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150章一击致命――避讳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他们这才想起之前方明确实是说过这样的话。

“方老板,那您继续往下说,我们洗耳恭听。”

严智犹豫了一下,他在小古董街也是个有名的人,刚才已经放出话说这块墨是真的,这就是为什么之前方明说出第一个理由的时候他会反应如此之大的原因――不敢相信或者是不愿意相信这墨是假的,也就更加担心别人说是假的,因此一旦有人提出可以证明是假的证据的时候马上就有极大的反应。

但是,他毕竟是磊落的君子,此时倒也放得下。

“我们都知道,墨上都有字,除了诗词这些之外,出现得最多的就是墨上会留下制墨者的信息。”

“没有错,确实是如此。”

严智指了一下桌子上的墨,说:“这块墨上就刻有‘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几个字。根据历史记载,他开始制墨的时候接收了明末休宁著名的制墨名家吴叔大的墨名、墨模,‘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中的‘休城’指的就是休宁,而‘玄栗斋’则是吴叔大的墨名,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店名或者是商标。”

事实上,严智正是从这几个字之中断定是块清墨,当然,除此之外墨色和重量还有形式都是属于清代的,这就让他相信这几个字是正确的了。

方明摇了摇头,说:“呵,曹素功确实是借了吴叔大的墨横和墨名,但是所刻的却不是‘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几个字,而是应该是‘曹素功制于休城艺栗斋墨店’才对。”

“哈哈哈!方明,你就扯吧,刚才严老已经说了,吴叔大的店名是‘玄栗斋’而不是‘艺栗斋’,曹素功接收的正是吴叔大的店名,又怎么可能会是‘艺票斋’?这个是可以从相关的资料中查找出来的,你就别瞎扯了,乖乖地认输吧。”

听到方明这样说,谢石大声地笑了起来,在他看来方明这不过是在瞎扯,是死了的鸭子――嘴硬!

周雅芳眉头也一下子拧了起来。虽然并不擅长鉴定古墨,但是因为出身世家的原因,她对这些还是有一步涉猎的,其中对于曹素功的生平也是知道一点,这个人借用的吴叔大的墨名确实是叫做玄栗斋,方明达个问题上确实是犯错了。

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知道这肯定是方明入行时间太短、对于一些基本的知识了解得太少,如果是捡漏则根本不会暴露出来,但是像今天这样的鉴定因为要解说所以就露出了马脚。

“不好办啊!”

方明犯的这个错让她相当的头痛,现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一会之后肯定会传开来,自己和方明还有古轩斋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她是想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显然并不容易。

方明看着谢石,脸上却是连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

“这个……难道你还不想认输?”

谢石被方明看得相当的不自在,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自己以为做对了一道题但实质上却做错了被老师发现了一样。

“输的不是我,我为什么要认?”

方明脸上堆满了笑意,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让谢石相当的不高兴。

“哼!你就扯吧!我们一查资料就明白吴叔大的店名是不是玄栗斋,这可是有明确记载的,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谢石并没有给方明“吓”倒,反而是用一种嘲笑的目光看着方明。

“不用查,吴叔大所创的墨名确实是玄栗斋。”

“方明,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承认吴叔大的墨名是玄栗斋,那为什么又不认输?这么多人都在看着,难道你想赖不成?方明,我看你日后不想在小古董街、不,我看你是不想在宁东市的古董界混下去了。”

谢石双眼一瞪,方明既然承认了吴叔大的墨名是玄栗斋,那也就承认曹

素功所制的墨上留下的“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几个字是没有问题的。

严智拧着眉头,他不像谢石那样认为方明是在瞎说,他总觉得似乎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一点什么东西――方明为什么非得要提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这几个字呢?而且在这几个字之中又一直在强调“玄栗斋”三个字呢?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或者是有什么玄机?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在古董鉴定上也同样是如此,方明又不是傻子,他既然一直强调这几个字,那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周雅芳自然也发现了方明的异样,在现场的所有人之中她无疑是最了解方明的人,所以她几乎是马上就明白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问题就在于方明一直在强调的“玄栗斋上”。

“啊,我明白了!”

“我想到了!”

几乎是同时的,周雅芳和严智叫了出来,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但是同时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而且还一起看向方明。

“啊?!什么意思?”

谢石被周雅芳我严智吓了一跳,心脏也随之疯狂地跳了起来。

“呵,我想到了为什么方老板说这块黑是假的原因了。”

严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想不到在这一个行当里打滚了一辈子了,竟然连如此简单的东西都忘记了,实在是不应该啊。”

周雅芳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但她明白现在和谢石打赌的是方明,自己是不能出声解释的,因此只能用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惊喜。

“什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的意思是说这墨是假的?”

谢石死命地瞪着严智,尽管刚才严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他还是又问了一次――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希望自己听错了。

周围的人顿时炸开了窝,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此时竟然会出现如此的“逆转”。

“什么?这是假的?刚才不是说是真的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能够告诉?”

“我看不可能吧?假的?”

……

人群开始吵闹了起来,不过他们只是看热闹的,先不说他们是不是古墨鉴定中的高手,光是说根本没有上手这一点就不可能说得出一个所以然来。

“严老,你给我们讲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急死了。”

“是啊,严老,你给我们讲一下嘛。”

摇了摇头,严智说:“各位,今天是方明和谢石打赌,所以这是他们的事情,我不是不想说,而是不合规矩,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方明既然早就已经看出来这墨问题出在什么地方,那肯定就会给大家解释的。”

听到严智这样说,周围的人一起往方明看去,那“殷切”的目光差一点就要把方明给融化了,这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好,那我来简单地讲一下。”

方明知道这是难得的宣传自己、周雅芳和古轩斋的好机会,哪里会放过?马上就接着说:

“避讳是古代的一个制度,分成两类,一类是国讳,另外一类就是家讳。也就是说遇到要讳的字,就要把那字减少一个笔画或者是改用同音字,就这是所谓的避讳。比如说,秦始皇的名字叫政,所以古代就把“政”月改为“正”月,或者叫做元月,这就是所谓的避国讳,一至于家讳,举一个例子就是苏东坡的父亲名字叫做苏序,苏东坡在写《兰亭序》的时候就会写成《兰亭叙》,这就是避家讳。”

“避讳是古代人的一项很重要的事情,如果这样做的话大可能被杀头,小则是被人认为不忠不孝,所以,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这一点都是必须要坚持的。因为这一原则,所以我们在鉴定古董的时候是可能利用上的,也是必须要注意的一点。简单来说,我们在鉴定古董的时候只要是看到字,那就必须要想到这个问题,通过对避讳的研究,我们甚至可以识别相当一部分的古董是不是假的。”

方明以前看过一本书,专门讨论避讳与古董鉴定的关系。仿制古董的人往往都是后世的人,不是对那个年代所应该避的讳没有研究,就是根本不讲究,比如说,如果是现在的人制作高仿的古董,制作者因为生长在一个不用避讳的社会之中,自然而然就会把这个问题给忽略掉,如此一来自然就会留下破绽,也为古董的鉴定提供了一个方向和思路。

看了一下周围,方明发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脸上甚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很显然是被自己的话打动了。

又指了一下桌子上的墨,方明说:“眼前的这一块墨正好可以通过避讳来断定是假的。刚才已经说过了,吴叔大的墨名是玄栗斋,这没有错,但是我们要知道吴叔大是生活在明代的人,所以对于他来说不存在着避讳的问题,但是曹素功不一样,他是生活在清代的人,我们都知道清有一个很有名的皇帝叫康熙,他的名叫爱新觉罗・玄烨,曹素功怎么可能会不避讳而依然在自己所制的墨上写上‘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这几个字?他难道想掉脑袋?因此,曹素功在借用了吴叔大的店名之后,把‘玄栗斋’改成了‘艺栗斋’,但是,我们眼前的这一块墨上依然写着‘曹素功制于休城玄栗斋墨店’,没有避讳,所以这块墨绝对是假的!”

章节目录

天才收藏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天才收藏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