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

床榻边坐着一名男子,神情镇定,还有一丝凝重。

可内心很不平静,甚至很懵。

“三天了,回不去了。”

林凡大脑很混乱,记得之前,他还在地铁站。

地铁站内,发生了点不是很愉快的事情,跟两名大汉干了起来,当时他气势很足,起手就是咏春拳,只是帅不过三秒,两个沙包大的拳头袭来,砰的一声,一点知觉没有。

睁开眼时,就来到这里。

开始还以为是谁跟他恶作剧。

但人得有自知之明。

就他这普通的连路人都算不上的存在,谁神经病给他玩这种明显就是大制作的恶作剧。

屋内的家具都是深红木质制成的,空气里还弥漫着一种香味。

价值不菲。

今天是第三天。

刚来这里,他不敢乱溜达,什么都不清楚,都不知道这是哪里跟哪里。

“有点坑,小说里不是都说,魂穿是会有记忆的嘛。”

林凡抓着脑袋,很苦恼。

来到镜子前。

很清晰。

已经看了很多遍,容貌跟自己一模一样,就是头发长了点。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魂穿,还是身穿。

不同的世界,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肯定是有的,可现在的情况,就稍微有点尴尬了。

突然。

林凡撩起左臂的衣服,急忙望去,当看到胳膊处那伤疤印记时,整个人都懵了。

“这就是自己原先的身体。”

他不敢置信。

这是怎么办到的。

每个人左臂胳膊处,都会有印记,那是小时打疫苗的痕迹,一辈子都难以消除。

冷静片刻。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林凡怕过谁,不就是异界,有什么大不了的。”

躲避了三天,他也不想躲了,就得硬气的走出这门,好好的看看这陌生的世界。

不过。

金手指呢。

没有福利,还怎么混,在地球都混成那屎样,换个地方就能有所改变吗?

林凡心里沉思。

可还有些不信。

“应该会有所改变吧。”

不想这些,身为有志青年,哪怕身处陌生环境,都得鼓足勇气,勇敢的踏出第一步。

推门而出。

外面是很大的院落,有假山,有花圃。

土豪的家园。

“看来运气不错,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我应该是位富家子弟。”林凡对现在的处境很满意。

曾经无法想象有钱人的生活是什么样,但现在自己应该就是土豪了。

今后还能享受不到?

穿过拱形门,离开院落。

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自己应该是位富家公子,可在这三天里愣是没看到一位仆役。

连早中晚饭菜都没人送来。

肚子饿的哇哇叫,可害怕陌生的地方,硬挨了三天,不过好在屋内有糕点,勉强度日。

此时。

一名仆役走来,看到林凡,表情诧异,恭恭敬敬道:“公子,您怎么出来了。”

林凡嗯了一声。

怎么滴。

既然知道我是公子,那我出来溜达溜达,还需要谁同意不成?

为了不让人感觉到任何不妥,他知道,得多看少说话。

仆役低着头,有点怪异。

公子跟平时不一样。

但不敢多问。

林凡轻咳一声,润润嗓门,拿出少爷的格调,“陪公子溜溜。”

仆役想提醒什么,但知道公子脾性的他,知道就算说了,也没用,还会引来公子的不悦,只能跟随在身边。

这地方太陌生。

必须带个人,以防万一。

转角处。

林凡一愣,停住脚步,差点迎面就撞上。

刚想仗着自家身份,霸道的吼一声,瞎了狗眼,不知道我是谁嘛?

这等霸道怒吼,是他曾经都没有资格说出来的话。

但想想算了。

低调。

林凡抬头看去,挡在面前的是一位男子,身体很壮硕,国字脸,威武,但很年轻。

周围,还有不少人看着林凡。

狭路相逢勇者胜。

林凡发现这男子看向他的眼神有点怪,看穿着不是下人,肯定是有地位的人。

但是再有地位,还能跟他这公子比吗?

跟随在男子身后的人,有的摇头苦笑。

就在这时。

所有的人都张着嘴,惊呆了。

林凡抬手,拍着男子肩膀,“兄弟,麻烦让个道行吗?”

很客气的问候。

虽然不知对方是谁,但这么年轻,也许是亲兄弟也说不定,又或者是亲戚。

以兄弟相称,应该没问题。

“老爷。”跟随林凡的仆役,手里拿着银子,少爷要出去玩,没钱,所以他去拿,当回来时,看到少爷跟老爷碰面,立马上前,魂都差点飞了。

这一声‘老爷’,却让林凡惊的要上天。

什么?

麻烦说清楚。

这是跟我玩呢啊,眼前这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竟然是老爷。

那岂不是说,我是他儿子?

“哼!”

一声怒斥从国字脸男子喉咙里发出,“你这下人胆敢带主子随意出去,胆大妄为。”

声如闷雷,如同野兽咆哮。

嗓门贼大。

噗通!

仆役跪在地上,吓的面色惨白,丝毫没有血色。

“来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男子沉声道。

“老爷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仆役被吓的都快尿裤了,磕着头,头皮都磕破了,鲜血映红了青砖地面。

林凡看懵了。

这是哪家地主,也太猖狂了吧,竟然胆敢如此草芥人命。

看着围观那些人的神情,都好像习以为常,打死仆役都是小事情。

随后,两位身形壮硕的护卫走了出来,眼看就要将这可怜的仆役拎走,林凡不能不管了。

“住手。”

一步踏出,伸出手,拦住两人。

就他这体型,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公子,就这两个护卫逼拳两招,就能将他给打死。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出来的,跟他有何关系,杀鸡儆猴不是这么玩的,有什么冲我来。”

林凡是很有正义感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地铁站被两位好汉揍到这里来。

当然。

自己这身份可是公子,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吧。

跪在地上的仆役,抬着头,眼泪鼻子满脸都是。

此刻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家公子。

他没想到在这时候,公子竟然会为他说话。

感激。

身为仆役命比纸薄,不值一提。

往往都是用仆役的命,来竖立威严,同时给主子们台阶,小事化无。

至于他们这些当仆役的,也就被人遗忘,好点的,尸骨还能用草席裹着,不好的,直接抛尸荒野,无人问津。

“恭喜成功激活小辅助。”

脑海里陡然有声音响起。

这是金手指来了?

沉迷小说的林凡,闭上眼就能给你说出千八百个套路。

别的东西不说,真要谈关于小说的,来一箱啤酒,都能将你说的从此对小说无爱。

套路都被你说了,我还看个屁。

很快。

林凡反应过来,他看到了一些先前没有的东西。

有几行数据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林凡。

体魄:9

内力:0

心法:无。

功法:无。

怒气点:10

有点莫名其妙。

林凡没看得懂,金手指就这么激活了,还有这怒气点是什么?

莫非是?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哈哈哈,林兄,令郎有气魄。”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笑道。

看其衣着华丽,十足的大人物风范。

林凡为了求证真相,直接开口,“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嘛,肯定有气魄了。”

怒气点跳动了。

从10跳到了30。

林凡心里有了眉目,看来这就是开启金手指的关键。

捋一捋,就能明白。

不过自己这年轻的爹,对自己很生气,怎么只有十点怒气,而这不知是谁的家伙,给了二十点怒气值。

还是说。

自己很废,对方早就已经不抱有希望?

有这可能。

“逆子,怎么跟袁老爷说话的,我让你修炼《虎煞刀法》有修炼吗?”林万易沉声呵斥。

一旁的袁老爷脸色微微变化,显然也有怒火。

但还是笑着。

“无妨,无妨,令郎性情中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怪罪,不怪罪。”

林凡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

虽然不知道情况。

但就凭自己是对方的儿子,那就无惧,还能气的砍死自己不成?

不过等等,功法?

那这世界是什么世界?

武侠的还是别的?

稳住,必须稳住,不能慌。

“没有。”林凡回道。

“怒气+5。”

增加的有点少,真的就这么废?

内心早就绝望。

所以就没抱有任何希望?

林万易忍着怒,“为什么不修炼?”

对于这问题,林凡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修炼个屁,至少也得将功法给我着。

鬼知道你亲儿子生前将功法扔哪去了。

“不知道功法自己跑哪去了。”林凡如实回答,这是事实。

林万易胸口震动幅度有点大,怒火难以忍受,“给我滚。”

“好咧,这就滚。”

也不等林万易多说,直接拉着跪在地上的仆役,拔腿就跑。

“怒气+100。”

已经跑到远方的林凡,诧异着。

这就增加一百了?

林万易气的脸色铁青,逆子,真的是逆子啊。

摇头叹息,心中悲凉。

这以后可怎么办。

袁老爷一旁安慰着,但心里笑开花,果真是名不虚传。

PS:新书,大家帮忙收藏一下,谢谢啦。

章节目录

我不想逆天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新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丰并收藏我不想逆天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