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毅说的这番话让站在门口的董绘珍一时难以消化,她的手紧握着门把,指骨都用力突起而泛白,脸色也渐白。她的眼眸里都是难以置信的颜色,不敢相信这个男人说的话的真实性有几分。

“你胡说什么?佳佳那么好好的一个姑娘,你竟往她身上泼脏水做什么?”董绘珍蹙紧了洁白的眉心,“你马上走,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说罢,她就要随手关上门,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她断然不可能全信一个陌生男人说的话,她必然是要向自己的儿子求证一下。

罗毅一手撑在了门板上,脚下抵着门板,让董绘珍无法关上门。她的眉心皱得更紧了,觉得得眼前这个人太过无礼了。

“梁太太,我和席佳榆无怨无仇,我何必就往她身上抹黑,而不是别人。相反,我和她青梅竹马,她的一切我都很了解。以前席佳榆的家里还算富裕,父亲欠债自杀,母亲一气病倒,身体一直不好,都在看病,债务加上医药费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个时候的席佳榆才十八岁,你说从小养在温室里的她有什么能力付清这笔钱。可席佳榆长得漂亮,说她是倾城佳人也不为过。她所能依靠的只有她的美色,她也真的这么做了,从十八到二十六七,这**年里她经历多少个男人,你能算出来吗?”罗毅保持着他脸上的那抹笑容,也观察着董绘珍的脸色变化。

“若说她是高级表子,她是当之无愧!现在他勾搭上令公子,肯定是想极力隐瞒以前的事情,所以她在一个月前去了维纳斯化妆美容公司上班,为的就是洗净自己,好让你们能接受她。她的伪装只不过是想嫁入豪门当是少奶奶,以后就坐离荣华在而已。她不仅放荡还爱慕虚荣。这样的女人你们梁家也要?我还真到你们梁家变成大笑话的一天。”

董绘珍虽然心里有些动摇,但表面去保持着平静。她对罗毅下着逐客令:“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真的报警了,你别以为我是开玩笑。”

“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罗毅语气坚定。

“你说的都是真的?”董绘珍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回头一看,老公梁克定就站在她的身后。她的脸色更加白上加白。

“是,我说的绝对没有虚言。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我想调查一个人对于你们梁家来说根本不成问题。”罗毅说的也是符合事实,只是内情隐瞒了,就是席佳榆一直洁身自好,“我又何必说谎。”

“老公,佳佳的事情不能光听别人的一面之词。”董绘珍转身,走近梁克定,抓住他的手,有些紧张丈夫会听信罗毅的话,她压低了声音,“况且这个人面容不善,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我们不能被他挑拔了和儿子的关系。”

梁克定轻拍了一下她的手,上前一步,目光紧盯着罗毅的脸庞:“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你的目的?”

“我只不过不想你们像我一样被席佳榆那张虚伪而漂亮的面孔所骗了,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落到如今走投无路的地步。”罗毅勾唇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你们不用感谢我,我就是想做一回好人了。”

“既然你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那就请回吧。至于事情是真是假我们梁家自有定夺。”梁克定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罗毅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梁部长,我想我出了这点力,总要有点收获吧。”

“罗毅,谁让你在我家门放肆?对我爸妈说话无礼。”梁韵飞牵着席佳榆的手匆匆而来,他脸色很平静,只是眸底要暗上几色颜色。

相比起梁韵飞的镇定,席佳榆的心理素质就要差一些,她觉得自己心跳得好快,就要冲出了喉咙。

梁克定和董绘珍的目光扫了过来,看向了梁韵飞和席佳榆。梁韵飞迎视父亲锐利的目光,而席佳榆却有些目光闪不定。

“梁局回来的正好。”罗毅却一点也害怕梁韵飞那冰冷的目光如冰棱一样刺向他,依然还笑意相迎,“我只不过是向梁部长说出实话而已。如果不隐瞒不说才是不礼貌的行为。”

然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了梁韵飞身边的席佳榆,她轻轻地别开了目光,不看他。她感觉自己双腿有些发软,梁韵飞让她依靠着他,做她坚强的支柱。

“佳佳,你说我说的对吗?”罗毅眼角带刺,还有想而不得的怨恨,“你怎么能隐瞒你那肮脏的过去?自诩是清白姑娘。你的第一个男人可是我。我想你这么深刻的事情你不会忘了吧?”

“罗毅,你够了!”席佳榆不想再听他的污言秽语脏了大家的耳朵,“你想说什么,我们重新找个地方慢说,你不要在这里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

“罗毅,我看你的妄想症不轻了吧。”梁韵飞薄唇轻勾,眼底都是对他的嘲笑,“你不是第一个吃不到说葡萄酸的人。”

“这种事,我想梁局还是选择了自欺欺人,这样心里才会好过一些吧。同样是男人,我是理解的。可是我替你不值啊,你说你多好的条件,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何必要席佳榆这样的残花败柳。”罗毅句句都是对席佳榆的抹黑,想让席佳榆在梁家人的面前丢尽脸面。

既然他得不到美人,还要失去辛苦得来的一切,那么就不要怪拉她和自己一起下地狱。她让她不好过了,那么他也不会让她好过。那就一起难过吧。

席佳榆咬着唇,再也忍不住了,上前甩给了罗毅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巴掌可是用飞了她的力气,她的手心都被震得发麻,而打得罗毅关边脸都红肿了,唇角破皮,他仿佛一点也觉得痛一样,伸出舌尖轻抵了一下破裂的唇角。

“打得真好!”罗毅拍手鼓掌,“这是你心虚的表现吗?”

“罗毅,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了。”梁韵飞也想揍他了,可是父母都在,也不敢这么做。

不过他回来时给保安室打过招呼,让他们过来把罗毅带走。这会儿保安室的人已经过来了,两名保安上前:“这位先生,请你离开。”

“说不过我就用这一招对付人?”罗毅看着面前的保安,冷笑着。

“先生,你再不离开我们就要对你不客气了。”保安收到梁韵飞的眼色,一左一右便要上前将他扣走。

罗毅却挥开了他们,目光冷冷的看着席佳榆:“我自己有脚会走, 不用你操心。”

说罢,他便迈开了脚步,走得缓慢,和席佳榆擦肩而过,而她却别开头,不去看他。梁韵飞一手揽过席佳榆,将她拥在了怀里。那冷漠的目光已然要把罗毅冰冻。

这场闹剧以罗毅的离开而收尾。可是梁韵飞看到父母的脸色都很不好看,而且罗毅这么登门一闹,附近的邻居也有出来看热闹的。

“梁韵飞,你给我进来!”梁克定的声音里带着怒气,便转身离开。

董绘珍看着生气离开的老公,又看向梁韵飞:“飞儿,有话和你爸好好说。不要惹你爸生气。”

“妈,我知道了。”梁韵飞点头,拉着席佳榆进去。

梁克定在客厅里坐着,董绘珍上前,坐到了丈夫身边。梁克定看到梁韵飞和席佳榆一起过来,眉头一蹙,让席佳榆有些不安地抿了一下唇。只听到梁克定那疏离的语气说道:“席小姐,这是我们梁家的家事。我希望你能回避。”

“爸,佳佳是我女朋友,她不适合站在这里,那还会是谁?”梁韵飞不满意父亲这么说,还有对席佳榆的态度。

席佳榆则轻扯了一下梁韵飞的衣袖:“梁韵飞,你好好和叔叔说话,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也好,这件事情交给我来解决。”梁韵飞顺势握住了她的手,便要带她远离战场,“走,我送你回去。”

“梁韵飞,你倒是长胆子了。”梁克定见儿子一点也不给面子。

“飞儿,你怎么和你爸说话的,真是越大越没有规矩了吗?”董绘珍给儿子使着眼色,希望他不要和父亲顶撞。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席佳榆想挣脱开他的手掌,却被握得更紧,她有些急,轻声道,“你放手啊。叔叔还有事要和你谈。”

“有什么事我送了你回来再谈。”梁韵飞是说给父亲听的,“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我说真不用了。”席佳榆更是急了,这让她真是有些为难,只能威胁着他,“如果你为我好,就不要送我,和叔叔好好说话,否则以后我就不见你了。”

梁韵飞墨眸幽暗,只经挣扎,他渐渐地松开了自己握着她的手。算是同意了席佳榆的话,她一得到自由便对梁克定和董绘珍道:“叔叔,阿姨,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拜访你们。”

“佳佳,你慢走。”董绘珍对她的态度没有梁克定那么冷漠,“我让司机送你。”

“阿姨不用了。”席佳榆摆手道。

“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董绘珍自沙发内起身,然后便带她出了门,安排了司机,也是让自己的儿子能放心。

把席佳榆送走,董绘珍折回来就听到梁克定问梁韵飞:“席佳榆以前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周旋陪伴不同的男人出席饭局宴会?”

“爸,陪人吃饭而已,做个女伴,这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是吗?”梁韵飞轻描淡写着,“你这样是不是把事情看得太严肃了。她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

“她有没有做你就清楚了?”梁克定反问着他。

梁韵飞自然是相信席佳榆的:“她一直洁身自好。”

“可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真能洁身自好吗?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洁身自好了?”梁克定再一次反问他,“听到那个人说他才是席佳榆的第一个男人?既然已经破了戒,又何来的洁身自好之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容易被骗?俗话说宛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

“爸,佳佳和我在一起是清白的。”梁韵飞直接说了出来,“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那一层膜现在几百块上千就能修补,你就这么糊涂?”梁克定气愤儿子的心已经完全被席佳榆占领,“有些事情是不能感情用事的,是需要理智的。”

“爸,佳佳和老七的妻子傅向晚和四哥的妻子慕心嫣是最要好的闺蜜,你以为傅向晚和慕心嫣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这么说不仅是在侮辱佳佳,也是在侮辱傅向晚和老七,四哥和慕心嫣,还有你的儿子。我看人的眼光就那么差吗?”梁韵飞觉得父亲已经听信了别人的话,对席佳榆很有成见。

“傅向晚是医生,而慕心嫣也是心理医生,而她呢?什么不好做,偏要去做交际花?”梁克定不能接受这样的席佳榆,“我不管她有什么样的苦衷,都不能这样轻贱自己。女人特别要自爱,否则不是毁了自己,还会毁了别人,现在你们就是这样的情况。”

“爸,佳佳是个好女孩,你不能因为这样而误会她。”梁韵飞的目光闪烁,“父亡母病,她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没有靠别人,靠的是自己,她这么坚强的活着,把一个破碎的家撑起来,她有什么错?她只不过没有人帮她。如果我早一点遇到她,我就不会让她去承受那些苦难,那样她就会像一张白纸一样没有那些被你轻视的过去!”

梁韵飞说得有些激动,胸膛因为愤怒而剧烈的起伏。他的目光很幽黑,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父亲,不惧父亲那燃烧着火焰的眼睛。

“我梁家虽然没有谈家那么有谈家那么有名声地位,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我自认为没有什么门第之见,只要求女方家世清白这一点。席佳榆的身上有污点,她不能进我们梁家的门。”梁克定已经下了决定,“和她马上分手。”

“我不会和她分手,那样我就太薄情寡义,和罗毅的什么区别?”梁韵飞拒绝听从父亲的安排,“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我怎么能不责任?爸,我也把话说在这里了,我就要席佳榆做妻子。”

“除非我死!否则她休想进梁家!”梁克定从沙内站起来!

“那你也不要认我这个儿子!”梁韵就要转身离开。

“飞儿,你听你爸的话,好好想想,你不能只为了你而活,你妹妹不在了,梁家就只有你了。你得抗起这个家,你爸把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你身上了,你这样做让我们有些失望。”董绘珍叫住了儿子,“你难道要让所有人笑话我们梁家的媳妇吗?我和你爸死了也没有脸去见梁家的人,而你就是梁家的罪人!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

“可佳佳是我的全部,我也是她的全部。”梁韵飞的喉咙艰涩的上下滚动,“除了佳佳,我谁也不想要。爸,妈,你们不要逼我了。”

“混帐东西!”梁克定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烟灰缸就砸向了梁韵飞,直飞面门而来。

他身形微闪,烟灰缸硬生生的砸中了他的左肩,坚定的水晶与骨骼的碰撞,疼入了心骨,但是他都没有吭一声,只是咬紧了牙,绷紧了下巴的线条。

“老公,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你想砸死他吗?”董绘珍心疼地看着儿子,“飞儿,你没事吗?”

“这样的大逆不道的儿子,砸死算了。”梁克定也是气得胸口阵阵发痛,一手抚上了胸口,眉头紧蹙着,“要滚就滚,滚了就不要回来。”

梁克定转身,就要往楼梯而去,刚绕过沙发,他便倒下了。

“老公--”董绘珍惊诧,叫着梁韵飞,“飞儿快打120。”

梁韵飞急急上前,抱起了父亲梁克定,董绘珍也随之而去,梁韵飞自己开车将父亲送到人民医院。没想到去碰到了约好一起吃饭的谈铭韬一行人。

看到他脸色冷凝,梁克定被放到推床上,被医护人员送往了急救室。

谈希越上前:“梁叔叔怎么了?”

“是啊,你走了也不吭一声?叔叔生病了?”关奕唯也问他。

“被我气昏了。”梁韵飞眉心紧蹙,不曾松开。

“出什么事了?”彭书培也关心着。

“这会儿说不清楚。”梁韵飞挥别他们,往急救室而去。

席佳榆被梁家的司机送到自家小区门口,但她现在的状态不好,有想哭的冲动,她不想母亲担心,便又打车了去了医院。刚到了大厅就遇上出了大厅的谈铭韬他们。

“佳佳,你也来医院了?是来看梁叔叔的吗?他刚才送到了急救室去,老飞好像很担心,现在正需要你的安慰。”关奕唯的嘴最快了。

“什么?”席佳榆感觉一阵晕眩,站点没站稳,“梁叔叔他生病了?”

“你不知道?老飞没给你说?”谈希越伸手扶了她一把,看到她眼圈泛红,“你们到底怎么了?”

席佳榆简单的把事情说一下,众人都蹙了眉。

“难怪梁叔会……”谈希越也没有说完,“不过,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事情因我而起,我要去看看才能放心。”席佳榆请求道。

“席佳榆,现在已经够乱了,你去了也不帮不上忙。”他们都很明白梁克定应该是被席佳榆的事情给气昏的。

“可是我想去,不管前面是什么。”席佳榆下定决心,鼓足了勇气,“我要为我和韵飞的未来努力,不能让他一个人撑着,而我却躲在他身后。”

“那里真的不适合你,你还是回家好好休息,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告诉你。”谈希越不想她却面对难堪,毕竟现在的局面并不是好面对的。

“我要去。”她坚持。

“你若去了是想表明什么吗?”谈希越漆黑的眼眸盯着她精致的脸,“现在大家都需要冷静和平静。”

“我……没有别的意思。”她摇头,她没有想太多,她只是担心……

“如果你没有别的意思,去了又有什么用?如果你只是担心,我理解你,有什么情况我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可以放心回去了。”谈希越还是在劝席佳榆远离是非,毕竟梁克定因为她的事情而生气,她若再亲临梁克定医治的现场,不知道又会惹来什么风波,只有远离漩涡中心才是最明智的做法,在这个时候,“席佳榆,理智些,对谁都好。”

理智智些!对理智些,可是现在她拿什么来理智。

谈铭韬终于开口了:“老七,你就让她去吧。”虽然她觉得现在席佳榆是不该出现在医院,但是看到她脸上的悲伤和担心之色,她也没容易,况且她又有什么错呢?她也不想这样。

“佳佳,你这是何苦?”慕心嫣也不赞同她现在去,这样只会更加刺激病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席佳榆的泪雾就漫上了眼眶:“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不管前方是什么都只能由我自己去面对。”

谈希越已经不想多说了,毕竟该说的他都说了,就像她说的一样前面是什么都只能她自己去面对:“那我陪你去,他们多少要看我一点薄面。”

就这样,谁也没有拦住席佳榆,她感谢过大家,挺直了背脊往急诊室而去。当她赶到医院的时候梁克定已经推到了急救室里检查诊治。

只有董绘珍一人在那里等待着,神色焦急。

“梁伯母。”卫暻然匆匆上前,想要给她安抚。

董绘珍在看到谈希越时热情地迎了上前:“希越,你来了?”

“你别担心,梁叔会没事的。”谈希越安慰着她。

“医生初步诊断是心肌梗塞,差点要了他的命。”董绘珍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

“阿姨,对不起。”席佳榆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头道歉。

董绘珍这个时候民不可能站在席佳榆这一边了,她来到席佳榆的面前,扬手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你把我们梁家害得还不够吗?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题外话------

感谢的投票的亲们。

章节目录

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清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清欢并收藏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