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六个时辰,俩人都跪在灵前,没有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等法事结束的时候,木忆和木诺就“晕”倒了,慌的一众丫鬟都在惊叫,但程嗣很快稳住了大家的心神,明日的法事照常进行,但俩人晕倒的事情不能对外宣扬,大家只管做好自己手里的事情就好,至于照顾俩人,绿意姑姑是不二人选。

不过寥寥数语,就把场面给震慑住了,修姑姑也是老人了,自然知道这种时候听主子的话就行,嘱咐手下的丫鬟们,安排好师傅们的休息,然后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要随便走动,而小厨房里的厨娘也只得听命于绿意,让做些清淡的食物送去。

房间内,木忆和木诺已经换装好了,这次过来的时候,他们带着妙人身边那个易容高手来了。

不过一个时辰,身份就对调了个,那人身形伪装成木忆,远远看着竟有八成像,而早就准备好的王陵也因为身形和木诺相似而装扮成了他,若是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得知这人竟然不是木诺本尊。

“好了,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最多两日,我和阿诺就回来了,我们不在的日子里,你们听程少爷的安排就好,知道吗?”绿意本来打算跟着她们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实在没法,只能等着她们回来,日后寻了机会再去。

“放心吧,这几日我会让她们都卧床休息的,修姑姑也不过见你几面,定是看不出来的。”

“嗯,希望如此。”

“你们去的时候,拿着我的令牌,路上不敢有人阻拦的,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好。”

“那就不多耽搁了,趁着天黑赶紧去吧。”程嗣交待道。

木诺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阿姐的。”然后就在王辛的保护下,离开了祠堂,朝着山谷的方向奔去。

夜黑的愈发让人觉得荒凉。

山谷和祠堂的位置相隔不是很远,但也还是用了不到三个时辰,王辛将二人护送到谷口,就下马了,并对二人说道,“少爷曾吩咐过,让我守在山谷,待两日后再护送二位回去,所以王辛就在此处等候,请沈小姐和沈少爷务必注意安全,否则,王辛没法跟少爷交代的。”

当时还在想若是王辛见到爹爹还有宝林哥的时候,该怎么说,现如今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好,辛苦你了,我们会快去快回的。”

说完就马鞭一甩,两人朝着山谷里就策马而去,只留下王辛看着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心里在想,果然是少爷看上的女人,跟那些个京城里的大家闺秀,不太一样。

进入山谷以后,很快就看到了屋子,而宝林和妙人一直站在屋子前等着他们,看到月色下马匹疾驰而来的,两人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路上还顺利吗?”

“嗯,不过这次只能待两天,不然我怕祠堂那边程嗣兜不住。”

“程嗣?就是那个对你有意的那个人?他怎么会在祠堂?为什么说他给你们兜着。对了,绿意姑姑呢?”宝林一下子把所有的问题都抛了出来,问的木忆都有些回答不上了。

“进门再说吧,你这样问个不停,让阿妩和阿诺还能不能进门了?”妙人在旁边打圆场。

“我竟忘了,快进去吧,侯爷还在里面等着你们呢。”

“爹爹已经到了吗?”

“嗯,我们到的时候,侯爷已经到了。”

木忆和木诺匆匆几步进门,就看见这样的一幕。

沈懿依旧穿着那身青衣,喝着茶,手里拿着的书竟然是这些年里娘亲惯爱看的一些,难怪自从娘亲去世以后,爹爹把她屋子中很多东西都带走了,原来是搬到了这里,用这样的方式来思念着娘亲。

“来了?路上没遇着什么吧。”

“爹爹放心,暗四和暗五都跟着我们的,无事,只不过……”

“怎么?”

“程嗣的手下意外发现了这里,所以他知道我们把娘亲从祠堂移葬在了这里,所以这次他跟着来掩护我们,然后派人护送我们到谷口,而他留在祠堂替我们守着。绿意姑姑也留下帮他,这次就没跟过来。”

“程嗣?他倒是有心了,只不过……算了,不说这些,早些休息吧,明日好好陪陪你娘亲,后日一早就离开吧。”沈侯爷说了此话,几个小辈都不敢不从。

按理来说,才三十多岁的年纪,真是当年的时候,可随着木清一死,他整个人都变了,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苟言笑,但却看的出来,他苍老了许多,很多时候,甚至觉得他比老夫人更加清心寡欲,对这世间没什么留恋。

“那爹爹也早些休息,我们就先去睡了。”

沈懿点点头,然后视线就从他们那里转移到书上,继续喝着茶,看着书,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几人都起了个大早,很多东西都是早早就准备好的了,没有带金银纸钱,香烛贡品,早上起来抄写了经文就在木清的坟前烧了,以表心意。

沈懿站在坟前,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几个孩子都磕头以后,就对他们说道,“你娘亲生前的时候说过,希望这山谷里都是花香果树的,那样她也不会寂寞,所以,我们今天给她栽种些树吧,养护的问题我会找人来的,日后若是来,不要烧拜纸钱,为她种上些她喜欢的树就好,知道吗?”

“是。”几人都红着眼睛答应到,既然母亲希望如此,那他们一定会做到的。

叩拜之后,几人在不远处的地上开始动手,沈懿带着宝林和阿诺,挖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坑,然后把沈懿早就准备好的小树苗都放在里面,精心栽培好后,再让木忆和妙人为它浇水。

一颗,两颗,三颗……整整一天,从日出到日落,五个人种下了三十三颗树,刚好是木清离世时的年纪,几人许诺日后每年到了木清忌日,就为她栽种一棵树,那样每次来到这片地方,就仿佛她还在一般。

晚间,宝林和妙人下厨做了一点吃的,都是素菜,简单水煮或清炒一下也就好了。

“阿妩,这些日子我看程家的那孩子和你走的挺近的,你的意思是就打算和他在一起了吗?”晚饭过后,阿诺去喂马,宝林和妙人去收拾厨房,只剩下木忆和沈侯爷的时候,他先开口了,就跟寻常人家的父亲一样,关心一下自己女儿的小心思。

“爹爹为何这般问?”

“早在你成人礼的那天就看出来他对你的心思了,这些日子,很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也听你祖母提起过几次,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

“爹爹,我知道的,程家哥哥对我的好,我都知道的,只是女儿还有孝期在身,什么事情都要等两年以后再说,所以还望爹爹和祖母能放宽心,女儿若真是喜欢,到时自会与你们说的。”

“你啊,和你祖母一个样子,我曾听父亲提前过,娘亲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有主意,难怪她那么喜欢你。”

阿妩笑笑,现如今在那个家中,最爱的也就是祖母了。

“明日你们回去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知道吗?”

“爹爹放心,有暗四暗五在,还有嗣哥哥手下的王辛,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嗯,我还会在这里多住上几日,你们在祠堂待上几日,就早些回府吧。”

“嗯。”

木忆想说点什么安慰他的话,但看他的样子也不是很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能说简单了请安之后,就离开了。

找到了在喂马的木诺,就着这夜色聊了起来。。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