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李掌柜如约带着银两来到百花阁,本打算救出胡子,结果却意外得知胡子被打死了,正要发怒讨个说法的时候,刘妈妈出现了。

打着哈欠从楼上缓缓下来的刘妈妈,一看就还没睡醒。

眼神轻蔑的看了一眼李掌柜,就嘱咐人把胡子的尸体拖出来。

“喏,别怪我不留情面,这作死的小畜生,关在柴房里还不老实,半夜挣脱了绳子,摸进我们姑娘的房间,这不,被客人的手下给打死了。活该他色心不死,走上黄泉路。李掌柜,这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可是好说歹说才从客人手里要了个全尸的,不然,早被拉去喂狗了。”

李掌柜看着,好好的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当即问到,“刘妈妈,你昨天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你说过不会伤他性命的!”

刘妈妈捣弄捣弄头上的珠花,一脸不屑的看着李掌柜,“我说保他一命没错,他要是安安份份的待在柴房,就不可能有事,这你可怪不着我,打死他的可是有身份的人,就他这样,还肖想我们姑娘,活该被打死。”

“你……”

李掌柜看着眼前的刘妈妈盛气凌人的样子,再看看周围的打手也是蠢蠢欲动的样子,当下就知道,再闹下去,必然没法离开,只得咽下这口气,吩咐一同前来的两个伙计,把胡子搬走。

还没动手呢,就见刘妈妈眼色一动,周围的几个打手就上前团团围住了他们,一脸要吃人的凶模样。

撩拨着手里的指甲,刘妈妈发话了,“李掌柜,昨儿说好的银两呢?可曾带来啊?”

“刘妈妈,胡子都没了命,您还想要钱?买卖不是这么做的吧。”

“哼,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他可不是我弄死的,昨儿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可没说活人死人啊,今儿人我已经给你带过来了,钱不留下,休想把他从我百花阁带走。”

“你……”李掌柜没想到刘妈妈竟然如此做,一时间两方僵持不下。

正当刘妈妈没了耐心想让手下硬抢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一空灵的声音,只见一位弱柳扶风的貌美女子,缓缓走下来。

“妈妈,何事如此吵闹啊?”开口的女子,便是娇娘。

一袭白衣,一脸清冷,没有迷人心窍的桃花眼,更不似其他头牌那般美艳,五官不算顶尖的美,组合在一起却又摄人心魄的感觉,仿佛只用轻轻看上一眼,就会被她的气质勾走了魂。

“哎哟,我的好女儿啊,妈妈我在这处理点事情,吵着你啦?来啊,把这几个人带到后院去,别扰了我们姑娘的好梦。”

三五大汉上前就要把人绑走,娇娘轻轻喊了一声,“等一下。”

只一句,绑人的大汉们就纷纷住了手,一脸痴迷的看着娇娘。

娇娘早已习惯这样的眼神,只冷冷的看了一眼下面扭打成一团的人,对着刘妈妈说道,“妈妈,他们什么身份,您什么身份,犯不着为了一点小事,而惊动楼上的贵人和姐妹们休息,这百花阁向来是忘忧逗乐的地方,您这么一弄,要是被有心的小人利用,捅出去了,坏的可就是百花阁的名声了。”

刘妈妈,一听这话就面色有些不虞,是啊,对面的万娇坊可不是省油的灯。

都怪这几人,大早上的就来找晦气,刘妈妈正想发作呢,就被娇娘带着上楼去了。

边走还边说,“妈妈,我近来新谱了曲子,您帮我听听看,有没有什么要改的地方,至于楼下的这些人,快打发他们走吧。留在这,对面的那些人可就有把柄了。”

娇娘说的是,刘妈妈挥挥手,就放几人离开了。

搬走胡子的伙计已经出了门,而李掌柜的魂却像是丢在了百花阁。

原来这娇娘,竟然是……

听着李掌柜慢慢叙述,木忆几人有些明了,原来,这李掌柜到底也是逃不过这美人关啊。

妙人很伤心,这么些年了,爹爹一直想帮李掌柜重新张罗个媳妇,好好照顾他,也不往他这么些年鞠躬尽瘁的帮贾家做事,结果他却做出如此之事,故而心痛的问道。

“李掌柜,你想要找个知冷知热的人,我想爹爹也是高兴的,可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把钱庄的钱统统挪用了呢?”

李掌柜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敢狡辩,只能俯首哭喊着。

“老爷待我恩义,我本不欲如此做,可是,可是如果不这样,我根本没法为娇娘赎身,况且,娇娘不是别人,她就是当年我走散的妹妹啊!”

“什么?妹妹?”宝林这下有些呆了,娇娘是李掌柜的妹妹?

“你细细说来。”木诺面色严肃的看着李掌柜。

李掌柜本不欲让人知道,可看样子是瞒不住了,只能把隐藏多年的秘密说出。

“当年我们为了避开仇家,一家四口逃出宜都,路上遇到杀手的劫持,我把妹妹藏在一破庙里的枯草堆里,然后和父母引开杀手。等我们好不容易甩了杀手,再次折回来的时候,妹妹就不在了。可怜她还是个6岁女娃,竟然跟我们久这么散了。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她,尤其是回到宜都以后,可是都没有任何消息。如果不是看到她眉心的那颗朱砂痣,我根本无法想象,当年的妹妹竟然成了百花阁的头牌。所以,为了救妹妹出来,我只得出此下策。”

“李掌柜,既是妹妹,只需禀明爹爹,我想他自会做主帮你救出来的,为何……”

“我也曾想过要找老爷,可是我修书一封回曲城的时候,回信只有寥寥两字,不可。而妹妹的……那刘妈妈又急着要卖了妹妹,我只能……是我对不起老爷,一切罪责我愿一力承担,只求小姐放过家妹,来世我当牛做马必会报答老爷和小姐。”

“等等,你说你修书一封?”

“是啊。”

“可爹爹从未收到过,若是有,自然也不会差我前来了。”

“可……”

从李掌柜和妙人的对话里,木忆听出了猫腻,要么是李掌柜贼心不死又在撒谎,要么就是贾家出了内鬼,无论是哪一种,都并非好事。

眼下只能安抚住李掌柜,然后着手调查事情的真相。

想到此处,木忆和宝林打了眼神,宝林立刻明白她的意思,几步上前,扶起李掌柜,嘴里还说着些安慰人的话。

“今日之事,都是宝林没能调查清楚之过,没曾想李掌柜竟有这般难言之隐,是宝林唐突了,还望李掌柜莫怪。”

李掌柜跪的久了,有些站不稳,可是听着宝林的话,心里也是人精一样的明白,自然只能客套的说“这位少爷客气了”。

木忆看着事情有了解释,别的没多问,只问了赎娇娘要了多少银两。

李掌柜有些心虚,只能弱弱的回答道。

“十万……十万两。”

“十万?就只是赎娇娘的价格吗?”

“嗯,所以,钱庄上能动用的现金流都被我做账给抹平了。”说话的李掌柜面色苍白的说道。

妙人听完李掌柜的故事,本就被感动到,再加上他们贾家家大业大,十万两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自然不甚关心,反而更多的担心李掌柜和娇娘的处境。

“李叔,娇娘……不,我应该怎么称呼娇娘呢?”

“家妹闺阁之名是书雅。”

“嗯,那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想带妹妹离开,去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然后帮她找个好人家,上半辈子她过的够苦了,如若下半辈子再不好好补偿她,照顾她,将来我就是死了,也没脸下去见我爹娘。”

木忆听着这话倒也还情真意切,所以也讲了自己的一点看法。

“你且安生下来,过了这段风头,等宜都新的头牌出来了,人们自然就忘了过去的事情。至于你赎书雅的钱,你想过要怎么还吗?毕竟这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若是小姐信得过我,我把妹妹安顿好以后,自会回来。到时要报官还是要怎么,李吉绝无二话。”说完又跪下重重的磕了头。

妙人看着心疼,想说点什么,却被木忆拦下了。

“好,你且先回家吧,等过些日子,我们自会有安排,只是这段时间,还希望李掌柜莫要随便外出,若是……”

“这位小姐放心,李吉一定安生。”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力,而木忆和李吉都是聪明人。。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