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锦绣急的不行时,一直昏迷不醒的心儿有了反应,哼唧了几声又弱弱的睡了过去,沈懿看着这从小就遭罪的女儿,再看看头上都磕出血印子的木忆,心里一时很难抉择,如果不是那个人,他又怎会娶了良人,如今也不会是这番境地。

“把所有接触过锦盒的人全都召进来,我要一一审问。”

“是。”

红袖是第一个接触过它的人,自然最先审的就是她。

而她们都是做好准备的人了,对答入流,一点破绽都没有。

“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从外面回来以后,就直接拿了锦盒过来,无人对它动过手脚,更何况是这样一碰到就会中毒的,难道奴婢不要命了吗?敢这样去做?请侯爷明察。”

“把木院所有人带来。”

“是。”

很快,木院中的所有丫鬟仆人都到齐了,沈侯爷沉着声说道,“今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若是让我发现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们是自己招呢?还是要用刑啊?”

啪,摔了一地的茶杯。

“老爷,老爷饶命啊,老爷,真的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更何况您是知道啊,木院长久以来都是被禁的,我们到何处去拿这样的毒药呢?老爷。”莲心一句话说在了点子上,是啊,木院一直都被禁,怎么可能会认识外面的人,更何况是这样的毒?

大力为人老实,一直在磕头,大喊饶命,而王婶和六婆更是胆小,战战兢兢的也一直在磕头求饶。

红袖哭着哭着突然说了句,“会不会是有人潜入木院,在盒子上涂了毒,然后要陷害我家小姐和少爷呢?老爷,老爷你要给我家主子做主啊。”说着说着,越喊越大,门外跪着的仆人们更是看不懂了,一开始不是说大小姐下毒害二小姐吗?怎的现在变了?

“嗯,我觉得这个丫头说的不无道理,你们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其他人去过木院?”老夫人抓着这个机会赶紧问道。

看守门口的大力抓抓脑袋,没有啊,木院本就不受人重视,谁又会去呢?平日里,都是木院的人,而且两位小主子都很少出门,有时几天都见不到一次,就待在房间里。

大家见他的样子,也知道一定是没有什么的。

突然王婶说道,“哎,今天下午我好像见有人影进了小姐的卧室。不知道是不是她!”

老夫人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阿妩和阿诺的。

“你再好好想想,如果让你认,你认的出来吗?”

“那人身形和莲心姑娘差不多,所以一开始我以为是莲心,就没多想,如今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来啊,把和莲心身形差不多的人都叫出来,让这……这厨娘辨认辨认。”老夫人对着管家吩咐道。

很快,比对着莲心的丫鬟就站成一排,十来个人,衣服大多是淡青色的,王婶仔细看了一遍,完全没有头绪,回老夫人的话,“老夫人,这……大家都穿的一样,我没法认出来是谁啊。”

听着这话,本来很紧张的那个小丫头突然松了一口气,动作虽小,却也瞒不过木诺的眼睛。

指着里面一个穿青色衣服,头带两朵粉花的小丫头大声喝到,“你为何这般紧张?”

被点名的小丫头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情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一下就跪倒在地,大声喊着饶命?

“饶命?”这话一听就有蹊跷,木诺对于礼示意了一下,于礼起身把这小丫头提了上来,跪在沈侯爷面前。

感受到侯爷的怒气,小丫头本就吓傻的心里更是毛骨悚然,当初答应锦绣去摸药的时候,只以为是一般的药水,她说和木院里的丫头不对付,所以想给她们点警告,谁知竟然会是毒药,而且是一下手就如此狠毒的药。

“老爷饶命啊,饶命啊,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你是不是也要摸一下那锦盒才知道啊?说!”老夫人出声呵斥道。

“老夫人饶命啊,我……我不知道这是毒药啊。”

“好啊,果然是你,你是那个院子里的,如此陷害主子,到底是何人指示的。”

小丫头心里一阵害怕,若是她把锦绣供出来,家里人会不会有危险?若是她不供出来,恐怕难逃一死。

“说!究竟是说让你害我姐的。”木诺可不是什么善茬,平日里不爱多说话,可这一声呵斥可比老夫人恐怖多了,尤其是浑身散发着血腥的气息,让小丫头更是瑟瑟发抖,被吓得不清。

“是,是锦绣姐姐,让我这么做的。”

锦绣的名字一出来,众人纷纷就把目光看了过去,而一直装晕的良人也“醒”了过来。

到底是经常做坏事的人,锦绣刚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紧张,而如今咬得越狠,对她来说就越有力,她根本没有任何把柄在这丫头手上,空口无凭,他们别想这样就能逼她就范。

木忆看着小丫头咬出了锦绣,嘴边冷笑了一下,哼,锦绣,你还以为今日能逃脱吗?

只见锦绣几步跑上前来,跪在侯爷和老夫人面前,然后就大声哭喊说自己冤枉,“老爷,老夫人,奴婢冤枉啊,良姨娘可是奴婢的主子,几个小主子也是奴婢从小看着长大的,奴婢若是要害他们,有的是机会下手,何必还要借这个小丫头的手呢?再说了,大小姐的厨娘说见过一个身影,此人就被大少爷抓了出来,这难道不巧吗?为何所有的事情都将矛头指向奴婢了?”

“侯爷,锦心,锦绣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人,我相信她们不会这样做的。”良人“虚弱”的说道。

木忆听了这话就不高兴了,红着眼问“那姨娘的意思就是阿妩会这样去害弟弟妹妹们,是这个意思吗?”

“我……姨娘只相信眼前所见的。”

“祖母,阿妩的娘亲走的早,若是娘亲在,一定会相信阿妩不是这样的人,是吗?”

木忆扑过去,靠在老夫人怀里放声哭泣,“好孩子,祖母相信你,相信你啊。”

“老夫人,可奴婢真的没有做过啊,这样挨千刀的事情,又有几人回去赌呢?若真是奴婢,为何不找更为妥帖的人,要找这一下就抖出奴婢的人去下毒啊。老夫人,老爷明鉴啊。”

小丫鬟看着锦绣的这出戏,眼睛瞪的贼大,完全不相信这人指鹿为马的本领,“你……你,本来就是你告诉我你和木院的丫鬟有过节,让我去摸的这药,说这药不会死人,只是会浑身红痒,怎么……怎么你就不认了呢?”

“你说我让你下毒,可有证据?”

“我……我……老爷,老夫人,你们要相信我啊,真的是锦绣让我去下毒的啊。”

“我不知道是谁安排你来陷害我的,可是做人不能这样啊,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为何会让你去下毒呢?”

“我是小红啊,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呢?是你答应事成之后要给我一笔钱供弟弟读书的,不然我怎么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你现在竟然说不认识我?”

“哼,你破洞百出,我一个丫鬟哪来的什么钱财给你供弟弟读书!”

“你……”小红没想到,锦绣竟然如此狠毒,想要把罪都推在她身上,可她却没有任何锦绣的信物,根本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

“锦绣,你……你不得好死!”气红了眼睛的小丫头竟然在盛怒之下,突然一口气噎了过去,嘴角还有丝血迹。

沈侯爷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冷漠的摆摆手让人把这丫鬟的尸体拖下去。

锦绣看着被气死的小丫头,面上还是装作无辜的样子,心里却冷笑,她一死就无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了。。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