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泰三十年春,兵部尚书府

钟熙颜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她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在这个嫡庶有别的时代,她嫡出的位置谁也撼动不了。

“熙颜”在她的床榻前一名打扮精致的夫人面露关心的看着她,这个夫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爹钟一南现在的夫人,她的继母柯氏“大夫说你只是受了点风寒,只要卧床躺几天就好了,可怜的孩子,多么可爱的孩子,因为一场风寒憔悴了那么多,看得我真是心疼”

柯氏一脸心疼的看着钟熙颜,眼前的女子继承了她娘的天姿国色,十六岁的年纪已经长开,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谢谢母亲关怀,熙颜感觉好了很多”钟熙颜试图坐起来,就在刚刚,她的丫环槐花告诉她,睿王府世子有意求娶她为妃,听到这个消息,本来打不起精神的她变得精神起来,正想起床到外面活动活动,她的继母柯氏就走了进来。

她的生母在生她时难产而死,在她两岁的时候,柯氏进的门,一直以来柯氏待她不错,她视柯氏也如同亲生母亲。

“好孩子,这才有起色了一点,你这么着急起来做什么”柯氏见钟熙颜要起来,上前搀了一把。

“母亲,今天天色不错,熙颜想去外面走走”钟熙颜的脸上未饰粉黛,睫毛扑闪扑闪的,楚楚动人,柯氏看见这样的钟熙颜,想起刚刚才离开府里的睿王府世子,眼中闪过狠戾。

“柯妈妈”柯氏看着钟熙颜,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笑了。

“夫人”一位年长些的嬷嬷端着一壶汤药走了进来。

“柯妈妈,快服侍小姐喝药,喝完药我陪小姐到院子里走走”柯氏看着柯妈妈手中的药壶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笑容。

“是”柯妈妈把药放在一边的茶几上,对着一旁的槐花道“汤药还有些烫,你去拿几颗蜜枣过来,一会喝完药后让小姐含在嘴里”

槐花看了看钟熙颜,见小姐点了点头这才退了出去。

“小姐”柯妈妈恭敬的站在钟熙颜的跟前,请您张开嘴巴,老奴帮您看看你的舌头白不白了”

钟熙颜看着柯氏温和的笑容,感觉今天柯氏的笑容有些异样,却也不疑有它,乖乖的伸出了舌头。

柯妈妈一把捉住钟熙颜的下巴,这时又从门外进来一个婆子,那个婆子按住钟熙颜的手脚不让她乱动。

却见柯妈妈从怀里掏出一根手指大的管子,管子上方还有一个小小漏斗,柯妈妈直接把手中的管子插入钟熙颜的喉咙处,钟熙颜想反抗,只是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哪是两个婆子的对手,双眼瞪向柯氏,似乎想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熙颜啊”柯氏撩了一下头发“母亲知道你不爱喝药,这不母亲新想出一个喝药的法子,一碗药喝下去,一点苦都沾不到,乖,好好喝药”柯氏看着眼前的场景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嘴里却是轻轻道“还不快点给小姐喂药”

柯妈妈提起一旁的药壶,药壶里面的药还在沸腾,柯妈妈眼都不曾眨一下就这样直挺挺的把沸腾的药倒了小漏斗中,滚烫的药汁顺着管着直直的进入钟熙颜的五脏六腑,那种烧灼的热感直想让她大喊大叫,可是喉咙已经被灼伤,她叫不出来,想挣脱两个婆子的钳制,却因为五脏六腑的灼热之感,让她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消失。

哧哧

滚烫的药倒在漏斗上面发现一阵阵噗哧声,犹如有火光在上面燃烧一般。

慢慢的。

钟熙颜渐渐的麻木。

再也感觉不到那种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咬般的灼热感,双眼渐渐模糊,身上的意识越来越焕散,这时她才知道,柯氏这是要她死啊。

“夫人,小姐已经喝完这一壶药睡过去了”柯妈妈与那婆子松开她,轻轻的扶她躺回床上。

“那就让小姐好好睡,不要打扰了小姐,我们走”柯氏嘴间有着狠意,钟熙颜没什么不好,要怪就怪着她有着嫡女的名头挡了她女儿熙珍的路。

章节目录

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