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东霆以前不是没有对抗过情敌,他的前女友们在跟他交往之前基本上都有过恋爱,所以中间不缺盛气凌人找上门的前男友,他们似乎都有一个相同特点――外强中干。

季东霆一直很喜欢中国一句叫“好聚好散”的话。尤其是男人对女人的态度,喜欢就好好珍惜。结果自己不珍惜,等失去又开始惺惺作态,怎么都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行为。

当然他是男人,他虽然未曾有过一些狼狈情绪,但也理解男人自尊心被打击后的不甘心。关于沈珩的行为,让一个志得意满的男人承认他其实只是个loser,似乎是有点难。

今晚区委书记的饭局安排在s市的“皇城香”,地如其名,外面和里面都整得金碧辉煌。季东霆不喜欢这样的建筑风格,金光闪闪令人生恶。他找了一处还算幽静的休息处,风度翩翩地坐了下来。

沈珩在季东霆对面坐下来,一样的优雅从容,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位老友在相聚。

休息处旁边有个小型的音乐喷泉,此时五光十色的水珠儿随着莫扎特的音乐时高时低,时起时落,波光晶莹璀璨,富有节奏感。

季东霆背靠舒适的皮艺椅,并不主动开口,因为他觉得掉份儿。

沈珩看了季东霆一眼,倒是先开口了:“不知道季先生对政府的招商引资有兴趣么?”

“沈公子不是找我谈生意的吧。”季东霆直白道。

“哈哈。”沈珩笑了,“其实我跟季先生也算因为故人相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季东霆平静地看了一眼沈珩,等他下文。

沈珩兀自唇角带笑,细长的眉目清隽似水,他问季东霆:“不知道季先生喜欢小许什么呢?”

“什么?”季东霆微微抿了抿唇,蹙起了眉头,一时间没有说话。两个男人眉眼都属于细长类型,但季东霆的眼窝要更深刻一点。蹙眉的时候眼睛显得格外深邃,如果心情愉快展眉时,微微上翘的狭长眼眸又有一种古代美男子的风流倜傥的即视感。

“既然沈公子想知道,我也原因简单分享一下。”季东霆靠着椅背,压了压自己的情绪,随口一说都是一大堆:“刚开始喜欢上还是有理由。首先许许她很漂亮善良独立,工作上她态度谦逊有礼,不毛躁,永远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做事说话首先站在对方角度,如果出问题首先反省自己,有功劳立马想到团队合作,从不怨天尤人,脚踏实地勤勤恳恳;生活上,她乐观积极,温婉懂事,不管生活如何不如意,还有一颗未泯的童心和浪漫的少女心,以及对爱人永远忠诚,并呵护有加……”

沈珩眼底的笑意慢慢消散,不过依旧保持良好的风度:“季先生说到我心里了。”

“哦,可惜我现在并不知道喜欢那个女人什么。”季东霆俨然情圣模样,“沈公子可能不理解:爱一个人,首先爱她这个人,其次才是她身上的优点。”

“我果然理解得没有季先生深刻。”沈珩摊摊手,“但不管如何,漂亮女人在男人眼里都是特别的。”

“呵呵。”季东霆凉凉地笑了一下,抿了一口清茶,口感甘冽苦涩,但他仿佛吃了蜜一样,嘴角扯出一丝甜蜜又缠绵的味道,“这个我同意,那个女人连带品味都很特别……之前还说什么我全身上下最喜欢我耳边的痣,呵呵,真让人无奈。”

季东霆说完,低低笑了一下,又抿了一口清茶。

“哈哈。”坐在对面的沈珩忽然笑了:“原来小许那么多年品味一直没变啊。”

垂死挣扎么?季东霆沉心静气地喝着茶,不发表任何意见。

沈珩沉默了几秒,主动说:“既然小许已经跟季先生在一起了,我也不想你们之前存在没必要的误会,我和她是高中开始在一起,后来因为家里原因分手,就在前不久,我们决定做回普通朋友。”

好一个越描越黑!季东霆对沈珩话里的“朋友”论不以为然,抬起狭长的眼眸看沈珩,直接挑衅说:“也对,姜几许那个女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拒绝人,即使不喜欢也耐不住一些人磨来磨去,心软耳根子也软。”

沈珩愣了下,脸上也没有什么好表情了,“是吗?不过我眼里的小许可不是这样子,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比谁都倔强,而且她很念旧情。”

“沈先生很有信心啊。”季东霆直接嘲讽说。

沈珩左手搭在茶几桌上,感慨了一句:“初恋即使不是最深,也是最真的,不是么?”

季东霆朗笑出声,他双手合十,用不可思议地语气开口道:“沈公子是个有趣人啊,居然将过家家的感情当成初恋。

沈珩嗤笑一声,低垂下来的睫毛无意颤了颤。

季东霆还在笑,体内仿佛有发泄不完的愉悦和畅快。良久,他无奈叹了一口气:“如果牵个小手就算初恋的话,许许的初恋也不是沈公子,说不准是她幼稚园的男同学呢。”

沈珩呵呵笑了一声:“季先生,你也是个有趣人,我只知道女人会自欺欺人,没想到季先生也精于此道。”

“哦,是么?”季东霆摊手,“可惜我并不怎么认为,如果你觉得我过于自信,那是因为我有足够的底气。而我的底气来源于我和许许的感情,至于我们的感情有多好,这里我没有必要与你陈述,不过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告诉你,不管你跟她以前是什么关系,你跟她现在和以后都不会有任何关系。”

“季先生是个爽快人。”沈珩看向窗外璀璨的灯火说,“有没有兴趣听听我与小许的故事。”

季东霆发出一声轻哼,表示不屑。

沈珩收了收脸上的神色,简简单单说了一段往日恋情。相同的一段爱恋,它在男人和女人记忆里可能有全然不同的样子。如果往事对姜几许来说,是青涩、甜蜜、痛苦……对沈珩来说,更多是遗憾。

“……那一天几许约我见面,我知道她在公园等了我一个晚上,不过我一直没有出现。”沈珩眨眨眼,“我很遗憾,无比后悔那晚的决定。”

季东霆懒懒地靠着椅背,一声不吭地沉默着。他虽然不生气,眸光已经变得冷冽无比。

沈珩望着季东霆,继续说:“最近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弥补当初的遗憾。”

季东霆薄唇似笑非笑,视线在沈珩脸上一转:“沈公子,恕我直言,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

沈珩:“中国有个词叫破镜重圆,季先生应该也听说过。”

“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季东霆直接打算沈珩的话,“我做投资有些年了,像你这种人我真见多了,就像一个投资失败的商人,对着k线图悔之不及,看它走势那么好,后悔当初怎么不买进呢。你现在冠冕堂皇要跟我说弥补许许,但当时你怎么对待她……你就像对一只垃圾股一样将她丢掉!”

沈珩冷冷看着季东霆。

季东霆面色更冷:“同样的股票,它可以令投资者倾家荡产,也可以令它飞黄腾达,关键是谁持有它,这样的浅白的道理,想必沈公子是明白的。”

沈珩面色沉沉:“你以为我把许许当成一只股票了?”

季东霆不说话。

沈珩眨眨眼,突然说出一句话:“其实我很奇怪,为什么小许会跟你说她最爱你耳边的痣,同样的话,她十八岁就对我说了。”

“无稽之谈。”季东霆气咻咻地拉了下衣服,站起来就要离去。

沈珩跟着站起来,脸上的神色就像十八岁的少年一样可恶又无赖:“其实季先生不觉得咱们长得还挺像的么?”

“呵呵。”季东霆笑起来,好像沈珩说了一个多大的笑话

“呵呵。”沈珩也笑,然后招呼服务员过来:“结账。”

服务员走了过来,对沈珩说:“刚刚一位先生已经结了。”服务员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人,是季东霆的助理。

“那么多谢季先生了。”沈珩面如春风地望着季东霆,临走前又加了一句,“在你心中小许可能薄情寡义了点,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个长情的女人。”

季东霆撇过头,看都懒得看沈珩一眼。

沈珩扯扯嘴角,走了。

沈珩离去,dean立马走了过来,他在季东霆的对面坐下来,仔细观察着季东霆的神色:不像是开心,也不像是不开心,但眼底有一抹郁结之色。

难道是输了?不应该啊!dean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骄傲过头的男人。怎么会输掉呢?难道沈珩放了什么暗招不成?

平静过后,季东霆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仿佛从肺腑里发出来,一道道传入dean的耳里,听到dean寒毛直立。

难道赢了?到底是喜极而泣,还是悲极喜来啊?dean揣摩了一会季东霆的情绪。随后他整个人往后躲去。

因为原本哈哈大笑的季先生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就摔在了地上。

顿时,琉璃茶壶四分五裂,茶水四溅。

这这这……dean彻底震惊了。这是一个面对华尔街各种走势处变不惊、参加过极限挑战,有着最过硬心理素质男人该有的表现么?

这根本就是一个焦躁症病患啊!

大概是五秒后,季东霆从失控状态走出来,眼尾轻轻扫了dean一眼,下巴倨傲抬起来,平静地开口:“dean,你去把茶壶的钱赔了,我们回去。”

dean心里沉甸甸地赔了茶壶钱,走出“皇城香”。车停在大门左侧的停车位,季东霆要自己开车,他真诚地拒绝了:“季先生,你现在这样子不适合开车。”

季东霆淡淡说:“我并没有喝酒。”

“但你正在生气,如果你像对待茶壶一样对待油门,你觉得后果会如何。”dean直言不讳。

“dean,刚刚只是个误会。”季东霆立在外面吸进去一口冷冽的口气,过了会,他妥协说,“好吧,我听你的。”

dean如释负重地点头:“季先生,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

季东霆呵呵了一声:“没有不开心。”

故作潇洒!dean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发动引擎,然后又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季东霆,开口说:“我们去哪儿?”

季东霆冷着脸不说话。

dean补充了一句:“是回姜经理的家吗?”

季东霆脸上的表情微微凝滞了下,轻轻“嗯”了一声,随后面无表情地靠着车座。

dean故意将车开得很慢,他觉得自己不能把这样子的季先生送到姜经理那里,送去做什么,把姜经理的家都砸一遍么?

季东霆嫌弃dean把车开得太慢,直接探过身子按了两下车喇叭。dean看了季东霆一眼:“季先生,有话好说。”

季东霆:“开快点。”

“好的。”dean答应下来,踩着油门提速了。

这一路,季东霆都是一声不吭,直至车停在姜几许的公寓楼下。他按下车窗,看向里面的公寓楼的楼道口,对dean说:“问你一个问题。”

dean不想惹麻烦啊,他说:“季先生,我没有谈过恋爱啊,你别问我感情问题。”

“不是什么感情问题。”季东霆声音沉沉如同冷水倾泻,顿了顿他问,“你觉得沈珩跟我长得像吗?”

“啊?”这是什么问题?

dean恍然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跟着蛛丝马迹抽丝剥茧得到了一个猜想。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季东霆:“表叔叔,你的意思是表姑夫曾经做了对不起姑姑的事?”

“什么?”季东霆扯笑一声,“怎么可能。”

“那就好。”dean依旧不明白情况,但他还是按照季东霆的话仔细对比了两个人,过了会他眨了眨眼睛说,“还真有点像,不过沈先生长得没有你好,季先生你一定要自信,不能妄自菲薄,知道么?”

“啪――”

车门关上,季东霆已经下了车,走上了楼道口。

dean收回视线,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拨打了姜经理的电话,很遗憾,长达一分多钟后,甜美的语言小姐告诉他:对方正忙,无法接听电话。

姜几许的确在忙,她正在卫生间洗季东霆的袜子,上次男人自己洗了一双后,就把这些一线牌子袜子当成了一次性来穿,一天穿完之后眼睛不眨一下就丢了垃圾桶。

姜几许一共洗了三双袜子,她把它们晾到阳台上时,发现季东霆的车已经停在了楼下。她笑眯眯地回到房屋来到门后,她手里握着门把,心里默默数了十下:“十,九,八,七……三二一”

“吱呀”一声,她开了门,果然在门外看到了季东霆。她愉快地抱上了季东霆:“kingsley,刚刚我掐指一算,你果然回来了。”

“放手。”季东霆冷着声音说。

姜几许一下子察觉到了不对劲,“嗖”地放了下手,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水漉漉地看着季东霆。

季东霆黑着脸走到沙发坐下,俨然有一种让姜几许跪搓衣板的即视感。

“怎么了?”姜几许立在季东霆跟前,小声问道。季东霆这样的架势,她没有错都觉得自己错了。

“没事。”季东霆看着姜几许,视线从女人的眉毛到眼睛,到鼻子,最后到女人这张会骗人的嘴巴上。

姜几许也接受不了季东霆这种一惊一乍,嘟囔了一句:“有病!”

“呵呵。”季东霆笑了下,招手让姜几许过去。

姜几许心里狐疑,还是走过去。她猜测到季东霆可能心情不好,委委屈屈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好端端干嘛拿我出气啊,如果以后你再这样子,我也会生气的。”

“嗯。”季东霆点了下头。

姜几许双手软绵绵地挂在季东霆脖子,细声细语问:“好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季东霆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姜几许,冷不丁问道,“许许,我问你,你最喜欢我哪儿?”

姜几许:“……好端端问这个做什么?”

季东霆:“你回答我。”

“不是都说过了嘛!”姜几许眨巴眨巴眼睛,其实喜欢一个人哪分什么地方,不管眼睛鼻子嘴巴都喜欢啊。但她还是有原则地指向季东霆左耳。

“喏,就这个……”

作者有话要说:许许,我给你点一根蜡烛~~~阿门!

大家都点一根蜡烛~~如果围成地球一圈了~奇迹就产生了。。。奇迹就是,季先生突然失忆了~

最后感谢这两天投雷的亲~~谢谢你们的鼎力支持~

zg070329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213:29:14

晓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14:53:07

佳纯白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17:44:06

阿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19:35:20

蛇六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20:30:19

yaoya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20:37:38

莫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20:39:07

培根肉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220:50:54

joanne2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21:05:36

抱住土豪不松手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221:20:00

yydzt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221:28:02

johnson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310:42:07

夏烬未晚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321:04:51

蝴蝶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322:22:55

johnso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410:01:16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