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会其莫幽与莫月此时复杂的眼神,也不去询问他二人的想法,吕游将目光对准了鸿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无弹窗.】

“鸿兄,可否将那两篇经文,给我默写出来!”他看似是询问,实则将一身的威压全都狠狠地碾压在少年的身上,使得鸿凌瞬间气血翻腾,嘴角噙着一缕鲜血丝。

“吕兄觉得可能吗?这些上古时代的经文,都有着神鬼莫测之能。我就将之默写出来,只怕冥冥之中存在的天劫,就会降临,将我与那些经文给彻底抹杀。像这样强大的秘法,除了创造者本人之外,就只有他们的嫡系血亲或者实力足以抗衡天劫的强者,才能将之默写出来。难不成吕兄觉得,我能够抗衡这些经文所引动的天劫?”鸿凌冷冷的问道,他对于吕游的做法很是不屑。

吕游现在虽然是炎煌镜的器灵,但是似乎跟这件残破的帝器并非很契合,两者的融合也不是很完美,炎煌会主动出手毁掉两份经文,就是证据。鸿凌之所以能看出吕游的本体,除了在神庭之内快速凝聚出的五爪金龙元神之外,还有拥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拨开了吕游身上的那一层层真气屏障。他现在可以确定,主动拨开这些屏障的,就是炎煌镜本身,或者说是炎煌镜仅存的一丝无法磨灭的灵性。

只是,鸿凌现在还不知道,吕游究竟将他绑架到巫族之中要做什么。就连这个被莫幽与莫月称之为圣子的小胖子孙佳,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鸿凌也没有想明白。不过,他根本无需费心去想,吕游就主动给出了答案。

“鸿凌兄,虽然我自己失去了学习天荒圣火的机会,不过好在,你应该学会了那套秘法对吧。在天荒秘境之中,我曾经有幸见到一块刚刚成型的锟钢在渡劫,我相信,这块锟钢,就是出自鸿凌兄的手笔吧!”吕游目光灼灼的盯着鸿凌,“据我所知,上古时代,每一任荒王,可以熔炼出完好的锟钢,并且以之铸造出强大的圣器,甚至是帝器!鸿凌兄既然学会了天荒圣火,应该能够帮我修复这炎煌镜吧!”

“修复炎煌镜?”鸿凌盯着吕游,“吕兄,你是在开玩笑吗?以我一个小小的炼气化神初期的修士,想要修复一件残破的上古帝器?别说是我,就算是一些传说中的炼器大宗师,也根本无法办到吧!”

吕游见他一口回绝,笑了笑,似乎很认同鸿凌的看法,但是他随手一招,一本金箔铸就的古书出现在他的手里。

“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不过,鸿兄手中若是有这本天工神典,那可就不一样了。届时有我与整个巫族的帮助,还有来自上界的力量,定能一举修复这炎煌镜!”

吕游将手中的天工神典随手一丢,由金箔铸就的古书,就飞到了鸿凌的身前。

“鸿兄,这天工神典,是我在天荒古墓秘境之内得来,乃是上古时代历代荒王总结出的炼金精髓。便是放到如今的大楚与周边的帝国之中,也绝对是最顶尖的炼金宝典之一。而且,这天宫宝典内,对于炼金术的介绍,十分的完整,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系统。从对各种材料的认知,到炼器的入门与掌握,还有各个等级的法器铸造之法,及其注意事项,都详细的记载着。鸿兄,拥有此等神典,今后你就算是成功的铸造出帝器,我也不会觉得惊讶。你若是真心助我,我愿意将天工神典奉送,绝不再为难你!”

鸿凌半信半疑的接住天工神典,随手一翻,入眼,是无数的古老篆文。他正仔细的盯着这些篆文,一股莫名的力量自金书之上涌入他的手中。那一股力量,进入他的身体之后,竟然沿着他平时召唤出天荒圣火的脉络,自行的运转起来。砰,他的手上,骤然间凝起了一团暗金色的天荒圣火,将这部金色的古籍给点燃。整部古籍,被火焰包裹着,自动的翻页,却并未被焚化。它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之中,散发着暗金色的火光。嗡,一缕缕金色的流光,从火焰中流泻出,在鸿凌尚未反应过来之际,狠狠地撞在他的眉心之上,涌入了他的神庭之中。

鸿凌两眼一黑,意识瞬间就来到了自己的神庭之中。一个个古老的篆文,被慢慢的镌刻在他的神庭之上,彻底的将整部天工神典烙印在他的脑海。神庭之中,少年的元神静静的站在天穹之下,看着那些篆文,愣愣的出了神。这个元神不断的吟唱着这些古老的经文,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将这些篆文的秘密,一点一点的为他揭开。等到鸿凌的元神完全的记住了这些经文之后,那凝聚在神庭天穹之上的经文一点一点的消失了。那原本被天荒圣火点燃的天工神典,再次合上书页,静静的落回少年的手中。

“恭喜鸿兄,竟然获得了这天工神典的传承!”吕游悬浮在半空之中,朝着鸿凌道喜。不过,他的眼中满是嫉妒之色,历代荒王总结出的炼金心得,就算是在上古时代,也是珍贵无比的。这样的机缘,竟然被他随手送给了一个只有炼气化神初期的少年,怎能不令他妒忌懊恼。

“这是托吕兄的福,不然我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众多荒王前辈的心血传承呢!”鸿凌微微一笑,这吕游,实在是大好人一个。少年送出的天荒圣火的凝练之法还有天命星辰的吞噬之法被吕游寄生的炎煌镜给焚毁了,而鸿凌自己却得到了天工神典的传承,这截然不同的结果,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吕游看着此时两眼平静的鸿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连一旁的小胖子孙佳还有巫族圣女莫月都在盯着少年,大祭司莫幽看起来有些平静,然而从他身上不断翻涌的气息来看,他的内心其实一点都不平静。

“鸿凌兄,相信你也知道,三日之后,便是巫族的巫神祭举行的日子,到时候,还要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将这炎煌镜给彻底的修复才是!”吕游躬身行了一礼,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我既然拿了吕兄的天工神典,自然会帮助吕兄修复炎煌镜!”鸿凌点了点头回应道。现在形势比人强,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低头。在吕游这样强大的帝器器灵面前,他就算想耍心机,也绝无可能,徒惹杀身之祸。

“既然如此,莫幽莫月,你们替我将鸿兄送回石室之内休息,为三天之后的巫神祭养精蓄锐。至于小胖子你,你先留下来,我有话同你说!”吕游盯着孙佳,笑眯眯的说道。

胖子瞬间脸色一变,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只是一个看客,没想到吕游竟然在这个时刻,点了他的名。鸿凌看着胖子那一副哭丧的脸,叹了一口气,

“吕兄,在下与孙兄乃是朋友,留下他在此处有些孤单,我于心不忍!”

胖子冲着鸿凌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要是鸿凌与莫月还有莫幽都出了地宫,留下他跟旅游这么一个强大的器灵待在一起,谁知道旅游会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人多壮胆,只要鸿凌和那个小魔女在这里,他就不担心吕游的威胁了。

鸿凌看着胖子那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一阵恶寒。小胖子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温柔了,温柔得有些妖娆,不只是他,就连悬浮在半空中的吕游都是一阵恶寒。

“看来鸿兄是担心我会伤害这个小胖子了?”吕游笑着说道,“事实上,这小胖子,是我巫族的圣子,地位与莫月一般,我岂会伤害他!”

吕游见他不信,摇了摇头。他就算想要伤害这小胖子,也无法办到。目前,他虽然身为炎煌镜的器灵,但是他与炎煌镜有着契约,要护着巫族。小胖子身为巫族的圣子,他自然是不敢动的。

“相信不只是鸿兄,就连莫月还有莫幽你们都很想知道,巫神祭到底是什么吧!”吕游叹了一口气,“所谓的巫神祭,其实就是巫族每千年一次的祭祀大典。而这祭祀大典,其实就是引动上界的力量,用来修复炎煌镜。巫族,其实就是上古大夏皇朝的遗民!”

吕游随手摸了摸身后的炎煌镜,眼中满是怅惘之意。

“诚如鸿兄所言,我确实是摩云金翅大鹏,不过,我自身并非是妖族,而是来自梵界!所谓梵界,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佛界。梵界的生灵,只修香火愿力,死后可以凝结出舍利子。北冥的鲲转化为大鹏之后,有些会选择进入妖界,有些则会选择进入佛界,我就是后者!上古时代,我奉命下界来到大夏布道传教,机缘巧合之下,与大夏皇宫之中的某个人结下善缘,出任国师一职。大夏亡国之后,我也随之战死,之后将自身的舍利子融入了炎煌镜之内。至于其中的过程,我不便过多透露。总之,我不会害各位就是了。巫神祭,说到底,其实是要重新唤醒大夏的皇族血脉。至于圣子圣女,其实就是大夏皇族血脉的拥有者。我与炎煌镜有约定,一旦完成巫神祭,修复炎煌镜,就可以摆脱炎煌镜的限制,重新返回梵界,转世重修!”

吕游语出惊人,慢悠悠的说道。

“当然,想要在转世重修之后,快速的成长起来,鸿兄你手中的那两套秘法,是不二的选择!”

作者渡城说:卡文了,不知道该把炎煌镜交给谁,怕给猪脚会破会生态平衡!



章节目录

龙之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渡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城并收藏龙之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