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从痛哭到傻乐啥的,这大会儿功夫情绪变化就这么大,这人不会是伤心至极下精神失常了吧?就像山岭村那个费尽了心思可下子当上了地主家姨太太,以为就此吃香喝辣、万事不愁,结果偏赶上打土豪分田地,大喜大悲之下被刺激疯了的姚姨太太似的。

连山心里一沉,想着该咋把这明显走进了死胡同的人给劝服好。结果这人却双手接过了粗瓷大碗,咕咚咕咚以一种特别爷们儿的姿态把一二大碗的姜汤都给干,干了?

“咋这么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不是你说让我喝点姜汤暖暖身子、暖暖胃的么?我寻思好了,你说得对,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就是把天给哭塌了,那也是半点儿用兴没有。寻死觅活的,也不过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罢了。还不如打起精神来,好好活出个人样来,让那些个没眼光的看看自己到底是丢了咋个夜明珠、巴巴捡了个死鱼眼珠子呢!

你说我想的对不,连山哥?”见自家傻男人愣模愣眼地看着自己,明显被惊呆得不轻的样子。刘淑珍就赶紧朗声一笑,说了如上话语。引导他把自己前后之间表现得判若两人的样子往鬼门关前走一遭,整个人都看开了、灵透了的层面上去想。

听她这么说,连山果然憨憨一笑,露出如释重负般的表情:“对对对,戴家弟妹你不愧是念过书的人,说话唠嗑的就是比咱这大老粗有水平……”

“既然我跟那个丧良心的已经离婚了,连山哥就别叫啥戴家弟妹的叫我听着反胃了。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声淑珍妹子吧!”啥戴家弟妹的,简直恶心死人了有没有?好容易重活一世,她可不想再和那个人渣扯上半点儿关系了好么!

眼前这个心善又有责任心,还贫病不离始终拿她当宝似的爷们儿,才是她想扯上关系一辈子纠缠的人呢。

“是,是我想的不周到了。那淑……淑珍妹子,那个你歇着,我去给你鼓捣点儿吃的!”连山一怔,想想自己这戴家弟妹的叫法实在有些不妥当。连忙改口,脸红到脖子根儿地依着她的意思叫了声淑珍妹子,然后转身就逃也似地跑到旁边草草搭建的灶台边上。一会儿的功夫,就端了碗黑面的疙瘩汤出来:“那个,家里没啥好吃的。给淑珍妹子整了碗土豆黑面的疙瘩汤,你将就着吃点填填肚子。”

“瞧连山哥说的,这年景谁家都不富裕,能高粱米、小米粥地对付个渡儿圆那都是好日子了,更何况是面食呢?真是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不说,还这么照顾我。等我吃了这疙瘩汤缓缓劲儿就回去跟家里把这事说明白了,回头我肯定上门好好感谢连山哥你的。”以身相许,给你做媳妇,刘淑珍在心里如是补充着。

被左一个连山哥右一个连山哥给叫得脸色通红,说话都有些磕绊。但连山还是迟疑着问:“回家?是,回刘大哥家里么?那啥,前头我把你从河里救上来的时候就先去的刘家,刘二哥和嫂子去了嫂子娘家那头坐席。大哥也不在家,嫂子倒是在,却……”

想着淑珍妹子向来跟她大嫂魏红英好,连山这话就不知道该咋说。就怕哪句说得不对了被她误会挑拨人家姑嫂关系,不说吧,又怕这傻姑娘分不清好人恶鬼再被她那泼妇大嫂给欺负了去。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又受了老大的刺激还怀着孕……

整不好,这就是人命关天的意思啊!

许是自己亲手从阎王爷手里拽回来的原因吧,连山对这个被大家伙戏称为糟粕的小媳妇总有种微妙的同情、关切。

“却什么?我大嫂向来拿我当亲妹子看待,这次更是不怕辛苦艰难地陪我一起找上了部队,找姓戴那王八蛋算账。半点都不怕那陈世美背后的首长千金心里不痛快、找后帐啥的。她,她这么一心为我,应该会接纳我吧?”尽管心里知道自家大嫂是个咋样趋炎附势为了利益能做尽一切的黑心货,可在这层子脸皮没有揭开之前,刘淑珍却什么也不能说。

对戴卫国看破放下还可说是被他的忘恩负义伤透了心,再不用热脸贴冷屁股了。

可自家那黑心大嫂,这会儿可还没有原形毕露呢!

作为被她哄在手心里,言听计从的窝囊小姑子,没发生点啥就跟大嫂决裂可说不过去。

怎么着,也得让她暴露了丑恶嘴脸,吐干净了从她这儿哄骗去的钱财、借她名义在戴家那头收受的好处,再一脚把这个恶婆娘踹出她们刘家不是?

也省的这糟心娘们好的时候作威作福,摆足了长嫂如母的谱儿,欺负得二哥二嫂、小侄子们简直喘不过气来。等不好的时候,又丧良心地检举揭发她们刘家窝藏反动书画、封建大地主阶级的思想未泯还幻想着回到封建社会做剥削阶级。

她自己倒是检举有功,不但干脆利落地跟大哥离了婚摇身一变成了大义灭亲的典型。只害得刘家最后一点家业被尽数抄没,大哥受刺激过度吐血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二哥二嫂不肯认罪,被游街、被批斗,受尽折磨。因为那丧良心的吴霞,她们刘家可说是家破人亡。

刘淑珍也不清楚自己疯疯傻傻了多半辈子,只临死之前回光返照般地清醒了那么几天,咋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都记得这么牢实。但有了这些个记忆的存在,她就……就好比是有了小燕子说的那个什么金手指外挂似的存在了呢!

能‘预知’到几十年后的形势发展,就能规避好些个灾难与风险不是么?

大口吃着黑乎乎的黑面土豆疙瘩汤,用余光打量着这个虽然为了避嫌站得远远却面带关切的男人。刘淑珍原本还有些慌乱的心渐渐平静:青春正年少时候,忠犬爷们儿在旁,金手指已开,逆袭什么的不过就是个时间问题,紧张个鸟?只淡定绸缪,在大风浪中保证自己这小家与亲人们安好便是。

至于那丧良心的男人?

刘淑珍冷笑,人贱自有天收,她只要解决了肚子里这个不孝子,就足够那陈世美一辈子机关算计付流水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六零逆袭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素手画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手画梦并收藏重生六零逆袭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