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健篮球俱乐部,位于老城区的体育馆附近。姜几许以前的房子就租在附近,每当下班回家就能看见一群职业篮球运动员从她所住的小区路过。那时候她住的房子是s市最廉价的集资房,每套房子用简单的石膏板隔成一个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真的什么口音都有,五六个人共用一个洗手间,每回她都要清洗好久才敢使用。

想想那会,再对比现在,她的生活质量已经提高许多。

从北海盛庭到天健篮球俱乐部这段路,姜几许比沈珩要熟悉很多,所以不时给沈珩指着路。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沈珩手握方向盘,开口问。

姜几许垂下眼,说:“酒店丢了一件礼服,电梯监控里看到拿走礼服的人穿着一双天健篮球俱乐部的鞋。”

沈珩“哦”了一声,继续开着车。老城区路窄车多,开一段路就要堵上一会,真是让人心急如火。

姜几许等不了了,打开车门,转过身对沈珩说:“我先在这里下了,今天谢谢你。”说完,她利索地下了车,踏高跟鞋走向不远处的人行道。

姜几许下车后,还在车内的沈珩按了按喇叭,最后暴躁地踢了下脚前的刹车。尽管他再生气,但前面的车依旧纹丝不动。他望向挡风玻璃外越走越远的女人,最后也推开了车门,跟着下车了。

车堵在这里是他的错么?姜几许至于为了一件礼服把他丢在这里?

有些事情,沈珩并不乐于多想,比如姜几许的变化:他曾经不食人间烟火的女朋友,现在却跟他公司的大多女员工一样,每天努力拼命就是为了赚取那微薄的薪酬,为了每年多个一两万的奖金,什么事情都可以豁得出去。

她活得不容易,却让人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好。

而且这样一比较,他身边那些撒撒娇就可以拿到买一个铂金包钱的女人,顿时觉得可笑起来。

沈珩追上了姜几许,跟她一起来到了天健篮球俱乐部,在上去之前,他拉住她手说:“等会事情全交给我,你跟着我就好。”

一个女人在着急、紧张、害怕等等时候,都想一个男人在自己身旁,给予安慰、鼓励和帮助,姜几许或许真习惯了身边没有这样一个男人,她转身对沈珩说:“不用了,你回去吧,另外你的车停好了么?这边区的交警执勤速度还蛮快的。”

沈珩没说话,心里冷笑独立的女人太招男人恨了,这个时候她还替他担心。沈珩直接走在了姜几许的前面。

篮球俱乐部在二楼,下面是一个停车场,楼梯在室外,常年风吹雨打,外面的油漆早剥落了皮,脚踩在上面还会“哐哐”地响着,带点微微的晃感。

沈珩来到二楼后,直接找了俱乐部的经理,但一个俱乐部的经理怎么会轻易把球员的照片和联系方式拿出来。

甚至态度还相当嚣张,扬言要狠狠打沈珩一顿,而沈珩只是笑笑,样子比经理更欠揍。姜几许走上前赔笑,经理才稍稍缓下脸色,不过依旧不肯拿出资料:“小姐,我们这都是保密的,你们不是警察,也不是检查员,凭什么要我们拿出会员资料?你说我们的会员拿走了你们的礼服,我就要相信你们啊!小姐,我看你比这位先生讲理,所以才跟你说那么多,不然我直接撵人了。”

姜几许笑着说:“李经理,我知道你的难处,本来这事我可以直接报警的,但还是想跟你先沟通一下,能不能愉快解决了,不然我报了警,警察照样要过来在你们这里调查取证呢。”

俱乐部经理不是吓大的,沉下脸要赶人时,沈珩拨了一个电话:“赵局,对对对,我沈珩呢,遇上了点麻烦事……”

随后,沈珩把手机递给了李经理。

这个社会,有时候再多的笑脸和好话,还没有一个电话管用。李经理接了这个赵局长的电话,立马把俱乐部成员的资料拿了出来,脸上还带着尴尬的赔笑。

“你们看看,这些都是我们俱乐部所有成员的照片了。”

姜几许从事酒店工作快三年,认人的本领锻炼得不错,翻到第三页便认出了拿走礼服的男人。

李经理瞅了瞅她所指的人:“阿舸啊,早离队了。”

***

从篮球俱乐部出来,姜几许看了看白纸上写着的地址,对沈珩说:“谢谢你,要不你……”

“要不我先走,你一个人去找这个田舸?”沈珩打断姜几许的话,嘴角挂着笑,但语气却一点也不玩笑,甚至眉眼里还有一丝怒气。

姜几许有点不好意思:“那麻烦你了。”

沈珩点了点头,不过他和姜几许再回去找车时,他的车已经被拖走了。幸好这里到田舸住的地方并不远,走两站路就到了。

“你在这里等,我上去。”来到一幢筒子楼的楼梯口,沈珩转过身对姜几许道。

姜几许:“我跟你一起吧?”

沈珩冷着脸转过头:“姜几许,你上去后就是个麻烦。”

姜几许低下头,沈珩说得没错,她上去弄不好的确是个麻烦,她退了两步:“那你注意安全……礼服拿不到也没事。”

沈珩转过身,一双眼眸黑湛湛的,最后他点了下头:“你在这里等着我。”说完,跨着长腿便上楼了。

姜几许立在楼梯的拐角处等沈珩,晚霞散去、天光渐暗,小区的路灯也自动亮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

姜几许有点等不下去了,生怕沈珩有点什么意外。她从地上捡来一根木棒也上楼了,直至来到田舸所住的四楼,一步步向长廊一端走去。

突然,“咣当”一声,一扇门被人用脚推开,她抬起头,只见沈珩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的应该就是谷雨的礼服。

姜几许扔掉手中的棒子,很快,这只手被沈珩牵住。他牵着她往下走,一路走出了这个小区。

小区外面是一条夜市街,这个时候摊主已经开始摆放各种小东西,这是夜市热闹起来的前奏。姜几许走了两步,发现到了异样,她挣开沈珩的手,只见沈珩掌心正汩汩往外冒着血。

姜几许立马建议道:“我们先去医院。”

沈珩看了眼自己手掌上的小口子:“没什么,那个田舸被我教训得更惨。”

姜几许做事一向一码归一码,沈珩与她的之前的关系是一码,但沈珩帮她又是另一码。这里距离她家不远,沈珩帮她拿回了礼服,她又怎么能对他手掌上的口子视而不见。

“这样吧,去我那儿包扎下?”她说。

沈珩点了下头,表示同意了。

这次沈珩进屋,跟陆续一样,穿的依旧是那双大号的女鞋。沈珩进来之前扫了眼鞋架,没有一双男人的鞋。他在沙发坐下,打量了眼房子:屋子很小,但是安排合理,客厅上放着一把小提琴,这把小提琴,他是熟悉的。

姜几许进屋之后,便翻箱倒柜地找消炎水和创口贴。有次她换灯泡跌落下来,记得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回来。

很快,她在卧室找到了袋子,走到沈珩跟前,蹲下身子帮他处理伤口。消炎,涂上膏药,贴上创口贴,动作小心又熟练。

“好了。”她拍了拍手,站起来。

沈珩低头看了眼处理好的掌心,轻声道:“谢谢……”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姜几许笑。然后拿出袋子里的礼服,检查是否有损毁的地方。这套礼服是谷雨的敬酒礼服,意大利设计大师手工定制,透粉j□j纱上绣着中国传统的苏绣,胸前大朵的牡丹仿佛在眼前盛开出来,栩栩如生。

真漂亮!姜几许想起安美的一句话:“女人对漂亮衣服都有一种初恋般的情结,而女人对婚纱礼服的幻想,是对幸福的最终渴望。”

“礼服有问题吗?”沈珩坐在沙发上问。

姜几许上下检查了好几遍,摇摇头:“没有。”说完,她小心翼翼地把礼服收回袋子里。

这样的姜几许落在沈珩眼里,他心里泛起一丝细细碎碎的酸麻,他想起他和她快要订婚那会,她把订婚礼服穿给他后,再仔仔细细地整理回去,绝不假他人手。她说:“女人最幸福的时候只有那么一两次,任何细节都要做到完美。”

沈珩闭上眼睛,再次抬眸,姜几许已经去厨房给他泡了一茶杯出来,他正要开口说话,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季先生……嗯,我有事所以回了一趟家……也没什么要紧事……我等会就回来……”

姜几许挂上手机,沈珩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狠狠攥了下,他双手握拳,手心冰冷,骨节僵硬地拧着,一时间竟然疼得有点发麻。

“要不,我们走吧。”姜几许转过身对他说。

“等会,几许。”沈珩抬头叫住了她,抿了下唇说,“我和你之间,我想说……”

姜几许呆呆地立在沈珩跟前,一时间竟然有点紧张。她有点猜到沈珩要说什么,又不敢确定,他是要说那天晚上一样的话么,说他会回来找自己?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么?”沈珩终于把一句话说完,嘴角弯了下,然后笃定地望着姜几许,眉眼皆是春风,依旧是记忆中清俊公子哥。

姜几许回望沈珩,点了两下头:“可以。”

“这样就好。”沈珩拍了拍手站起来,“我刚刚还提着一口气,生怕你不答应呢。”

姜几许笑,笑容有多尴尬,只有她自己清楚。

“其实做不了情侣,朋友也挺好的,大家依旧可以聚聚会、说说话,你有什么难处也可以告诉我,我记得你以前还叫过我沈哥哥呢。”沈珩继续说着,脸上笑容很轻松,仿佛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似的。

姜几许抬头:“都很久之前的事了。”

“是的。”

“那我们先回酒店吧。”

沈珩同意,还要伸手替她拿礼服袋子,姜几许拒绝了:“你手还有伤呢。”

沈珩笑了下:“也是。”

能找回礼服,姜几许心情舒畅许多,沈珩的车虽然被拉走,但心情也不错,坐出租车回去时,一路都在说笑,以朋友的身份,谈论着过去的往事。

姜几许的角色转化没沈珩玩得那么炉火纯青,但至少工作了三年,脸皮子也没有之前那么薄,有时候沈珩说到兴头时,也跟着聊上两句。

曾经的情侣做朋友,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想法,面上也要轻轻松松,仿佛对之前的事一点也不在乎。

姜几许目视前方,或许做回普通朋友还真是对的。有些事,装着装着也就像那么一回事了,这个年头还有谁会在意一个人心里想什么,彼此不顺眼的两人还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呢。

***

姜几许把找回来的礼服放回酒店的vip换衣间后,上十九楼找了陆续。陆续还没有下班,年底事情多,他每天基本加班到九点多。

“在哪儿找到的?”陆续问。

姜几许把所有的事情交代了下,陆续又问:“你自己一个人去的?”

姜几许摇摇头:“不是,一个朋友帮了我。”

“找到就好”陆续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在姜几许快要离去时,突然问她,“吃了么,我订了德胜的外卖,一起吃吧?”

姜几许开了个小玩笑:“黄师傅如果知道您吃了别家厨子的饭菜,估计要暴走了。”

陆续无奈地耸耸肩,口吻随意:“盛庭的饭菜再美味,吃了十多年也会腻掉,偶尔还是需要换换口味。”

姜几许抿了抿唇,她走出陆续的办公室时,脑里想起之前一位男同事的一句话:“一个男人会出轨,一部分原因是吃厌了老婆做的饭菜。”想到这,姜几许摇摇头,不再多想。

陆续和何云是否真的有一腿,怎么也轮不到她操心,有些事她能装糊涂就装糊涂。

猛地,她腾空的大脑想到了二十六楼总统套房那位先生。她暗骂自己一句,以最快速度回到了总统套房,打开门,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正要蹑手蹑脚进去时,一道冷淡的声音在复式客厅响起:“姜管家,你终于回来了。”

男人的声音,平实冷峻,若仔细品尝一下,便能尝出里面的“咬牙切齿”。

姜几许只能说抱歉。

季东霆已经换上了睡袍,姿势懒散地坐在沙发上看报,过了会,他心里接受了姜几许的道歉,俊脸从报纸上露出来:“快去放水。”

……

季东霆最近的心情并不好,那个美妙的吻结束后,他的好心情也结束在那晚了。但为了一份萌芽的心动就让自己坏了心情,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所以这两天他谈生意、打球、攀岩、骑马……倒也把小管家那女人甩到了脑外,直至来到了赵泞的婚礼。

dean送来了他出席婚礼穿的西装,衣服不是他喜欢的牌子,但又不是自己婚礼,他也没多加挑剔。

季东霆穿上新西装,立在衣帽间对着竖镜整了整衣领,右手在一排的领带绕了一圈后,发现没有一条合乎他心意。

算了,随意点,就戴个袖扣吧。

dean这次选的西装是一个国际老牌子出的新款,衣服设计是典型的英式风格,贵族、含蓄、优雅,在细节上体现出高贵的绅士格调。

dean戏称:“boss,你穿起来真帅,看起来像新郎。”

季东霆扯了下唇,对着镜子说:“不是每天都这样么,按照你这样的说法,那我不是每天都是新郎了?”

dean对季东霆这种理所应当的自恋已经习以为常,他点了下头:……对。”

季东霆扯扯笑,转身直接走出了总统套房,往婚礼现场8楼走去。谷雨婚礼准备这段时间,小管家基本早出晚归。呵呵,还说是专属管家,结果连见个面都难。

季东霆很生气,结果没有最生气,只有更生气。他拿着邀请卡走进婚礼现场,里面的工作人员正要带着他走向座位时,他远远就看到了沈珩那个家伙。

最让人生气的事,他……跟他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西装外套。

季东霆深深吸了口气,dean也跟着深吸一口气:怎么会有那么倒霉的事呢,季先生居然撞衫了!

酒店大堂七十二盏法式水晶吊灯齐齐开着,光线璀璨。季东霆冷冷地扫了眼身旁的dean,一边走一边解开西装外套,利索干净地脱掉外套后,直接甩手丢给了dean:“拿去丢掉!”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