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宋卿疏好恨,从小就是孤儿的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努力拼搏,终于在年纪轻轻就挣下了一份大大的家业,自以为一脚踏进了上流社会,直到遇到了那个女人。

她是那样的美丽而优雅,周围也有很多优秀的年轻追求者,不过宋卿疏从来没把他们当成对手,直到另一个男人的出现。

他的家族有着红色背景,自身又是那样的俊雅不凡,更关键的是他们俩从小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十几年后再聚在一起,惊喜地发现对方长成了一个如此出众的人物。

女神在两人之间犹豫不决,为了抱得美人归,宋卿疏精心设计了大量小手段和巧合,不断地赢取着女神的感动,胜利的天平逐渐倾向了宋卿疏。

整个过程中,那个男人只是淡然地看着一切,直到最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他假装无意戳破了宋卿疏之前做的一切。

女神意识到以前的感动全是骗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宋卿疏永远忘不了她离去时那厌恶的眼神,还有临走时她那句“你做得再多,还比不上人家什么都不做”时刻在自己耳边响起。

男人保持了自己的风度,一直对宋青书以礼相待,一直到他和女神结婚过后。

结婚第二天,宋卿疏的公司就迎来了惨烈的报复,那一刻宋卿疏才知道了真正的大家族,隐藏在水面下的是多么狰狞的一个庞然大物。

宋卿疏的公司,他自认为就算巴菲特和索罗斯亲自来狙击,也不是没有生机。哪知道在男人的攻击下,仿佛如初雪遇骄阳,一夜之间,宋卿疏就由一个资产几十亿的富豪变成了负债几十亿的穷光蛋。

“这世上能见到这些庞然大物真面目的又能有几人?”宋卿疏自嘲一笑,所有财产都被法院冻结,他如今已经无家可归,提着酒壶,落寞地走在昏暗的马路上,想到女神当初那句话,心中又是一痛,“你们这些人生来就是贵族,当然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我要不是勉强算个成功人士,恐怕能跟你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呵呵,我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一步步混到几十亿的身家,哪样不是靠手段和血泪换来的?习惯了算计和手段,到头来被你认为人品有问题。”

那一瞬间,宋卿疏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段誉和慕容复,宋卿疏一直不喜欢段誉,整天啥都不用做,只需要游山玩水泡妹妹;内功不用练,直接吸人家辛辛苦苦练了一辈子的内力;不想学武,各种绝世秘籍却自动送上门;,注定了是他的!

相反慕容复就苦逼了,身负国仇家恨,从小就勤练武功,为了复国大业四第一章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处奔走,都没有闲暇顾及儿女私情,最后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宋卿疏觉得自己很像那个慕容复,那个男人就像段誉一样,他们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着对手犯错就行了,因为他们天生已经拥有了一切。但是自己跟慕容复一样,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因为一切东西都需要靠自己去争取……

突然感到不对劲,宋卿疏转过头去,一俩大卡车迎面撞来,他直接飞了出去,觉得浑身骨头都裂了,落地之前,他仿佛听到司机打了个电话“搞定他了!”然后宋卿疏的意识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事后交警给出了事故鉴定结果,宋卿疏身负巨债,一时想不开,喝醉了酒往大卡车撞过去,司机唯一的过错就是开得太快,拘留了十五天就放了出来。当然,这一切宋卿疏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疼!难以忍受的疼!宋卿疏逐渐醒来,感到全身骨头似乎都碎了了,连动一个手指也办不到,他心中一凉:“难道下半辈子只能瘫痪在床了?”

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下激荡与恐惧的心情,要知道之前一夜之间负债几十亿其实都没被他放在心上,自己以前能赚几十亿,以后照样能把钱赚回来。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第二章经脉尽断的废人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自己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对自己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知肚明,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送自己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心中大骂:“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自己好歹说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我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啊。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觉得脑门泛起了一道绿光,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愤怒。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宋卿疏悚然一惊,莫非是宋青书本体的残留意识发出的最后怒吼,还是自己前世刚被抢了女人,穿越到这里又面临着女人被抢,一种下意识的愤怒?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零级大神http:///19181/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我老婆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他的理由,不过自己却没道理要恨张无

章节目录

偷香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六如和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如和尚并收藏偷香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