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安从小就被告知一件事情。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所以,总淡淡的态度对待一切接触到的人。

亲戚对她说:安安呐,处小朋友了没有啊?哦哟,正当年的小姑娘,要赶紧搞对象的嘛。

嗯,知道了。

朋友对她说:大安子,马上期末了,你复习的怎么样了?要是小抄弄好了,记得多复印一份哦。

嗯,知道了。

每个交往过的人都对她称赞有加,说她脾气好得像朵棉花,软糯糯的。

但这些人里,一定没有程向阳。

(一)

和安决定辞职了。

因为实在憋屈。

抱着整理好的私人物品,进电梯前,最后看了一眼这家公司,没有留念的离开了。

走之前,拉黑了之前几个见不惯但又碍于面子的同事们。

不,是前同事们。

“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

无视电梯里的诧异眼神,和安淡定的接起电话,“霏霏……”

“哟,真辞了?”

“辞了。”

“得,你先回家收拾收拾,晚上接你出来庆祝一下,这破工作,若不是之前看你挺有干劲儿的,早劝你走人了。”

“您这嘴啊,行了,约上老几位,一起吃火锅,然后喝大酒。”

“成,挂了啊,见面再聊。”

“好。”

挂完电话,和安笑着摇头,霏霏总是这么有办法,本来还很down的心情,因为她的几句玩笑话,突然轻松了不少。

叮……

电梯到达一楼的声音响起来,门打开的时候,和安长舒了一口气。

往上抬了抬手里的纸箱,纤细的胳膊牢牢地圈紧它。

摆在文具旁边的多肉,粉绿粉绿的向上生长着,不管是在店里,还是公司,亦或者现如今的箱子里,从来都不声张自己的荣耀,也不哭诉自己的心酸,安安静静的,活得格外敞亮。

和安突然有些羡慕它了。

侧身出了电梯门,眼看着新一批涌进去的人群,面无表情而又神态紧绷的模样。

像极了无数次的自己。

这些日子等待电梯的模样,竟然在这一刻全都清晰了……

嗯,人生在世,开心就好。

转头,蹬着高跟鞋,挺直腰板,嘴角上扬的,如同第一次来面试般自信的离开了这个为之奋斗整一年的地方。

什么报表,账单,见鬼去吧。

林霏霏到家里的时候,和安还在睡觉。

开门看见睡眼惺忪的和安,林霏霏忍不住翻了几个白眼,“大小姐,你是失业,又不是失身,搞得这么颓干什么?”

林霏霏,25岁,长相甜美,身姿妖娆,家境良好,毕业以后自己开了一家火锅店,经营状况良好,事业小成,有个稳定交往的男朋友,双方已经到了见父母的阶段。

和安从小到大,都深以信赖的闺蜜。

“颓?好不容易可以不上班,自然要把这些日子缺的觉都补回来啊,讲真,这三个小时是我睡得最舒服,最放松的时间了。”

“去洗澡去,一股子社会闲散人员的味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姑娘交友不慎呢。”林霏霏嫌弃的踢了和安一脚。

和安揉揉腿,伸了个懒腰,“喳,大爷~”

“安子,手机响了,你们家程向阳的,你接吗?”林霏霏拿着手机站浴室门口冲里面的哗啦啦的水声喊道。

和安正洗头呢,“你接吧,告诉他下班了过来。”

“得了,我也就见过你,辞职都不带告诉家里人的,哦,不对,程向阳还不算家里人。”林霏霏坐床上唧唧歪歪的吐槽道。

“喂,程向阳。”

程向阳疑惑的放下手机一看,“霏霏?”

程向阳,28岁,和安的大学学长,某公司的财务总监,

“是我,安子洗澡呢。”

“现在这个时间洗澡?不是,这点不应该在上班吗?”

“安子辞职了,她让我告诉你,下班了过来,晚上去我店里,给安子庆祝庆祝。”

“……”

“程向阳,呆了?”

“哦,没有。那你们在家等我,再有半小时,我就过来了。”

“得,挂了。”

挂了电话的林霏霏往后一倒就躺床上开始嘴里念叨。

“出来给你们家程向阳回个电话吧,我说你辞职了,他愣了半分钟没吭声。”

“安子,你听到没啊?”

回应林霏霏的只有接连不断的水声和晕染了大片玻璃的水晕。

“霏霏,要喝牛奶吗?”和安裹着浴巾就打开冰箱问。

林霏霏正在发微信,眼也没抬的回了句,“安子,姑娘家的少喝冰的东西。小心以后遭罪。”

和安没回话,倒了一杯放进微波炉,加热。

“霏霏,我手机呢?”

“搁你床上了。”

和安拿起手机的时候,就看见程向阳的微信。

“安安,辞职了?”

“嗯。”

“是因为上次那事吗?”

“是啊。”

“辞了就辞了,我养你。”

“下班过来我们一起去霏霏店里。”

“知道了。”

和安看着这简短的几句对话,心里很甜,程向阳就是这样的人,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总是那么包容自己。

或许。

以后的事再说吧。

火锅店。

“来,举杯庆祝一下,大安子终于浪女回头,成功失业,为咱这失业阵线联盟再添一员猛将。”说话的是王黎,死党之一,上个月刚递的辞呈。

王黎,25岁,林霏霏大学同学。家境优渥,曾去英国留学一年,回国后,成为祖国的点钞小能手

“王黎,怎么说话呢?浪女回头,说到浪,安子能跟你比啊?你这划船都不用桨,全靠浪啊。”林霏霏打趣道。

“霏丫头,要不是你有亚东,安子有向阳,真是担心你们俩那换口水的癖好啊。”

“哟,王黎,吃醋啦。”

“那是,林大官人啊,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王娘子吗?”

“官人啊,您可要雨露均沾啊,独宠这安娘子,小心王娘子给她下眼药啊。”程向希不甘示弱的插嘴。

我不禁失笑起来,看着这群损友你一句我一句的斗着嘴,实在有趣。

“行了,老几位,胳膊都举酸了,这酒到底喝不喝呀。”李亚东见大家伙都掐着林霏霏回嘴,忙打圆场。

“亚东,就你护着霏霏,上次你被我们打趣的时候,可没见霏霏出来美人救你啊。”王黎还嘴说道。

“我乐意。”

“不说了,喝!这恩爱秀的。来,安子姐,我祝你刑满释放,乐极生悲。”

“程向阳,你妹妹怎么说话呢?当哥的也不管管?”。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