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木忆的人是严国公的嫡二女,今年十六,已经同杜学士家的嫡三子订亲,九月就要成亲。

严国公位列四大国公之一,祖上曾是跟着萧家太祖打天下的人,所以在朝中很有威望。

自从嫡长女成为三皇子妃后,三皇子的地位又稳固了不少,现在又要联姻杜学士府,虽说这杜学士没有刘学士在文臣中的声誉高,可也不弱,现下两方一结合,三皇子的势力又要大涨了。

木忆在心里分析着局势,面上又摆出标准的侯府小姐微笑表情,“严姐姐有礼了。”

严书雅看上去很是柔弱,颇有些弱柳扶风的气质,身子单薄,声音也是软软糯糯的,听着十分温柔。

“沈妹妹,我虚长你一岁,唤你阿妩可好?”

“那是自然,姐姐只管唤就是了。”

“刚刚听老夫人说,你之前一直在佛堂祈福,那自然读过不少的佛经,姐姐平日里也喜欢读些佛经,不知能否和妹妹讨教几番?”

“姐姐哪里话,妹妹虽日日在佛堂祈福,可看过的佛经不算多,却过于愚笨,很多佛经的深意都未能理解,如是姐姐不嫌弃,妹妹还想找姐姐多多赐教呢。”

“那感情好,有甚不太明白的地方只管说出来,若是姐姐知道的,定不吝告知妹妹。”

两人正说话呢,迎面又来了几位闺阁小姐,严书雅一一给她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曹妹妹,父亲是曹国公;这位是魏姐姐,父亲是镇守西南方的魏将军;这位是刘妹妹,刘学士家的。”

原来都是十四皇子的靠山家,难怪会一起出现。

“三位姐姐好,初次见面,若有不周之处,还望姐姐们莫怪,直管同阿妩说哦~”

“好妹妹,今日可是你的成人礼,莫拘谨了,我们姐妹是看母亲们聊的正好呢,又见你和严妹妹说的开心,这不,就过来听听我们严大才女的言论。”说话的是魏将军家的女儿,魏南风。

“魏姐姐可别打趣我了,这京城里谁不知道魏姐姐是出了名的才女啊,诗词歌赋,兵法计谋都深谙其道,妹妹这才疏学浅的怎敢与姐姐比拟。”

哟,这严舒雅为何见了这魏南风就如此低声下气的,看来身份有高一等了。

木忆见状就拉着魏南风的手,撒娇道,“原来魏姐姐是这般厉害的人呢,那阿妩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魏姐姐讨教吗?”

“严妹妹赞誉了,不过是家中无事闲来多看了几本书而已,阿妩妹妹如是喜欢,可以经常到我魏府走动,家里有个藏书阁,大多是珍本,你估摸着会喜欢的。”

“嗯,那阿妩有时间定要去看看。”

“没问题。”魏南风笑起来很好看,爽朗又不失女儿气,比起严舒雅来说,木忆更喜欢她。

严舒雅也是个敏感的人,同几人说了几句后,就找借口抽身离开了。

等严舒雅离开以后,曹芬芳开始说话了。

“她心也怪大的,上次出了那档子事情,还敢来这种场合丢人现眼。”

“就是,之前还被传成才女,结果谁知道会做这样的事情……”

刘心蕊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就被魏南风一句话给打断了。

“行了,事情过了就莫在人后说这些了,今儿是阿妩妹妹的成人礼,我们说些有趣的事情才是应该的。”

到底是魏南风,比起严舒雅和刘心蕊的小人模样,现在看来到还算可以。

木忆听着几人的话,自然知道,有的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多嘴的人呢始终上不了大台面。

就略过了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几位姐姐都是有趣的人,阿妩多年来还未曾离开过侯府半步呢,所以都不知道外间有何好玩的地方和事情呢~”

“无妨,下个月初八我邀了些姐妹在最近京中很有名气的玲珑阁见,阿妩妹妹可有兴趣前来啊?”魏南风率先问道。

“真的吗?我也可以参加吗?”

“自然,再有两月我就要嫁入皇室,以后再想出宫就难了,所以在这之前,殿下和家中长辈都答应让我再同交好的姐妹们聚聚,那天我特意包下了整个玲珑阁,放心吧,只有我们自己人。”

自己人?听这意思是要拉拢她?

嫁入皇室?殿下?

木忆有些好奇就问道,“魏姐姐要嫁入皇家,不知是那位殿下好福气,可以娶到魏姐姐这样蕙质兰心的美人啊?”

刘心蕊没等魏南风答话,就率先说了出来,“还能是谁,自然是深得皇上宠爱的十四殿下啊。”

“原来再过两月,魏姐姐就是十四王妃了,恭喜恭喜。”

魏南风毕竟是将门出生,提及此事也没有很多女儿的娇羞之态,反而坦荡的接受了木忆的祝贺。

话题绕着京中最近流行的一些东西说了起来,又过了快一个时辰,直到小厮来向老夫人禀告说晚宴已经准备好,一众人才停下了热闹的聊天,移步去了宴席之处。。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