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面飘着好几艘观光游轮,从近到远,顺江而下。游轮上的彩灯霓虹层层叠叠,落入江面看起来错落有致,头顶的星光和两岸的华灯也全部倒入江里,整个江水变得无比璀璨又浪漫。

夜风凉如水,姜几许将握在桥栏上的手放进了大衣口袋里,心里喟叹了句:“真是冷。”不过她全年几乎都呆在温暖如春的酒店里,像这样清清爽爽感受一下冬天的冷风,反而很难得。

相比姜几许,季东霆可一点也不冷,他西装外面还穿着一件厚实的羊绒大衣,搁在桥栏上的手戴着一双皮手套……除去保暖工作做的比姜几许要好,内心炽热的男人,怎么也冷不到哪里去。

桥上情侣很多,季东霆转了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对情侣,两个都是大学生模样,男孩把女孩搂进自己的大号羽绒衣外套里面,两人凭栏望了望夜景,过了会,女孩转过头与男孩接吻。

这个女孩……真主动!

终于,男孩忍不住转过头,对某个偷看的男人吼道:“喂,哥们,你自己也有,看着别人做什么!”

季东霆沉着脸转过头,就在这时,姜几许也抬头看向他,问:“要不我们回去吧?”

季东霆不吭声,默着脸脱掉了自己手上的皮手套,随后露出一双白皙、修长、漂亮的男人手。季东霆把手套递给姜几许,用命令的口吻说:“戴上。”

姜几许愣了半秒,手套就跟烫手山芋一样落到了自己的手里,她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抬了抬眼,还是在季东霆“威胁”的眼神中,乖乖戴了上去。

手套很大,软羊皮里面细软羊绒摩挲着她每根手指,非常暖和。

“谢谢。”姜几许说,视线落在季东霆的手上。从机场的第一面,她就看到季东霆有一双美手,手骨雅致到每个关节都隽秀漂亮。在她的记忆中,也有一双漂亮的手,那双手会弹钢琴,会弹她鼻子,亲吻时,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季东霆循着姜几许的视线也看向自己的手,想起读书时期一位女性朋友曾无比醉人地夸他有一双全世界男人最好看的手。

最好看的手?

季东霆自己也欣赏了会,并没有多大感觉,抬头又是一副寡淡的模样。过了会,他抬起手放在姜几许的肩上,在女人不自然地脸色中,将她拢了拢衣服,压低声音询问:“冷吗?”

姜几许连忙摇头:“不冷……”

“撒谎!”季东霆蹙着眉,“嘴唇都冻紫了。”

姜几许下意识舔了下唇,不料季东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收了收,抬头却看见男人眼眸一敛,绷着的嘴角却柔和下来,良久,他弯下了头。

姜几许深深吸了口气,半个人往后退去,后背直接抵在了桥栏上。突然背后多了一只手,紧紧按在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往前面拢了过来,毫无距离地贴近了前面的胸膛。

瞬间,两颗心脏几乎一块儿跳了出来,砰砰砰。

这样的场景,姜几许觉得好熟悉,几乎跟多年前的一个画面重合在了一起,一样的冬日星夜,一样的江桥轮渡,一样手指干净面容淡漠的男人。

“季先生……”她几乎推开了季东霆。

不料男人最快速度上前一步,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脑袋,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个充满来势汹汹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

耳边一道嘹亮的口哨声响起。

姜几许完完全全尴尬得僵住了身子,仿佛整个人被呼啸而过的冷风冻住了,但她嘴里却有一条火热的舌头,舌尖在里面打了两个旋儿,然后轻轻勾住了她的舌……很烫,灼热的温度仿佛从舌尖传到了她的心尖,她一颗心也跟着打了个颤儿。

这是一场折磨的邀请,男人很有耐心,一上一下,似乎料定她一定会回应自己,像是在打一场必赢的反击战。

渐渐的,姜几许冰冰凉的面庞真的开始“突突”地往外冒着滚烫的热气,百转千折的缠绵心思慢慢索绕住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托着。

真是一个鬼迷心窍的夜晚!

她不再抗拒季东霆的吻,男人的身高与记忆中的人重合,这样踮着脚尖接吻的感觉,仿佛熟悉的浪潮一**涌上来,将她仅存的理智拍得一丝也没有了。

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慢慢放进男人敞开大衣里面的西装,脚尖轻轻踮起,半个人倚靠在季东霆的胸膛上。

每一对冬日拥吻的情人,是感受不到呼呼吹过的冷风。这个吻,持续了整整十几分钟。如果两个人之前在佣人房的接吻,是礼貌性接吻。这个吻,可以说是“唐突之吻”,或者“失礼之吻”了,它就像一个邪恶的魔鬼,借着良辰美景打开了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念想。

吻是姜几许先结束的,连带松开放在男人腰上的手。而被迫离结束的季东霆眼底多了一份迷茫,过了会才恢复了清醒,但搁在姜几许腰上的手并没有松开,依旧紧紧搂着。

过了会,季东霆看着姜几许潮红的脸,温柔询问:“是不会换气?”

姜几许一股气哽在了胸口,下不去上不来,一张脸烧得更厉害了,直至人又被季东霆拢进怀里,男人清冽动听的声线醇醇地响在耳边:“刚刚我感觉不错,你呢?”

姜几许被迫靠在季东霆的肩膀,心情已经说不出出来的复杂,后悔、担忧、顾虑,除去一丝残留的美妙,全部都是不好的情绪。

姜几许不说话,季东霆很自然理解成是女人的害羞。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用非常体贴和绅士的方式在安抚她。

……

再次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姜几许不敢与季东霆一块儿上,快下车时找到一个理由:“季先生,我需要回办公室一趟。”

季东霆把车停在车位,值班的保安已经守在了外面,即将替他打开车门,他转过头看向一路纠结过来的女人,点了点头:“随便,等会记得回房就行了。”

姜几许吁了口气,提着包包先行下了车,一口气跑回了办公室,打开灯,led灯管散发出来的正白光微微闪到她的眼。

她拉开办公桌的前的转椅坐下来,悔恨万分地趴在办公桌,“呜呜”了两声,为今晚自己失去理智的大脑痛心疾首。

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没有能力回到几个小时前,拍醒那个头昏脑涨“姜几许”,所以只能面对。但怎么面对?

***

谷雨的婚礼提早上了日程,酒店开始布置场地。谷雨那边安排了一个经纪人过来,一个三十多岁女人,性格强势,急性子,做事又要求尽善尽美。

强势的客人一向是服务行业最怕遇上的。这两天姜几许基本与这位叫carmen的经纪人周旋着,刚开始受了不少气,相处了两天,倒也误打误撞投了缘。

carmen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姜几许虽然好说话,但在原则问题上绝对不轻易妥协。刚开始carmen对姜几许特别不顺眼,但两天过去,倒是喜欢上姜几许这个人了。

女人的干劲大,做事仔细又有自己想法,外表柔弱,但内心却藏着一个巨人。这是carmen对姜几许的评价。姜几许笑笑,算是接受了carmen的好评。

中午,两人坐在临窗的小沙发上休息,carmen笑问姜几许:“姜经理,我发现你的模样和声音都适合走娱乐圈,你有没有兴趣,我可以帮你引荐下,娱乐圈虽然也受气,至少表面光鲜亮丽。”

姜几许对carmen的提议真一点兴趣也没有,抿了口工作人员端上来的红茶:“我没那方面的天分,又不可能只演木头。”

carmen笑哈哈。

姜几许也笑,倒是想起刚转学到s一中那会,她被新同学拉去演一棵树,她表演结束走下来,一个帅气的男孩夸她演得真好,居然真的可以一动不动。

这个男孩就是沈珩。

***

下午谷雨的六套婚纱礼服用专车送进了酒店,姜几许因为还要与安美、carmen商量婚礼上安全问题,婚纱转手那边就交给了小可她们。

这次婚礼,光是媒体就五十多家。赵泞和谷雨除了邀请了各自的亲朋好友、媒体朋友,还请了不少商场权贵,其中还有几个从政好友。

婚礼体面不体面,从来不是酒席的档次有多高,而是来参加婚礼的人是什么身份。

姜几许把座位排下来时,看到了两个名字,季东霆和沈珩。出于私心,她把两个人座位分开了。

结果carmen核对后又找了她:“姜经理,季先生和沈先生的座位不能变,这两个都是赵先生的贵客,总之你不能换走季先生,第二张桌子代表的意义跟第一张桌子差别太大了。”

姜几许只能重新把两人的座位排回去,只是看着座位表上两人的名字,心里头一团乱麻,百爪挠心得难受。

就在这时,袋中手机响起,姜几许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按了接听键,当小可着急地把事情清楚后,她看了眼不远处的carmen,走到角落低声开口:“怎么会丢掉呢?”

小可解释了一大堆,姜几许揉了揉太阳穴,挂上了手机,走过去与carmen道别后,立马走进了电梯,来到小可所在的化妆间。

“姜经理……对不起,谷雨的礼服……丢了一件……”小可看见她,便哭了起来。

姜几许深呼吸一口气,问道:“所有地方都找过了吗?婚纱交接的时候,全部清点清楚了吗……”

小可摇摇头:“全部找过了,我只是走开一会儿,一件礼服就没了。”

姜几许跑去了保安室,调出了化妆间下午的录像,偏偏婚纱放置的地方没有摄像头。保安部王经理又把电梯的摄像头录像调了出来,下午两点,的确有一个快递装扮的男人拿着一个大包裹下去了。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陆总?”王经理问姜几许,他与她关系好才这样询问,不然出了这样的事,早应该通知陆续了。

姜几许站起来:“……我去说吧。”

姜几许去找陆续时,陆续正跟几个营销经理在开小会,她就站在外面等,直至陆续的秘书叫她进去。

“发生什么事了?”陆续开门见山问。

姜几许望着陆续:“丢了一件谷雨的礼服。”

陆续抬起头,随后背靠椅背,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对姜几许不一样,而她来找自己,应该是摆明了礼服已经不在酒店了。

“谁弄丢的?”他问。

姜几许明白陆续的意思,他打算跟谷雨赵泞坦白这事,然后找个人承担这事,或许这真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她还是没办法说出小可的名字,因为责任不完全在小可身上。

“陆总,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如果找不到,我再与赵先生亲自交代。”

陆续皱了下眉头,如果说他最讨厌姜几许什么,是逞能;最喜欢她什么呢,也是逞能,他都给她想好了办法,她不仅不领情,还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行,这事我不再管了,出了事也你自己兜着。”

陆续把话放下了,姜几许点了点头,走出了陆续的办公室。

***

婚礼即将举行,但礼服丢了,这意味着什么。而且丢的那套礼服,是意大利设计师手工定制的。现在真能联系上那位意大利设计师,也赶制不出来一模一样。

而且这事还不能报警。

姜几许再次蹲在监控室看了一遍录像,电梯里的男人戴着鸭舌帽,低着头,身穿运动套装,脚下是一双黑色运动鞋。

姜几许看了好几遍,突然开口问王经理:“王大哥,你看他穿的这双球鞋,上面的字是不是天健?”

王经理喝了口茶,凑上头看了眼:“对!就是天健篮球俱乐部的鞋。”

姜几许从保安监控室出来,急如风火走出大堂来到了酒店外面,她要拦车去一趟天健篮球俱乐部,可惜快要下班的点,出租车并没有那么好拦。

正在她急不可耐时,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她跟前,车窗徐徐落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要去哪儿?”

姜几许看了里面的沈珩三秒,还是上了车。

……

晚上的总统套房,没有了小管家在等他。

季东霆来到了套房里的水晶花园,意外发现两株绿云居然开花了,这两株绿云应该是姜几许那女人最喜欢的花了,每次浇完水都要停下来“欣赏”一番。

他的主卧对着这个水晶花园,每天早上,只要用遥控打开窗帘,便能看到弯着腰浇水的小管家,这样的画面仿佛跟着清晨的曙光一样落进他心里。

暗香阵阵,季东霆躺在花园中间的躺椅上,想了想昨晚的吻,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整个人从躺椅上弹了起来。

岂有此理!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