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余见黄总这么地害怕自己家老婆,想到替自己上司出一口气,他这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他微笑着,说话也温柔:“黄总,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给你老婆打电话了,她就快到乜嘢城了,你就再等一等,等他来了,把手续办了,你就可以走了。你民要感谢我们梁局宽宏大量,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松地把你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典第236条规定,犯强奸罪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黄总,你觉得我们让你太太来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其实梁韵飞不把黄总对席佳榆强暴未遂一事走上司法程序,也是因为不想让席佳榆曝光,毕竟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这种梁家父母对席佳榆有看法的时候,他不想让父母又对席佳榆的印象更加恶劣,所以只能压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要收拾黄总的方法还有其它的,不急于这一时。

黄总是特别怕老婆的人,毕竟他现在所有的成就都与他那个老婆分不开的,没有他老婆也就没有今天的他,就算他在外面再怎么风流,也不敢和他老婆说一个不字。先让他老婆收拾一下他也算能替席佳榆出一口气。

“警官,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感谢梁局的大量,可是真的不能让我老婆来。”黄总已经双腿打颤了,“你就再帮我求求当局吧。”

“黄总,这已经是我们梁局最大的宽容了,你别再想得寸进尺。”小余也板起了严肃的脸,“你就要这里再等等,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说罢,小余便离开了,便往梁韵飞的办公室而去。梁韵飞脱下了外套搭在了皮转椅椅背上,然后他解开了黑色衬衣的袖扣,把袖子往小臂上挽,露出健康性感的古铜色的肌肤,很男人。

“事情已经办好了。黄全的老婆会过来,梁局,他既然狗胆包天的欺负嫂子,就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小余对这种人咬牙切齿,“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还欺负嫂子,就让他老婆好好收拾他,否则他不会长记性的。”

梁韵飞抬起幽暗的眸子:“你小子话还挺多的。太闲的话可以去扫厕所。”

“那我下去了。”小余摸着头笑了一下,然后就跑开了。

小余刚下去就听到办公大厅里走进来一个穿着珠光宝气的富贵太太,那身型他是他小余的两倍,难道黄总会出去偷吃,他太太这样俗气而且胖胖的,是有些让人不敢恭维。

“黄全,你给我滚出来!”黄太太中气十足,柳眉怒挑。

“吼什么吼,这里是警局,严肃点。”有人厉声道。

“我是来保人的。”黄太太高傲地抬头下巴。

小余马下就从二楼下来,走到了黄太太的身边:“黄太太吗?这件事情由我负责,我带你过去办手续。”

“好。”黄太太点头。

小余与黄太太并肩而行,他笑道:“黄太太,黄先生他在家里没吃饱过饭吗?”

“你什么意思?”黄太太挑眉,“我们家还能在吃食方面亏待他?真是笑话,你看看我手上这个镯子,还有这个宝石戒指,你知道值多少钱吗?怎么可能饿着他?”

她肥圆的手腕上是一个粗厚的玉镯,手指上也戴着宝石戒指,不过也不算什么精品。

小余轻咳了一下:“黄太太,你好像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黄先生他对美女一向都饥不择食吗?你知知道他这一次惹到什么人了吗?”

“不就是给点钱的问题吗?”黄太太好像并不怎么在乎。

“黄先生竟然对我们嫂子动手动脚,你说这事是不是难办?”小余观察着黄太太的脸色,“黄太太,你让我们家梁局的脸往哪里搁?我家梁局可没对别人说,就让我通知你来领人,你说这你该怎么报答我们家梁局,否则让黄先生吃个几年牢饭也是不成问题的。这终究还是卖了你的人情,所以黄太太,你得好好管教黄先生,这可不是什么样的美女都可以不客气的。”

黄太太听得冷汗直渗,背脊生寒,脸色也发白:“你说是梁局的女朋友?”

对于梁家的面子黄太太还是在卖的,自然也是不敢告罪的。

“这还能有假?”小余挑眉,“不信,你可以去问梁局。”

“这个混帐东西。”黄太太咬碎了一口牙,“看我不好好让他长长记性,竟然敢这样对梁局的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听听说过了,张扬出去对谁都不好。”小余透露这个消息也是想黄总能被黄太太狠狠的收拾,可不是让这件事情传出去造成不好的影响。

“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黄太太点点头。

“那我就办手续,然后你带黄先生回去。”小余把准备好的文件拿出来,给黄太太过目,然后她签下了字。

在大厅里,黄太太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水,黄先生被人从拘留室里带了出来,一脸的憔悴不堪,衣服头发全乱了。一夜的折磨让这个已经享受习惯的男人有些承受不住了。

黄总看到自己家的老婆坐在那里,双腿发软,脸色发白,就在一口气再提不上来,就要口吐白沫了。他牙关都在打架,怯怯地说:“老……老婆……辛苦你了。”

“辛苦我了?”黄太太冷笑着,突然声音放大,“你脑子子是被驴踢了吗?给我招惹一堆破事,让我丢脸都丢到警局来了?黄全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无所忌惮,我就把你从我家给扫地出门!你不信的话,我说到做到!”

“老婆,我……我错了。”黄全听到她说的话,脸色大变,他是被娘家给赶出去,他可就没有去处了。

“现在知道错了,已经迟了。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黄太太又是一阵河东狮吼,把黄总的耳膜都要震破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她是越说越气,把手里的水杯里水就往黄先生的脸上泼,水还有些烫意,把黄先生烫得跳脚,连连求饶,一点男人骨气都没有。而看到黄先生这一幕的警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去管这样丢尽男人脸面的人。

“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黄太太气得不轻,以前那些事就算了,那些和黄总勾缠在一起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这一次不同,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梁韵飞的女人身上,真是不要命了,“要不是别人放你一马,你以为你还能被我领回去,你这种没用的东西,我领回去也没有什么用了。既然你喜欢过自由的生活,不如我成全你!我看还有谁会跟着你。”

黄太太经历这些年,也是心累了,倦意丛生。

“不要啊,老婆……”黄先生抓着她的手,求着她,“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改的。”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改了,我们还是散了吧。孩子归我。”黄太太从他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反正在勉强生活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也不想再替你收拾烂摊子了。”

说罢,黄太太便挽着自己手里的包包便走开了。黄总在后面追赶着,就像一只被黄太太给抛弃的狗一样,可怜之极了。

二楼的办公室里,梁韵飞正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地裤袋里,双腿修长而笔直。他正看着走出警局的黄太太和黄总,眸光依旧冷淡。

小余则把一杯咖啡送上:“梁局,你还满意吗?”

“你小子还真是会自作主张。”梁韵飞伸出手来,接过他递上来的咖啡,“咖啡味道还不错。”

这只是出了梁韵飞心里那一点点的气而已,要知道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那么席佳榆所面临的后果是无法想像的。当时的他是连杀人的心思都有的。

这几天梁韵飞和席佳榆只是打电话问候一下彼此,毕竟梁韵飞还要照顾父亲,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劳累过度。可他却天天能见到宋玉玲。他以为自己说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还是她依旧在执迷不悟。可是父母在场,他也不想再刺激他们,毕竟他们只有他一个儿子,而他除了自己的敬孝,还要连同自己妹妹那份一起。他肩上的压力还是有些大的。因为父母和他都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今天是梁克定出院的日子,宋玉玲帮忙董绘珍收拾了东西,梁韵飞则开车来接他们。回到家里,佣人已经快做好了晚餐。

“梁叔,董姨,我就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宋玉玲拿起自己的包包就人离开。

“玲玲,留下来吃饭,我有话在说。况且在我和我阿姨的眼里,你就是我们自家人。”梁克定是把话说开了,“我让你阿姨上去拿东西了。”

董绘珍从楼上下来,坐到了宋玉玲的身边,手里是一个木制的盒子,上面还刻着梅兰两花。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佣人去开门,就看到席佳榆走了进来,今天的她把长发扎成了马尾,漂亮精致的脸上微施薄粉,唇瓣嫣红如蔷薇,一向不爱穿白色的的她也穿上一件白色的轻纱长袖连身裙,白色的细高跟鞋,这样的打扮让她身上那股至纯的清雅烘托出来,亭亭如莲,清新淡雅,也可魅人。

“佳佳,你怎么来了?”梁韵飞几天没见她,十分的想念,看到她后,心中一阵欣喜,可心头又涌起一阵不安。

席佳榆还没有开口,梁克定抿了一口茶后,才淡淡道:“是我让她来的”

梁韵飞起身,来到了席佳榆的面前,梁克定声音高了一个分贝:“你给你坐下。席小姐也坐那边。”

梁克定指的是与梁韵飞对面的一个单人沙发,席佳榆点点头,走过去坐下。

梁韵飞也在席佳榆的眼神暗示之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抬眸,就与她相视,目光纠缠在一起,这样的深情相望,让宋玉玲觉得自己真的是多余的那个人。

“咳……”梁克定轻咳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思绪都集中,“席小姐,我今天请你来是想你见证一件事情,也明白一件事情的。希望你能体谅我们做父母的心情。”

“我知道。”席佳榆又轻点头,等待着答案的揭晓。

董绘珍在接到自己老公的目光暗示后,她笑着对宋玉玲道:“玲玲,你打开这个盒子看看。”

宋玲有些惊讶,不过还是依言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对玉锣,上好的玉色,翠绿通透,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顶极的好玉。

“这对玉锣是梁家的祖宗传下来的,到韵飞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这玉是我和你叔叔送给你的。”董绘珍拿起一枚,“来试试。”

说罢,董绘珍拉起了宋玉玲的手,将玉镯套进了她的手腕间,大小还挺合适的。玉镯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的通透晶莹。

“玲玲,这玉镯只有得到我们梁家的人承认的媳妇才会有的,以后就由你往下传了。”梁克定看着宋玉玲手上的玉锣,十分的满意,也露出了这些天难得有笑意,“这个家里谁也不能小看了你的地位和身份。”

席佳榆脸色一白,仿佛被梁家父母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原来他们叫她来就是看他们梁家宣布宋玉玲的身份的吗?她被梁家父母支持和扶正,而她就是名不正言为顺,想让她自己看明白这一切,好断了和梁韵飞在一起的念头吗?

“爸,你就凭一个破镯子就定了玉玲的身份?这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这让梁韵飞眉心一跳,“爸,你别胡说了行不行,不要坏了玉玲的名声,吓跑想要追求她的人。”

“梁韵飞,玲玲就是我眼中的儿媳妇,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梁克定的态度和语气都透出无的坚决,他看向席佳榆,“席小姐,我想你已经看得很清楚明白了。如果你再这继续纠缠着韵飞,我只能认为你是爱慕虚荣,贪图我们梁家的荣耀富贵的女人!如果你知趣的离开,我们梁家还是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同意离开韵飞,我们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和你妈衣食无忧。”

席佳榆深吸了一口气,晶莹的眸子里是坚定的颜色:“梁叔叔,我尊重你是长辈,可是你也不能拿钱这么欺负我一个晚辈,这会让你有失大家家长风范。而我只想告诉你钱不是万能的,你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可是我席佳榆对梁韵飞的感情绝对是用钱买不到的。”

梁韵飞看着席佳榆,满意的一笑,心里暖暖的很窝心。

“爸,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主。我是不会娶玉玲的,我说了我只把好当成了清儿一样的妹妹,妹妹懂吗?就是不可能结成夫妻的那种。”梁韵飞也表达自己的态度。

“可玲玲她并不是你的妹妹!”梁克定怒瞪着他。

“在我心里就是。”梁韵飞指着自己的心口,“爸,你有见过哥哥睡妹妹的吗?你可以这样想,可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除了席佳榆,没有女人可以上我的床!她是你们承认的媳妇,不是我梁韵飞承认的,要娶她,除非你还有另外的儿子。”

宋玉玲捏着包包的手,指尖沁凉,泛着惨白,脑子里就浮起了那天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娇艳绝色的女子,一颦一笑都那么的美丽,动人心魂。

“混帐!”梁克定抄起桌上的杯子就往梁韵飞身上砸去,他也不躲闪,杯子砸在了他的额头上,杯片划伤了他的肌肤,有血水流淌出来,他没有动,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只任那血水流淌过眉毛眼睛和脸庞,来到下巴处,任那血水滴落在地面上,晕出一滩血渍。

“韵飞,你没事吧?”宋玉玲却紧张地上前想要查看他的伤势。

梁韵飞抬手阻止了她:“你别过来。”

这话让宋玉玲硬生生地把脚步顿在了原地,身体都是僵硬的,仿佛灌了水泥一般。只能看到席佳榆也在第一时间急步到了梁韵飞的面前,她扯来纸巾替他擦着脸上的血水,满眼的担心和心疼:“疼不疼?我们上医院去看看。”

“我破相了你还要我吗?”他认真的问她。

“要。”席佳榆重重的点头,晶莹在眼底聚积。

“那还哭什么?”梁韵飞对着她,才能温柔的笑意,不再那么的寒冷。

“不哭。”席佳榆摇头,把水气压了下去,“那还是要去医院。”

“好。听你的。”梁韵飞牵起她的手,旁无人,把所人都当成了空气,他们的世界根本就容不下其它的人,只有他们才是属于彼此的。

席佳榆梁韵飞牵起手就要离开,席佳榆回头,看向梁家父母:“梁叔,董姨,给我一次机会,我爱韵飞,你们也爱他,现在多我一个人对她不好吗?那些过去我没有办法改变,但我已经很努力地做好现在的我。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分开呢?难道犯错的人就不能有改过的机会吗?梁叔董姨,请你们对我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好吗?”

梁韵飞更加紧扣住她的手指,欣赏她这份态度,这份对他们感情的执着。这样的女人,他梁韵飞如何不爱,如何放得下。他只恨自己遇见她太晚,爱得太晚。不过他会用他以后的时光来好好爱她。

“你把我唯一的儿子给带走,让他这么的不听我们父母的话,还有你那些肮脏的过去,你觉得我该拿什么来宽容你,理解你?”梁克定目光锐利冰冷, 对席佳榆指责道,“你怎么不理解一下我们,梁家只剩下韵飞了,你还要毁了他吗?”

“她没有毁了我,是你们在逼我。”梁韵飞维护着席佳榆。

“梁韵飞,如果你执意和她离开,那么你走了就不要回来,我们梁家没你这样的儿子,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不和她分手,那么我就会登报与你断绝父子关系。”梁克定现在只能做同这样残忍的选择,希望梁韵飞能慎重考虑,回心转意。

席佳榆一惊,没想到梁家父母已经要把梁韵逼到这步上,让他没的选择的余地。就因为他喜欢上了她,就要承受父母施与的这样的压力。

“别有压力,人生就是这样复杂多变。我们只要用平常心去对待就好了。”梁韵飞倒不像席佳榆那样惊讶,他的表情很平淡,仿佛并不是一道艰难地的择题。

梁韵飞抬起步子,与席佳榆一起往走去,而宋玉玲已经紧张到心脏堵在了喉咙口。她不想梁韵飞跨出那一步,却还是看到他迈出了步子。

她缓慢地转头,看向了梁克定:“叔叔,别再逼韵飞了,我不要这个玉镯了。不要让韵飞离开梁家,不要不认他。韵飞和席小姐既然如此相爱,梁叔,董姨你们就成全他们吧。我也会祝福他们的。”

梁克定蹙着眉,没有回答她。她上前,直直在跪在了地上,跪在了梁克定的面前

“玉玲--”董绘珍见她卑微至此,也心疼起来这个性情至真的女子。只是他的儿子爱的人却不是她,否则会是多么美好的一对。

而席佳榆也震惊于宋玉玲会替他们求情,会选择放弃,看来,宋玉玲对梁韵飞是用情至深的。也是她无法拟的。最主要的是她得到了梁家的支持。

“玲玲,你在做什么吗?”梁克定对宋玉玲有些失望,“我就让你看看她的过去!看看你把你爱的人推向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这样做究竟值不值!”

梁克定从身后的一个牛皮纸,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叠厚厚的照片,愤怒地扔向了席佳榆,那叠照片都掉在了席佳榆的脚边,上面的全是她以前应不同上流社会的男人的要求,去出席不同场合的照片,有些因为角度的问题看起来有些暧昧,有些还像是在接吻。女主角都是她,只是她身边的男人却是不同的。这无疑会让人想入菲菲,让人对席佳榆这样的人贴上高级表子的标签。

/p-- |62469|17171161 -->

章节目录

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清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清欢并收藏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