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魔行无弹窗 (不喜欢的可以跳过,直接进入下一章!序章跟后续章节关联不大,主要是为了说明一下不是纯武侠,更突出一下本书魔武争霸的那根轴。)

得得得,得得得……

得得得,得得得……

残阳似血,泪已成殇。在苍茫荒芜的大漠之上,尘土飞扬,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一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驮着的是一位满脸疲倦的年青人。焦虑与风霜掩盖不了他那丰神俊朗的外表,此人身长七尺,浓眉大眼,唇红齿白。他身披一件白色的魔袍,腰间束缚着一根镶嵌着九九八十一颗银色宝石的腰带,左手持缰,右手紧握着一根由古藤条萃制的魔杖,杖的顶部是一颗菱形的白晶玉石。

这一枚白晶玉石显示了他的特殊身份――他是一位冰系魔法师!能够拥有魔杖,说明他已经拓神了!按魔法等级来说,他至少是一名魔士。

在他身后,是一个骑着枣红色的瘦马的红衣人,这位红衣人颓倒在了马背上,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他的背上正插着一根箭,伤口处正源源不断地向外渗着鲜血。绯红的血液早已浸湿了原本就是红色的魔袍。他不敢拔箭,他无法确信,当抽出这枝箭的时候,自己还能否挺得过去。红衣的人手中也拿着一根魔杖,唯一的不同就是它所镶嵌的是一颗鸡蛋般大小的红宝石。对了,这人是一位火系魔法师。

他们的身后是一群汹涌而至的追兵,或持剑、或持弓、或持鞭。这群追兵绝对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土匪,相反,他们代表了这个大陆的正统力量――中土武林。这帮武林人士显然是对在前面奔逃的魔法师有所忌惮,虽然他们的马匹精力充沛,完全可以在半柱香的时间内追身上前,但是,他们只是远远地追赶着,逼迫着,并没有立刻暴起突袭的打算,因为他们知道,援军就在前面。

路面越行越窄,两位魔法师逐渐驶入了一道峡谷之中。冰魔师暗暗心惊,只见两侧危岩耸立,猿鸣不绝,若是有人在此设下一支伏兵,乱箭齐发,那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正当自己惊魂未定之际,胯下坐骑突然蹬蹄急停,随即长嘶声起,差点将他掀下马背。冰魔师大吃一惊,一股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他定睛一看,只见路口处正森然凌立着一个约二十岁上下的年青和尚。

冰魔师喝道:“秃驴,你不去吃斋念佛,跑这儿挡什么道?”

这名和尚,没有法杖,没有棍棒,有的只是头顶的九个香疤和一双肉掌。与慈悲为怀的出家人的身份所不相符的是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杀气,简直让人不敢逼视。

那和尚微微一笑:“寒施主,别来无恙啊,小僧在此恭候多时了。”

冰魔师怒骂道:“弘德小贼,我可没有在普陀山留下半文的香火钱,你定要说我是施主,那我就施舍你一些冰凌锥吧!看招!”只见寒姓的冰魔师,高举魔杖,在空中急速划过一道弧线,大喝一声,“寒冰破!”,“嗖”地一声巨响,从魔杖的顶部射出了一柄冰剑,直刺弘德和尚的面门。

弘德不慌不忙,右手食指和中指相互抵住,单手飘逸,凌空画了一个“咒”字!只见金光一闪,一面金色的半透明状的盾牌顿时立在了弘德的面前,生生地挡住了冰魔师射出的冰剑。

冰魔师大吃一惊,“大慈大悲咒?居然叫你练成了?”

弘德微微一笑,“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何止只练成了大慈大悲咒?还有易筋经呢!请寒施主品鉴!”说罢,弘德双手向前一甩,原本紧扎的袖口顿时松开,里面似鼓满了真气一般,急速向外膨胀着,猛然间一股热流从袖口中喷射而出,直扑寒姓的冰魔师。

冰魔师牙关紧咬,自下而上挥动着魔杖,一团晶莹剔透的隔膜顿时将自己的周身围了个严严实实,这就是冰系法师的终极防御技能“冰封结界”。正当他全力施为准备硬接弘德的掌风的时候,弘德突然变招,汹涌的真气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向了奄奄一息的红衣人。

冰魔师顿时面如土色,大喝一声,“卑鄙!”慌乱之中连忙撤下了自己的结界,回身就要护他的同伴。弘德微微一笑,右手缓缓推出,这一掌,举重若轻般微微拂在了冰魔师的胸口。

“噗哇!”冰魔师顿时血喷倒地。

后面的追兵已然赶上,立马将这重伤的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弘德向众人行了一礼,“阿弥陀佛,原来广寒宫、五庄观的同盟到了,失敬失敬!”

为首的一名道士打扮的剑客向弘德还礼道:“弘德师兄威猛,贫道佩服。”

弘德哈哈大笑,“日成师弟,你们先把这两个魔贼捆了吧,我还要上黑魔顶去助我师傅一臂之力。”弘德又转身向一位手持弓箭的武士说道:“逍遥师弟,你也随我一起去吧,哈哈,多日不见,你的箭法越发精准了啊,这炎麒麟就是让你射伤的吧?”

卞逍遥向弘德还了一礼,“我们广寒宫向来以斩妖屠魔为己任,我真恨不得将这些妖孽全部射杀。”

“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两位施主虽然身斥暴戾之气,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冰魔师躺在地上,痛苦难抑,紧咬着渗流着鲜血的嘴唇,从嘴巴里吐了几个字,“卑鄙无耻,阴险小人,还慈悲为怀,我慈悲你老母!”

弘德讷讷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寒施主,刚才小僧发招的时候分明已然跟你说了,是易筋经的掌风。至于你刚才为何上蹿下跳,小僧就不晓得了。”

红衣人炎麒麟,艰难地用手戳着弘德的鼻子骂道:“厚颜无耻,油嘴滑舌!普陀山居然还有像你这样的轻浮小贼!”

弘德一副惶恐的模样,“阿弥陀佛,施主教训的是,我师父也时常说我性子轻浮,不是坐禅的料,弘德一定谨记在心。”这位弘德和尚,乃普陀山主持座下第一弟子,此人天赋异禀,聪慧卓绝,在普陀山弘字辈的僧人中,无人能望其项背,早早地就被内定为接班人了。他这次奉了师尊的命令,在黑魔顶山下的玉门关设伏拦截魔教匪徒。这两名正打算赶回黑魔顶,施援魔教总坛的魔法师,很不幸地成为了瓮中之鳖。

日成道长兴冲冲地拿了根捆龙索在冰魔师的身上一圈圈地打转,正当他欲打结紧扎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发生了异变。铺天盖地的乌云顿时向这边的云层聚集过来,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逼迫窒息感。

弘德猛然间喝道:“大家小心!”,他警惕地环顾了下四周,又中气十足地喝道:“何方妖孽在此作怪?快快现形!”

话音未落,只见空中划下一道闪电,“哄”一声巨响接踵而来,闷雷直劈在了弘德的头顶。厉芒之下,从弘德狰狞的面容中映衬出一个硕大的“咒”字!他竟然硬抗下了这记雷劈!

弘德大喝一声,随即双足点地,整个人便腾空而起,他凌空向山坳之中射出一记拳气,“哄!”巨响之下,一个人影翻腾着滚下了山崖,在距离弘德二十米远的时候匍匐倒地不起了。

弘德轻蔑地一笑,“哼哼,真是太差劲了,就凭你那三脚猫的魔功还敢自称雷震子,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不错啊,魔教所谓的青年才俊,四大护法,来了三个,寒九天、炎麒麟、雷震子,哈哈,现在就差一个玉临风就可以凑成一桌麻将了。不知道这个小贼身在何处呢?”弘德突然做出了一副惶恐的表情,“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小僧已经戒赌好多年,休要再提麻将二字,不然师傅又要惩戒了。”

山谷中突然回荡起一个比弘德更加轻浮的声音,“弘德小童鞋,你丫想我了吗?”猛然之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满穷塞,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迷蒙地睁不开眼睛。

恍惚之下,寒九天、炎麒麟、雷震子竟已消失地无影无踪,山谷中只回荡着玉临风爽快的吼叫声,“弘德小贼,有种的黑魔顶上见!”

众人均是一脸错愕,随即便不约而同地开始咒骂起来。弘德脸色凝重,缓缓地说道:“这个玉临风还真是强悍,硬吃了我一记波罗密掌,竟然还能拖起三个同伴逃窜,风系魔法师的名头可不是吹的。”

众人都面面相觑,略显尴尬,他们几个刚才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而弘德竟然已经发招攻击过人家了,功力高低强弱之分,当下立判。最颓的就要数刚才还在打结的日成道长,就这么让魔教匪徒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当真丢脸到了极点。他不晓得,这正是魔法师的瞬间转移**,“风体云动”,就算你眼里再好,功力再强,也是无法预料到瞬移的动态去向的。

风魔师玉临风、光魔师雷震子、冰魔师寒九天、火魔师炎麒麟,四个年青的魔法师,身负重伤,相互搀扶着,向黑魔顶奔去。炎麒麟背上的箭已然被拔了下来,而且伤口上被封印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即阵痛又止血。这显然就是寒九天所为了。雷震子属于光系魔法师中的雷系,他会治疗术。雷震子一边跑着,一边向大伙释放着群疗技能“神光普照”,原本困顿的四人不由地精神一震,奔跑的速度自是加快了不少。他们如此火急火燎地要赶回黑魔顶,只因为他们魔教的总坛,被武林正派结成的同盟围攻了数十日,快撑不住了。

只听得玉临风说道:“山底下到处都是武士,已经将黑魔顶围了个水泄不通了,要上山只有走密道了。”

寒九天不满地说道:“也不知道教主是怎么想的,明明打不过,还要在边硬撑,早就该从密道里撤出来了!”

玉临风瞥了他一眼,“我们要逃了,拓神珠还有拓神池咋办呢?这圣物一旦遭到破坏,那咱们魔教就真的彻底完了。”

寒九天仍是颇有微词:“只要拓神珠在,再造个拓神池又不是什么难事?教主也太死脑筋了!”

中箭的炎麒麟在旁插嘴道:“放屁!咱们教主乃性情中人,英雄盖世,要他当逃兵,那还不如直接叫他去死呢!寒九天你要是怕死,就不用上去了!”

寒九天两眼一白,“哇靠,我怎么养了只白眼狼啊?刚才老子是怎么样舍命救你的,你小子忘记了啊?”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然跑到了一滩碧波荡漾的湖水边,这是这个荒漠中唯一的绿洲了。“好了!你们都给我闭嘴!”玉临风一声怒喝,他使劲地瞪了瞪正喋喋不休的寒九天。他们四人中以玉临风入教时间最早,魔功也最高,是当之无愧的四大护法之首,老大发威,他们几个倒也不敢继续造次了。玉临风指着这一池湖水说道:“应该就在这里了,准备下水!”说罢,玉临风高举魔杖过头,在空中缓缓划过半个圆弧,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玉临风魔杖的顶部似有一团迷雾慢慢开始凝聚,这团迷雾越聚越多,竟开始急速旋转起来,顷刻之间转化为了席地龙卷风,铺天盖地般就向这一池碧波卷去。龙卷风在池面上划过,湖水顿时被掀起数米到高,被分成两半,各向两边倒去。疾风越旋越快,海浪越掀越高,到了最后,淤积的河床逐渐显露出来,仿佛形成了一条通道进入湖底。此刻,玉临风脸色潮红,大汗淋漓,显然已是在全力施为了。“快下去吧,沿着这石阶下去,会看见一扇铁门的,把那层格栅破了,然后沿着里面的管壁向上爬,就能到半山腰的厨房了。”

炎麒麟问道:“老大,那密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咱厨房的排水总管。”

其余三人都不由心头一震,寒九天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可知道教主为什么不逃了。这可不是人干的活啊。”

玉临风勃然大怒,“寒九天你还傻楞着干什么?我快撑不住了!”

寒九天顿时惊觉,“哦对了,差点忘记了,来,伟大的澳陆之神澳斯曲利亚,请赐我无限冰之能量,让冰随心动吧!着!冰封万里~~~~~哄~~~~~~!”寒九天的掌心之间源源不断地喷射出冰锥来,扑射到掀起的浪头之上,顿时将这通道周边的湖水给冻结住了。

半个时辰之后,黑魔顶魔教厨房后院的阴沟里,翻腾起四个浑身污垢的年轻人。

寒九天憋了半个时辰后,重见阳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靠,这真不是人干的活!”,这一句抱怨彻底激怒了隐忍许久的玉临风,只见他西斯底里地吼道:“不想来就滚,现在跑还来得及!”

谁料,那寒九天微微一笑,脸色惨白地说道:“我没说错,这原本就不是人的干的活,我今天不打算做人了,待会做鬼!”

平日里寒九天破皮嘻哈惯了,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悲壮的话来,倒是让人吃惊不小。他们集体沉默着,向着山腰下眺去。眼前的场景顿时让他们瞠目结舌。

不远的两百米处起,便是漫山遍野的弓箭手,他们整齐划一地匍匐、射箭、潜行、匍匐,在漫天箭雨的衬托下,正一步步地抢占山头。在他们的身后,是一群身着道袍的剑客,一个个如雄鹰展翅般张开了双臂,蹭蹭蹭地在人群中穿梭起伏着,仿佛一匹匹跳跃在山间的羚羊。

在他们阵中偶尔夹杂着几个秃顶的和尚,正不知疲倦地释放着带着巨型“魔”字的符咒,魔御强化着自身方圆十米的友军。

这群所谓的武林正派,正头顶着冰雹、闪避着雷电、抗击着旋风、扑打着炎火,踩踏着魔教众魔师的尸体,雄纠纠气昂昂地涌上了黑魔顶,直扑向魔殿。

四个惺惺相惜的魔法师,面对如此绝境,他们选择了坦然面对,惨然一笑之后,拿起了手中的魔杖,冲进了汹涌的人流……

章节目录

枫魔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希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茗并收藏枫魔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