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里已经没多少食材了,姜几许翻了翻下面的速冻,找了一包速冻牛肉。她想到小厨房里还放着一个大白萝卜,笑眯眯地趿着拖鞋去了厨房。这些年她在厨师长老黄那里学到了不少厨艺,随随便便糊弄一下也能填饱自己的胃。

把牛肉萝卜炖上好,姜几许看了看时间,心想陆续差不多可以到了。她所在的老城区容易找,但要找到具体哪幢楼就有点困难了。想到这,她拿着策划书便下了楼,来到路口处等陆续。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手机响了,陆续干爽的声音顺着听筒传了过来:“我已经到了。”

姜几许探头探脑,但她并没有看到陆续的凯美瑞,就在这里,陆续的声音又响起了:“我就在你家楼下。”

“啊?”姜几许转过身,赶紧往回走,绕过一条路,真看见一身黑色西装的陆续立在她家楼下,手里还拿着尚未挂掉的手机。

姜几许跑到他跟前,抱歉道:“真抱歉,还让您亲自跑来一趟。”

“没什么,我从筠西路过来的,车也停在那里。”陆续解释了两句,神色依旧有点冷淡,却不像在酒店时的严肃。

姜几许终于想起筠西路在哪边,她把手中的策划递给陆续,礼貌性地说了句:“陆总,要上去喝杯茶吗?”

陆续抬头望了眼这幢陈旧灰白的“古董楼”,点了下头。

“……”

姜几许不知道陆续真会点头答应上去坐,只能扬着笑脸在前面带路,她住在六楼,楼里没有电梯,楼梯空间逼仄,因为住着不同的人,每层楼道还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她不好意思回头说:“陆总,有点乱。”

陆续抬头看了她一眼,开口:“这个区,我也住过,不过是住在筠西路那边。”

难怪他能找到这里,姜几许明白了一些,然后就到了六楼。

不同于其他楼层,六楼显得明净整洁太多,门口还养着两盆植物,君子兰正盎然生机地生长着,另一盆更是亲切可爱,上面还长着两朵白色小花。而所有破损的墙面都贴上了温馨的墙纸,看起来素雅又洁净。另外他还站在门口,便闻到了一阵诱人的萝卜炖牛肉香味。

陆续承认自己的馋虫被勾了出来。正在这时,他身旁的女人打开门,“糟糕,都忘了。”说完进屋之后便往厨房跑去。

姜几许关掉煤气折回来,发现陆续已经脱掉皮鞋进来,大冬天踩在没有地暖的木质地板肯定冷,她赶紧去鞋柜找了一双拖鞋,弯下腰放在陆续的跟前:“真不好意思,其实不用脱鞋的,这双拖鞋是干净的,您先穿着。”

陆续穿上这双女士鞋,鞋子小,脚跟后全露在外面,他抿了下嘴,在客厅的布艺小沙发坐下。他前面是一张白色方形小桌子,上面放着两本书,一本酒店管理,一本曹文轩的《根鸟》。

过了会,姜几许端了一杯普洱茶过来,笑容浅浅地开口:“这是安美去大理的时候给我带过来的,我觉得口感不错,您尝下。”

陆续抿了口,果然很甘醇。他再次环顾了眼姜几许这套小屋子,其实比当年自己住的要好多了,酒店工作如此繁忙,而她居然能将屋子收拾得舒心又雅致。

客厅的竹架上放着一把小提琴,他对小提琴不了解,但看得出来这是意大利牌子,价格应该很贵……他是知道姜几许的一点过去,有些地方,她比他想得更坚强。

“我先走了。”陆续站了起来,拿上了姜几许的策划本。姜几许是真的希望陆续早点走,因为她就要吃晚饭了,但她只做了一个人的饭。

她送陆续到楼下,陆续临走前,她再次感谢了他:除了他亲自过来拿策划,还有就是他能把谷雨婚礼交给她。

陆续又就恢复上司的冷峻模样,开口说:“赵泞跟我通过电话,他和谷雨的婚礼基本定在了盛庭。”

姜几许难以掩饰心中的欢喜:“真的吗?”

“好好干。”陆续说完,便走了。

姜几许望了眼落日下去的天,深吸一口气,嘴角忍不住翘啊翘,最后哼着小曲跑上了六楼。

咦,她刚刚哼的是什么,居然是上次在季东霆车里听到的小提琴曲子。她拍了下自己脑门,心情说不上的愉悦。

有时候比起真正成功的那一刻,成功前的曙光更让人喜悦。当然她所要的成功绝对不只是要到了谷雨婚礼的承办权。

****

陆续回到自己的高档小区住宅已经7点多钟了,他开门进去时,王宜乐正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换了鞋进门,王宜乐还全身心投入里面的剧情没有发现他,等看到了他时站了起来:“回来了啊,吃了没,我去给你热一下饭菜。”

“不用,在酒店吃了。”陆续按住了女人的肩膀,然后拉她坐下来,“今天怎么不去打牌?”

“打牌也没意思啊,最近老输钱。”王宜乐叹了叹气,有点讨好地看向陆续,“过年一起回老家吧,好吗?”

“抱歉,我真没有时间,不过你可以订好车票,将爸妈接过来。”陆续有点累了,半个人靠在这张全牛皮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时又觉得耳边吵,原来是电视男女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吵到了自己,他睁开眼打量起自己的房子,头顶水晶吊灯的光线折射在里面的每个角落,多么宽敞明亮,里面的摆设家具全都是名牌,但搭配俗气,所以看起来有点杂乱,杂乱里又带着一股世俗的鲜艳感。

这复式房子是他结婚后买的,装修是王宜乐一个人弄的,当时他对她还挺有负罪感,觉得自己什么事都丢给她,但这些年。这些负罪感越来越轻,多的是厌恶感。他藏在最心底的厌恶,并没有人知道。

***

季东霆立在主卧的窗边,拉开绸缎窗帘,透过巨幅全景落地窗,s市的灯火炎炎便落进了他眼底,万家灯火,看起来繁荣又寂静。

s市的夜晚比伦敦、纽约、墨尔本都要热闹许多。他幽幽叹了口气,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是一道甜美的女声响起:“季先生,洗澡水已经放好,您可以入浴了。”

季东霆没有去开门,直接对外面的女人说:“行了,你回房吧。”

第二天,季东霆起得很早,却没有立马走出房间,而是坐在房间里的卧榻上网看国外财经新闻,突然门外又响了敲门声。

一阵恼怒爬上季东霆心头,他压抑住脾气。正在这时,一道轻软的声音传入室内:“季先生,dean已经过来,您起来了么,我可以让厨师部把早餐送上来吗?”

恼怒烟消云散,季东霆上前开了门,已看见姜几许面带笑容地立在外面。小管家那么早回来做什么?一天见不到他就难受么?

季东霆直接越过姜几许走到复式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优雅地交叠双腿,随后望了姜几许一眼,冷淡低下头开口:“早餐中式,就是你上次说的s市人最爱的早餐经典搭配。”

姜几许笑着去安排了。

姜几许是早上跟安美交了班,早饭过后季东霆照常出门,而她去开晨会。

今天的晨会内容是酒店的年会,当陆续说了年会要提早举办时,在场所有的经理和主管们都面露笑意。

陆续不是个抠门的老板,这些年酒店效益连续突破,去年年会的抽奖活动,好几位员工抽中了苹果手机、平板电脑、以及一位主管抽到了终极大奖,一辆夏利车。据说今年的大奖吉利二厢越野车。

姜几许去年抽到的一个高压锅,从小到大,她都没什么偏财运。

酒店最擅长的是举办活动,因为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今年年会方案早在陆续的办公桌上,底下的管理部、宣传部、客服部、厨师部、保安部等等全部配合起来,不到半天就把会场布置好。

底下人猜测今年年会提早举行的原因是,今年酒店会接下一个大case,有人传言可能是谷雨的婚礼……

职场上的消息,有时候走漏得比想象中更快。

酒店的年会,按照以往都会邀请所有的钻石卡贵客,当然总统套房的那一位更是要邀请。年会定在星期三,还有两天的时间送邀请卡,和告知其他住客:星期三酒店要举办年会,到时候酒店的保安、服务员大部分都会参加,所以服务上可能会怠慢。

部分客人都很理解,因为多送他们几份早餐券。

最要命的是节目,客房部最少要出一个节目,何云的团队已经摆明不跟她合作,就两天的时间,办公室里的人想破脑袋,终于想出了一个大合唱,最后不知道是谁反对:“厨师部就是大合唱,不能重了。”‘

安美突然笑眯眯走到姜几许身边:“小姜经理,要不你拉个小提琴吧,上次我去你家睡,都看到小提琴了,你肯定会。”

谁说她会的!

其次是礼服,姜几许有预感自己今年可能会获个最佳员工奖,或者团队合作奖其中一个。但是上台领奖的衣服呢?去年何云她们可都穿了礼服。

姜几许有点头疼,职场最忌讳的是玩另类,如果大家都穿礼服,就她穿职业装,就会有莫名其妙的眼光,认为她在搏出位。

头疼头疼。

姜几许抽时间又回了一趟家,从床底下拿出一个拉杆箱,爱达的老款。里面有几件九成新的晚礼服,都是一些经典款,好几年前的货了,现在依旧不显得过时。

她从里面拿出一件米色高腰裙,无袖、复古竖领子,下面裙摆是层层叠叠的欧根纱。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裙子,买来就没有穿过,当时她本打算是订婚穿的。

****

季东霆的邀请卡,是姜几许亲自送达的。年会对底下人来说是兴奋和期盼的,但对他来说肯定无聊而无趣的,但是邀请卡送到季东霆手里时,他居然认真看起来,并问她:“年会具体有什么活动。”

年会是管理部门主办的,姜几许也不是很清楚,就说了几个自己知道的:“表演、抽奖、颁奖之类的。”

“表演?”

“是的,每个部分都要参加。”

“你也要参加?”

姜几许点了下头:“……是。”

季东霆有点为难说:“我那天挺忙的。”

姜几许笑容很轻松:“没关系的。”

季东霆语气一改,又开口:“不过晚上应该有空。”

章节目录

你,我所欲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你,我所欲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