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无雨,天色昏暗。

瓦房之中,灯火暗黄。

躺在床上的病弱少年,视线在房中轻轻扫过一周,落在那盏油灯上面。

“家徒四壁,莫过于此。”

苏庭叹了口气,心中知晓,若不是因为天气昏暗,若不是因为他病重卧床,这盏需要消耗油钱的油灯,本也不该点亮的。

他闭上双眼,眉宇轻皱,思索一切来龙去脉。

当日因为熟识古汉语,所以受从事考古行业的老同学邀请,去往深山,探西周古墓。

走在墓道里面,他抬头往上看,见上方挂着一个红漆斑驳的石葫芦。

然后葫芦砸了下来,接着眼前一黑,脑袋剧痛。

再醒来时,就已经到了这里。

这是一个与古中国十分相似的年代,并且,朝代为周!

文化、礼仪、风俗、言语、文字、乃至于庙宇里供奉的神灵,虽有许多不同,却也有着惊人的相似。

若不是熟知历史,确信中国没有这样一个时代,他几乎认为自己因为西周古墓的缘故,回到了古中国的周朝。

饶是如此,他也难免满腹疑惑。

或许,这才是历史上真正的周朝?

而流传到后世,历经数千年,在后人印象中,在各种典籍记载中,便有了许多出入?

“莫名其妙穿越也罢,没有皇帝王爷之类的富贵出身也好,可好歹也该给一副不错的身子骨,我也总是能凭手脚吃饭的。”

苏庭长长吐出口气,想到当前的处境,心觉无奈,“现在一个病秧子,整天躺床上睡觉,又算怎么回事?”

如今被他附体重生的这个少年,也是名为苏庭。

原本苏家勉强还算富庶,经营一家店铺,后来被人设计一把,又经营不善,吃了大亏。

而苏父为了讨回公道,各方奔走,最终劳累过度,染病而亡。

苏母哀愁心伤,日渐消瘦,不过两月功夫,也病重辞世。

如今只剩下苏庭与表姐相依为命。

因为苏庭自幼体弱,自家中变故之后,愈发虚弱,所谓相依为命,实则向来是表姐在照料他这个病秧子而已。

“想来也好些年了吧?”

表姐原来姓方,本是他远房的一个亲戚,因远方家中变故,只剩她孤身一人,长途跋涉,来这里投亲。

苏家父母心善,怜惜一个小姑娘家,又有亲戚这一层关系,便收留了她。

此后,才过三四年,苏家便败落了。

而苏家父母逝去之后,自幼体弱的苏庭,伤心过度,更加虚弱不堪,只能是由表姐照顾饮食起居,细数来……至今也恰好是三四年的光景。

想到这里,苏庭眉眼稍低,似乎有些叹息。

“原身的苏庭,也是个有良心的。”

原本的苏庭,自知拖累表姐,下定决心,要与表姐说个明白。当时的想法,大约是觉得,苏家养了她三四年,她也养了自己三四年,不拖不欠,不该再有拖累。

却未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待他说出心中所想,一夜病重,便匆匆辞世了。

待到再醒来时,肉身依然。

而内中魂魄,已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记忆融合,似乎魂魄合并。

肉身依然不改,记忆依然存在,但意识的主次,却已改变。

苏庭还是苏庭。

可终究有所不同。

……

“今日初一,表姐是去拜神了?”

苏庭微微闭着眼睛,目露思索。

这个世界,也有着与古中国相似的神话体系,流传着一系列的传说故事。

故事中有天庭、有天帝、有地府、有阎罗、有神、有仙、有鬼怪、有妖魔等等传说故事,可是对于凡尘百姓而言,这些故事也跟前世一样,虚实难测,真假难辨。

表姐今次去的,是镇上的神庙,里面供奉的是雷部正神,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

“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

苏庭低笑了声,“一字之差?”

古中国也有个“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传闻原身是商朝太师闻仲。

这个不同,据说是一位道家中人,乃是道门领袖,有名的神仙,但在八百年前,周朝立定时,诸天封神,此人陨落其中,故而受封为神霄雷府的正神之首。

表姐这次去拜神,便是想要求得雷神天尊的庇佑,让他早日康复。

若在以往,苏庭必定会斥上一声封建迷信,可如今他被葫芦砸过之后,还能穿越过来,连附体重生这种事情都有……如今这封建迷信四字,在他心中,已经抹去了。

“雷神?”

苏庭呼出了一口气。

两个世界神话体系如此相似,仿佛也让这些一向被他认为是杜撰的神仙鬼怪之事,变得似乎可信了些。

这般想了片刻,脑袋忽然有些空白。

这些日子卧病在床,每日不免沉睡……而睡得久了,便总觉得睡不够,于是变得更为嗜睡。

“用上辈子的话讲,这就是神经衰弱吧?”

他闭上双目,困意袭来,沉沉睡下。

……

“小庭,醒醒……”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

苏庭眼皮动了动,睁开双眼,便看见了一张精致的脸庞。

他的视线,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面前这个女子,五官精致,相貌美丽,只是皮肤稍显苍白。

她有一头如瀑黑发,用木簪随意盘起,露出洁白光滑的颈项,显得朴素干净。

苏庭知道,用木簪随手盘起秀发,并不是为了好看,只是为了方便干活。

这原是一个清雅幽静的女子,但现在……则是更显得清脆干练。

“你先喝口水。”

表姐端过一碗清水,似乎想要喂他喝水。

苏庭连忙伸手接过,说道:“我自己来。”

他接过瓷碗,也触碰到了表姐的手,当下怔了一怔。

因为那一双手,并不似想象中那般温润柔滑,稍微有些粗糙。

苏庭低头看了一眼,只见得一双粗糙的双手,上面有着许多细微的伤痕。

有些是新伤,有些是旧伤,有些已经痊愈,但最终都在这一双原本应该纤细修长,光滑无暇的双手上,留下了这许多细微而驳杂的痕迹。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粗糙的双手?

表姐也察觉了苏庭的视线,忙把手收了回来,悄然背在身后,嗔了一声道:“胡思乱想什么?快些喝水……”

苏庭嗯了一声,心有怜惜,只是神色如常,饮了口水。

放下碗来,他视线一瞥,便见墙角处又多了两桶水,心知是自己昏睡期间,表姐挑水回来了。

大家闺秀,本该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她则把原本一双漂亮无暇的双手,磨成了一双布满了茧子的粗糙手掌。

也真让人心疼,苏庭心头叹了声。

就在这时,便见表姐那里又起了一道火光。

待到苏庭偏头看去时,表姐已经端着另外一碗水,走了过来,轻声道:“把这个喝了。”

苏庭看了一眼,水里有着许多黑色的物事,或是漂浮,或是沉淀,讶然道:“这是什么?”

表姐轻声说道:“这是符水。”

苏庭忽然闭上了口,他知道符水这种东西,就是把符纸烧进水里,也即是说,眼前这碗水里面的黑色物质,其实便是纸灰,而原来多半是赤橙黄绿青蓝不知什么颜色的纸,而且,必定还有牛鼻子道士用朱砂或墨水在上面乱涂乱画过。

想起要把纸灰和水一起饮下,苏庭心有抵触,闭紧了嘴,连忙摇头。

表姐也不生气,更不恼怒,神色平静,静静看着他,轻声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一道符纸,能驱邪治病,你不要怕苦怕脏,就当喝药嘛。”

看着眼前这女子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苏庭莫名有些负罪感,心头一软,便想答应下来。

但又立即想起了一事,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连连摇头。

表姐说要求符水,驱邪治病?

虽然他觉得自己算是与原身的苏庭,合而为一,不分彼此。

但若实际来讲,之前的苏庭已然病逝,而自己来自于地球,附体重生,岂非就是依附在这具身体的邪气?

这驱邪的符纸,不会把自身魂魄驱散掉了罢?

“等等……”

苏庭咽了咽口水,他已经死过一回,但却不愿再死一次,更没有想着要让自己彻底魂飞魄散的想法。

于是深吸口气,直视表姐的双眼,坚定摇头。

然而,他头这么一摇,接着脑袋便一阵晕眩。

“艹!”

他这才想起,这个病秧子的身子骨,哪怕只是摇头,都能产生难以估计的后果。

苏庭来不及有太多想法,当即晕了过去。

耳边只听一声惊呼。

……

不知过了多久。

视线所及,雾气朦胧。

白茫茫一片,看不见周边景色。

“什么地方?”

苏庭恍惚间,彷如身在半空,人在云雾之中,虚浮不定。

轰!

忽然一声炸响。

有雷霆在云雾中响起。

雷光闪烁,形如活生生的雷龙电蛇,在云雾之中,游走咆哮。

这一声惊雷炸响,让苏庭心中陡然一凛,刹那间,从恍惚迷茫的状态里惊醒过来。

而在前方,一阵惊雷闪电过后之后,云雾中忽然有一道亮眼的白光。

“火焰?”

“白色的火焰?”

苏庭从那雾气般的白光里,感受到了炽烈的气息。

灰白色的雾气,蓝白色的雷霆,诞生出朦胧如轻纱的白光。

接着在白光之中,走来个道人,鱼尾服,大红袍,手托一个斑驳古旧的红葫芦。

“昔年封神事毕,诸圣得以超脱,贫道修持多年,今亦寻求超脱大道,然而自思此生未有收徒,后继无人,遂而传下道统。”

那道人忽然开口,声音响彻八方,沉声说道:“得此传承者,即为吾之真传弟子。”

苏庭面露惊愕。

封神?

诸圣?

道统?

弟子?

真传?

“神仙?”

苏庭呆了半晌。

这道人又是谁?

哪一尊神仙?

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

太乙真人?玉鼎真人?

杨戬?哪吒?雷震子?

苏庭惊醒过来,然后细看之下,只觉此人打扮十分眼熟,尤其是手上那个葫芦。

这番打扮,一般人或许也认不出来,但是作为一个熟知古汉语,读过许多古书典籍的人物,苏庭当即便想起了古中国传说之中的一位人物。

然而就在这时,便听那道士蓦然开口。

“贫道!”

“西昆仑散人!”

道人沉声道:“陆压!”

话音落下,八方震动,天地倒卷。

这看不见边际的白色云雾,陡然沸腾起来,翻滚不止。

苏庭眼前复又陷入一片迷茫。

眼前的迷雾之中,忽然红光一闪。

一个葫芦从雾里打出来,呈现眼前。

倏忽临近面门。

苏庭蓦然大惊,有心要躲,然而浑身僵滞,动弹不得。

然后一声脆响,正中苏庭额头。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

仿佛让他回到那初次遭遇的深山古墓之中。

除了头疼,就是黑暗。

……

Ps: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仙庭封道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六月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观主并收藏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