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忆和木诺去到良人院子里的时候,那里早就装扮喜庆了,红绸满院,各路丫鬟小厮也是喜气洋洋的,早就听说良姨娘出手阔绰,对下面的家奴很是大方,今儿要是表现的好了,估摸着又能拿不少的奖励,所以大家都不停的在表现,希望能得到良人的垂青。

“一个姨娘过生辰也能如此铺张,看来这侯爷的恩宠果然有效。”木忆看着院门口的红绸说道。

“我们都到门口了也无人迎一下吗?”木诺对着木忆说道,话刚歇,面色也有些不虞。

“没人迎,那我们还凑什么热闹,去找祖母吧,顺便哭诉一下?”木忆俏皮的说着,两人又在打自己的小算盘,带着莲心,红袖和于礼转身离开。

还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有人喊道,“大小姐,大少爷留步。”

姐弟俩对视一眼,告状的机会丢了?就见来人是锦心,比起锦绣来说,此人心计就深了,做人做事向来滴水不漏,早早地就看见二人及其仆人站在门口,可她却不为所动,直到她们转身打算离开才有了动静,面子也下了,礼再来全。

“大小姐,大少爷,请恕奴婢们的招待不周之罪,良姨娘早早就吩咐我们在门口迎接,可是刚接到侯爷那边的传话说今儿有客人来访,所以去处理了一点事情,还往小姐少爷不要责怪,这就跟奴婢进去吧。”

“锦心姑姑多虑了,阿妩只是打算携弟弟去请祖母过来,并无怪罪良姨娘不迎的意思。良姨娘虽说只是姨娘,但到底是爹爹的妾室,也算是我们的长辈,自然是要以长辈之礼对待的。”

木忆一句话反倒把锦心给刺了回去,一来是强调了良姨娘的身份,二来也说了自己不是那不讲礼数的人。

“大小姐教训的是,奴婢自当省得,不过老夫人已经在院中,大小姐和少爷还是快随我进院吧。”

锦心自然是能听得懂她的意思,不过眼下不是争辩的时候,所以笑脸说是,迎了二人进院。

一路走过来,这良人的院子不比她们木院小多少,里面的精致程度却远远超过木院。

进门就是大片的梅花林,如今虽不是梅花盛开的季节,但一看就是用心打理过的枝桠。

亭宇楼阁,无不精致,没有金玉辉煌的模样,却处处透着精致,一花一木,一草一路,都是找人专门打理的,除去对良人的意见外,木忆对她这院子倒是蛮有兴趣的。

颇有江南园林的气质,清淡雅致,却不失贵气。

“良姨娘这院子可真漂亮,一看就知道是用心打理过的。”木忆对着锦心夸赞道。

“这院子是侯爷赏给良姨娘的,里面的这些花草树木也是侯爷找专门的工匠伺候着,所以格外用心些。”

“这样啊,看来爹爹果真很喜欢良姨娘呢!”

锦心听着这话,只低低俯了下身,没有接话,木忆也没了兴趣再套她的话。

而在木忆旁边的木诺全程面无表情,如果不是怕木忆不安全,他才没兴趣来这里过什么生辰,这沈府,于这些人眼里是权贵的象征,是争斗的目的,可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木忆自然是知道木诺的心思,可如今她更感兴趣的是怎么让这侯爷看清良人的面目,让他知道这些年来母亲所受的委屈,其他的不作想法。

正打算着呢,就见正厅已到。

“大小姐和大少爷到。”锦心恭敬地介绍道。

而厅中正坐的老夫人一听就喜笑颜开,原来是阿妩和阿诺来了,一旁的沈懿依旧没什么表情,良人却笑得更加开心,招呼着让他们进门。

“阿妩和阿诺来了啊,快快快,老夫人都念叨你们好久了。”良人走过来拉着木忆的手,“慈爱”地看着他俩说道。

木忆甜甜一笑,任谁也看不出这笑容有丝毫的不真诚,“阿妩和弟弟恭贺姨娘生辰,母亲身体不适,故而在院中休息,吩咐阿妩带了礼物来,希望姨娘喜欢。”

“喜欢,喜欢,只要阿妩和阿诺前来,姨娘就很开心了。”

“嗯,那阿妩先去拜见祖母和爹爹,稍后再同姨娘说话。”

“那是自然。”两人一番客套以后,木忆就走前几步拜见老夫人和沈侯爷。

“孙儿(孙女)拜见祖母,祝祖母福寿安康,儿子(女儿)拜见爹爹。”两人恭恭敬敬的行礼,让老夫人心里更加喜欢。

一旁的良人使了个眼色,锦心就明白了,转身去把两位小少爷和小姐带来。

这种场合,岂能让你们再夺了恩儿,赐儿的宠。

不多时,锦心就带着四岁的家恩和家赐前来,而身后跟着奶娘,怀里的是一岁女娃心慈。

良人见三个孩子前来,一直防备有佳的心里瞬间就软化了,上前抱过心慈,捏了捏她的小脸,白白净净的脸上透着绯红,说实话,心慈和良人长得十分相像,都是温婉可人的样子,再加上生她时颇费了些周折,所以从小就被良人捧在手心里疼爱。

沈懿也如此,本就喜欢女儿的他,错过了木忆的成长,看着巴掌大的心慈慢慢长大,越来越可人疼的模样比几个男孩子更得他的疼爱。

“几日没见心慈了,把她抱过来吧。”从一开始就没说话的沈懿突然开口,朝良人说道。

“是。”说完就抱着孩子走过去,木忆看见她嘴角的轻蔑,仿佛在说,同样是女儿,你就不如我的女儿。

木忆想笑,果然,深宅妇人唯一的乐趣就是争夺夫君的宠爱,争夺子女的疼爱。

实在可怜。

沈懿接过来,看着心慈的模样,心里为父的感情十分浓厚,“心慈这两天还好吗?”

“侯爷放心,奶娘照顾的很好,这几日的饭食也很上心,不曾生病,前两天还吱吱呜呜的想说话了呢。”

“是吗?”沈懿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啊,哒哒哒的会发声了,比恩儿赐儿会说话的时间还要早上一个月呢。”语气里满满是骄傲感。

站在一旁的锦绣看良人很是高兴的样子,就想捧她踩木忆木诺一脚,赶忙就接上话,“是啊,小小姐可聪明了呢,两位小少爷也是,教习的师傅都常常夸呢,一看就知道是侯爷和夫人的孩子呢。也不知道大小姐和大少爷是不是也这么早就会说话了呢?”

木诺听着这话有些刺耳,一眼看向锦绣,眼神里都是冷漠,盯得锦绣有些害怕,小小年纪怎的目光这般毒辣。

木忆笑了笑,对着老夫人说道,“祖母在上,阿妩自解禁以来一直有一好奇之事想要问问祖母,不知祖母能否为孙女说上一二?”

“何事?”

“家中还有伯父亦或者二叔三叔吗?”

“没有啊,怎么会这么问?”

“哦~那家中怎的会有两位夫人?”木忆说完这话眼神就盯着良人看了一眼,转而看向锦绣。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