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实业大公子魏饶彻底跟父亲闹烦了,一下子上门找他见面的人多了很多,不过从头到尾他只见了两个人,陆续和季东霆。

陆续,不知不觉他在北海的影响力已经不止在北海盛庭了。这个男人就像一颗北海亲自种上的树苗,现在树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有着发达和强健的根须,悄无声息地蔓延到了所有跟北海有关的领域里。这十年北海靠着他遮风挡雨,同时他也在北海最肥沃土壤里吸收养分。

季东霆,他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是这个世界的隐形富豪,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多有钱。但都知道他在很多领域都有投资。他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和飞机场、城堡和庄园,他年轻有为,他的父亲季铭当时已经是商人界津津乐道的有钱人,季东霆这个聪明能干的儿子,早已经将父亲的产业翻了好几翻。

魏饶本以为自己是个富二代,是个有钱人,父亲早在他十八岁就把各种股份当礼物送给他。现在他对比季东霆,又觉得自己很贫瘠。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他似乎都差季东霆一大截。想想也只能用人生赢家这个词来形容那个男人。

魏饶约季东霆打冰球,约在s市新建的一家冰球馆。因为是周末,季东霆还带了他的女朋友,这个女人魏饶见过一面,漂亮优雅的类型,但总归只是个上班族,他觉得季东霆更适合找个名媛女人。

魏饶的冰球是在国外学的,他出国时国内玩冰球的人还是屈指可数,现在冰球馆里戴着头盔穿着厚厚护身服的很多都是学生面孔:年轻、稚嫩,脸上有争强好胜的决心。

……

姜几许今天纯粹是被季东霆拉出来的。季东霆到男更衣室换衣服时,她无聊坐在冰球馆的休息间看杂志。季东霆很快从更衣间出来,她侧过来看向他,站起来走到他跟前,整了整他帅气的蓝色护身服,笑着询问道:“那么帅气的男人是谁的呀?”

呵~这是什么问题?季东霆扯着唇轻轻笑了一下,眼里波光闪烁了一下,然后说:“你的。”

姜几许满意地笑了起来,笑容比花还灿烂。顿了顿,她转头看向迎面走来的魏饶,打招呼说:“魏少。”

魏饶走到季东霆跟前,说:“季先生有佳人助阵,看来这场比赛我输定了。”

季东霆英俊的眉眼里满满都是笑意,他气定神闲地对魏饶说:“比赛还没有开始怎么能轻易定输赢,虽然我从来没有输过人。”

好欠扁的语气。姜几许默默低下头。

魏饶大笑:“那等会还请季先生不要故意放水让我。”

“放心,我只让老人和女人。”季东霆接过工作人员递上来的球杆,当着魏饶的面就在姜几许的脸上亲了一下,温柔地对她说,“去观看台吧。”

姜几许走上了观看台的前排,她早上只穿着一件单衣出门,冰球馆温度要比外面要冷点,所以她穿上了季东霆的西装外套。男人的外套熨烫整齐,宽大挺括,穿在她身上更显得格外大。

台下,季东霆和魏饶分别穿着蓝红两色的队服,当两人都戴上安全头盔,比赛就开始了。场内加上教练学员一共六个人陆陆续续发动进攻,他们脚下的球鞋在晶莹剔透的冰面上发出尖锐刺激的“嗖嗖”声,比赛过程中,时而有队员不小心滑倒,每当这时姜几许的心都要提一下。

这是一场高速而激烈的比赛。姜几许的视线常常跟不上季东霆运动的速度,他太灵敏了,除此之外,他还有着强大的速度和力量。

倨傲的太阳神男人变成了冰球王子么?突然,姜几许看到季东霆大幅度转弯,整个人几乎倒地,她的心脏骤然跳到了喉咙里。结果她只是虚心一场,季东霆已经借助球刀完成了一个漂亮的滑跑,最快速度击中了不远处的小球,帅气进球了。

姜几许喜笑颜开,她身边坐着的一位初中生冰球学员已经大声出声:“cool!”

比赛还未结束,季东霆抬着下巴朝姜几许这个方向傲睨了一眼。姜几许被季东霆这样的小眼神看得心跳都加快了一拍。

臭屁!

“你跟他认识吗?”男孩问姜几许。

姜几许口吻骄傲地说:“他是我的男朋友。”

“哇塞,好厉害!”男孩满脸羡慕地说,“如果我也那么厉害就好了。”

“对啊,他很厉害。”姜几许心里有点愉悦的小得意。之前在伦敦的时候,季东霆就要带她去玩冰球,还志得意满地对她说:“许许,如果你看到我玩冰球,你肯定会更爱我的。”

虽然那个男人好像臭屁了点,但是他并没有说错。

这场比赛,季东霆的蓝队赢了魏饶的红队,休息的时候,季东霆和魏饶交流起冰球心得。最后季东霆这个胜利者难得谦虚了一把:“其实你的耐力和柔韧性都不错,如果战术再厉害点,配合教练的侧打,可能就赢了我也说不定,毕竟我的队员都菜鸟。”

魏饶回想了比赛过程,点了点头同意季东霆的说法。

季东霆突然看向魏饶,脸上保持微笑着说:“其实我觉得相对与竞争对手,我和魏公子可能更适合做同盟……有没有兴趣再打一场,我们一起击垮那群不可一世骄傲自大的教练们呢?”

季东霆话中有话,魏饶明白意思。他想了一下,果断同意。

下一场球赛,魏饶也穿上了蓝队的护具。原本的菜鸟学员下场,换上来一个国际级别的冰球运动员。第一场球赛这位运动员没有兴趣参加,不过他全场观看下来,立马踌躇满志地上场了。

毫无疑问,这场球赛比刚刚更加充满刺激和冒险感。比赛一开始,姜几许的每根神经就像琴弦一样紧绷起来,每当季东霆大幅度转身或者滑溜时,她的心跳都要加快一拍。但是不可否认,这是她看过最精彩的竞赛。

突然,一个高大的蓝队成员被红队的球杆绊倒。强大的冲力下,整个人一下子摔出了两三米外。摔得太厉害,一下子没有爬起来,场下的成员都停了下来。

“姐姐,好像是你的男朋友……”身边的男孩都结巴了。

姜几许“啊”了一声,大脑空白,脸色发白,她一下子冲到了场下的冰面上,她穿着高跟鞋在冰面行走,一只鞋都掉下来,她也没有管,直接踉跄着来到摔倒男人的身边:“kingsley……”

倒在地下的男人转过头,他摘掉安全头盔看姜几许,一脸迷糊。这个人哪是季东霆,根本是魏北海的儿子魏饶。

姜几许一张脸顿然烧了起来。她慢慢转过头,不远处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手里拿着她的一只单鞋,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那个人才是季东霆。

姜几许恨不得钻个地缝躲进去,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乌龙。

诶……这个笨女人!季东霆都有点不忍直视自己的女朋友,但他还是拿着姜几许的鞋朝她走过去……算了,她也是太担心他了。

季东霆蹲□子给姜几许穿上鞋,说了句玩笑话:“知道么?刚刚你真的把你男朋友吓去了,你怎么可以奔着其他男人去呢,风一样就穿过去了,拉都拉不住。”

姜几许很羞愧,低着头不说话。

躺在地上的魏饶笑起来:“她认错了,以为我是你。”

季东霆嗤笑一声,扶着姜几许走出球场,忍不住说道:“对你男朋友有点信心好么,我即使摔倒,也不会摔成那熊样的。”

熊样?地下躺着的魏饶怔了怔。

姜几许终于咧着嘴笑了:“对,你即使摔倒也是优雅英俊的。”

“马屁精。”

***

爱情彻底改变一个人。

比赛结束,季东霆跟魏饶坐在一起谈生意。窗外浅浅阳光落进落地窗里的欧式方桌上,仿佛在上面撒了一层金沙。

季东霆拿出手机,在上面输入一串数字,然后将手机推到魏饶跟前:“这是我可以给的价格。”

魏饶看了眼手机上的数字,先是一愣,然后笑起来:“我要卖掉我手中的股份自己创业,这个消息我放出去之后,找我上门的人很多。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北海已经是病入膏肓,想不到在季先生这里还值得这个价。”

“当然不值。”季东霆坦然说,拉了拉下外套说,“它的价值只有我开出数额的三分之一还不到。我之所以开这个价,没有其他原因,我不想魏公子还有考虑的机会。”

魏饶有点不明白:“其实我不明白你那么做的原因?陆续想要北海盛庭可以理解,盛庭几乎是他全部的心血,但是你呢?”

“你搞错了。”季东霆看着魏饶,“我要的不是盛庭,而是南越。”

“南越?”魏饶惊讶说,“你已经是大股东了。”

“我要绝对控股。”季东霆呷了一口咖啡。

“为什么?”魏饶更不明白了,“你只是投资人,你对经营酒店又没有兴趣,干嘛给自己揽活呢,而且南越能否有好效益还是未知数。”

“你还真是个老实人,一点都不像你的父亲。”季东霆视线撇移,看向落地窗外坐在长椅晒太阳的姜几许。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会觉得全世界的春光都集中在这个女人身上,如此明媚华彩。

魏饶跟着季东霆看了一眼,心里依旧不明白。

季东霆收回视线,淡淡开口:“其实我也不想那么麻烦,但是求婚礼物什么的,总不能太寒碜了。”

数亿的股份还觉得寒碜?魏饶呵呵了两声,他果然太穷了。

季东霆看了魏饶一眼,似乎明白他所想的,扯了扯唇说:“想必魏公子还没有恋爱过吧?”

魏饶摊手:“不,我初中就恋爱了。”

“哦,我所指的跟你那些过家家游戏不是一码事。”季东霆说。

魏饶沉默了片刻,然后谦虚点了点头:“当然。”

季东霆优雅地靠着沙发,觉得自己将美好下午时光浪费在“与魏饶面对面”上,实在是一种罪孽。他正要开口告辞时,魏饶又送给了他一个人情。

“季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沈珩为什么也对北海感兴趣,但是他也来找过我,不过我拒绝了。”

沈珩?季东霆面无波澜地说了句:“多谢。”

这个世上有人得意就有人心烦。魏北海这两天日子过得并不顺心,他只有一双儿女,一个儿子他当未来继承人培养着,一个女儿他当掌心宝一样疼着。结果女儿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跟他好好说过一句话,至于儿子,已经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魏北海心情不好,何云在魏家也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她心底还是非常乐意看到魏饶跟魏北海闹分裂。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要给自己盘算盘算,不是么?

***

姜几许调到采购部后,虽然事情比之前在客房部要多,但是有个好处是周末不用轮班,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每个周末时光,如果事情比较多,她可以把工作带回家里来。采购部的工作弹性很大,忙起来可以很忙,闲起来也可以很清闲。

晚上,季东霆有饭局,原本他让她跟他一块儿去,她还是拒绝了。虽然她是季东霆的女朋友,但在很多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小员工,而季东霆是大股东。

可能习惯了两个人,一个人呆在家里就有点无聊。姜几许整理起房间,翻到抽屉的时候,发现安全套已经用光了。

用得真快啊……姜几许的脸徒然就红了起来,她抬眸看向墙上圆钟指着的时间,觉得还早就出门了。

姜几许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距离她住的地方只有两站路。她逛起了超市,往购物车扔了一些蔬菜水果、一些瓜果零食、一瓶男士刮胡水……最后立在一排货架跟前,快速往里面丢了一包季东霆最爱用牌子的安全套,走了两步,又回来往里再丢了一包。

……

季东霆今晚参加的饭酒是一位区委书记设的宴,早在前几天dean就给他送来一份文件――《关于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推进城建项目的若干意见》,季东霆答应了赴宴。如果送点钱能跟政府保持良好关系,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

人在中国,兜里有点钱,即使再低调也能被人发现。想想真让人无奈。

季东霆在饭局上遇上了沈珩,冤家路窄太多次,导致他对姜几许这个前男友都有点麻木了。不过前男友这种东西就是一根藏在肉里的刺。即使不疼了还是不能否认他的存在。如果下定决心要把这根刺跳出来,可能还要剥开皮肉才行。

饭局结束,晚上还有个活动。季东霆不用想就知道是一些不健康活动,他微笑着拒绝了:“我有女朋友,恐怕不能参加了。”

咳咳咳……这是什么理由,现场有老婆的男人多少有点不自然,但还真说不出话来。季东霆带着dean出来时,沈珩在他身后叫住了他:“季先生,有兴趣聊两句吗?”

季东霆停下脚步,对dean说:“我跟他聊两句。”

dean望着季东霆,张了张嘴巴,用口型说了一句:“加油。”

真是……神经病!季东霆转身向沈珩走去:“沈公子,请。”

作者有话要说:大珠是个神经病哈~~写了那么久,终于要写到文案部分了~~~~泪流满脸。

下集预告:沈珩:“小许是个特别的女人。”

”这个我同意,连带品味都很特别,我全身上下说最喜欢我耳边的痣,呵呵,真让人无奈。”季东霆低低笑了一下,抿了一口清茶。

“哈哈。”沈珩忽然笑了:“原来小许那么多年品味一直没变啊。”

最后感谢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