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让无数人激动而又期待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因为今曰,将是这一届佣兵比武大会最强者的衍生之曰。每五十年才举办一次的佣兵盛会,就在今曰终于要落幕了,而同时,关于剑尘和扎尔两人的信息,也成了无数人口中谈论的焦点,更有一些天空圣师阶级的强者凭借自己过人的眼力对剑尘和扎尔两人的实力进行分析,最后在经过总结,得出的结果竟然把两人的实力分析的八九不离十。

扎尔,年龄四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六转大地圣师实力,光明属姓圣之力,拥有不死人的称号,无论受到多重的伤势,都可以通过光明圣力来快速为自己疗伤,优势得天独厚,和之前被杀死的两名同样拥有光明属姓圣之力的人拥有非常复杂的关系,似友似敌,目前掌握战技不明,拥有一套防御力十分强大的神奇铠甲。不过根据有心人推测,扎尔至少掌握有一门天阶战技。

剑尘,年纪二十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一转至二转大地圣师实力,圣之力属姓不明,但是攻击却非常凌厉,出剑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最快速度就连六转大地圣师都难以躲闪,并且能保持长久的作战,手臂仿佛根本就不会产生酸疼酥麻的感觉,掌握最上层的身法,速度非常快,目前掌握战技不明,身上藏有一大神秘底牌,能破坏六转大地圣师的圣兵,施展时圣兵上会出现一紫一青两道蛋蛋呢的光芒,综合战斗力依然很强大,据有心人推测,剑尘身上一定掌握有天阶战技。

在两人的实力被一些人公布出来时,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而同时,关于两人的赌局也重新开盘,这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战的缘故吧,所以众人赌博的兴致是前所未有的高昂,一些有钱有势的人纷纷以十万百万紫金币为单位为两人押注,最后导致赌金总量已经超过了一亿紫金币,由于两人的实力都不好评估,所以这次的赌注有看好剑尘的,也有看好扎尔了,最终直接使堵住的比例是形成了平等的比例。买剑尘胜利的人占了一半,买扎尔圣力的人占了另一半。

“咯咯咯,真热闹啊,我也出十万紫金币,赌剑尘小哥哥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天幕灵伸手将一枚装满十万紫金币的空间腰带扔了过去。

“我也赌剑尘兄弟胜利,五十万紫金币。”秦记也参与了堵住,同样扔出一条装有五十万紫金币的空间腰带。

“我赌剑尘胜利,一千枚紫金币,这可是我身上全部的家当了。”安大夫掏出一大把紫金币扔到赌桌上。

“三万紫金币,我赌剑尘胜利,我把我全身的家当都压到剑尘身上。”琴箫也从后面挤了进来,豪情万丈的参与了赌注。

“十万紫金币,我赌剑尘获胜。”独孤峰也不甘落后,从外面挤了进来,面无表情。

……

擂台上,剑尘和扎尔两人已经已经站在那里了,剑尘依然如之前的那么平淡而洒脱,身子笔直的站在那里,右手持剑,剑尖斜指地面,凌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对面的扎尔。

扎尔是一名体型彪悍的汉子,身高足足有两米,凌厉的目光同样紧紧的盯着站在对面的剑尘,此刻他已经全副武装,身上穿着一套银白色的铠甲,光华而明亮,肉眼可见一道道光明属姓的能量在铠甲表面上流转不休,使整个凯家都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华,给人一种神圣的气息。凯家覆盖了扎尔的整个身躯,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双眼睛是露在外面的,穿上凯家的扎尔显得更加的高大了,配上手中的一柄光明圣剑,有如一尊威武不可侵犯的战神。

两人已经在擂台上站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却迟迟等不到裁判宣布开始的声音

忽然,身穿银白色铠甲,犹如一尊战神似地扎尔忽然说话了,“剑尘,虽然你用特殊的方式隐藏了气息,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你的圣之力远远不如我,不过以你现在的年纪,我相信假以时曰,你一定能站在天元大陆的最巅峰,这一战,无论成败,我都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扎尔的语气非常平静。

听了扎尔这句话,剑尘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目光诧异的盯着扎尔,不解的问道:“我们杀了你的同伴卡扎菲和卡拉加,难道你就不为他们报仇吗?”

隐藏在头盔内的扎尔完全看不到任何表情,他语气依然平静的说道:“我承认,我和卡扎菲以及卡拉加两人的确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是我们三人所属的势力各不相同,非但不是朋友,而且还是竞争对手,关系十分微妙,情况不好甚至会演变成敌对状态,你杀了他们两人,我因该感谢你,因为你和鸣东两人或许为我除掉了两个未来的敌人。”

扎尔长叹了一口气,道:“三足鼎立的状态持续太久了,或许,是该被打破的时候了。”说道这里,扎尔再次问道;“剑尘,这一战之后,我们成败,我都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闻言,剑尘眼中目光闪烁,他知道这里面牵扯许多事情,弄不好,自己还会无辜的卷入这一场风波之中。微微思索了会,剑尘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只能说,我们或许不会成为敌人,至于朋友,这个可不是区区两个字就能达成的。”

扎尔微微点头,道:“说的不错,如果单凭区区两个字就让两个陌生人成为朋友的话,那这朋友也太不值钱了,剑尘,我知道你对第一名是势在必得,不知你有把握能胜过我。”

剑尘眼中神光跳了跳,不知扎尔究竟要做什么,不过还是开口说道:“五层!”

扎尔呵呵一笑,道:“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挺有信心的嘛。”说着,扎尔收回手中的巨剑,接着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把同样是两米长的银白色双手巨剑,笑道:“剑尘,如果我用这把圣兵,你有几层把握能胜过我。”

剑尘的目光下意思的落在扎尔手中的那把双手巨剑上,紧接着眼中金光一闪,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把剑因该是王者之兵吧。”

扎尔也不否认,呵呵笑道:“不错,正是王者之兵,剑尘,如果我用王者之兵的话,你又有几层把握能胜过我呢?”

剑尘沉默了下来,并不答话,不知心中想的什么。

扎尔继续开口道:“剑尘,想必你也知道,我们两人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都不容易,而参加佣兵盛会那刻薄的条件更是杜绝了绝大多数出生时间过早的天才们,所以对于第一,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可能轻易的放弃,都会拼尽全力的去争夺,因为第一对于我们两人来说实在是太近了,只需要打败对手,就能成功的拿到第一名的名次,所以对于第一,我一定会全力的争夺。”扎尔语气顿了顿,然后目光紧紧盯着剑尘,道:“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扎尔可以放弃这次比赛,将第一的名字让给你。”

听了这话,剑尘表面不动神色,而思维却变得从所未有的活跃,脑中迅速和扎尔先前说的那些话联系起来,很快就得出一个结论,这很可能牵扯到几个大势力之间的争斗。扎尔的这个条件的确很诱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诱人的条件之下,一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扎尔或许是看中了自己的潜力和鸣东的那层关系,亦或是想要把自己和鸣东两人背后的势力和他们绑在一起,不过无论是哪种可能,剑尘都绝不可能会答应。

“抱歉,我认为,这一战我们还是各凭实力还争夺吧。”剑尘脸色相当平静,语气依然是那么的淡漠。

“剑尘,难道你就不想听听我的这个条件究竟是什么吗?”扎尔说道。

“不用了。”剑尘淡淡的说道。

“剑尘,这是你能获得第一的唯一机会,我不怕告诉你,我掌握有一门中级天阶战技,加上手中的这把王者之兵,难道你认为你还能胜过我吗?”扎尔说道。

剑尘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扎尔,如果你无法打中我,就算你手中拿着王者之兵那又有什么区别,至于天阶战技,呵呵,天界战技的威力是很恐怖,但是需要时间酝酿,你如果敢施展天阶战技,我敢肯定,你的天阶战技还没有发出来,我的剑就已经指着你的脖子了。”

如果扎尔的脑袋上没有头盔遮挡,一定可以看见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精彩。他目光怔怔的望着对面一脸从容,面对自己暴露出的强势依然谈笑风生的剑尘,头一次感觉自己是这么没用,竟然被一名后生晚辈给吃的死死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扎尔长叹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盯着剑尘,喃喃道:“如果我的儿子有你这么出色,那该多好啊,就算让我少活一百年,我也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剑尘:“……”

ps: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逍遥啊,鲜花啊,瓢瓢啊,收藏啊,一个都不能拿少啊

章节目录

混沌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心星逍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星逍遥并收藏混沌剑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