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宋卿疏好恨,从就是孤儿的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努力拼搏,终于在年纪轻轻就挣下了一份大大的家业,自以为一脚踏进了上流社会,直到遇到了那个女人。【】

她是那样的美丽而优雅,周围也有很多优秀的年轻追求者,不过宋卿疏从来没把他们当成对手,直到另一个男人的出现。

他的家族有着红色背景,自身又是那样的俊雅不凡,更关键的是他们俩从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十几年后再聚在一起,惊喜地发现对方长成了一个如此出众的人物。

女神在两人之间犹豫不决,为了抱得美人归,宋卿疏精心设计了大量手段和巧合,不断地赢取着女神的感动,胜利的平逐渐倾向了宋卿疏。

整个过程中,那个男人只是淡然地看着一切,直到最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他假装无意戳破了宋卿疏之前做的一切。

女神意识到以前的感动全是骗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宋卿疏永远忘不了她离去时那厌恶的眼神,还有临走时她那句“你做得再多,还比不上人家什么都不做”时刻在自己耳边响起。

男人保持了自己的风度,一直对宋青书以礼相待,一直到他和女神结婚过后。

结婚第二,宋卿疏的公司就迎来了惨烈的报复,那一刻宋卿疏才知道了真正的大家族,隐藏在水面下的是多么狰狞的一个庞然大物。

宋卿疏的公司,他自认为就算巴菲特和索罗斯亲自来狙击,也不是没有生机。哪知道在男人的攻击下,仿佛如初雪遇骄阳,一夜之间,宋卿疏就由一个资产几十亿的富豪变成了负债几十亿的穷光蛋。

“这世上能见到这些庞然大物真面目的又能有几人?”宋卿疏自嘲一笑,所有财产都被法院冻结,他如今已经无家可归,提着酒壶,落寞地走在昏暗的马路上,想到女神当初那句话,心中又是一痛,“你们这些人生来就是贵族,当然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我要不是勉强算个成功人士,恐怕能跟你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呵呵,我从社会底层的人物,一步步混到几十亿的身家,哪样不是靠手段和血泪换来的?习惯了算计和手段,到头来被你认为人品有问题。”

那一瞬间,宋卿疏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段誉和慕容复,宋卿疏一直不喜欢段誉,整啥都不用做,只需要游山玩水泡妹妹;内功不用练,直接吸人家辛辛苦苦练了一辈子的内力;不想学武,各种绝世秘籍却自动送上门;狗日的甚至连皇位都不用争,注定了是他的!

相反慕容复就苦逼了,身负国仇家恨,从就勤练武功,为了复国大业四第一章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处奔走,都没有闲暇顾及儿女私情,最后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宋卿疏觉得自己很像那个慕容复,那个男人就像段誉一样,他们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着对手犯错就行了,因为他们生已经拥有了一切。但是自己跟慕容复一样,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因为一切东西都需要靠自己去争取……

突然感到不对劲,宋卿疏转过头去,一俩大卡车迎面撞来,他直接飞了出去,觉得浑身骨头都裂了,落地之前,他仿佛听到司机打了个电话“搞定他了!”然后宋卿疏的意识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事后交警给出了事故鉴定结果,宋卿疏身负巨债,一时想不开,喝醉了酒往大卡车撞过去,司机唯一的过错就是开得太快,拘留了十五就放了出来。当然,这一切宋卿疏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疼!难以忍受的疼!宋卿疏逐渐醒来,感到全身骨头似乎都碎了了,连动一个手指也办不到,他心中一凉:“难道下半辈子只能瘫痪在床了?”

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下激荡与恐惧的心情,要知道之前一夜之间负债几十亿其实都没被他放在心上,自己以前能赚几十亿,以后照样能把钱赚回来。人和动物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人被打倒的同时,能够自己决定是否被已经被打败。

这是在医院么,宋卿疏睁开眼睛,开始慢慢打量起周围环境。只见周围青纱无风自动,屋子正中桌上一支白烛忽明忽暗,一个身段曼妙的女子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以手支颐,怔怔地在那里发呆。

看不清女子的容貌,不过昏暗的烛光照在她一席素淡的青衣上,惨慎得有些吓人,宋卿疏心想这医院搞什么鬼,没电不,还把病房布置得像灵堂一样,这个护士坐在那里像个女鬼一般,要是胆的人早就被吓得叫出来了。

青衣女子似乎在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男人已经醒了过来,这个时候,一个女尼敲门走了进来禀告:“掌门,明教教主张无忌求见。”

青衣女子身子明显颤了一下,不过很快镇定下来:“男女有别,夜间不便相见,让他回去吧。”

语气的冷漠也难掩青衣女子清脆声音中透出的那一丝空灵,十分的好听,不过床上的宋卿疏却没有心思关注这些,反而是一股凉气从头到脚,这要不是拍古装片,那出现了明教教主张无忌,再联系此情此景,莫非自己是《倚屠龙记》里那个倒霉的宋青书?

这时候外面一个沉稳清朗的男声穿透了进来:“在下颇通医术,愿为宋青书少侠疗伤,别无他意。”

床上的宋卿疏震第一章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惊过后,回忆起了车祸细节,脸色难看地想起了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听他们这口气,似乎这是倚屠龙记的世界。

之前自己的名字因为和宋青书谐音,没少被朋友嘲笑,还得到了一个备胎之王的外号,当时他春风得意,自信十足,对此只是一笑而过,没想到现在有可能真的成了那个悲剧的备胎宋青书。

“你进来吧。”桌边的青衣女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淡淡道。

宋卿疏这下已经有八分确定了这是倚屠龙记的世界了,没人会这么无聊特意布置这些场景来骗自己,关键是他清楚记得自己当时已经死了。

按他们对话推测,这个时候应该是少林寺屠狮大会,宋青书被打得重伤,青衣女子自然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娇妻周芷若了。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气得都快跳了起来,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

章节目录

夫人们的香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六如和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如和尚并收藏夫人们的香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