗内投进一束光,屋顶的天窗也有白光泄进来,尘埃在光线内微微荡漾。

但屋内大多数地方一片昏暗,黑得看不见任何东西。

周凡依然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他来到这个世界三天了,但还是有些搞不清状况。

他只知道这具身体的名字同样叫周凡,晚上‘父母’才会工作回来,而他之所以躺在床上,他模模糊糊从那对夫妇口中得知是因为他伤了脑袋。

也幸好是如此,周凡在第一次醒来后能推托说自己什么都忘记了,否则面对前身的‘父母’,他没有任何关于前身的记忆,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为了避免怀疑,这三天周凡甚至不敢多说话,晚上都是静静地听着‘父母’说话,但可惜的是那个老农打扮的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因此父母两人的对话寥寥可数,周凡暂时无法从中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周凡挣扎着坐了起来,这一坐起,他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他伸出左手捂住额头,脑袋就像被针刺了一样。

他的手温很低,有股冰冷顺着额头蔓延,使得那针刺的痛感减轻了不少。

又过了一会,脑袋的痛感几乎微不可察。

周凡的手顺着额头而上,摸了摸没有任何发丝的光脑袋,渐渐手触碰到后脑勺一道一指长的疤痕。

他看不见伤疤,但是由触感中能感觉到伤疤比头发大上一些,若不是认真抚摸,还无法发现。

怎么受伤的?

周凡还不清楚,但要不是受伤,他的灵魂也到不了这个身躯内,他应该已经死了的。

周凡放下手,掀开床前黄葛布织造的深黄色帐幔,没有帐幔的遮挡,视线变得清晰了一些,透过微弱的光线,他看着那些简陋的木家具微微皱眉。

这更让周凡确定自己处于一个比较贫穷的环境,只是屋内实在太暗了,晚上回来他看到‘父母’似乎点燃的是油灯。

不过周凡又不太敢肯定,这几天他躺在床上昏头昏脑的,意识都是迷迷糊糊的,白天很少有清醒的时候,大多数醒了一会,又睡了过去。

直到今天才好了很多,周凡看着屋内光线照不到的地方,那些地方暗得就似一团渲染开的墨水,他的脑袋开始一阵阵发麻。

他在害怕,就好像黑幕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窥视着他,会突然窜出来伤害他一样。

这种恐惧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周凡苦笑了一声,他惜命,不过因为职业的原因从来就不是胆小的人,但身体却有着这样的反应,难道是重生到这具身体带来的副作用?

这三天来,周凡尝试了不少次,只要他默默注视着屋内的黑暗,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又或者这是昏暗的环境影响他心情而导致的,周凡晃了晃头,他没有多想下去,而是尝试着站了起来。

周凡的双腿有些发软,尝试了好几次才站了起来,他向前踏出一步,却差点栽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维持平衡,又继续向前,走起来歪歪扭扭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待周凡越过内屋门槛,来到屋子正门时已经满头大汗。

他透过微弱的光线,轻轻拉一下两扇木门,门没有锁,一下子就被拉开。

外面耀眼的光一下子照进来,周凡眯了眯眼才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

一碧如洗的晴空,一排排的黄泥房子,隐约中还携着鸡鸣犬吠之声。

借着明亮的光,周凡低头看清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是一件褐色的短窄粗衣,现代社会恐怕做工再粗糙的衣服也不会有这么粗糙。

周凡站得有些累,他干脆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现在是白天,村里显得有些安静,他足足坐了一小时,才会有几个人在他门前经过,那几个人大都穿着短褐粗衣,手上拿着锄头之类的农具,他们见了周凡,有的脸色木然,有的只是对周凡笑笑,周凡回以笑容。

但周凡在那些人走了之后,他只是叹了叹气,因为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已经告诉了他一个早已经有所猜测的事实:他已经不是处在现代世界,而是到了一个古代世界。

不过周凡没有很焦虑,前世妹妹和奶奶都死了之后,他报仇后在那世界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对他来说,离开那没有依恋的世界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只是这是什么朝代?

历史知识贫乏的周凡有些难以判断。

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呢?

周凡思绪烦乱想了好一会,他眼皮子开始直打架,他又觉得疲惫了。

周凡扶着木门框站了起来,把门关上,门一关上,就像从光明走到了黑暗之中,凝视着黑暗,那种让他感到颤栗的感觉又从心底深处浮现了出来。

周凡尽量让自己看着有微光的地方,那感觉才消退。

他摸黑又躺回床上,眼睛瞄着的是天窗上面的那束白光,他心里在想那种恐惧感是怎么回事?

黑暗中什么都不会有,他为什么会感到害怕呢?这实在太奇怪了……

周凡缓缓闭上了眼睛,闭眼同样是一片黑暗,但他却不会感到害怕,否则他连睡觉都不用睡了。

原本就感到疲惫的周凡很快就沉沉睡去。

待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凡取出‘父母’为他准备的食物,那是好像饭团一样的东西,只是颜色却是黄色的,有些像粟米。

‘父母’早上就说过今天中午不会回来,让周凡自己起来吃饭。

周凡慢慢吃着饭团,这饭团的谷米带着细小的谷壳,很难吞咽,只能尽量嚼碎才能吞下去。

很难吃的食物,但周凡没有嫌弃,小的时候,仅靠奶奶养家,家里很穷,偶尔会饿肚子,那时起他就知道食物的珍贵,长大后就从来不敢做浪费食物的事情。

吃完后周凡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他又起来走动了一会,打开门发现已是黄昏时分,天边的云彩被夕阳染得就像红火焰一样。

周凡站着看了一会,前几天‘父母’都是劳作到夜色降临才会回来,他又关上了门,四周黑漆漆的,他放弃了寻找油灯的想法,就算找到了,没有打火工具也没用。

现在的他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又躺下来休息。

屋内也越来越暗,天窗上的光已微不可见,那种恐惧的感觉再度蔓延,有一瞬间,周凡甚至觉得自己看不见的脸色很为苍白。

他不敢再睁眼,而是闭上了眼睛,只有闭眼才让他没有那么畏惧。

“会是黑暗恐惧症吗?”

周凡眉头微皱,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想法,他曾经听过这种病,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怕黑,只要待在黑暗中就会产生紧张害怕等恐慌情绪。

只是他以前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毛病,会是前身的原因吗?

但心理应该是思想主导才对的,现在这具身体里面可是他的灵魂,前身早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感到害怕?

就在这时,他听到‘吱呀’一声传来。

那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是他们回来了吗?

章节目录

恐怖修仙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龙蛇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蛇枝并收藏恐怖修仙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