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傅向晚刚上班就有急救病人入院。当她进入急救室后才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竟然是昨天晚上在雅碧会所见到的许婕儿--她男朋友出轨的对象,她的情敌。一时,她的眸中闪过惊讶和复杂,却也很快恢复了眼潭的平静。

此刻的许婕儿已经陷入了昏迷,甜美的面容苍白若纸,唇瓣也失去了血色,神色萎靡,与昨天的娇艳妩媚相比,她今天就憔悴了许多,像是被风霜雨雪摧残过的红花,失去了美丽的色彩。

“病人怎么了?”傅向晚的目光落在了许婕儿白皙的玉腕上,暗红的血迹把手腕染红,与雪白的肌肤相比,更加惊心夺目。

“是割腕自杀。”一旁协助的护士回答她。

自杀?

傅向晚眉心一跳,直觉觉得她自杀和乔泽轩昨天晚上对待她的冷漠态度和残忍的口吻有关。她因为乔泽轩的威吓跳楼没成功,却选择了割腕自杀而保全脸蛋和身体吗?这个女人真的有些让人不可理喻。

“先给她清洗消毒。”傅向晚冷静淡定地吩咐着,“准备工具。”

护士将推车推上来,上面全是准备好的医药工具。傅向晚用弯嘴钳夹起了药棉浸上消毒水去轻轻清洗着许婕儿的伤口,动作很轻很柔,怕碰疼她的伤口,虽然她失去了意识,虽然伤口并不深并不长。

傅向晚开始替许婕儿缝合伤口,只需要五针,她手指灵活,并非常地仔细。她洁白的额角都渗出了薄汗,护士小心地替她擦了一下汗水。

也许是在消毒水的刺激下,也许是她昏迷得不够深。傅向晚正要用纱布给许婕儿的伤口包扎时她已缓缓转醒,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适应了白亮的强光才完全睁开了眼,映入眼里的却全是清一色的白和冰冷的医用器械。

“这里是哪里?”许婕儿用手撑坐起来,手腕间的刺痛让她缩回了手,疼得眉心皱在了一起。

“市人民医院。”傅向晚的声音有些清冷,并提醒她,“许小姐,请躺好或者坐好,我要替你包扎伤口。”

“我不要。”许婕儿耍着大小姐脾气,拒绝配合。

“那么你就等你的手废掉,反正这手也不是我的。”傅向晚脸上的表情很淡,但是目光却落在她的脸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许婕儿扬起睫毛,看着傅向晚,想从她平静的脸上找出一丝可疑的恐吓,可是却怎么也看不出来。她蹙了一下细眉,咬唇道:“废掉就废掉。反正反正……”却是红了眼眶,怎么也说不出来。

傅向晚自然知道许婕儿这么伤心难过是为了乔泽轩,便奉劝道:“许小姐,你还很年轻,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何必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而轻贱生命,这不值得。”

许婕儿是她的情敌,她的死活本和她傅向晚没有关系,可是这个女子看起来又太可怜了,爱上了乔泽轩,注定是要受伤的。她再怎么不喜欢她,也不该漠视生命,她是医生,做不到无视。

“你……”许婕儿听着这一袭话,美眸大睁,“你什么意思?”

许婕儿疑惑着傅向晚怎么会知道她割腕自杀是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我的意思就是珍爱自己的生命。”傅向晚把刚才的话总结成了一句话。

“这命我也不想要了。”许婕儿的水眸一动,眼泪就滚落出来,沿着美好的脸庞滑落,凄美怜人。

傅向晚头疼地看着脆弱落泪的许婕儿,只好转身对护士道:“让家属来一下。”

“医生,我的家属是乔泽轩,你能帮我给他打电话吗?”许婕儿泪眼汪汪地报出乔泽轩的名字。

她不过是想再赌一次,把乔泽轩留在身边。只不过这样极端的方式在旁人看来是多么的傻气,可是于她,却是破釜沉舟的真情付出。

傅向晚笑了笑,很是好看:“许小姐,真的要打吗?”

这一句也是她在给许婕儿一次机会,不想她一会儿太难堪,可是她自然是理会不到傅向晚的好意。

“当然要打,不是你说要找家属来吗?只要我家属来了我就乖乖配合你,否则我就任这血流光算了。”许婕儿这会却傲娇了起来,眼底都浮起了晶莹希望之光,“快点打。如果他来了,我一定会让他重金谢你救了他的女朋友。”

“这就不需要了,只要许小姐把诊费和药费付了就行了。”傅向晚转身,正要开口让护士去打电话时才反应了过来,侧眸问她,“他的女朋友?”

“就是我。”许婕儿伸手指了指自己,很是得意。

“听说乔泽轩的女朋友长得难看,所以他们从来没有一起出席过宴会。哪有许小姐这么漂亮,人见人爱。”傅向晚说着昨天晚上从许婕儿嘴里说出的话,也在暗自观察着她的反应。

这赞美的话自然是受用的,也让许婕儿忽略了这话原本是从她的嘴里说出去的。她还大方的接受着傅向晚的赞美,并将自己的美丽引以为豪:“泽轩可是乔氏集团的少东,他的女朋友怎么能太差?你听到的那是传言。”

说到这里,许婕儿在心里更加的认定乔泽轩那见不得光的女朋友是丑女。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喜欢漂亮的身材好的女人,带出去倍儿有面子,而且她在床上的功夫也非常好,能很好的满足乔泽轩,就凭这两点她都认为自己才应该成为乔泽轩的女朋友,加上她的家世并不差,更是锦上添花,她就不相信乔泽轩不会心动。只要她加油努力,一定能如愿的。

“而且乔泽轩是被逼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傅向晚笑意盈眸,继续道。

“谁说他是被逼的,胡说,他是因为爱我,爱我懂吗?”许婕儿脸色一变,并提高音量证明。

“嗯,我懂。”傅向晚明了的点头,并告之身边的护士,“小李,给许小姐的家属打电话。”

“是,傅医生。”小李便去打电话了。

“我还没说电话号码呢?她这就去打了?”许婕儿看着护士出去的背景念叨着。

“许小姐只需要安静地等待便可以了。”傅向晚安抚着她。

没两分钟护士就折回来了,有些担忧地看了一下许婕儿,生怕她听到消息后发怒,但在傅向晚的眼神示意下还是鼓起勇气道:“乔先生说他不会来,许小姐的死活与他无关。”

许婕儿的美丽的脸庞黯然受伤,摇头否定,情绪很是激动:“不,他不可能这么说!不可能!你们若不不把他叫来,我就死在这医院里。”

“许小姐,别激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剪刀已经被她抵在了喉间,面目有些狰狞:“我若是死在这里,你们也脱不了关系!”

------题外话------

请大家多多收藏留言,送礼物哈,爱你们。不出意外每天早上8点更新。请8点左右来看,若没看到更新,请刷新一次。

章节目录

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清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清欢并收藏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