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忆的口气是很坚决的,所以老夫人也听懂了里面的意思,她能这么想,也算是祖上积德,嫁入皇家说的好听,身份尊贵,能得他人不能得之事,可从来都是公平的,你既然拥有了这些万千荣耀,那你自然也要走别人都没法走的路,跟着披襟斩棘。

现如今的宜都,凡是有点眼力见的人都知道三位皇子在夺嫡,若是能成就是明日的君上,若是不能成就是阶下囚,任人宰割,无论是哪一种路都不好走,老夫人并不像让木忆去过那样的日子。

“你能想明白,祖母很欣慰,可是这装病也要小心,且莫露出马脚,否则我们一家更是危险,知道吗?”

“祖母放心,娘亲在世的时候,教了我一些日常的医术,虽说治病救人谈不上,但以药物蒙混过关还是可以得。”

“好,自己把握分寸,若是有什么问题,只管来找祖母,知道吗?”

“嗯。”听完老夫人的话,木忆乖巧的靠在她腿上,别人家若摊上这事,恐怕早就把最好的绫罗绸缎,金银首饰拿出来好好打扮一番了,唯独他们家老祖母尊重她的意见,从未给过什么不满的脸色,木忆觉得真的很幸运,尽管娘亲离开了,但是祖母和爹爹都用各自不同的爱在保护和包容着他们。

帖子上写的入宫时间是三月十八,而木忆很不巧的从三月初九就开始病了,说是某天夜里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吓了不清,所以才会生病,而沈府的老夫人去请了成为道观的法师来做法,这大半年来,沈府的二小姐没了,大小姐也吓病了,老夫人心中很是不放心。

这才找了法师来查探,几番折腾以后,木忆的病有所缓和,但想下床还得十天半个月吧,所以老夫人亲自进宫去找皇贵妃将此事如实禀告,“贵妃娘娘,我家阿妩此次恐怕是无法来赴娘娘的春日宴了,丫头病的不轻,前几日才找了法师来查看,才好了些,可是若想几日内好清那是不可能的,老身特意前来替她拜谢贵妃娘娘的好意,丫头福薄,就不进宫来了,万一冲撞了娘娘的贵体,那可不好。”

上座的贵妃娘娘可谓是艳冠后宫,娇媚生姿,明明七皇子已经是二十余岁的人,但看她的样子,却似刚进宫的妃子一般年轻貌美,这里面除了天生丽质,还有大量的保养和名贵药材补充着,所以虽是四十的年纪,却有着二十不到的容貌,说起话来,声音也显得年轻。

“快扶沈家老太太起来,这本不是什么大事,还让老夫人特意进宫一趟,放心吧,让丫头好好休养,改日得了机会再召来陪本宫说说话就是了。”

“谢贵妃娘娘。”

“老夫人年事已高,平日里也要多多注意身体,皇上总跟本宫提起,说您年轻的时候可是位女中豪杰呢。”

“承蒙皇上抬举了,老身如今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再提当年也不行咯。”

贵妃社交礼仪般的和老夫人客套寒暄着,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老夫人就找了借口出宫去了,走的时候还得了贵妃娘娘的赏赐,除了玉如意还有些珍贵药材,让老夫人和木忆补身体的,老夫人叩谢之后就离开了。

”你去查查是否真有此事,还是用来搪塞我的理由?“

送走了老夫人以后,贵妃娘娘就让身边的太监去查这件事,若她真是生病了,那无话可说,若是装病,那就是打她的脸,打脸不说还有可能是已经站了其他两位皇子的阵营,这可就不好办了。

”但愿你是真的病,别被我查了出来了,哼,沈家忆,那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三日后,那首领太监就把宫外传来的消息递到了贵妃手中,展开一看不过一句话,沈家大小姐,遭吓病重,卧榻不起。

“行了,下去吧,过两日的春日宴可要好好准备,这次要给皇儿选个正妃,不但家世要煊赫,还得对皇儿衷心,否则宁可不要。”

“是。”

首领太监得了领就退下继续准备宴席上要的东西了。

另一边,这几日都在装病的木忆刻意让沈家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被吓病的事情,为的就是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每日都用药将脸色弄得煞白,看着有气无力的,绿意每次看到这模样心里都害怕,她会不会假病变真病。

事无巨细的照顾着她,就跟她真的生病一般。

“哎,你这身体可千万要注意好,我总是担心你,会……”

“绿意姑姑放心,我跟着娘亲学医那么多年,还怕这点情况?等过了这阵风头,我自然就能病愈了,放心吧。”

“我……要是小姐还在世,知道你这般折磨自己的身体,那还不知道要有多伤心。”

“娘亲若在,定会理解我的,姑姑。”

木忆说的也是,若不这样,那进宫之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若真被那七皇子和贵妃娘娘看中了,岂不是危险了?

心里都明白这些道理,但就是担心很多,尤其是她的身体,这样一直服药真的不会有事情吗?

木忆正和绿意在说话呢,就见门外有人敲门,“阿姐,是我。”

“进来吧。”绿意替木忆回答道,看着她的脸色,阿诺有点心疼,可到底这是唯一的办法,只能忍住了。

“西林哥,让我给你带了许多药材回来,他很担心你。”

“无事,你且告诉他,过上一月我必定好起来,让他放心吧。”

“嗯,他几次想来看你,但我都拉住了,如今这个时候,若是让七皇子一党觉得我们和他走的太近,恐怕又要白费你这装病的苦心了。”

“是啊。你们都放心吧,真的,就当这段时间我是卧床休息好了,放心吧,你们。”

既然她都如此说了,他们也没有其他好说的,而沈侯爷那边也是通过暗四传了话来,让她格外小心,若是装病,千万不能被人发现,另外就是身体,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要真的病起来就不好了。

就这样,在大家的关心下,木忆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等到宝林回来的时候也就好的差不多了,起码能下床走路,偶尔在院子里看看风景了。

趁着这次生病,她有更多的时间和借口呆在房间里不出来,外人不知道,她其实都通过地道悄悄地去了外面跟宝林汇合,商量起了他和妙人的婚事。

“大致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所以妙人现在留在曲城,等我这边准备好了,大概五月中下旬就启程过去了。你和阿诺呢?”

“我正想着要什么理由呢?”

“直接同侯爷说不行吗?”

“爹爹那里没问题,可祖母那里不好交代啊,我这一走,起码是一个月,这一个月的借口我要怎么找才好呢?”

“这种费脑子的事情就交给你吧,我不参合了,反正我走的时候一定要把你和阿诺带过去,否则妙人那里可没法交代。”

“敢情是为了妙人嫂嫂啊~”

“你怎么又打趣我,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还嘴上不饶我。”

“哈哈哈,这倒也是。”

两人说话间,在外一直奔波的木诺也进了屋子,手里拿着一个薄一些的披风,见着木忆就往她身上套,“你啊,说过多少次了,病才刚好,不要着凉,你再这样我就告诉绿意姑姑,让她收拾你了。”

“别,绿意姑姑每次也不骂我,就坐在那里哭,看的我心都疼了,我以后会注意的,好吗阿诺。”

“我听阿诺说了,这七皇子和贵妃娘娘果然开始动手了,前次十四皇子在朝堂上得了皇上的赞誉,他们那边就坐不住了。,急着拉拢朝臣,用联姻的方式也太过草率了。”

“可这也是最直接最牢靠的不是吗?”

木诺一语中的的讲出了问题的根本,联姻一旦成了,那两家可就是一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比其他的关系牢固多了,所以七皇子的正妃之位一定是要找个万全的小姐才行。

“良侧妃这把算盘打的那么巧都没法上位,而那位贵人诞下公主也没有多少恩宠,看来啊,这正妃娘娘一旦定了,势必就快点给七皇子生下嫡子,毕竟三皇子,十四皇子两边的人都盯得紧啊。”

“哼,毫无手足之情,眼里只有那所谓的皇权和荣耀。”

“哪朝哪代都一样,这也不完全是本朝的问题。”

“不说他们了,七皇子妃的位置究竟花落谁家,自有贵妃娘娘去头疼。我们眼下眼看的就是扩展生意的事情。”

“阿诺来信我看了,卫城的情况也摸清楚了,虽然不同于曲城是个开放的贸易城市,但两边的民众还是都有在哪里生活,开上个一两家火锅店,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另外我还打听到了一个地方,扶风城。我计划把大本营建过去。”

“扶风城?”

“是南罗国和启东国的交界处,哪里有个地方叫扶风城,城不大,但因为周围的地势比较险要,所以很少有人管,久而久之自己就成了个三不管地带,没什么势力在那里插手,我们方便下手,但就是前期的准备太多,虽说是个城,但一直疏于管理,人口不多,也不富裕,本地的人没什么生存的能力,且三面环山,进入城里的唯一通道是水路,那湖绵延千里,是个天然的屏障,能挡不少的人。”

“为何要找这么个地方?”

“避仇。”

“对,若我们真帮了十四皇子,那么七皇子和三皇子的阵营势必要对付我们,而且阿妩也说过,狡兔死走狗烹,十四皇子有朝一日翻脸了,那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宝林哥这话有理,这样吧,药庐也快开起来了,等那次要采买药材的时候我们去看上一眼,若真的合适,那就是早早准备吧。”

“嗯。”。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