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姜几许的心就像过山车一样,时高时低,直到低到了低谷里。她想到了那晚走进她梦里的小男孩,孩子有着这个世界最纯粹无暇的眼睛,他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满眼好奇,然后朝她伸出了手……

可惜她最后也没能抱一抱他。

姜几许再次来附近的这家甜品店,这一次她没有要酸梅汁,她要了一杯奶昔,甜得发腻,但她舌尖依旧泛起淡淡的苦涩。

她手里一直攥着一只手机,她一共拨出快十次电话了,每次都在快接通的时候拧断。

她在怕什么?

她是个胆小鬼,竟然不敢面对狼狈又可笑的检查结果……姜几许揉了下额头,她想自己需要再做几次检查,如果是个乌龙呢?如果是误诊呢?

小小的猜测像是星点般的火光在她空白脑袋里闪过,轻微的、不确切的,隐隐约约的,却给了她巨大的希冀。

姜几许在这家甜品店坐了很久,午后的甜品店很安静。她可以安安静静地在这小小的空间放空自己,直至傍晚的余晖浅浅地笼罩着她,她手放在奶黄色的桌面上,看着阳光在她发麻的指尖渐渐溜走,最后消失不见。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六点钟,她与季东霆还有个约会,大概是庆祝他和她相识六个月纪念日吧。那个男人倨傲淡漠的外表下,有一颗浪漫而纯粹的心。

姜几许站起来,正要离去,她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屏幕显示的号码,是沈珩。

姜几许犹豫一下,还是接听了。

“有事吗?”

“小许,姜伯父晚上在a市医院做手术,你想见他一面吗?”

“……”

***

中国有句话,“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沈珩玉立在落地窗,他的前面就是s市的圣大大厦楼,此时大厦楼下已经停着好几辆车,里面都是空运而来的玫瑰花。

很浪漫啊……

似乎一个人只有在最微妙的时刻,才会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就算之前他曾有过一样的设想:姜几许会嫁给别人。但是没有这一刻更让他清醒明白过来。

沈珩冷眼看着这一切,嘴角笑容嘲讽。他自私,狭隘,善妒,他的世界没有一种幸福,是姜几许在其他男人得到幸福。

头顶残阳如血,沈珩拨打了姜几许的电话,他说:“我刚刚得到a市朋友的消息,你父亲正在那边做手术,姜伯父并不想让你知道,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

季东霆换了dean送来的新礼服,经典英式燕尾服款。如此正式的礼服他只在母亲再婚的婚礼上穿过,母亲挽着他的手从红毯一端走到继父blake面前。

黑色长裤、白色衬衫、同色背心、外加胸中和领巾……季东霆穿戴整齐,镜子的男人早已经英挺斯文得不像话。他扯了下白色领巾,心情有点澎湃,然后他从袋子里摸出准备好的这枚“火焰”钻戒。

从此不再一个人,他和姜几许这辈子都要纠缠在一起了。她会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她的一切都与他息息相关。

多么奇妙的缘分,当初在机场的第一面,他怎么会想到那个女人将是他今天求婚的女主角。

季东霆给远在伦敦的母亲打了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他说:“妈妈,我等会就跟许许求婚。”

“真的么,太棒了!”季母略兴奋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传过来,随后她有点低落起来,“这个时候每个妈妈都是开心又难过,我开心我的kingsley终于找到了自己幸福;难过的是妈妈不再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了。”

“对不起,妈妈。”季东霆温柔道歉说。

“你这个老实的家伙,居然不骗骗我。”季母撒娇道。

季东霆笑了:“你在我去世的父亲,和blake心里都是最重要的女人。”季东霆说完,顿了顿,继续说:“而且我可以保证,许许会是一个很好的媳妇,她会陪你喝茶和逛街。”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季母感慨了两句,随后问,“今晚的求婚会浪漫吗?”

季东霆认真想了想:“应该是浪漫吧。”

“kingsley,一定要记录下来。”季母强烈建议说,“让dean把整个过程录像下来好不好,我很想看。”

“其实……好吧,我会考虑你的建议。”季东霆觉得把过程记录下来也不错,以后说不准还给以后的儿子做个表率作用。多年后可以拿这卷录像告诉他:“瞧,你爸爸以前是这样追上你妈妈的。”

季东霆抿了抿唇,还没有求婚他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曾经,他对幸福的理解是不闹心的,成功的,隐秘的;此时他觉得幸福是喜悦的、投入的、满足的,以及充满着前所未有的期盼。

dean准备了最好的录像机,他对季东霆说:“季先生,可以把你求婚视频的版权送给我吗?”

“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季东霆坐在去圣大大厦的车上,考虑了一下,“如果你不做商业用途,我可以考虑一下。”

dean从副驾驶转过头:“放心。”

季东霆勾勾唇,已经微笑地表示允许了

***

s市距离a市将近七八百公里,临时买不到机票和车票,姜几许只能坐沈珩的车。她心里想着父亲的事,就差点忘了晚上跟季东霆的约会,直到沈珩的车过了s市收费站,她拿起手机拨打季东霆的电话。

“打给谁?”沈珩问她。

姜几许望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大片桑树田,说:“季东霆。”

沈珩沉默下来。

电话无人接听,而她手机即将没电。

姜几许心乱如麻,仿佛里面爬满了蚂蚁。就在这时,安美来电了。姜几许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安美,有事吗?”

“是这样子的,下午送了一套礼服到采购部……姜经理,好像季先生送来的。”安美在手机里说着。

手机嘀嘀响了两声,提醒着电量少于百分之十。姜几许头疼地靠在车背上,对安美说:“安美,你可以帮我联系季东霆吗?你告诉他,我有事不能去了,他现在应该在圣大大厦的六十六楼……”

话音未落,手机骤然关机。

姜几许烦躁握着手机,沈珩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那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姜几许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没什么事。”

那个男人最讨厌别人放他鸽子吧……姜几许在心里说了一句“对不起”,但是她必须赶到a市。

“你怎么找到我父亲的?”她问沈珩。

沈珩踩着油门加速,流畅地换了车道说:“我很早就跟你父亲有联系,但他身体一直不好,就住在a市的疗养院里,我与他见过几次面。还记得上次我们野外露营么,我之所以突然离去就是因为你父亲的哮喘病发作了。”

姜几许不可思议地看着沈珩:“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如果真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以姜伯父好面子的性格,我不告诉你的理由不需要多说了吧。”沈珩遗憾地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刚刚疗养院人电话打给我,说伯父可能有危险,我可能还不会告诉你。”

姜几许沉默不语,顿了顿说:“沈珩,不管如何,谢谢你。想不到你还帮我们家。”

“不用,如果这事发生在我父亲身上,我想你也是会伸手相助的,对吧。”沈珩打了一个比方。

姜几许扯扯嘴巴,一声不吭。

***

季东霆一脸沉寂地坐在欧式的餐桌椅上,双手合十抵在下巴处,巨大的大钟敲起来,已经六点钟了。

时间在等待中过得很慢,同样很消磨人的耐心。

dean是今晚的见证人兼摄影师,他拍了五光十色灯火、娇艳可爱鲜花,以及孤零零的男主角。随时调整角度和灯光等女主角过来。

突然,季东霆转过头,冰冷冷开口:“不用拍了。”

dean连忙关了录像机,对季东霆说:“可能有事耽搁了。”

“手机还关机吗?”季东霆问dean。

dean点点头。

季东霆想起姜几许的性格,典型的逃避人格,她是发现自己要跟她求婚,在装死吗?季东霆心里烧着一团火,但他还是对dean说:“去把她给我找来。”

dean说:“这个不好吧,季先生,求婚是没办法勉强的,可能姜小姐有她自己的考虑。”

季东霆扫了dean一眼,dean乖乖退出了季东霆的视线。顿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季东霆一个人。男人拉了拉身上的礼服站了起来,按了墙上了棕色按钮,四面的窗帘忽然全部自动打开,视线外面是夜幕降临的城市,正五光十色、璀璨迷人。

季东霆立在玻璃窗前,自问自己是紧张不安了吧。只有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才会因为女主角迟到了患得患失。

他视线外面,是南越正在建设的项目,此时高高的建筑楼上闪速着漂亮的霓虹灯,是dean找人制作的“kingsley&xuxu”

季东霆骄睨着对面建筑高高挂起的英文字母,心情说不出什么感觉。他只觉得这些星星点点的灯火好像照耀到他心里去。他心里一片灯火通明,让他清楚明白地看到自己的心。

他那颗骄傲自负的心早已经丢在了这场上帝安排的爱情里,取而代之他变成一个敏感的、患得患失,同时无比害怕伤害的懦弱男人。

突然,门开了。

季东霆猛地转过身,过了会,看清楚来,他心底升起满满的失望。他看向站在门口的女孩,她是姜几许的助理吧。

“季先生。”安美手里捧着装着礼服的盒子,有点局促地开口说,“姜经理给我打了电话,说她有事来不了,她让我找到你,过来告诉你一声。”

季东霆垂落眸子,冷漠又彬彬有礼地说了一句:“谢谢。”

安美把礼服放置一旁:“我把礼服先送回来了。”

“谢谢。”季东霆转过身,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

“季先生,我觉得姜经理失约是有要紧事……”安美试着给姜几许解释两句,但解释得有点苍白无力。

“我知道。”季东霆直接赶人了,“再见。”

安美:“……再见。”

夜色沉沉,男人身穿黑色夜礼服的背影似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这个晚上,季东霆一直没有离圣大大厦,直到凌晨五点,他收到了一张照片。

一个a市号码发给他的,照片里姜几许正靠在她初恋情人的肩膀上睡觉,她身上盖着一件米色的男人风衣。

他曾经给沈珩发过一模一样的照片,现在沈珩原原本本地还给了他。

季东霆想笑,一场爱情,一败涂地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怕的是挫伤了自尊和骄傲。季东双手紧握,手背青筋暴露。下一秒,他将手机摔在了落地玻璃窗上,强大的冲力下,手机屏幕立马四分五裂。

一起跟着消失不见的,还有手机里面的一个未解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双更~~~等会就把下一章贴上来~~放一章好像多了点,就分成两章~~

为了让虐快点结束~大珠一直给努力~~大珠的心,你们看到了吗???

不然大珠要变成蜗牛~~蜗牛~~~~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