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就是这么一把小短刀,居然连续砍碎两堵木墙,还是特殊木头制成的木墙。刀刃带着余威,一下砍在白衣人身上。

嘶啦!!

如同布匹被撕裂的声响,路胜双眼泛红,布满血丝,一刀将白衣人砍成两截。

刀身回转,哧的一下又顺势将侧面的木桌斩成两块。

他眼睛扫视房间一眼,浑身黑煞功气息高速运转,一股凶横暴虐之意在胸膛不断激荡,却就是发泄不出去。

嘭!

挡路的八仙桌被他一脚踹开,撞在墙壁上散了架掉落下来。但他还是感觉到有人窥视。

“找死!!”路胜狂吼一声,黑虎刀法虎煞一刀劈出。

“滚出来!!”

刀光如同闷雷一样砸在他身前的墙壁上。黑虎咆哮中,一声巨响。

轰隆!!

整个半截墙壁,被黑煞功加持的路胜一招打碎,化为无数黑色木片飞溅溅射。

被破开的第三堵墙壁后面,一个白裙长发遮住面孔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

宋振国和君儿的身影缩在角落里,满脸绝望和恐惧的盯着她。却不想正在被此时的路胜撞了个正着。

两人先是一楞,等认出是路胜,顿时大喜,看着天神下凡一般冲出来的他直冲向白裙女子。

宋振国正要起身靠过去,却猛地被君儿拉住。

“不对劲!先等等!”君儿嘴角流着血,也不知道是怎么受的伤,但她美目盯着此时的路胜,感觉明显此人状态不对。

“怎么不对?那是路兄,是月生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强这么厉害,他一定是来救我的!”宋振国精神大振,急促解释。

“你再仔细看看!”君儿低声提醒。

宋振国一愣,迅速看过去,这才发现路胜的状态有些不对。

“嘻嘻嘻”女人身影飞退,两侧大量飞出绿油油的一团团火焰,如同人头一般,朝着路胜飞扑过来。

数十团绿火几乎将他可以躲避的角度完全覆盖。

路胜黑煞功全面鼓荡起,心头全是残暴虐杀之意,手上短刀带起剧烈震颤,大量内气集中涌入右臂,带着刀刃往前一挥。

嗷!!

一声巨大虎吼。

银色刀光居然形成巨斧一样的银光,和飞来的绿火正面撞在一起。

噗噗噗噗

一连串仿佛气泡被戳破的声音传开,大量的绿火被打破散开,落在周围,几下便点燃了挂着的红灯笼,火焰迅速沿着毛毯皮革蔓延开来。

“江湖高手?内外兼修?有两下子。”那女子尖笑起来,身子轻飘飘浮起,手一挥。

顿时厢房被破开的墙壁大洞外,一下飞进来一连串的黑色圆球。数十颗圆球趁着路胜还没反应过来,便朝他砸去。

“虎威!!”路胜双手握刀,硕大的身躯和短小的短刀形成鲜明的反差对比,但那把短刀却正在高速震颤,随着火焰的反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目。

呼!

如同巨虎般的腥风卷起,路胜整个人猛扑过去,短距离内的爆发力甚至超过了之前他追杀那白衣人时的速度。

他身影连续闪躲,居然一个不剩的完全将所有圆球躲开,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一刀斩在女子脖子上方。

噗!

人头飞起。路胜反手又是一刀回砍。

噗嗤。

白裙女人整个人被斜斜的削成两片,发出一声刺耳尖叫。

大火越来越大,很快厢房的房梁被烧断,嘭的一下垮塌下来。

路胜全力出手后,余力未生,一下被横梁砸中,周围大火也仿佛有生命一般,朝他席卷吞噬而去,转眼便看不见人了。

“路胜!!!”

此时这间厢房内的一角,宋振国和君儿才猛地冲出来,试图去救他,但已经来不及了。

横梁砸下来,正好砸在路胜头顶上。大火瞬间将他整个人席卷包裹进去,再也看不见人影。

“快走!”君儿死死拉住宋振国。

“月生!路兄!!”宋振国大吼着。

“你们还是好好担心下自己吧。”

之前那白裙女人居然又出现了,她身体已经完好无损,轻飘飘的浮现在厢房大火边上,头发下的目光阴测测的盯着两人。

宋振国两人赶紧从门口跑出去,不敢回头。

“是我!是我害了路兄!”宋振国眼中含泪,悲愤不已。

“先逃出去再说!”君儿断然道。

嗖!

身后那白裙女人飞快飘出来,追向两人。

“想逃?!”她尖声大叫。

嗷!!

就在这时,女人身后的大火中轰然传出一声咆哮,一个还在燃烧的强壮人影顶开横梁,从大火里一跃而起。

大量火星碎末炸开,一只大手从火焰中狠狠抓住她。

“你!!?”白裙女子悚然回头。

却见路胜猛然扑出来,刀光席卷火焰,如同掀起的巨大红色浪花,当头便从她头顶正中一刀砍下。

唰!

女子再度被一分为二,被路胜劈成两片。

但她被劈成两片的身体居然又飞速融合起来,在另一处半空恢复如初。

“区区凡人!居然敢”她尖叫着,黑发翻飞乱舞没,双手交叠,做出一个奇异的手势,周身白裙骤然分化出一道道白色布匹,朝着路胜飞落席卷而来。

“去死!!”道道白绫飞射下来,每一道都破开空气,发出尖锐锋利的呼啸。

路胜双目血红,浑身衣服还有没熄灭的火焰,一些地方还在泛白烟。

黑煞功经过一连串的消耗,已经让他能稍稍恢复一些清明。

感觉到自己身体被大面积烧伤,路胜迅速加速运转起体内黑虎玉鹤功。强化过的黑虎玉鹤功自愈力很强,很快便能感觉身体内部的灼热滚烫减轻了许多。

但就是这么一换内气,黑虎玉鹤功和黑煞功同时高速运转,路胜顿时感觉体内出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变化。

两股热流同时在体内运转,一股狂暴,一股静谧。

他提着刀死死盯着半空的女子。心中蓦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两股内气,一左一右,分别涌入他左右双臂,然后在双手紧握的短刀上汇聚缠绕。形成一道庞大而凶悍的力量。

顺着这股力量,路胜身体微微拱起。

黑虎和仙鹤的观想图在他脑海里骤然融为一体,盘旋缠绕起来。

福临心至般,路胜手中短刀刹那间炸开一团红芒。

嗷!唳!

仿佛巨虎和仙鹤的高亢吼叫,同时重叠冲天而起。

虎啸鹤唳中,路胜一跃而起,刀光在女子身上笔直一刀刺入。

“杀!!”

嘭!!

这一次巨大的力量没有让女子被砍成两半,而是身体噗的一下炸成大量碎片,伴随着火星飞溅下,碎片被点燃,掉落在大火里,再没了声息。

砰!

路胜狠狠落地,砸得整个画舫都在震动,剧烈喘息了一阵,他才缓缓直起身。低头在甲板上轻轻捡起一根紫玉发簪,这是之前那女子掉落下来的唯一一样东西。

“宋兄。看来你艳福不浅啊,这样都一点没事。”路胜看到不远处甲板上的宋振国两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齿。

“路路兄?”宋振国全程看到了刚才大战的一幕,已经有些怀疑自己这个新交的朋友兄弟到底是不是人类了。

“去找陈兄吧。我们该下船了。否则晚了就走不了了。”路胜抬起手,看到自己身上衣服已经被烧焦黏在皮肤上。好在他因为黑煞功抗热很强,之前激斗时动作太猛太快,身上火焰没有恶性循环继续燃烧。所以烧伤并不多。

“那那个女鬼,就这样没了?”宋振国愕然问。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没了。”路胜摇头,他视线看向小君。

小君笑了笑,回以一个温柔而感激的笑容。

三人迅速在船舱一角找到昏睡过去了的陈焦荣,宋振国背着他,四人顺着码头下了船。才刚下船,身后的画舫转眼便燃成火船,大火在松柏江上清晰可见。

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现在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早已不是沿山城边的江上,而是一处荒郊野外的江边。

四人上了岸,环顾四周看了眼,居然没有看到一点民居人烟之类痕迹。而是一处野草丛生的荒野。

路胜找了宋振国的外套把衣服换了。

他身上的衣服撕扯掉后,居然皮肤只有少部分烧伤,大部分都只是被烧黑了。头发胡须汗毛什么的也都被烧没了,整个人成了光秃秃大鸡蛋一个。

看着大火中的画舫缓缓沉入江中,渐渐消失不见。路胜这才看向小君,宋振国此时也看向君儿,他们都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只有小君才知晓的解释。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儿看到两人的眼神好,也低下头,抿着嘴沉默了下。

“你们别看着我,画舫的事,我也知道不多。我唯一知晓的,就是我们不是普通的画舫,上边有个很神秘厉害的头,整个松柏江上的画舫,大部分都是他控制。而我们的画舫也名义上属于他。

那个女人也是之前一直负责我们的船头,只是我一直不知道她她居然”君儿轻轻摇头,低叹一声。

“先回去再说吧。”路胜看了眼空空荡荡的江面,“谁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来吧。”宋振国苦笑。“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应该是沿山城外的松柏江下游河道。距离沿山城,足足有十多里的距离。我们只要顺着河往上走就好。”

他看向浑身焦黑的路胜,伸手拦住君儿,忽然对着路胜深深一记弯腰鞠躬。

“这一次,是我差点害了月生和焦荣的性命。为了我和君儿的事,差点将你们两人牵扯进来。”

“此事怕是还不算完。”路胜却冲他微微摇头。

宋振国一愣,忽然看到路胜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侧君儿身上。

他迅速转头看向君儿,却骇然看见,她原本实实在在的身体,正慢慢的变得半透明。。

章节目录

极道天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滚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开并收藏极道天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