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彻骨透心的冷。

就好像整个身子都变成了冰块一般,冷得刘淑珍身子哆嗦,牙齿都有些打颤。

她这是终于没熬过去那场风寒,死到了阴曹地府么?

这样,也好。

没有了她这个拖累,小燕子那么聪明、能干又孝顺的好孩子还不得叫媒人给踏破了门槛?只是终究遗憾,她最孝顺最贴心也最愧疚的老儿子啊,最后都没见他成家立业,没见他儿女双全。

喟然一叹后,刘淑珍用尽全身的力气睁开千斤重的眼皮子。想要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之后,再踅摸找那个稀罕了她一辈子、宝贝了她一辈子,临死也不忘细细嘱咐几个儿女要孝顺她、照顾她,却从未被她放在心上哪么一天的傻男人。活着的日子过得忒浑噩,死后她总该明白点、知道点孬好不是?

“戴家弟妹,你醒了?那正好,快趁热把这姜汤给喝了。大夫说你有了身子最好是不要喝汤药啥的,可我寻思着你落水之后指定得受凉,就给你整了碗姜汤。你,你赶紧的趁热喝了吧,要不真的高烧发热了不仅大人跟着遭罪,孩子也受影响啊!”见昏睡了小一天的人终于有了动静,连山眉头一松,总算是有了点儿乐模样。

刘淑珍眨眨眼,满心的迷惑。

嗯,刚想着去找这傻男人,睁眼这傻男人就自动出现在眼前啥的,是件挺令人欣喜的事情。

但为啥他居然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土布褂子和土布裤子?

听说人死了之后鬼魂会回到年轻时候的样子,早有准备的刘淑珍对自家男人的‘返老还童’倒是没咋诧异。可每年四时八节的,闺女儿子、孙子外孙子的都没少给他烧纸啊,咋这人还穿的这么破落穷酸呢?还有,还有,他为啥叫自己戴家弟妹而不是孩子他娘?

难道是跟她俩累了一辈子的心,受够了她这疯了傻了还惦记旁人的糟心货,再不想跟她有关系了?

刘淑珍心底一沉,很有些慌乱。

钻了一辈子的牛角尖,可下整明白了要出来的时候,结果说好了等她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却不要她了。这感觉,有些个心痛,有些个绝望啊!比当年戴卫国那个白眼狼、陈世美要攀高枝儿,把她当旧抹布似的扔了不说还冠上封建糟粕的名头还伤心。

忍不住的,眼泪就双双对对的掉了下来。没有半点声音,却给人种无比哀伤绝望的感觉。就好像,没了继续下去的目标、活着的动力一般,无比可怜的样子让连山忍不住心尖一痛,在心里暗骂了作孽的戴卫国一通。狗屁的封建包办啊!你爹娘押着你拜堂,还押着你洞房了不成?

婚都成了四五年,人家替你伺候爹妈、拉扯弟妹的。老黄牛似的任劳任怨,可算盼着你功成名就了,结果等来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离婚?

连山觉得不管姓戴的说得再咋比唱得好听,也抹不去他狼心狗肺配不上人字一撇一捺的事实。可怜戴家弟妹肚子里还怀着他戴家的孩子呢,这要不是自己碰巧去河里摸鱼,说不得戴家弟妹这会儿就是一尸两命啊!

从小父母早亡,只剩下他们兄妹三个。为了尽到长兄责任给弟弟妹妹娶媳妇、找婆家,拖到二十五了还没个婆娘的连山不明白:戴家弟妹这么好的媳妇,戴卫国那个脑袋被驴踢了的咋就能狠心不要了呢?首长家娇滴滴的大小姐,能有吃苦耐劳的农村媳妇会过日子、照顾家小?

想不明白这其中关窍,却对刘淑珍无限怜惜的连山被她哭得手足无措。忙把手里缺碴缺得像是狗啃的粗瓷大碗往她手上送:“戴家弟妹,你快别哭了,赶紧的趁热把姜汤给喝了吧!暖暖身子,也省的长病不是?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就是哭破了天也不当事啊!

先喝点姜汤暖暖身子、暖暖胃,我这给你张罗点饭菜。吃饱了、歇好了,你再好好琢磨琢磨接下来的道儿该咋走成不?

不过投生一回人不容易,你可别再想不开了。不为旁的,至少为老去的叔婶想想,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是姓戴的那王八羔子忘恩负义,你没错,犯不着为旁人的丧良心而跟自己过不去,啊!”

姜汤碗烫手的温度叫刘淑珍一愣:那什么,不是说鬼有形无体接触不着东西么?

咋,咋她不但摸了,还感觉到了汤碗滚热的温度?抬眼看着那黄泥稻草的墙,松木的人字形低矮短梁和透着点点阳光的苫房草?

难道是……

猛然间想起小燕子时不时给自己读的那些个穿越的、重生类的小说。刘淑珍脑海里不期然地划过一个大胆的想法:莫非是,她曾骂过千百次的老天终于开眼了一把,看她上辈子活得太苦、太累、太窝囊也太糊涂,索性直接送她回到了五十多年前。那个戴卫国刚刚平步青云,勾搭上首长千金白静,给她这个封建包办的糟粕一纸离婚书的时候?

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事情会落在自己头上,刘淑珍不禁用盖在被子下的手狠狠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清晰剧烈的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她也没有死,而是回到了过去,那个在泥水中挣扎了好久以为终于上岸能跟着功成名就的男人一起吃香喝辣,结果却被他亲手推进了更深泥泞的时候。

十里八村闻名的俊丫头、俏媳妇刘淑珍转眼之为封建包办的原因成了刘糟粕。接到离婚信之后发现怀孕,被大嫂吴霞怂恿着千里寻夫,结果却只得了二百块钱的处理掉封建包办婚姻遗毒费用。灰心绝望之下,她选择了跳河轻生,却被到河边摸鱼的连山救下。然后被戴卫国和他那首长千金继任的白静收买又不想被她这个包袱拖累的大嫂以连山跟她有了身体接触、坏了名节为由,硬是赖着连山负了责……

而听着连山叫自己戴家弟妹,看样子自家那破落户的大嫂还没讹上来?

虽然情况如乱麻似的糟糕,但刘淑珍还是无比庆幸:能重新活过来的感觉真好!

章节目录

重生六零逆袭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素手画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手画梦并收藏重生六零逆袭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