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碧会所,灯光时明时暗,随处可见相拥在一起的陌生男女,他们的灵魂在寂寞里开出了花朵,为这里增添了一丝妩媚的柔情,也透出糜丽的气息。

包厢里喧嚣不断,浅饮了些许红酒的傅向晚觉得里面的空气太闷了,头脑有些昏沉,胸口憋得慌,便走出包间找个安静想透一口气。

她白皙的精致的脸庞被走廊顶明线的光线切割迷离,更有一番妖娆风情,可黑白分明的墨眸却透出超脱世俗的清澈。

“嘘--”刚好从包厢的走廊走过的一群男人对着傅向晚吹起了惊艳的口哨。

“美女,一起喝一杯,怎样?”更甚者则出言调戏。

傅向晚没有理会这些人,静静地转身便走开,往会所的休息区而去,这个时候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倒能感受一份安静。

她索性踩着楼梯,往二楼的尽头而去,那里有一个弧形露台。露台前的华丽流苏窗帘半垂而下,微风拂面,清爽无比。她伸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掀起落下半边的窗帘,一抬眸,就看到洁白的罗马柱后是乔泽轩高大的身影,一身银色的西装俊朗无比,在这夜色与月光下更显伟岸。

乔泽轩,乔氏集团少东,高大英俊,年轻有为,是众人女人追逐的对象,却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因为他是公众人物,所以他们的恋情处理得很低调。

傅向晚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乔泽轩,若不是领导请客这里娱乐一下。

“泽……”正要呼唤乔泽轩的傅向晚把后面的那个“轩”字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浓密而纤长的羽睫微颤了一下。

因为她看到一个女子从乔泽轩高大的身影后露出了半个侧脸,甜美可人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扬起的红唇带起了幸福的弧度,更显得那双水汪的眸子勾人万分。

“泽轩……你知道吗?是你教会了我爱情,也是你填满了我这二十二年空虚的生命,和你在一起我才知道什么叫幸福。泽轩,我爱你,我想和你永远不分开,开心一辈子好吗?”女子伸出雪白的藕臂缠上乔泽轩的颈子,微仰着小脸,红唇如绽放的红玫瑰般诱惑。

“一辈子?”乔泽轩冷峻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却没有任何的暖意,“许婕儿,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不在乎,就算你结了婚,我也不在乎,因为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泽轩,我会比她让你更性福的。”说罢,许婕儿涂着鲜红指甲的纤指已经落在了乔泽轩深蓝色的领带上,指尖滑过他结实的胸膛,一直往下,来到男人紧实的腰间,小手已经灵活地伸入。

许婕儿的小手是那样的灵巧,技术丰富,乔泽轩的呼吸微微有些紊乱,却是深吸一口气,盯着她妖娆的脸,眼底墨黑一片。

“泽轩,那天晚上你的表现真的太棒了。让我很是怀念。”她赞赏的语气里带着暗示,见乔泽轩的反应并不强烈,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只想让他为她疯狂。

乔泽轩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然后带着她一个旋身,便将女人抵在了露台边,困在他的身体之间,目光有些居高临下,大掌在她身上无情的游动:“怀念我这样对你是吗?”

“是,可这还远远不够。”许婕儿的水眸浮起动情的光芒,软舌扫过芬芳的红唇,“我还想你把我压在身下,狠狠地要我,然后我们一起达到巅峰……呵呵……”

“许婕儿,你真够骚的!”乔泽轩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言语间都带着讽刺。

“在你面前我可以骚的没有底线,只要你高兴,泽轩,你看我是这么地爱你,你怎么舍得我呢?”许婕儿微勾着媚眼扫过乔泽轩的迷人的俊脸,“那今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再快乐一次?”

“想快乐,找别人去。”乔泽轩的剑眉微挑,眸底却一片冷然。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她弄皱的衣裤,就在离开。

“泽轩,我只要你!”许婕儿从后面紧紧地抱着他,带着乞求的哭腔,“和她分手吧,和我在一起吧。”

“不可能!”乔泽轩斩钉截铁地拒绝,也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开她。

“为什么不?”许婕儿的泪水已经浸湿眼角,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怜人,“如果你爱她的话怎么会和我上床?她根本不能满足,而且一定长得难看,所以你们从来没有一起出席过宴会,你和她在一起是被逼的,是不是?泽轩,你若不想当这个坏人,那么由我来做,只要我们能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傅向晚静静地听他们的对话,已经是满脸羞红,有人怎么可以不知廉耻到这种地步,在公共场合做起最私密的事情?

“我乔泽轩不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逼我!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乔泽轩的脸更是冷上了一分,警告她,“不要去招惹她,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让你不好受!”

“泽轩,你真这么舍得我吗?”许婕儿不敢想乔泽轩对她这么的冷酷,那些热情如火的纠缠都还未从她的肌肤上冷却。

“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而已,我有什么舍不得的。”乔泽轩微微回头,眉锋的冷锐和言语的侮辱深深刺痛了许婕儿,“你好自为之。”

乔泽轩无视许婕儿的哭泣与难过,迈开修长的双腿离开。

“乔泽轩,你站住!你若是走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你信不信?”许婕儿因为刺痛而受伤,咬唇威胁道,可见她是爱惨了这个男人,爱到可以不要命了。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也死不了,我建议你找个更高的楼跳,那样才能一命呜呼,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免得摔花了你漂亮的脸蛋还要去整容,缺胳膊少腿儿的也难再找下一个男人滋润你了。”乔泽轩根本一点也不受她的威胁,反而这一番说辞吓得许婕儿直咽口水,一边摸着自己的那张美丽的脸。

“乔泽轩--” 许婕儿的泪水溢满小脸,身体摇晃了两下,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乔泽轩没有再多言,头也不回地离开。

听到这里傅向晚毅然地转身离开,怕被乔泽轩发现。她急步而去,脚步却微微凌乱不稳,心上泛起了涩涩的疼痛,极细,极尖锐。乔泽轩并不是花心的男人,这么多年未见过任何绯闻。刚才的一切若不是她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根本不会知道乔泽轩会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做出这么不堪的事情。

这三年都是带着让她无法看穿的面目和她在交往吗?这个男人,她终究没有看透她分毫。今天她无意中看到的是乔泽轩骨子里的冷漠与残忍,终有一天他也会这样对她吗?一想到这些,她的背脊就窜上一阵冰冷的凉意。

傅向晚隐忍着心底的钝痛感,一口气急奔出了雅碧会所。低头的她与迎面而来的人相撞了一下,只见一丝属于金属的冰冷光芒闪耀,有什么东西从她雪白的项子间掉落,正好落在男人骨节分明的掌心,那条铂金项链,折射着阳光的金芒,炫目耀眼。

傅向晚因为有心事,而且走得很急,所以没有在意有人在叫她,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门外。

这个男人眉目精致英气,湛黑的墨眸里透出无形的清明锐利,好看得不似真人,身姿俊挺的他身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贴合着他完美的身线,走廊顶上金色的光芒逆光打在他的身上,流光璀璨,那与生俱来的不凡气度,优雅如中世纪宫廷里的倨傲矜贵王子,自然也是众人侧目的焦点。

“老七,捡到金子了?”一道醇厚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后一步进来的关奕唯将手掌搭在他的肩上。轮廓清俊的脸上荡漾着浅笑,别样的养眼。

“还真是金子。”谈希越挑眉一笑,摊开掌心,项链静静地躺在他宽厚的掌心。

“挺漂亮的。”关奕唯拿过项链,项坠是一个雕琢精致的球型,上面镶着华美剔透的小钻。项坠可以打开,里面是一对男女相拥的照片,“老七,这男的人是乔泽轩……女是就是刚出去的那位小姐。看这情况,难道她就是乔泽轩传说中的女朋友。挺漂亮的。”

谈希越表情浅淡,径自往会所里走去,并不关心:“还是vipking9包厢。”

关奕唯紧跟着谈希越的脚步,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和乔氏集团不是有合作要谈吗?这个项链你就顺便拿去给乔泽轩当作见面礼好了。”他将项链放回到了他的掌心,“这个项链可是贴身之物,你若是这样拿给乔泽轩,我保证他的脸色一定五彩缤纷,特好看。”

而谈越希淡淡一笑,握起手掌自然闲适地揣入裤袋里,目光却掠过落地窗外的某处。

关奕唯顺着谈希越的目光看向玻璃墙外,傅向晚纤细高挑的柔美身影一掠而过,扎成马尾的长发俏皮而清纯,仿佛他们记忆里那个温婉美丽的影子。

------题外话------

*求包养,求收藏,求留言,求鲜花钻石…绝对宠爱,绝对缠绵,激情似火,欲罢不能。亲们的支持是我写文最大的动力,爱你们。

章节目录

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清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清欢并收藏诱婚缠绵,疼上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