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真爽,这肚子都快撑破了呢。”

回到院子的木忆摸着自个圆滚滚的肚皮说着。

一旁的木诺,看着自家姐姐这般模样,忍不住用三从四德的道理来说道,“一个闺中女子,怎么这么能吃。”

满脸不在乎的木忆回答,“我现在可是个小厮,你那些理论,等回了宜都再说吧,现在我们还是洗洗睡吧。”

整理洗漱好后,几人就熄灯睡下,一夜好眠。

接下来的日子,木忆都带着木诺去照顾小篮子的娘,而宝林还是不停的跟着贾老爷学习。

两人走进这熟悉的院子,看着经过整改,焕然一新,生机勃勃的地方,露出会心的笑。

“十娘,好些了吗?”推门而入的木忆问道。

倚着床沿,半起身正在喝粥的十娘和喂粥的小篮子都很惊喜的看着进来的人,小篮子起身拿凳子给两人坐下。

木忆枕了脉以后说“再吃几日药,过两天,我给你换一副,然后就停了,换成食疗吧,药吃多了也是伤身。”

“唉,小姐菩萨心肠,十娘这辈子……咳咳……都没法报了。”十娘虚弱的说着。

脸上也因最近的调理,渐渐恢复正常。

“你既要报答我,就快点好起来,我还有事要跟你说的,现在你先养病,明天我给你带点补气血的东西来。”木忆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

“娘……娘,你喝了粥,好点了吗?今天我和哥哥去买了点肉,晚上让姐姐给你做点肉汤吧,补补。”

来人是两个小男孩,大的那个一身土布衣,长得头大耳肥,晒得黑不溜秋,一脸的老实样,小的那个精灵可爱,黑溜溜的眼睛里装着不少主意,虽然身形还瘦小些,可看着就是个伶俐的人。

见到木忆,也是一脸激动,忙着见礼。

木忆心里想着,这次出来就是要找几个这样的人带走,看起来,他们倒是不错的选择。

思考了几番,打算等十娘身体再好些就和她说道说道。

略坐了坐,就和几人道了别,并着木诺回了府。

小儿子陈宝水上前几步,拉着十娘的手,关切的问,“娘亲今日好些了吗?”

“好多了,全靠贵人小姐的照拂。娘才捡回这条命,以后我们全家都要好好听小姐差遣,报这救命之恩。”十娘语重心长的说着。

宝水满面郑重的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贾府。

两人刚进了院子就见宝林迎出来,说正赶上贾家的老太太做大寿,让晚上的时候几人去凑个热闹,这倒是好事。

可这礼物却让几人发了愁。

出门在外,银子带的本就不多,送少了没底气,送好的钱又不够,思索再三,几人商议现下就送些讨喜的东西去。

差了家仆找来笔墨纸砚,木诺洗手焚香,大笔一挥,写了一副百寿图。

木忆看这字就觉得欣慰,弟弟这般出色,当真是能宽慰娘的心了,心下也做了个决定,时间匆匆而逝,没几刻,那贾老爷就差了人来请了。

贾家老太太的庭院叫鞠华堂,一入门便是铺天盖地的各色梅花,映着冬日的残阳,加上装扮一新的格局,显得气派喜庆极了。

在大丫鬟飞云的带路下,拜过了老太太,送了礼,木诺和宝林就去了外厅。

离宴席开始还有段时间,木忆一人在管家的带领下,去了书房,打算和贾老爷谈笔生意,也算是多谢他这段日子的照顾。

书房,一进门就是一阵清淡的墨香,入眼的尽是名家字画,布置的也大气雅致,很有文人格调,这贾老爷说是大商贾,可也是附庸风雅之人。

伺候在一旁的丫鬟上了茶,就跟着管家退了出去。

“不知这位小哥,有何事要与我商议啊。”贾老爷一身青团云滚银的长袍,外罩墨色的缎子小褂,手中拿个暖炉,一脸喜气的坐于正堂,看着木忆问话到。

“这些日,我们在府上叨扰了,先多谢贾老爷的盛情款待。不多想,也能知道,贾老爷定然对我们的身份很了解,不然怎会这般好生照顾。”木忆一语中的。

贾老爷眼眸一亮,这是打算说实话了。

“既然小姐这么爽快,我也不多隐藏,确实知道了几位的身份,那今日,就不知您是用宝林身边的小厮身份和我谈,还是镇国公家沈府大小姐的身份和我谈?”

“贾老爷既然知道了我是沈府大小姐,自然便是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以沈府小姐的身份和你谈。”木忆镇定的说着。

贾老爷放下手中的暖炉,起步上前恭敬行礼,“草民先给小姐请安,不知今日要谈的是什么?”

欣然受礼的木忆此时端正身子,一派大家闺秀风范的对着贾老爷抬手,语气平缓的道,“贾老爷既是商人,那我来找你谈的必然也是这一本万利的事。”

“一本万利?虽说我贾家不算什么富贾大户,也还是在这曲城做了几年小生意的,不怕说句得罪小姐的话,还真没听过一本万利的事。”

“呵呵,那贾老爷现下不是正在听吗?还是贾老爷不信我的话。”木忆略带威严的施压。

那贾老爷见此也没唯唯诺诺的害怕,反而直起身子,“听小姐这话,必定是有极大把握,商人有利则图,贾某也不例外,既然小姐是诚心和我谈,那贾某洗耳恭听。”

看着眼前贾老爷的举动,木忆心中暗赞,倒不是个怕势力的小人。

“我打算开个火锅店,我出点子,你出钱,店铺的名义人是你,我以股东的身份入进来,每三个月给我一次分红,利润的话,就是五五,我这边出厨房里的做菜师傅,剩下的你看着办,你要同意了,我就把点子说出来给你听听。”

“火锅?是什么东西啊,还有那分红,又是什么?”贾老爷一脸不解的问着。

“火锅的制作我稍后几日会给你见识到,到那时,我再与你细说,这分红的意思是,我们算合伙人,若是店铺出了什么事,需我们商议后才能执行计划,扣除店铺所需要的所有支出,剩下的就是利润,我们五五分。”

贾老爷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恕贾某多嘴,那小姐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不出一分钱,就要分走五分利。”

木忆早就知道是不容易谈妥的,“我知道今日没有任何的凭证就让贾老爷与我合资是有些不妥,可是我保证,我所说的火锅只要贾老爷见到就知道它会多受欢迎了,到时候我相信贾老爷会改变主意的,今日主要就是和你摊开来说,具体的待我拿出东西,你再决定看看。”

“既然小姐这样说,那贾某就敬候佳音了。”贾老爷回答。

过了一会,管家进来禀报,“老爷,外边的客人都齐了,老太太差人过来叫你快过去呢。”

贾老爷邀了木清,一同去了前院。

走进去,木清又恢复了小厮的动作,那贾老爷也是眼光毒辣之人,当下也不动声色的走进去,就当刚才是不存在的,木忆仍是府上招呼的客人的家仆。。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