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本欲借着这事把木忆扳倒,没成想反倒被她抓着这个辫子反咬一口,若是她指使的,那尚且还有的说,可眼下,完全是锦绣自作多情去害她的,这事她要是认了,那在这家里也就废了。

良人顾不上什么礼节了,大喊冤枉,声泪俱下的对着沈侯爷说,“侯爷,妾身是冤枉的。你也知道心儿她从小身体就不好,我一个当娘的,怎么可能会害她呢?这事都是锦绣这贱人做的,妾身事先真的不知情啊。侯爷,你要相信妾身啊。”

“姨娘,为何要如此狡辩?之前还未查出真相就一口咬定是我要下毒害弟弟妹妹,现如今查出来是你自个身边的丫鬟下的毒,这反倒跟你无关了,刚刚口口声声喊着要爹爹还你和弟弟妹妹公道,如今呢?我要找爹爹要个公道就是错的吗?”

“你……”良人被木忆的话给噎住了,刚刚确实是气急攻心,只想让侯爷赶快处置了木忆,所以说了不少重的话,如今都自打嘴巴了,心里对锦绣更是狠的牙痒,巴不得现在她就毒发身亡。

而跪倒在地,一直瑟瑟发抖的锦绣一听良人这话,算是废了。

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良人,仿佛在说,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结果你竟然这般对我,之所以去陷害木忆她们,也是为了良人的地位稳固,而今,竟成了弃子一枚。

“姨娘,你当真要弃了我?”

“锦绣,你在我身边那么多年了,我也想要你好好的,可如今你不但陷害侯府嫡女,还私通外人,这样的罪孽深重,你要我如何保你?我虽不才掌管侯府后院多年,但没承想最大的问题竟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如今,你还是自行了断莫要害了他人,我会求老爷给你留个全尸的。”

留个全尸,难道这么多年的忠心耿耿只能留个全尸?锦绣心中十分愤恨,想要把这些年她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全抖出来,一直狠盯着良人。

突然看见她将手里的丝帕攥成一团,眼里虽然含泪,但是警告的意味很重,仿佛在说,有的事情你要是说了,那就只好让你的老相好跟你陪葬了。

心里万分挂念想好的锦绣完全懵了,若是自己真的将一些话给抖了出来,恐怕会牵连到在外面等着她的赵子义,不行,不能让他无辜牵扯进来。

“姨娘,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家人。”家人二字咬的十分重,其实锦绣早在跟随良人之前就是孤儿了,哪来的什么家人,她所谓的这人不就是她的相好吗?说完就重重的超她磕了几个头。

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扑向锦盒,狠狠的舔了一口有毒的地方,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已经一命呜呼。

木忆心想这是她死得其所,但是良人还未正式扳倒,到底还是有些不够。

良人见锦绣已死,那很多事情就只能是死无对证了,沈侯爷听着看着这出闹剧,眼下算是结束了。

但木忆哭红的眼睛还是让他揪心了,想起木清,总觉得没能好好照顾他们姐弟就是他的错。

“良人,最近这些日子就好好养病吧,没事就照顾好孩子们,呆在院中吧,至于管家的事情,还望母亲多多教教阿妩,日后她也还是要嫁人,这管家的事情也早该学起来了。”

一句话,既禁了良人的足,又夺了她的权,听着这种安排,良人像是烂泥一般,好不容易才等到的局面就这样给毁了,她实在是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样?锦绣这一步着实伤到她的根基了,能不牵连到她已经是侯爷最后的仁慈了。

“是,妾身领命。”说完就磕了几个头,任由锦心带了下去。

老夫人扶起木忆,心疼的安慰道,“好孩子,你父亲还是替你做主了。不要难过了知道吗?”

这话说的恳切,虽说没能扳倒良人,但折她一个党羽也算是不枉费心一场,知道见好就收,木忆回答道“是。”

一场生辰,最后以良人被夺权禁足,锦绣身死画上了句号。

回到木院,吩咐大家都下去休息以后,木忆拉着绿意的手说道,“绿意姑姑,之前让锦绣那般欺负于你,如今我总算报仇了。日后,若是有人敢懂我所珍惜的人,我和阿诺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绿意知道这局是木忆设的,但是没承想最后竟然还是被良人给逃脱了,心中虽有愤恨,但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只能等他日再行解决良人了。

“阿妩,以后做事千万要小心知道吗?你这一下算是和良人那边撕破脸了,她身边的锦心可不是锦绣这种一般没头脑的人,她心思极重,下手更是毒辣。对付她会更费力气的,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姑姑放心,我在没有把握之前不会打草惊蛇的。锦心,下一个就是她。”

“阿姐,今日之事过后,那赵子义怎么办?”

“等下我出去跟妙人姐姐说,让她差人送回曲城,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她自然晓得怎么做的。”

没错,赵子义就是木忆安排在锦绣身边的人,上次暴打了锦绣一顿后,赵子义“恰巧”路过救了她一命,而后又在护国寺中相遇,一来二去,凭他赵子义的那张小白脸和那张巧言善辩的嘴,自然哄得锦绣以身相许,还抖了良人不少的秘密,这次的毒药其实就是木忆配的,经由赵子义的手送到了锦绣手中,面上的毒也是她涂的,给赵子义的时候只说了让他别碰瓶子,但至于他会不会跟锦绣说那就是她要试探的地方了。

若是说了,那赵子义也留不得,一看就知道是对锦绣动了心;若是没说,那就是逢场作戏,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送回曲城继续吃他那碗靠这些手段的饭。

果不其然,锦绣啊锦绣,你到死也不会知道,你这一生是被多少人利用过。

木忆做起事情来就是滴水不漏,所能想到的方方面面都留有后手。

以前是木清在,一直劝他们不要过分心狠,可如今,木清已经被他们给害死了,不报这仇,不把良人,良侧妃,七皇子扳倒,她心中是不会安宁的,即使成为了双手沾血的人,她也在所不惜。

木诺自然懂她的心思,虽不言语,但眼神中的坚定同她一样。

“对了,有没有吩咐过暗五,若是他去跟爹爹汇报了……”木诺提出自己的担忧。

“不会的,从他和暗四跟我们开始,我们就是他们的主子,如是去告状,那就是对主子不忠了,我相信他们和宋之扬一样,是拎的清厉害关系的人。”

确实,暗四暗五自跟随木忆木诺以后,就再也没有跟沈侯爷汇报过任何的消息,只负责保护和传递他们想要传递的消息,其他的一概闭口,这就是他们从小接受的训练。

“这次以后,我想良人会更加小心的,虽然我们手里有不少的关于她的作恶手段,但没有证据,她在爹爹面前一向装的贤良淑德,所以我们还是要按兵不动。先把她身边的锦心给除了,再来谈如何收拾她。”木忆分析道。

“嗯,从明日起,阿姐就要跟着祖母学习管理后院的事情,能出去的时间估计少了,这样,若是宝林哥有什么要同你商量的,我来传递吧,于礼留在府里跟着你,好歹他也会点拳脚,也算机灵,跟着你我要放心些。”

“好,可是你一人在外千万要小心知道吗?尤其是别被认识的公子哥看到了。”

木诺点点头,他们必须更加谨慎小心才为上策。。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