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魔行无弹窗 五十年后,异界,未来顶尖的风系魔法师,兼无敌猥琐男,叶晓枫,出生在中土大陆,一个东方文明熏陶下的武学世家……

在这个时空错乱的世界里,也有咱们古代的先贤。学堂上,兵法课。授课老师双手交叉放在背后,慢慢踱来踱去,口中不停唾沫横飞:“……故不知诸侯之某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

叶晓枫的上眼皮似乎萌发了对下眼皮的眷恋之情,它小心翼翼地接近,慢慢地下垂,伺机与下眼皮吻合。“这样也不能那样也不能,那还打什么仗哦”叶晓枫索然无味地喃喃自语。

“叶晓枫,你嘀咕什么?”黄教授愤怒地冲叶晓枫吼道。

糟糕,被听到了。“没,没什么。”叶晓枫有些懊悔,“我顶你个肺(叶晓枫的口头禅),被叫兽听到可没什么好下场!”

黄教授:“它告诉我们,作为将者,必须要审时度势,熟悉地形地貌,不能一味逞武好斗,有勇无谋,这样必将会把军队、乃至国家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叶晓枫,下了课把《孙子兵法》抄录十遍,明天交给我。”

“是,是”叶晓枫不停地点头哈腰,心里早把那黄教授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他奶奶滴叫兽,还我孙子的兵法呢!这我儿子的儿子写的东西,我这做爷的去抄个屁啊!”

这时候,叶晓枫肚中突然一阵剧痛,小腹下似有条小虫在不停滴蠕动,不对,不是蠕动,那是翻江倒海啊。叶晓枫不禁皱起眉头,额上黄豆般的汗水一滴滴冒出来。

“怎么?你不愿意抄?”黄教授怒道。

叶晓枫:“不……不……我,我愿意……”

黄教授:“你那是什么表情?”

叶晓枫:“先生,我不行了,,,,,,我要出恭~~~~”

教室里顿时哄堂大笑。

“不许,忍着。”黄教授及其不人道地冷冷地拒绝了叶晓枫的请求。

叶晓枫的内心在怒吼:“我靠,老子真的不行了!”他憋了半天,终于在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我,我还能忍,就怕我周围的同学忍不住啊”,这时候,“噗”地一声巨响,叶晓枫的菊花很合适宜地排出了一股刺激性气体。俗话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可对于叶晓枫来说可完全没那么回事!好家伙,那可是又臭又响,周边的同学极其痛苦地纷纷捂住鼻子,把头扭在一边。

“快滚!”黄教授用厌恶的表情批准了叶晓枫的请求。在一片嘈杂的笑声中,叶晓枫赶紧三步并两步地抢出了课堂。

叶晓枫,今年十六岁,是中土帝国骠骑大将军叶文之子。因为叶文对儿子说过,“为父乃中土第一武林高手”,因此叶晓枫就认定了自己爱吹牛逼的天性定是遗传自他父亲。中土大陆全民尚武,在这武功就代表了一切,于是自打叶晓枫六岁起,父亲叶文就把叶晓枫送进了习武堂。叶晓枫马步扎了三年,走路依然跌跌撞撞,叶文冲冠一怒,一把火把习武堂给烧了。叶晓枫遂弃武从文!《三字经》学了三年,愣是没背会。叶文怒火中烧,一掌把私塾先生给劈了。叶文看他儿子武不成,文不就,也逐渐失去了耐心,干脆就放任自由了。于是叶晓枫这个纨绔子弟,整日与京城的一帮市井小人厮混一起,终日浑浑噩噩,游手好闲,吃吃荡荡。待叶晓枫十四岁那年,津陵城正好开办了一家国立军官学院,万般无奈的叶文决定将儿子送进去,好让学校代为管束。可军官学院的入学门槛甚高,像叶晓枫这样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岂可随便就读?呵呵,骠骑大将军叶文在学府大臣面前挥了挥拳头,结果,叶晓枫就成了特招生,免试入学。

于是十四岁的叶晓枫,离开了京城,开始了异地寄读的经历。

极品猥琐男,叶晓枫坐在马桶上,一阵哼哼嗯嗯之后,总算是风轻云淡了。擦完手纸,他还是不愿意起身,一个人在那里喃喃自语:“我可不想那么早回教室,去看叫兽那张死臭的嘴脸,去听令人乏味的《孙子兵法》。哎,茅厕里虽然是臭了点,但我宁可污染自己的鼻子,也不愿意污染眼睛和耳朵,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拷,我啥时候也变的那么有文采了?”百无聊赖之中,一只苍蝇在叶晓枫面前嗡嗡地飞来飞去,一会停在鼻子上,一会停在嘴唇上,弄的叶晓枫痒痒地。叶晓枫一肚子屎虽说是拉出来了,但是一肚子火却没地方撒呢,于是他口中慢慢地聚集唾沫,待那不知死活的苍蝇飞到他嘴边时,嘙地一口吐了出去。嘻嘻,飚中目标!那鸟苍蝇湿漉漉地在地上打转了几圈,又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这回它来了个低空飞行,呜呜地在叶晓枫跨下徘徊。叶晓枫突然想送它一枪纯正的童子尿,哎,可惜了,刚才出恭的时候先是机枪扫射,后是炸弹轰炸,没存货啦!有办法了,叶晓枫把小拇指伸进了鼻孔,抠出了一块硕大的鼻屎,接着把鼻屎粘在了中指的指甲上,聚力一弹,搜地一声,正中苍蝇。哈哈,那苍蝇粘着叶晓枫的鼻屎一起坠落到了粪堆之中。“嘻嘻,小样,这下美了吧,你不就好这口嘛,让你吃个够吧。做个饱死鬼,将来投胎别忘了我的恩惠啊!”

叶晓枫望着自己粘糊糊的中指,不由得意忘形。殊不知,日后享誉大陆的叶晓枫大侠之必杀技之“弹指神功”便是在茅厕之中开启了独特的修炼模式!

“啪、啪、啪”叶晓枫的鼻屎不停滴射向茅厕的墙壁……直到两跟手指在鼻孔中反复旋转,掏了又掏,除了鼻毛之外再也挖不出其它东西了,这时候他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他仔细地数着墙上的鼻屎,一、二、三,不错,不错,击中三只苍蝇,只有两粒鼻屎放了空炮。

正当叶晓枫沾沾自喜的时候,外面隐隐传了喧杂声,有唢呐,有鼓掌,有喝彩。“谁啊?什么事啊?那么大胆子,敢在国立军官学院外吵吵闹闹,真活的不耐烦了。哦对了对了,今天是津陵城首富王万财千金成人礼,听说是就是在学院外的城中花园设下了擂台,比武招亲咧!中土大陆尚武,一般名门望族的女儿到了十六就要出嫁,如果提亲的人众多,一般都会选择用比武的方式来选择女婿。当然了,也不是嘛人都有资格去提亲的咯,差不多都要是门当户对的嘛。”

“炒作,绝对的炒作!”叶晓枫忿忿不平,“谁不知道啊,你王万财不就是要把女儿嫁给城主的二公子刘遥嘛,到时候你们官商联手还不赚尽天下的钱粮啊?唯独可恨的是王万财这次居然搞了个全城比武大会,不论是谁,只要是本城户籍,三十岁以下,不赌不淫不盗不抢,尚未婚配的青年都有资格来参加,只要取胜,就能赢得美人归!那又如何?这津陵城内除城主刘志,了大公子刘逍之外,谁还是刘遥的对手呢?大哥刘逍的儿子都已经穿开裆裤了,刘志更是已年过四十,娶了十七房姨太了,哦,或许是十八房了吧?呸!管他呢!”

“反正无聊,不如去看看?”叶晓枫呆呆地坐在马桶上,仰望着楼板。“去就去了,又不是第一次逃课了,叫兽啊叫兽,你就全当老子不小心掉进茅坑里了,别在烦老子了奥!”他迅速起身,拉好皮带,轻手蹑脚地走出了茅房。

城中花园擂台之上。王万财抱拳说道:“小女年方二八,她曾许下一愿,不望夫婿富贵,但愿是个武艺超群的好汉,因此斗胆比武招亲。我知道津陵城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台下各位年轻才俊如看得上我王某,不嫌我女儿丑,还望请上台一试身手。”

台下有人窃窃私语,“二八?我拷!都二十八的老姑娘了?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睡过了哦,这回是第几房?”

“你额傻鸟,二八就是十六岁的意思,你个没文化的。”

“昏倒!谁叫他奶奶的不说清楚啊!也是啊,你瞧那小妞水灵的,怎么瞅都只有十四五岁嘛,哪像少妇了?”

“我来比武!”台下跃上一人。众人一看,顿时轰然大笑,这边上来的是个肥胖的老者,满脸浓髯,头发和胡子都已经半白。王万财楞了下,笑道:“这次招婿,只招三十岁以下的。”那胖白头,瞥了王万财一眼,说:“我今年二十九,我是少白头。这是我的户牌!”擂台另外一边又是一阵骚乱,这次上来的竟是个光头和尚,那胖子对众人喝道:“笑什么?他比武招亲,我尚未娶妻,难道我比不得?”那和尚嬉皮笑脸地对胖白头道:“白胡子老公公,你就算胜了,这样花一般的闺女,叫她一过门就做寡妇么?”那胖子怒道:“那么你来干什么?”和尚道:“得了这样美貌的妻子,我和尚马上还俗。”众人更是大笑起来。

“那就赐教了!”胖白头呼地一声原地跃起,一个腾空旋转一百八十度,伸腿斜劈下来。

“我才不教你呢,你可没交学费的。”那和尚也不示弱,侧身躲过了胖白头的劈腿,反手就是一拳。两人就你一拳我一腿地对攻起来。

叶晓枫虽然学艺不精,但是这点门道还是看的清楚的,那两人功夫都不高,可以说是稀疏无比。他心中鄙夷之情顿时油然而生,“呵呵,就凭你们这两个鸟人也配来凑热闹?娱乐大众的资格都没有哦。就算是小爷我上场,三下五除二也能把你俩痞子给搞残咯。”

正当叶晓枫YY的时候,突然白光一现,台下跃上一少年,“哉!王倩靓小姐的成人礼,启容尔等低劣之人胡闹!”还没等大家反映过来,只见他左起一腿,右手一拳,那胖白头、和尚都已经径直滚下台来。“哄!”擂台下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只见那少年,一身白衣随身飘曳,身姿挺拔,浓眉凤眼,丰神隽朗,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哥哦!

“正主儿来啦”,“谁啊谁啊?”,“就那小子嘛?早内定了。”,“那么沉不住气哇?”

台下一片窃窃私语。

“在下刘遥,特来领教各位高招!”台下一片死寂。并不是每个人都见过这位津陵城的二公子,但是绝无有人未听说过他的名头。

台下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了一句:“你是来领高招的啊还是来娶媳妇的啊?”台下又是一片哄笑。

刘遥不好意思地望了望坐在台上的王倩靓,叶晓枫也顺着众人的目光一起望了过去。虽然远远地隔了一层纱,那王倩靓的身影还是若隐若现,绝对是个绝色美人胚子,看得叶晓枫口水直流,呵呵。

“我自然是来提亲的。”刘遥收敛了下心神,环视了下四周,继续说道:“我不喜欢磨磨蹭蹭。”说着,他双腿一个下蹲,全身衣裤顿时如充了气般,向外一扩,紧接着他右起一拳,只觉得一道红光,从他袖口铁拳处喷射而出,五十米开外一棵松树顿时炸为两截,应声而倒。

“爆裂拳!”,“我拷!”,“是爆裂拳啊!”,“牛鼻大发了哇!”,“想不到刘二公子的爆裂拳练到那个程度了哦!”,“厉害啊!”……

众人一片骚乱。叶晓枫心里有点不爽了,你丫呸的,显摆什么哦?奶奶滴,不就是仗着祖传的绝学嘛!有啥了不起的?

王万财乐得不行了,“哈哈哈,祝贺刘二公子,爆裂拳已经晋级三阶了!据说刘家传人从未有人能在三十岁之前突破二阶瓶颈,刘二公子以不满二十的年龄,能有这番成就实属旷世奇才啊!”

人群中杂声一片:“厉害啊!”,“牛鼻啊!”,“吗的,这小妞我是没希望了。”,“是啊,咱一起咽口水吧。”,自刘遥露了这么一手,没有人再敢上台了,谁也不想成为那棵松树。

“既然再无人上台,那今天的比武招亲就……”王万财要宣布了……

“真他吗的无聊!”叶晓枫吐了一口唾沫,转身离去。心想:老子逃了课出来想看打架,结果啥都没有,就只瞅着那貌似长的比我白的臭小子显摆功夫了,还只显摆了一下,哎,回去又得挨骂了!

“站住!”王万财大喝一声!

叶晓枫回头一看,哇塞!什么状况?他们怎么都看着我?

“是叫我吗?”叶晓枫有些忐忑不安。

王万财冷冷地说道:“对,除了阁下,还会有谁?”

叶晓枫心中一慌,不是吧,真是冲我来的啊?不过很快他的心趋于平静,天生无赖的泼皮本性立马显露无疑,只见他嘿嘿一笑,“对不起,我妈叫我打酱油,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借过,借过。”叶晓枫一边单手上扬行着军礼,一边点头哈腰,意欲离开现场。

“你是军官学院的学生吧?”王万财望着叶晓枫的穿着服饰问道。

“额,是滴。”叶晓枫不由心头一沉,心中暗骂道:昏倒了,真是作孽啊,出门怎么还穿了校服?

王万财怒道:“既然是寄宿生,何来买酱油回家一说?”

……这都被你知道了?叶晓枫心中顿时慌了起来。

王万财是富甲一方的土豪劣绅,在津陵城这个地盘上向来就是说一不二的,就连城主刘志见了他都要避让三分,可眼前这个小无赖不光出口伤人,还要伺机抵赖,他哪受过这样的气?当即盛气凌人地喝道:“在你眼里,我的行为就有那么的无聊,那么可笑吗?今日是小女生辰,你一句道谢的话不说,为何满嘴脏话,胡搅蛮缠?”

叶晓枫忍不住心里一阵痛骂:你奶奶滴,我老爹可是骠骑大将军,中土第一高手,我街坊的哥们各个都不是善茬,老子横行京城街道的时候,到哪吃饭喝酒都不要钱,哪个痞子见了我都避让三分的,你算哪根葱,也敢来惹我?……诶呀,这里不是京城……

“酱油男,上去比划一下”,“来来来!”,“来啊!”……周围的看客一起跟着起哄了!

王万财瞥了下台下起哄的人群,正色道:“各位说的在理,既然这位小哥瞧不上我们这的武功比试,想必定有过人之处,请上台来一试身手,好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见识下奇功妙招!”他早就料定眼前这个一脸贱样、满嘴脏话的少年武功稀疏平常,定是要好好把他教训一番,顺便帮刘遥出出风头才肯罢手了。

“不了,不了,”叶晓枫摆了摆手,死皮赖脸就想走。这时候,七、八个穿了黑衣服的家奴把叶晓枫围了起来。

“今日,我王某人的乘龙快婿就在刘二公子和这位小哥间产生,各位意下如何?”王万财一脸阴笑地看着叶晓枫。

叶晓枫平白无故遭受无妄之灾,当真气的不行了,碍于身边簇拥着的那几个家奴,却也不好发作。

众人齐发难:“好!”,“就这么干!”,“上啊!上啊!”,所有的人都像打了鸡血般亢奋,估计都是来看热闹的,却因为没看到真正的打斗场面,都觉得很不过瘾。于是,叶晓枫就很悲剧地成为了那个杂耍团中的猢狲精。

“这位小哥,还是请上来一下吧!”刘遥彬彬有礼地说道,看见叶晓枫迟疑的表情,他又补充了句:“今天是王倩靓小姐十六岁的生日,不宜伤筋动骨,不宜见红,我们就点到即止吧。”说完,刘遥微笑着朝叶晓枫点了下头。

叶晓枫心里不停地盘算着:他是在说不会伤我的意思吧?罢了,罢了,大不了我就上去丢下人,再下来好了嘛,希望他真的不会伤我。

掌声一片,因为叶晓枫,上台了。“我叫叶晓枫,是国立军官学院二年纪的学生。”他假装谦卑地做着自我介绍。

台下的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真是**院的啊?”,“贵族学院哦!”,“家里说不定大有来头哦!”,“是高材生哦!”,“长的还算俊俏嘛!”!

额,居然还有人说叶晓枫是高材生?哦?呵呵,其实叶晓枫最近还算发愤图强,学得也算是人模狗样,第一学年楞是全科及格,没一门课挂彩。问他咋开始用功学习了?哈哈,在此笔者向各位介绍下叶晓枫的悲情恋爱史。**院也有女生,不过不多,基本都是将门虎女。叶晓枫自命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前些日子看上了班上一小妮子,上课的时候偷偷给她递了封情书,谁料她丫只看了一眼,就立马转送别人了,送谁了?黄教授!叶晓枫立刻品尝到了黄教授的降龙伏虎十八拳,还被派去打扫茅厕一个月。看那丫头薄情寡义,叶晓枫也算是死心了。不日,他又瞅上了隔壁班的一女娃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咱可不能再落下证据,不能写情书了,改送花!叶晓枫翻遍了整座后山也没找到一株玫瑰,连茶花也木有!无奈之际,找了朵白菊充数。谁料那女娃子,哇地一声哭将出来,连推带抓往叶晓枫身上招呼,“我妈虽然病重,但还没死呢,那有你那么咒人的?呜呜呜~”这事又黄了!痛定思痛之后,叶晓枫决定向班中花魁求爱,不递情书不送花,他直抒情意。谁料她冷冷地说道:“我不喜欢不学无术的痞子。”额滴神呐,不就几本破书嘛?老子看还不行嘛?叶晓枫一边咒骂,一边痛苦地翻看起书来,凭着一股蛮劲,居然在一学年测试中,全科通过。他老爹叶文在皇宫中接到叶晓枫的成绩单,顿时激动滴内牛满面,往自己的大腿上狠命地拍了一掌,谁料龙椅后的屏风劈被这招隔空打物震的稀巴烂。遂以破坏皇室财物罪被罚了三个月俸禄。额额额,跑题了。

言归正传。

叶晓枫:“刘兄,今日即是比武,点到即止颇有难度。不伤筋动骨,不见红,那还怎么分出胜负呢?”事已至此,叶晓枫好歹也要打肿脸充胖子了。众人见他如此不卑不亢,顿时一片哗然。

“不知叶贤弟有何高见?”刘遥一脸疑惑。

叶晓枫:“我看刚才刘兄显山露水的那一招爆裂拳,在兵法上称之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依我拙见,我们接下来的比试也依此进行如何?我就随了刘兄的意,咱不对攻,这自然也就不伤筋动骨不见红了。”哈哈,叶晓枫心里暗喜,老子天资聪慧,不愧旷世奇才哦,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今日的血光之灾。吼吼~~~

刘枫:“那怎么比?”

叶晓枫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比暗器!”

“哇~~~”台下一片轰乱!这个轰动情形可不亚于叶晓枫说要当众脱衣裸奔!

但是,叶晓枫马上又后悔了!他肯定是脑子短路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当你见到乔丹的时候,你会想到哪两个字?篮球!当你见到刘翔的时候,你会想到哪两个字?跨栏!见到刘氏门人,想到的自然就是“暗器”两字!

津陵刘门暗器,举世无双,震古烁今!

而叶晓枫,这个黄口小儿居然要向刘氏门人挑战暗器!这无亚于一个中学生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要和乔丹比扣篮,和刘翔比跨栏。叶晓枫啥时候练过暗器了啊?他父亲叶文向来自负,从不屑于使用暗器,叶晓枫自然也未受到过任何、乃至点滴的熏陶,他只要一出手,就会露馅!

“这回有点过了,”叶晓枫顿时心乱如麻,“晕倒,我这张嘴是不是长猪头上去了?怎么就关不住呢?我会什么狗屁暗器啊?除了会弹鼻屎……这下可要糗大了,丢人不说,待会肯定还会被王万财的家奴乱棍伺候,完了完了,还不如直接上去跟刘遥力拼一下,大不了屁股上挨上一脚滚下台去便是了,最不济也就跟和尚和胖白头一个下场。”

(请点收藏+推荐谢谢各位书友。另外推荐我朋友闲云一鹤的红书《超能老师》)

章节目录

枫魔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希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茗并收藏枫魔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