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了,木忆和木诺都未曾踏入大院一步,原来是在禁期内,可后来是因为没时间。

所以,对于两人来说,沈府的院子竟有些新奇感,一山一水都是能工巧匠打造而成的,颇有些好玩。

不过当下也顾不上四处转转,而是跟着王嬷嬷快步朝着老夫人的朝晖堂前去。

而当木忆看着四周有些好奇的时候,王嬷嬷突然说话了。

“大小姐,这沈府的院子啊,多少年了都没什么变化,以前您不得空,以后啊,多来逛逛就知道了,现下我们得赶紧去到老夫人的院子里,那边还有全福嬷嬷等着给小姐和少爷添礼呢。”

话说的不重,还带了几分亲昵感,木忆笑了笑,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回了一句,“嬷嬷放心吧,阿妩省得的。”

“嗯,来这边走。”王嬷嬷对两个孩子格外的喜欢,也说不上为什么,大概是当年受过点木夫人的恩惠吧,所以对她的两个孩子要多在意一些。

“好,嬷嬷只管带路,我和阿姐能跟上的。”说话的是木诺,他和木忆一向心意相通,自然对王嬷嬷也是有些好感的。

一行十来人,快步朝着朝晖堂前去,路上不算招摇,但仍然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恨在了心里。

比如良人,还有身边跟着的锦绣。

今日的良人打扮得格外清丽,娇小的身躯在刻意的装扮下总是楚楚动人,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保护,而旁边的锦绣因为被暴打过一顿,身体自然是有些后遗症,只不过她担心没了利用价值会被良人所弃,所以又跟着良人身边,小心伺候着。

“哼,就木院的这两个小畜生,还刚和大少爷二少爷争这嫡子的身份,配吗?”说话的是锦绣,本来还姣好的面容在说话的时候却格外扭曲,仿佛地狱的恶鬼一般狰狞。

良人听着她这话,没有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在思考着什么。

“夫人放心,锦绣一定想办法除了他们,绝不会让他们挡了两位小少爷的路。”

“除了他们,谈何容易,上次锦心在郊外花了那么大的心思都没能折了他们。”

“夫人难道忘了吗?管家之权可是在您手里,木院的人禁期一解,自然就是属于您管教的范围,而两位尊贵的小姐少爷对于刚刚见到的沈府花园,自然有些好奇,那没事走到假山后面或者池塘边,发生个意外,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啊。”

说完就奸诈的一笑,那嘴脸实在让人恶心。

“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你没成事还安个管家无能的罪名给我,有些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对了,锦心呢,她也该回来了吧。”

良人问到的锦心,在一个月前就报由管家,说家中祖母病重无人照管,要回去照顾老人,所以准了她离府的请求。

但这都是明面上的借口,实则,锦心是去了南疆,去找人求药的。

锦绣并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自从自己从护国寺回来以后,良二夫人似乎不是那么重视自己了,更多的是听取锦心的主意,这让她十分担心。

难道,是因为上次打了绿意的事情?

确实,锦绣猜得没错,良人对于锦绣私自出手陷害木院并重责绿意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就贸然出手,不但引火上身,还惹得侯爷有些怀疑,实在可恨,所以现在锦绣的话良人是不怎么听信的。

一直以来,锦绣和锦心都是她的左右臂膀,之前在处理大院管理的时候,锦绣确实出过不少主意,有效且稳固了她的地位,但最近几次频频失手,还找不到原因,看来是她油尽灯枯的时候到了。

锦心却不一样,之前都不怎么出声的,一出手招招夺命,虽说这对十几岁的小儿残忍了些,可不除他们,自己的子女就永远都是庶出身份,这让他们将来怎么去谋前程,怎么去嫁夫婿。

所以,良人就听取了锦心的主意,在她回来之前,切不可轻举乱动,一切都等拿到药再说。

“行了,锦心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照顾少爷们和小姐,其他的不许再生事端,知道吗?”

“是。”锦绣俯首听从的回答道。

朝晖堂。

坐落在沈府的西边,而木院是沈府的东边,所以一路走过去,还是花了点时间,等到院门口的时候,就见院里早早的就焚香了起来。

味道清逸悠远,竟然是玲珑阁的香---忆清幽。

当时制作这个香的时候,是因为木清很喜欢木兰的味道,所以加了一点,没成想竟然成了爆款。

而木忆又是个精明的人,香爆了,价却没涨,只不过限定了定香的数量和时间,订单早就排到两个月后了,而朝晖堂拿这样的香来焚,果然,沈府侯爷孝顺的很嘛。

另外,这玲珑阁的生意确实需要再扩张一下了,等忙完这几天,这事要好好的和宝林商量一下了。

正想着这生意的事儿呢,就听王嬷嬷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

“嗯?”回神的木忆看着王嬷嬷有些好奇。

“大小姐,朝晖堂到了,您和小少爷快进去吧,老夫人和全福嬷嬷等着你们呢。”

“有劳王嬷嬷了。”说完朝着王嬷嬷轻轻俯了俯身子,王嬷嬷自然也见了礼。

来吧,总算要见到传说中的侯府老夫人!。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