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无弹窗 由千万个通道与洞窟构筑而成的无边地下世界,就像一个庞大无比的牢房关押了地底的无数生灵。贫瘠的岩石上连顽强的苔藓都无法生长,只有在极少数地区――偶尔有地下河流经过的巨大洞窟内,才有一些菌类和其它地底植物靠着微薄的营养慢慢生长着。地下世界其实就是沙漠的孪生兄弟,他们都是那样的广阔无垠和贫瘠单薄。在他们的怀抱中,劫掠、杀戮和奴役总是那么的频繁,而且千万年都不变。

卡斯卡城就坐落在这样的一个巨大洞窟内。一千五百多尺高的洞窟顶部宛如黑色的天幕低低的压在这座中型城池的上方,宽达6英里的巨大洞**总算能给一些智慧生物们提供了一个稳定的栖身之地。流经城市的那条“德瑞辛尼河”则提供了基本的食物和水源。

但是想要养活数量不断增多的卓尔精灵们那是远远不够的。幸好这个巨大的洞窟还与十几条通道相连,它们贯穿到其它“较小”的巨大洞窟内。通过这些通道,卓尔精灵们进过长年累月制度化的掠夺,总算能维持基本的生活。当然只是卓尔们的生活。于是她们在这里定居下来,沿着斜坡式的山壁修建防御工事、狭窄的居住区、宽大而血腥的格斗训练场、庞大而阴森的祭祀学院城堡以及那万年必在的菲穆莉卡女神雕像。

最终形成了今天的卡斯卡城。

乐琳站在远离卡斯卡城的一个洞窟通道入口,从这里她可以看到前方的卡斯卡城,还有斜上方的菲穆莉卡女神巨像。那高大惊人的巨像雕刻在比卡斯卡城还大的整块钟乳石上,从岩石天穹上垂下15o多尺(约5o米)。

卓尔祭祀们总是热衷于雕刻这种恐吓人的巨大女神雕像,她们说只有这样才能获取女神的欢心,只有这样才能获得长久的稳定和繁荣。因此她们便使用法术逼迫那些弱小的奴隶仅带着简陋的工具爬上岩石天穹,将15o多尺高的钟乳石一寸一寸的凿开。不知花了多少个年月,不知摔死、累死了多少奴隶,他们终于凿出一个剖面。那时正下方的地面上已经堆积起4层楼高的尸骨。

但恶梦尚未结束,那些各族各类的奴隶们又被强迫着雕刻女神雕像的雏形。虽然祭司们可以用塑石术等法术直接塑造雕像,但她们说:“制作这个雕像是为了向女神表达我们的敬畏!一切法术都是菲穆莉卡赐予的,如果用法术来塑造,那就等于是让女神自己给自己做雕像。我们的敬畏何在?唯有将这些奴隶的作为成就雕像的祭品才能向女神表达我们的无上敬畏之情。”因此当整个女神雕像完工时,地面上的尸骸已经有7层楼高了。

现在,菲穆莉卡女神的雕像正持鞭站立在一个威严的拱门内,那上扬的、瀑布般的秀,那饱满而坚挺的完美丰胸,那窄紧的腰肢,那曲线动人的腰臀和垂及腿步的飘逸纱裙,都是精雕细凿、栩栩如生。当然那条恶毒的蛇鞭也不会被忘记,它被非常仔细的雕刻出来,连上面的鳞片都一丝不苟的整齐排列着。而菲穆莉卡女神雕像则手握着这条象征神灵权威的毒鞭,面容艳丽而冷竣的站立在拱门型的石龛里,她脸上的表情被暗紫色的光影涂抹的模糊不清,却让脸上的刻毒表情,越阴沉凝固。

“菲穆莉卡、菲穆莉卡。”乐琳喃喃自语着,美丽的大眼睛出神的望着那巨大的雕像,秀美的细眉微微皱起,诱人俏鼻下的性感红唇正说着:“你这虚伪而恶毒的神祗啊。今天,我终于可以永远的离开你了。哼,突然有那么一点点儿不舍。不过一想到那些女祭司气急败坏的模样,我恨不得立刻远走高飞,让她们气恼一辈子!哦,也许格斗学院的那些男教官们知道我要离开后,会很高兴吧。虽然在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个任人欺负的混血卓尔,但我毕竟是女性,在格斗学院里他们也要低我一等。”她靓丽的俏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继续自言自语道:“但他们总是败在我手下,想来对我的怨恨一定是深入骨髓了吧。那几次我抢在他们前面获取了战功,这些男教官们就已经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了。没准他们现在就正在一边喝酒一边密谋着把我赶出格斗学院呢。真想再戏弄他们几次,到了地表世界恐怕就没有这种机会了。听说外面的男性都是很强势的。”

她握了握左右腰间那一长一短两柄钢剑,那柄长剑原本是贾卡罗教官的,但他在背后制造卑鄙的流言中伤自己。于是二人进行了一场决斗,这把长剑正是从他哪里获取的“战利品”。有些好笑的是,从此以后他对自己老老实实的,而且还非常崇拜呢。

想到这里,乐琳不禁开心的笑了笑,继续张望了一会儿后,终于在黑暗视觉的帮助下,她已经看见6个身影正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他们接着大小石笋的掩护,曲折的前进着。时不时停下来四处张望,生怕碰到了任何活物。

她微笑着心道“数目不错,正好是他们6个。不过我还是先藏起来。等他们过来后再确认一下,要是有人假扮他们可就糟了。”然后她翻身藏到一块大石的后面,静静的等待着。

兰丝卡走在6个人最前面,她是菲穆莉卡女神的一个初级牧师,在这2女4男的卓尔队伍中,她的地位最高,准确的说是“暂时最高”。一旦脱离了卓尔的地下世界,背叛了菲穆莉卡女神,她的地位就不保了。但她必须这么作!她必须离开卓尔、必须背叛菲穆莉卡女神!因为她可不愿被菲穆莉卡变成一个上半身卓尔、下半身蜘蛛的、神智不清的怪物!

她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一遍又一遍的说:“我必须离开了,我的母亲、我得2个姐姐都被你变成了那可憎的蛛化精灵怪物,现在你又给了我那么难的考验,我怎么可能完成?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而乐琳正好给了我机会!”

她看到了那个两人高的大石笋,那是她们和乐琳约定好的集合地点,但是那大石笋下面没有乐琳的身影。

身边一个男性急忙卓尔赶上,焦虑的问道:“怎么没看见乐琳?是不是她丢下我们自己先走了?她说好了带我们一起来开的啊!连等一等我们的时间都没有吗?”

兰丝卡有些恼怒的回头低喝道:“住嘴!也许她是来晚了!不要总是疑神疑鬼的!”言毕,她对所有男性卓尔的鄙视又增加了几分,心中暗想:“都是些没出息的家伙!象他们这个样子,出去也是给人当奴仆的料。让这些家伙跟着简直就是拖累!也不知乐琳是怎么想的?不过,到了地表世界我应该改为信奉那位神明呢?幽暗少女伊莉丝翠吗?不行,她太多愁善感了,而且太弱了!估计其它精灵神很难接纳我这个卓尔,他们肯定会用很多令人厌烦的方法来考验我,我讨厌这些无休止的考验。也许可以直接信奉兽神玛拉?或者天灾之神塔烙斯更好点?”她一边暗自盘算着,一边带着几个人慢慢来到了那两人高的大石笋下。

那个男性卓尔左右张望了一会儿还是没看到人影,不禁微微颤抖着说道:“真的没人!要是在乐琳来之前碰到巡逻队怎么办?我们会被拿去生祭的!”

兰丝卡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他骂道:“给我闭嘴!你这胆小如鼠的家伙!简直就像那些住在垃圾堆里的地精一样!我已经想好了应付巡逻队的说辞,但是你&#%的最好镇定点儿!被巡逻队看到你这哆哆嗦嗦的样子,我们才真的会完蛋!”她以前并不认识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但这家伙这一路上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很厌烦!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卑贱的男人!无论到哪里、无论干什么都是这个窝囊样!到了外面的世界也是给人添脚指头的料!”

那男性卓尔有些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在卡斯卡城、在所有卓尔精灵的地盘内,男性经常被迫给高位的女性卓尔添脚趾头,这是女性卓尔维护自己权威的方式。即使是在即将背叛菲穆莉卡、脱离卓尔社会的现在,这个婊子养的女牧师仍旧在侮辱自己!但现在还在地底,还没有脱离菲穆莉卡的掌控,他还不能翻脸。于是他又扯了扯嘴角,强作一个笑容掩盖自己的怒气。心中暗想:“好吧,让你最后猖狂猖狂!等我们到了外面的世界、等你背叛了菲穆莉卡女神,被剥夺了神术后,看你这婊子还剩下什么?到时候我就要把你当作那些失败家族的妓女,扔在床上干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他不停的意淫着,兰丝卡则拿出一块石头开始又规律的敲击大石笋。“咚、咚、咚”的十几声断断续续的声响在通道内清晰的回响着,一个健长而曼妙的身影从像一只轻灵的蹬羚般,从一块一人半高的大岩石后轻松的一跃而过,两个轻快的大步远跳就落到他们6人身边。

这正是乐琳,她嘴角翘起美丽的弧线,眉眼之间显出动人的丽色说道:“真高兴你们能准时到这里,我还担心有什么事情生了呢。”

四个男性卓尔的眼中都显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迷恋之意。的确,乐琳同其它女性卓尔太不一样了,出了皮肤比她们“白”一些,面容柔和温婉动人外。她的性格也比较平易近人,比那些高高在上、冷酷虚伪的正统女卓尔们可爱几十倍。让人忍不住想打她的主意。

兰丝卡则一脸谨慎的问道:“乐琳,你真的能肯定,那些半精灵们会接受我们的加入?”她自己就是菲穆莉卡的牧师,曾经间接参与过几次针对其它精灵的虐杀活动。虽然马上就会背叛那冷酷的神后了,但外面的精灵会宽恕她吗?那些仇恨真的能一笔购销吗?

事到临头兰丝卡却有踌躇起来,因为在她的词典里面从来没有“宽恕”或“信任”这些词。卓尔们往自己“同伴”背后捅刀子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乐琳脸上的笑容依然迷人:“兰丝卡,不要再担忧了。和我接头的那位半精灵已经就曾经带着一名6o多岁的女性卓尔,也是从地下世界叛逃出去的。此事是我亲眼所见,绝对不假。卡奎纳组织不是某类精灵的组织,而是我们整个精灵种族的联合团体。在那里只要不触犯规定,你就可以抛下一切负担,开始新的生活。组织绝对不允许将以前的恩恩怨怨带到里面,所以你可以得到很好的保护!”

那个胆怯的男性突然走上前插嘴道:“乐琳,我总觉的卡奎纳组织的有些靠不住啊。你别生气,我不是说他们的信用,而是说他们的实力。他们想在建立一个由精灵和半精灵组成的国度,但所有适于居住的地盘都被人类和矮人瓜分了。想要建国就要跟他们强地盘,这实在是太不切实际了。万一有一天失败了,我们的下场比呆在这个地底世界还要惨十倍啊。”

乐琳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她非常认真的盯着那男卓尔的双眼问道:“吉瑞夫,我不知道卡奎纳组织的想法能不能实现。但我知道,如果现在不去努力实现它,那我们就要永远过着囚徒般的日子。卡奎纳给予我们的最大礼物就是“希望”,有了希望我们才能摆脱苦难与恐惧,才有机会获得真正的自由。而且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现在你们决定退出的话,那我只能不客气了!”说着将手按在一双钢剑上,随时准备电射而出。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各人都在暗自盘算着,任凭钟乳石上的底水声将时间慢慢的带走。

乐琳心平气和的等待着,她知道卓尔们都喜欢算计。算计敌人、算计盟友、算计同伴,甚至算计亲人。这实在是太司空见惯的事儿了。指望他们现在就改过来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只有尽量的容忍,希望出现完美的结局。

乐琳看了看兰丝卡,这个神后的初级牧师一直在垂目沉思。其实在这6人中她是才是最关键的人,如果她不同意离去,那自己就必须立刻杀死她!否则一旦让她逃脱,以卓尔们一向背信弃义的传统,她必然会向卡斯卡城通风报信!

一念至此,乐琳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一长一短两柄剑随时准备出鞘了。

良久,兰丝卡率先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好,我决定跟你走!”

另一个男性卓尔赞许道:“乐琳说得不错,我们不能一辈子都过着炮灰般的生活。这种尔虞我诈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我克斯迦不会再向自己的懦弱投降!我要坚决的离开地底世界,离开这个无形的大监狱,结束囚徒的日子!”

乐琳赞许的看了一眼勇敢的克斯迦,而其余人则相互看了看纷纷表态道:“对!我们也跟你走,离开这个无形的大监狱!”

笑容重新在乐琳脸上绽放,她指了指这六人脖子上的项链说:“先,你们要把这个项链丢掉,这个东西上面有菲穆莉卡的印记,佩戴它的人会被菲穆莉卡的牧师在很远的距离上侦测到。”

六人纷纷解下自己的项链,迅仍在地上,就像扔掉一个烫手的栗子。他们再也不像与菲穆莉卡有任何联系了。

乐琳满意的招手道:“我们出吧,只要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能与卡奎纳组织的人汇合。如果不出差错的话,一周后就可以到达地表世界,彻底逃出这个大囚笼了。”

她们在这个可以并行六辆豪华马车的巨大通道内机警的前进着,或紧紧按住钢剑、或牢牢提着法杖、或死死拽住包裹,生怕出稍大点儿的声音。好在卓尔天赋的潜行本能以及多年来的训练使她们脚步无声,行动极为安静。空旷的通道内只有洞顶的巨大石乳钟群不断滴下的水声。

但她们依旧不能大意。虽然这种通道只能算是中小型的,但依旧是卡斯卡城的卓尔巡逻队经常光顾的地方。只有到了十余里外的岔路口,才有几个四五人宽的小通道。那里是巡逻队很少前去的,也唯有在那里才可以放心的快前进。

章节目录

流浪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癸变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癸变泉并收藏流浪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