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除了播种,就是给那些在夏季被晒枯萎的植物灌溉肥料,当然还有探索。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和安德烈,贝诺和安盛光则是在家里看家,秋季除了巨怪狂暴熊獾基本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我们很放心的带着步行手杖出门探索了。

我们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没有人的农场,里面有一个生锈的机械物品,球状传送机零件。

是了,这就是那个传送基座的零件之一了,我们把球状传送机零件放进了背包里继续探索,来到了一座雕像前,这是一座麦斯威尔雕像,雕像中麦斯威尔的样子显得滑稽又可笑,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我随手用镐头敲碎了雕像,雕像变成了一地的大理石,不过雕像下面隐藏的秘密也暴漏在我们眼前。

下面显然是一个箱子类的物品,我和安德烈互相看了对方一下同时点头拿出铲子开始挖掘起来,等我们完全挖出行迹才发现这是一口棺材,我和安德烈小心翼翼的把棺材推开,赫然发现里面是大理石左腿还有一本泛黄的书,显然放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被封印的左腿

::集齐(被封印的左手)、(被封印的右手)、(被封印的左腿)、(被封印的右腿)、(被封印的头颅)、(被封印的心脏)就可以复活神秘人。

书的最前页只写了一行字:”einestageswirstduzurh?“我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我并不懂这行字的意思,只好等回家问问安盛光了,说不定他会知道。

把大理石左腿和那本书带走后我们没有管棺材继续探索,天空渐渐变得黑暗,我和安德烈升起了篝火,我和安德烈轮流休息,今天我前半夜休息,安德烈后半夜休息。

我眯了一会,竟然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梦中一个女人无助的呻吟着我听不懂的外文:”maxwell!!!!!!!ichliebedich,aberichhassesie“那个女人突然拿出一双漆黑大手向我抓来,我被吓的猛然醒来,头上全是冷汗。安德烈担心的看着我问道:”暮狂,你没事儿吧?“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苦笑道:”我还好,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不必为我担心,你去休息吧。“

安德烈担心的看了我一会,确定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心的躺下休息。

我从背包中拿出那本写着一行外文的的书,在努力回想着梦中那个恐怖女人的说的话,貌似maxwell是麦斯威尔的意思,那么神秘人或者就是那个女人?而与麦斯威尔有关系的女人貌似只有查理。

难道说被封印的神秘人就是查理?而麦斯威尔又为什么要封印查理?查理又为什么总是在我的梦中出现?

我的脑海中疯狂的脑补着其中应该发生的剧情,甚至连天亮都不知道,直到安德烈醒来发现我坐在一边发呆,安德烈打断了我并用更加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我被安德烈看的浑身不自在,只好装傻把火熄灭后开始赶路,安德烈见我不想说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我走。

谁都不知道,危险正在逐渐靠近。。

章节目录

饥荒大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在下暮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下暮狂并收藏饥荒大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