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完美的性~爱的确可以让女人消除心情阴霾。最后结束的时候,姜几许和季东霆从头到尾都是汗淋淋的,姜几许摸上季东霆漂亮的下颚,明亮的杏眼仿佛盛着水一样。

季东霆还在姜几许体内,他舍不得出来。很奇怪他会对这样的事上瘾,或许男女之间真的有磁场,他和姜几许都是南北两极。季东霆有点想蓄势待发,结果还没有动,身下的女人已经害怕地往床头缩了一下。他轻笑出声:“没出息。”

姜几许红着脸:“哪有像你这样子,我以前看书说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哈哈哈哈……”季东霆朗笑出声,眼泪都笑出来,这个男人大笑的模样向来抽疯,连带还在她身体里面的那物都抽动起来。

季东霆越笑,姜几许越生气。

最后季东霆停下来,捏了捏姜几许的脸蛋:“我的女人啊,你对你男人怎么那么没自信呢?别杞人忧天好么?我保证保证你三十岁、四十岁甚至……”

姜几许恼羞成怒,捣了季东霆一拳,季东霆却拿住了她的手,含住她一个指头吸吮起来。姜几许一颗心差点要化掉,她抚上季东霆的后背:“kingsley,你先出去,我洗个澡。”

季东霆“嗯”了一声,直接抱着姜几许反转过身:“你自己起来。”

这个混蛋!姜几许趴在季东霆胸口,咬住了他的结实精瘦的胸膛,长长的睫毛自然垂着,声音幽微低弱:“kingsley,有时候我真挺讨厌你的。”

季东霆怔了下:“又在说反话了?”

姜几许笑了,然后点了下头。

“好吧。你的表白我接受了。”季东霆说,嘴角不自觉就抿出一丝浅笑,他捏了一把姜几许柔软的腰身,女人许情好后的身子柔软到不可思议,跟他说话声音都是细细软软,却带着一丝爱宠撒娇,像一只小小的猫儿,时而狡黠别扭,时而卖乖可爱。

季东霆觉得他的许许,有做宠妃的潜质。他望着姜几许的眼睛,却发现她闪躲了一下。呵呵,不诚实的女人啊。

季东霆吻了吻姜几许的额头。原来爱一个人,不管多么亲密地在一起,永远是没有安全感。这是对未知未来的一种害怕吗?还是他根本没有走进她的心里?很陌生的感觉,一点也不像他季东霆会思考的事。

或许这就是爱情魔力,让人欢喜让人忧伤。

……

姜几许下床洗澡。她公寓的浴室很小,大概就几个平方。打开花洒,小小的空间热气弥漫,水雾缭绕成一片。

热水哗啦啦地从花洒里落下,浸湿她每一寸肌肤,暖和而舒服。最后她裹着浴巾立在镜子面前:被热水浸泡过的肌肤,白皙而红润。这样子的身体她自己都有点陌生,就像时间回到了年少时光。

十六岁的姜几许,黝黑明亮的眼珠,白嫩无暇的肌肤,粉红的唇瓣,还有一颗容易敏感的心脏。

爱情果然让女人保持少女心的灵丹妙药。

姜几许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季东霆对她越好她越没有自信。甚至她觉得自己和他肯定会分手。她的心里住着一个预言大师,他告诉她,她和季东霆长久不了。

***

第二天,姜几许跟季东霆一块儿吃了早饭一起出门,她要去北海盛庭,季东霆也有他的安排。这一次,她乘坐季东霆的车来到盛庭附近。她要下车时,季东霆拉住她的手:“如果有人敢议论你,打电话给我知道么?你是有男朋友的女人,你有后台知道吗?”

“好了,boss.”姜几许转过身,主动在季东霆的脸上留下一个吻,眉眼带着缠绵的笑意,然后对前面开车的dean说:“dean,再见。”

“再见,老板娘。”dean转过头朝姜几许挥挥手,姜几许已经穿着高跟鞋跳下车,脚步轻快地向酒店走去。

穿高跟鞋都可以那么轻快,看来这两人同居生活甜蜜非同凡响啊……dean收回视线,看到季东霆似乎有点不舒服。

季东霆揉了下自己有点发疼的脖子:“dean,给我订一张床,送到许许那里。”过了会,季东霆想到姜几许那女人别扭的心思,他又对dean说:“我先问问许许吧。”

dean坐在驾驶座都震惊了:“季先生,这还是你么?”

季东霆懒得搭理dean,给姜几许发了一个短信:“床太小,允许我买一张大点的吗?”很快,姜几许那边发来一个同意的表情。

季东霆这才面无表情抬起脸:“买吧。”

……

采购部门的事,姜几许上手很快。一方面她格外上心,另一方面,伦敦三个月的培训时间给她的帮助真的很大。

采购部的事,归根到底就是比价,议价、评估、索样、进货检收……之前姜几许都是与客人打交道,现在是货物和供应商们。每天可以学习到的东西比之前只多不少。因为她是客房部出来,有时候她把对客人的一套对付供应商那里,同样走得通。就像她之前看过的一本书里写道的:“这个世界很多工作都是相通的,大家最缺少永远是耐心和细心。”

至于她是季东霆女朋友这事,还真应了季东霆之前的话,嚼舌根的永远是下面的人,那天参加聚会的都是经理级别的员工,所以即使她和季东霆的恋情在他们面前公开了,北海盛庭也没多少人知道。

安美是自己猜到的,先猜她肯定恋爱了,后来试着问了下:“是不是那个季先生?”

姜几许没有隐瞒。

安美一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最后她对着嘴巴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放心,我会保密的。”

“好了,不需要怎么保密,不要乱说就可以了。”姜几许拍了下安美的肩膀,然后拿了一份单子找陆续签字。

这是她新找的日化公司,他们生产的竹炭纤维毛巾她已经仔细对比过,不仅比之前的厂家质量好,另外价格也更公道,并且对方合作的诚意非常高。

姜几许拿着新合同找陆续,陆续来回翻了几页,开口说:“姜经理,你知道之前那家日化公司是谁开的吗?”

姜几许摇摇头,不过心里基本已经有数了。

“盛天茂。”季东霆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然后补充道,“魏北海一个远方表哥。”

姜几许“哦”了一声,将放在陆续桌上的合同拿回来。

陆续伸手按住这份新合同:“怎么不签了?”

姜几许实诚说:“太得罪人了。”

“呵呵。”陆续笑起来,“之前盛庭一直用这家日化公司的毛巾,很大原因是因为之前的采购经理跟厂家同样是裙带关系。现在盛庭换了一位采购经理,当然可以理所拒绝他们的产品。”

姜几许眨了两下眼睛,基本明白了陆续的意思,她语气轻松说:“陆总好手段,恶人全让我做了。”

陆续笑了起来,背靠转椅,一双黑瞳直溜溜看向姜几许:“担心什么?怕被炒鱿鱼?”

姜几许转了转眼睛,不说话。男人天生都有点恶劣因子,季东霆有,陆续有,她前男友沈珩也有。

陆续一双黑瞳继续停在姜几许脸上,顿了顿说:“你要知道,整个盛庭,甚至北海企业,决定你去留的人只有我。”

姜几许笑着说:“我当然知道,所以即使我出事了,也有陆总给我顶着,跑腿地再错也错不到哪儿去。”

“牙尖嘴利。”陆续双手放在办公桌上,悠然自得的模样,“我要告诉你的是,光顾着讨好上层老板是最没用的。你在职场上,更重要是建立属于自己的人际关系网。你既然有好的供应商为什么不跟他们建立好关系呢?这些财富即使以后你离开盛庭,它都是属于你的。”

姜几许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她没想到陆续会对她说这样子的话,内心有点触动,另外陆续是想让她跳槽吗?她看向陆续,把新合同重新摊在他面前:“那么,陆总请签字吧。”

陆续失笑两声,干净利索地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陆续”,字如其人,内敛、沉稳、霸气。

姜几许拿回新合同,开始汇报另一件事,就是去年酒店要购买一匹新电脑,但是一直拖到现在没有完成。王经理离职后了,她自然要跟进过来。

一共好几百台电脑,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买吧。”陆续简单丢下这句话,头也不抬一下。

姜几许拿到了购买令,但她回到办公室又烦恼上了。首先电脑方面,她知道的并不多;另外电脑不是酒店长期采购的产品,所以一直没有长期合作的供应商。下午,姜几许花了好几个小时收集了一些信息和资料,然后整理了一张比价单出来。

她在下班之前拿给陆续,陆续一边穿着外套一边从办公室出来。他听完她的陈述,说了句玩笑话:“姜几许,你没有断奶吗?”

姜几许一张脸骤然烧了起来,她知道陆续开玩笑,但还是羞愧难当。

陆续从她身边走过:“这些事你决定就好,不要事事过问我,既然我让你做采购部经理,我就是相信你有能力做好它。”

姜几许应答下来。

陆续整了下西装外套,问她:“下班了,需要送你一程吗?”

姜几许摇头:“不用的。”

陆续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晚上,姜几许捧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打算弄一份调差卷,她把目前适合商业办公的电脑型号全部详细整理出来,打算弄成调差卷分发给北海员工。

季东霆蹲在卫生间洗了自己的袜子出来,他见姜几许还是一脸纠结模样,问她:“你觉得新成立的企业,会选购什么样的电脑?”

姜几许很快就回答上来:“易用,节能,性价比高。”

季东霆点了下头:“那成熟性企业呢?”

姜几许靠着沙发想了想,扳着手指说:“首先要性能要好,然后稳定性高,最重要的是安全性……”

季东霆:“差不多了。”

姜几许抱着米黄色抱枕叹叹气:“我突然发现做采购挺难的。”

“万事开头难。”季东霆走上前摸了摸姜几许的脑袋,然后在她身边坐下,看了几眼她电脑里做的调差卷,问:“你发给盛庭的员工?”

姜几许点点头:“对啊,我觉得顺应民意比较重要。”

季东霆啧啧了两声,说:“许许,虽然你是我的女人,但是这种调差卷的方式真太low了。如果给每个人都发了调差卷,最后出现分歧责任全在你这个采购经理上。”

“但是这样才能要到第一手资料啊。”姜几许认可季东霆的话,但是她也有自己考虑。

“好吧,你说你要顺应民意,我给你打个比方吧,中国有多少人口,又有多少人大代表?为什么人大代表每次提案都能全票通过……这是中国文化啊,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吧。”季东霆说。

姜几许醍醐灌顶地明白过来,她放下笔记本抱上季东霆,在他脸上留下一个飞吻:“kingsley,你真是我的好男朋友。”

季东霆面色正经地抬了下巴:“嗯。”

***

第二天,姜几许就按照季东霆的主意,每个部门找了一位代表出来,最后代表们一致通过购买型号,从头到尾她都是中立方,把代表们的一些意见和要求记录下来。有时候做采购有些地方真特别敏感,明明清清白白,如果话特别多,大家都以为你因为中饱私囊心虚了。

确定下具体电脑型号之后,姜几许带着采购部一位男员工去了电脑城,下午就安排了一场小小的招标。招标结束,得胜的维达科技的老板一定要请她吃饭,姜几许漂亮地推脱掉。

晚上,姜几许是真的没有时间,她要与新合作的日化老板吃饭,老板姓周,一位小老头,长得有点电视里脑白金广告的跳舞老爷爷,信佛,曾出家当过十多年和尚。

姜几许带安美一块去,地点是一家素斋馆。她和安美到的时候,周老已经比她先到了,姜几许抱歉走上前:“让周老您等了。”

“是我早到了。”周老笑呵呵坐下来,服务员上来询问,“一共几个。”

姜几许笑着说:“三个。”

“不,四个。”周老对姜几许说,“等会我一个朋友要过来,我跟他是忘年交,小伙子长得不错,如果不是有女朋友了,就介绍给你认识了。”

姜几许给周老沏茶:“我也忘记跟您说了,我也有男朋友了。”

“哈哈。”周老笑呵呵。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推开,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来:“周老,你能不能别老让人都跟着你吃斋菜啊。”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姜几许转过头,男人一双长腿立在门外,活像一位画家笔下的男人,带着记忆中的清傲和张狂。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老墨约我,一起让女主给男主上口活~~我好害羞哈~~~

另外就是那个~~~~这个月大珠基本是全勤结束啦~・大珠会拿到一些全勤奖,虽然没多少钱,还是很开心的~明天要去庆祝下・大珠决定去摘草莓~~

大珠不知道吃到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明天有可能更新,有可能不更新~具体通知在文案哈~

谢谢你们~么么~

哈哈~~口活啥的~~哈哈哈~~你们觉得呢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