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婴穿就已经够痛苦的了,可她居然还得跟另一个经常嚎啕、动辄撒尿的婴儿同床共枕。无数次,睡梦中被他吵醒,无数次被童子尿浇醒——每每遇到这种操蛋的事儿,她都恨不得掐死旁边那位不友好的室友哥哥。可惜她也是个婴儿,连掐死人力气都木有。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昭,乃光明之意。

嫆,乃容颜姣好之意。

都是极好的字眼儿。

而孪生哥哥则取名昭景。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她与昭景十岁的时候,二哥博和托迎娶了马佳氏。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昭嫆红着脸道:“按照规矩,八旗女子,要逾岁了,方才可以自行婚配的。”——按照清朝选秀的规矩,十三岁至十七岁的八旗女子,都在待选之列。逾岁便是超过十七,也就是十八岁。十八岁以后再结婚,昭嫆还勉强可以接受。

如今是康熙十八年,已经有四年不曾选秀了。原因嘛,自然是因为三藩之乱。她倒是要感谢战乱的缘故,所以选秀一度搁浅。如果她记得不错,三藩之乱要等到康熙二十年年底才会平定。而那时候,她就十八岁了,自然不必再参选。

阿米豆腐,感谢佛祖!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尼玛,她感觉自己幼年,根本就是个奶妈啊!!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比如说,昭景六岁时,居然还尿炕!!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昭景自是气得无以复加,也想反过来嘲讽昭嫆。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因此昭景想嘲笑妹妹,几乎是没有机会的。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同一时刻,紫禁城里,某位大人物狠狠打了个喷嚏。。

章节目录

大清佳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尤妮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妮丝并收藏大清佳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