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洞里,想要起床,剧烈的疼痛瞬间从我的左手臂传来,不过发现伤口已经被包扎了。

我猛然想起我是在逃亡的时候被落石扎入左手臂,然后摔了下去。

而我看到了趴在我身旁的梦露,难道是她们救了我?不过她现在看起来很累,好像守了我一晚上,还是不要吵醒她比较好。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啊,如果在这么弱小下去,我根本没有一丝可能逃离这个世界。

我轻轻地抚摸着梦露的头发,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这时门突然开了,贝诺大大咧咧的进来看到我惊喜的说道:“暮狂大哥,你醒啦?真是太好啦!”

熟睡中的梦露直接被贝诺吵的醒了过来。

“暮狂?暮狂你醒了?”梦露见到我醒来开心的紧紧拥抱住我,“嗯,我醒了。”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贝诺,怪他不能小声点,贝诺被我一瞪嘿嘿的笑了一声道:“那个,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暮狂,伤口怎么样?还疼吗?。”梦露关心道。

“没事了,不过我这是在哪里?”我疑惑的说道。

“当时我们在悬崖那边等你,可是突然听到你的声音就寻了过去,发现了昏迷在地上的你,孙老也过来了,他为你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不过你为什么会摔在那里?你明明是从……”说到这里,梦露疑惑的看着我。

我苦笑的解释起来:“原来这里是猴村啊,我明明是从悬崖摔下去的对吧?我之前被落石刺穿身体,然后被远古犀牛撞下悬崖,本来以为我会死掉,没想到被月光宝盒救了一命,身体上的伤口也没了,悬崖下面是地狱边境,那里有一扇门,应该就是所谓的地狱之门,那门开了一个缝隙,里面突然伸出一只黑色的影子手向我抓来,我就被追的跑啊跑,跑啊跑,最终又跑进一个洞穴,出来了就到了地穴二层,本来以为你们已经回家的我,一路狂奔跑回家,但是安德烈说你们根本没回家,我担心你们的安危,又往回跑,结果中途遭遇了一只毒菌蛤蟆,那只毒菌蛤蟆跑不过我竟然用跳的,然后就地震了,本来我都跳进了二层洞穴入口,谁知道上面正好掉下一块落石砸到了我的左手臂,然后我一个没抓稳就摔了下来。我这么倒霉,我也很无奈啊。”

梦露看着一脸悲催的我,直接把我搂进了她的胸口,我的头瞬间就被埋在那两道山峰之间。

悲催郁闷的我瞬间被双峰治愈了。

不过心里的邪火迅速的冒了起来,我让梦露把门锁起来,梦露红着小脸点了点头,去把们锁了起来。

然后……(脑补内容。)

qaq

做完一些活动,我神清气爽。而梦露累的昏睡过去,把被子给梦露盖好后我走出洞穴。

这时一群小猴子来到了我的面前。

“暮狂先生,孙老找您”说完就不在管我,跑去玩耍了。

我来到孙老的洞穴,敲了敲门。

“呵呵,是小暮吧?进来就是了,不用那么麻烦。”

我打开门进入了洞穴。

见到孙老我直接跪在了地上:“多谢孙老又救了我一命。”

孙老看了看我,呵呵笑了起来。

“这次我可救不了你咯。”

“啊?”我被孙老的话给愣住了。

“你还不知道你中毒了吧?”

“我中毒了?”我心里一惊,不知道这毒会不会传染,我可是刚和梦露……

“放心,你中的毒不会传染。”

“你是遇见五毒蟾蜍了吧。”

“五毒蟾蜍?哦,对。”

“五毒蟾蜍,乃天地毒物中最毒的一种,身怀五种剧毒,分别是火毒,寒毒,瘴毒,盲毒,血毒,但好在五种毒素不会一同散出。

中火毒者会瞬间血液干枯燃烧,最后被活活烧死,只留下一堆灰烬,中寒毒者体温会极速下降最后活活冻死,中瘴毒者肉体会迅速腐烂,最后只剩下一具白骨,中盲毒者会双眼失明双耳失聪,中血毒者会得到强大的力量,同时对血液异常渴望,从此没有寿命限制,咬到其他同类也会中血毒,遇到阳光会被瞬间烧死,终日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

说到这里孙老怜悯的看着我说道:“血毒,五毒中最不致命的毒,也是最悲哀的毒,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在见到阳光,否则会被活活烧成一堆灰烬。”

这不就是吸血鬼嘛?

以后我就是吸血鬼了?

再也不能见到阳光了?

“不,孙老,我喜欢阳光,我喜欢明亮,我不要孤独的躲在黑暗的角落,一定会有办法吧?会有办法吧?”我双手抱着头歇斯底里起来,仿佛像个疯子一样。

“小暮,办法倒是有,但你去了那里就不一定能回来了,有可能还会死,你确定你要去吗?”

听到有办法我瞬间安静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孙老,我不喜欢黑暗。”

孙老理解的点了点头,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其实我也不喜欢黑暗,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中了血毒,我一直想上去看一看,已经有千年没有见过太阳了。”

我呆呆的看了看孙老,一千年见不到阳光,我想要是我恐怕早就疯了。

“孙老,告诉我去哪才能找到解药。”我坚定的看着孙老。

孙老看我坚定的眼神,突然开怀大笑道:“好好好,勇气可嘉,我不如你啊。”

孙老低身在我的耳朵中说道。

“地狱。”。

章节目录

饥荒大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在下暮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下暮狂并收藏饥荒大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