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荣街末端就是一片富人区。

路府也在这里,是其中之一。

马车一路驶进枯荣街街尾,进了一片园林似的区域。

灰白色的石墙将这片区域包围成一个大大的椭圆。

路府就在区域入口的左侧。

黑门红灯笼,白雪覆盖在门口的两个石麒麟身上,越发显得府邸安静静谧。

马车停在路府门口,路胜从车上下来,府门也早已有人听到声音,缓缓打开门,有侍从等在门口迎接。

路胜和小巧一进门,便见右侧府里石桥上,站着一男一女两个璧人。

男的英俊潇洒,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有浓浓的儒生气质。

女子温婉柔和,浅笑连连,眉目如画,纤腰长腿,也是大家闺秀的气质。

路胜思路略微断了下,见到那两人,也是心情稍好,便主动走过去打招呼。

“徐大哥,表妹可是想了你不少时日,怎么今日才来?”他笑着走上石桥。

那男子转头也看到了路胜,笑道。

“是胜公子啊,之前奉命去调查了件案子,才了结,就过来看依依了。这可别怪我,上面的命令谁也违抗不了。”

“案子?最近城里有什么大案么?要劳动徐大哥亲自出动?”路胜可是知道这位徐大哥徐道然的位置。

乃是九连城治下的同治县,负责统筹一切治安的县尉大人。

县尉这职位,只在县令之下,相当于整个同治县的公安局长。

“几个小渔村的案子,不过现在已经结了。”徐道然温和的笑道,“倒是小胜,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帮为兄?之前你可是答应出来帮我管管同治那边的治安筹划的。”

路胜哪里还记得以前这身体答应过什么东西,连忙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去,赶紧转移话题。

“渔村,难不成是那个什么水鬼闹事的传言?”

“哪里有什么水鬼,就是个疯子,因为仇怨刺激,彻底疯了,到处谋害人命,已经被我当场斩杀了。”徐道然摇头淡淡道,“案子已结,就不说这些扫兴的事。小胜你还记得上次我答应过依依什么么?”

“去红莲寺上香,顺带踏青?”

路胜迅速笑着应道。

“这些玩乐之事你倒是记得清。”徐道然无奈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也十九了吧?该找点活计做了,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么过吧?”

他是从小看着路胜长大的,因为两家的世交关系,他一直都把路胜看作是自己弟弟。

此时不由得出言规劝。

路胜则摇头笑道。

“徐大哥你是想我入仕还是从商?”

“当然是入仕,这也是你父的心愿。你舅舅,你大伯,他们都希望你尽早出去帮他们。

毕竟你是路家长子。”

徐道然劝道。

“此事不提,不急不急,我还年轻着,哪有这么着急把自家长子往外推的道理。”

路胜不以为意,胡乱狡辩道。

徐道然和路依依都是无语,也不好再说他。

路胜不想继续入仕那个话题,便主动岔开话头,带着小巧往自己卧房方向去了。

回到卧房,他换了身衣服,拿着那块鹅卵石,也没去拜见老父亲,而是一个人去了后花园。

徐道然出身徐家,和路家一样,是这北地九连城中一等一的大户人家,家中开枝散叶,都有人在城里各处要职担任职位。

路胜对徐道然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这人是个厚道人,没什么私心,对依依也是真的喜欢。

对他路胜也是如大哥哥一样亲和。

只是

路胜捏着鹅卵石,又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还有城门口巧合听到的那水鬼被杀的死亡过程。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怪,有没有仙人?”

他望着大雪纷飞的花园,心头隐隐有种说不出的烦闷。

“或许真如徐大哥所说,只是为人误传。”

他摇摇头,终究心里存了一丝侥幸。

傍晚他很早便回房洗漱了睡了。

今天的事让他一时间摸不清头脑,心里想的事太多,人也累得快。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路胜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直起身,看向门外。

“谁!”

“公子不好了!”是小巧的声音。

路胜赶紧下床过去开了门,一开门,便看到小巧脸色白得吓人,没有一点血色。

这小姑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此时正剧烈的打着颤。

“徐徐徐”

路胜一见,心头隐隐升起一丝不详预感。

“到底怎么了?舒口气先!”

他伸手在小巧后背使劲拍了拍。

小巧这才气息顺畅了。

带着哭腔的一口气说出话来。

“徐家徐大人家,全完了!!”

路胜一愣。

小巧迅速给路胜穿了外衣,两人二话不说便往外府跑去。

路家家主路放,正背着手,面色阴沉中带着一丝颤抖,站在府邸外。

他身边停了三辆黑色双排大马车。

路胜随着其余府里的堂兄堂妹等人一起,迅速给路放见了礼,大家纷纷上了马车。

路放和路胜坐在一起,两父子相顾无言,在车厢里谁也没说话。

路放年纪六十有余,面带白须,身材清瘦,面容俊美,看起来更像是文士名士,而不像是个商贾。

马车马不停蹄,很快便到了九连城城门外。

路胜刚一下车,便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城门外马车道的左侧雪地上,此时正整整齐齐的躺着数十具尸体。

从老到幼,从男到女。

居然全部都是徐家的人!

他们穿着徐家定制的衣袍式样,徐道然就躺在第三排中间。

他面色铁青,浑身僵硬,双眼紧闭,表情带着无比的恐惧,仿佛见到了某种极其可怕的事。

路胜看着官府的捕快在维持现场秩序,看到自家老爹路放上前站在一个老者尸体前一言不发,拳头握紧。

还有闻讯而来的知府大人。

那脸色,就和周边的雪一样白。

路胜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到一个捕快身边。

“是怎么死的?”

那捕快也认得他,知道他身份,叹了口气。

“全部都在自家府邸里被水草吊在房梁上吊死的。也不知道哪来的水草”

“依依!依依!!”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惊呼声。显然是依依表妹晕倒了。

路胜深吸一口气,想起昨日徐道然才和他说的一句话。

他才从渔村结案回来

渔村

水鬼

那颗诡异的鹅卵石

一时间路胜想了很多很多。

他实际上只来到这个世界几天,和徐道然感情不深,所以他现在有的只是惋惜,惊愕。却没有其他人预料到的哀伤。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

而是没见过这么多死人。

“徐家赤岭道人呢?”

他听到路放在问捕头。

“在另一处,尸体分成了好几块,一部分还被野兽啃了”捕头低声回答。

一阵沉默。

无论是路家的人,还是知府大人,还是城门口围观的百姓。

“赤岭道人一手快剑,比赵叔还要强出一筹”路放声音慢慢低下去。

赵叔是路家聘请的最强的一位武师。

赤岭道人比赵叔还强,居然也死了。

这个案子已经不是单纯的凶杀案,而是一个足以威胁到在场所有人的大案要案!

在场众人,有几个敢说自己比徐家强盛?

包括知府大人在内,所有人都不敢这么说。

路胜沉默的站在路边,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很安全,就是中国古代世界的翻版而已。

有些细微的诧异,也没什么大碍。

可现在看来

他摸了摸袖子兜里的鹅卵石。

那鹅卵石此时正烫得惊人。

他将石头摸出来,迟疑了下,还是轻轻将其丢开。

这东西,可能会惹祸上身。

和他路家一样根基雄厚的徐家,居然一夜之间就被灭了门。

这让路胜心头极其烦躁。

他想了想,忽然又走到鹅卵石边上,将其弯腰捡了起来。

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食指不小心被雪地里刺出来的杂草划了下。

小草是特有的刀片草,叶子边缘像刀刃一样极其锋利。

路胜手指顿时被划了道口子,一点点血滴在那鹅卵石表面。

“公子?”小巧紧跟着他身后,有些担心,她小脸哭得稀里哗啦。显然徐道然的死对她也是个打击。

路胜身体僵在原地。

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段极其特殊的音节。

‘欢迎使用深蓝技能作弊器。’

路胜两眼瞬间呆滞了。

然后好半响才回过神。

他看着自己眼前浮现出来的蓝色半透明方框,里面赫然是他的名字和所掌握的技能。

“这不是我手机上编程搞出来的小作弊器么?!”

路胜感觉自己要疯了,接二连三出现幻觉。

重生穿越成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就算了。

现在居然还各种看到幻觉!

他前世时,无聊的时候下了个乱剑群侠传小游戏,因为游戏难度太大,他就自己编了个简单的修改游戏武功的作弊器。

取名叫深蓝作弊器。说起来刚才那声声音还是他自己亲自用变声器录的。

没想到

然后路胜果断仔细去看方框内的界面。

界面极其简单,只有一个个小格子密密麻麻。

上边写着:

路胜――

武学:无。。

章节目录

极道天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滚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开并收藏极道天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