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烂漫,春色如画。

三座参天石峰在无边的林海之中拔地而起。

云烟缥缈处,一片金色的道宫矗立在山巅之上。

层层叠叠的屋宇宛如鳞片一样散布开来,在阳光下闪耀着熠熠光辉,投射出一道道绚丽的虚影。

远远看去。

那道宫似乎被七彩雾光托在了半空之中,玄妙而又神圣。

那里是万法宗。

三宗九派十八洞中的万法宗!

......

“这里是昆仑界?和咱们华夏传说中的昆仑有没有关系?

按照记忆,如果按科学的说法,昆仑和地球就是两个互通的平行世界,那一位之前还去过...

虽然那段记忆不太清晰,但我应该有回去看看的机会,可关键是时间线还对得上嘛?”

一堵泥墙上,划满了大大小小的圆圈、长短不一的线条和起伏的曲线。

“咸鱼!咸鱼!”

几声充满戏谑之意的笑声从茅屋外传来。

沈煜站在泥墙边,拿着一根细细的枯枝继续比划着,就当没听见。

嘭嘭嘭...

房门被人重重的砸响。

屋顶的茅草都为之颤动了起来,扑簌簌的抖下了不少灰土。

外头那人呛了一口,拼命的咳嗽了起来。

沈煜叹了口气,扯过一捆干草,将墙上那横七竖八的线条都遮挡了起来。

刚想去开门,又转回身皱着眉头端详了几眼。

仔细将左侧散落的几根枯草摆摆齐后,这才走过去拉开了木门。

门外,是一个年龄比他大上一些的胖子,正在那晃着脑袋抖着灰土。

见门开了,没好气的一探手,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跑。

“今日是少宗主及笄之礼,杂役房忙的底朝天,你身体都好了,还在这偷懒,回头真要被赶下山了!”

他那手凉飕飕肉乎乎的,沈煜觉得有些油腻。

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胳膊后,才跟在了旁边,淡淡问道:“少宗主及笄之礼,乃是山上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小丫头给你取的外号还真是一点没错,来了小半年了,每天不是躲在屋里就是满山乱逛找地儿晒太阳...难道就没听说过开山门嘛?”

胖子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了一丝色眯眯的神情,而后才解释道:“少宗主的及笄之礼是四月初十,四月十二就要开山门了,你说和我们有没有关系?”

他一脸自豪的说道:“咱们万法宗乃是三宗之一,在唐国地位崇高,每次开山门,都要来数千人。

这些人除了小部分有资格直接上山之外,大部分都是要住在这山脚下的...吃穿住行都得咱们照顾着,你说忙不忙?”

说着话,他浑身的肥肉颤了颤,停住了脚步,神秘兮兮的凑了过去。

“据说,这次开山门,咱们杂役房的也有机会去照莲台试上一试...而且是排在那些外来户前头!”

他一脸憧憬的说道:“三年前那次,你我都还没来,据说咱们杂役房便有三位师兄入了仙门呢,你可知道是哪三位嘛?”

这胖子名叫巴河,外号八哥。

人倒是不错,就是出名的嘴碎。

和他在一起,沈煜基本只负责听。

果然,没等沈煜开口,他便又得意洋洋的曲着手指说道:“一位便是曲光师兄,前几天还来过的,还有一位...”

沈煜是真心没什么兴趣听他扯这个,没等他说完,便自顾自向前走去。

巴河在后头哎呦呦的喊了几声,一脸不快的跟了上来。

感觉中,自己好不容易打听来的消息没能显摆完,就好像撒尿撒到一半被人提了裤子,很不爽快的样子。

沈煜毫不在意,心里已经默默盘算了起来。

“一切看来确实都是真的,这么算来,今日就是初八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会,自己就要经历人生第一次劫难,虽然大难不死,但之后却得吃上好多年苦头!”

“原本想着既然已经有了记忆,是不是能利用一下上辈子的专业,根据地形推断出宝藏所在的位置,省却了这个虐主的步骤。

但这么长时间了,山上山下跑了个遍,也没能找到任何捷径。

那究竟是顺其自然呢,还是索性避开,做个混吃等的咸鱼算了?”

沈煜想想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他上辈子是跑地质的,太阳一下山就收工。

荒郊野岭的,也没什么娱乐活动。

沈煜的爱好是看闲书,很杂很乱,什么都看。

那么多年下来,也算阅遍玄幻三千本了,可还真没见过这种代人重生的套路。

别说读者了,这种情节就连他自己都欠缺了点代入感。

毕竟如果就这么按着惯性走下去,之后活着的,还是自己的人生嘛?

总得想办法求变才好啊!

......

到了杂役房,领了差事。

沈煜和几位杂役一起,吭哧吭哧的将一块石基抬到了半山处新建的石坪上。

喘着气将那石基放下,沈煜伸手遮了遮,朝着太阳张望了一眼,趁人不注意,往旁边的山沟里钻去。

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极为熟悉,没多久就钻过了几处灌木和草甸,挤过了一处石缝。

等从一块悬空而立的巨石下匍匐了过去,又走了会,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水潭。

水潭边,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坐在青石上,绾着长袍,露出一双欺霜赛雪的小腿,无聊的在那拨弄着湖水。

“果然在呢...”

命运齿轮转动的依旧是那么精确无误。

沈煜叹了口气,缓缓的走了过去。

到了那,他也不打招呼,自顾自鞠起了一捧湖水,清洗起了脸上的泥灰。

就着湖水的倒影,一张俊俏到令人窒息的脸庞渐渐出现。

身旁的女孩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的普普通通,不过一双眸子倒是晶亮透彻。

虽然眼角稍长,眼神略显冷淡,但也很是动人。

朝着他看了半天,才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声如银铃,清脆悦耳。

“沈哥哥,你每天打扮的和锅盖一样,不难受嘛?”

沈煜其实并没有多少和她搭腔的欲望,但看过剧本,总得配合一下。

低着头抖了抖脸上的水珠,指着湖中的倒影,叹了口气:“这脸,我自己看着都快爱上自己了...

杂役房那帮大老粗可不懂欣赏,万一哪天醋意大作,把我毁容了怎办?”

“你脸皮可真厚!”

女孩依旧如记忆中那样笑的前仰后合,半晌才拍了拍胸脯缓了过来。

随后,她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皱着秀眉嘟哝道:“再过两天,我就不能来了呢...”

“不能来了?哦,不能来就别来了...”

沈煜朗诵剧本的本事见涨,立马就跟上了一句:“不过你答应带我上山看看的呢...”

没办法,得到记忆前,最后那一声‘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还犹在耳边。

根据已经验证的事实来看,这不像是吓唬自己的。

没弄清楚前,混吃等死的风险实在太大。

“什么叫不能来就别来了?”

身旁的女孩似乎有些不开心。

嘟着嘴用余光瞥了他许久,方才撑着青石爬了起来,穿上一双锦面薄履,气呼呼的走了。

“回头!”沈煜轻轻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果然,才走出十来米,那女孩脚步就微微一顿,转身招了招手。

“咸鱼,你不是要上山嘛?还傻坐在那干嘛?”

这女孩和沈煜在这潭边认识个把月了。

熟悉了之后,开心时叫沈哥哥,不快时就给他取了个谐音——咸鱼。

看起来,完全就是个不谙世事、将什么都摆在脸上的小丫头。

沈煜懒洋洋的走了过去,那女孩不再搭理他,气鼓鼓的在前头带路。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然绕过了水潭,又跨过了一道缓坡,进入了一丛树林中。

似乎有光影转换,原本身旁郁郁葱葱的丛林瞬间便化作了漫天的白雾,伸手不见五指。

“呀...这就进阵了?喂,小心啊,别乱走!真会摔死的!”

按照剧本,此时应该表现的惊慌失措点,沈煜及时嚷了一句。

“胆真小!”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过来,牵起他向前走去。

没多久,眼前的白雾便已悄然逝去,天地为之一清!

沈煜昂着头朝着四周看了几眼,暗叹道:“重头戏快来了吧?”

章节目录

我养的神都超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龙鳞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鳞道并收藏我养的神都超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