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都,沈府,木院。

“快快快,你们几个把热水烧好,夫人那边急着用啊。”小厨房,几个粗使丫鬟忙得团团转,门口有个看着面红耳赤的俏丽丫鬟指挥着。

正午,木院,正房。

“夫人,再使把力,看见孩子的头了。快啊。”产婆在床上不停地催促着。

木雕的床上躺着的女子,脸上毫无血色,精致的面容也因过度使劲儿显的不甚娇美,嘴唇被咬得出血,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床边,不停地用力,期盼着腹中的孩子平安出生。

“哇……”一声奶娃儿的声音响透这间屋子。

“生了,生了,是个小小姐。”

产婆激动的抱着孩子,手脚麻利的洗净后,用早预备着的襁褓把孩子整理好,便抱到床上的女子身边。

看着怀中的孩子安安静静地睡着,因为是足了月的,所以看着健康的很,紧紧闭着眼睛,偶尔哒哒嘴巴,应该是很娴静的孩子。

木清轻轻地抚摸着婴儿的脸颊,滑滑的,嫩嫩的,真好,这是自己的孩子,有自己血脉的孩子。

正想亲亲她的额头,腹部又一阵疼痛传来,产婆看着不对,又摸了摸肚子,却惊喜地喊道,“快,快,还有一个在肚子里,夫人,你还要再用力啊。”

刚平静下来的小院里又开始闹腾了。

傍晚,木院,正房。

随着一声长长的尖叫,院子里又迎来一阵婴孩的啼哭。

“哎呦,这位夫人可真是福气好啊,又得了位小少爷呢,这一胎就龙凤双至了,真是好福气啊”。

刚走到门口的丫鬟绿意急忙冲了进来,抱着洗净的孩子,喜极而泣。这就是小姐的一双孩子,也是木家的唯一血脉了,自己就算是到了阴间也能给老爷老夫人交代了。

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女子,虽然是筋疲力尽了,但眼中柔柔的爱意让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木清向绿意招招手,“把孩子抱来我好好看看。”

女子产后虚弱地说着。

绿意转身让莲心把先前生下的大女儿一同抱给躺在床上的小姐。

轻轻地,带着喜泣的声音,说道“小姐,你当娘了,咱们木家有后了,老爷和夫人在天上保佑着你们呢。看小小姐和小少爷,一脸的聪明相,将来一定能成才啊,小姐,也算苦尽甘来了。”

“是啊,他们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是这辈子我最珍惜的礼物。”木清缓缓说道,可能是体力不支了,让绿意好生照顾着两个孩子,打赏了一屋子的下人和产婆,没说几句话就沉沉地就睡了过去。

三个月后,木院。

“吱……”地一声,房门支开一溜缝隙,绿意端着粥就轻声进来了。

木清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儿,又摇了摇身旁的摇篮,看着里面熟睡的孩子,突然觉得世界是那么美好,仿佛拥有了一切。

“小姐,你再怎么看,孩子也不可能一下就长大啊,快来吃点东西吧,这两个小人精可不是好带的啊,一定要养好身体,将来好享福啊”。

边说边把盛好的五子粥递给木清,踱步到摇篮面前,轻手轻脚的给两个孩子捻好被脚。

“你呀,明明带她们最多的是你,你不好好休息,还天天数落我了。”木清接过粥慢慢得喝起来。

一旁照顾的绿意却说道“我伺候小小姐和小少爷,高兴还来不及,怎的会累?莫不是小姐嫌我奔手笨脚的,嫌弃奴婢不是。”

看着假意抹泪的绿意,木清好笑的“好好好,说不过你,你自己也注意着点身体,你若是病倒了,这两孩子,我一个人可带不过来啊。”

“恩,奴婢知道。”

日子就在这样安谧宁静中度过了整个秋冬。

除夕夜,木院。

正房里热热闹闹的站着好些人,都安安静静地等着坐在上席的女子发话。

这天,平日里不爱奢华打扮的木清穿着件暗红牡丹的长裙,外披一件银狐大氅,裙末滚了圈云纹银线,显得端庄了许多。

脸上画了个精致淡妆,衬得一双桃花眼很是美丽,脸颊上的梨窝平添了几分俏皮。

梳着飞天髻,头戴一副红宝石点翠的头饰,整个人精神十足又大方富贵。

一旁立着的绿意也在这样的日子穿了一身喜鹊登梅的衣服,稍微上了点妆,整个人洋溢着节日的喜庆气氛。

小家碧玉的姿色,也在几株银钗的衬托下,显得精致了几分。

脸上一直挂着柔柔的表情,面带笑意。

“今天是除夕,夫人我也没什么好的给你们,这个红包钱是不多,但好歹是分心意,大家讨个吉利吧”。

说罢,绿意就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分发给仆人,大家拿到东西后,都很是开心,这位夫人心善,从不打骂奴才,虽然每次给的工钱不是很多,但做起事来不会担惊受怕的,每天都能吃得饱饱的,就很是幸运了。

一行人中,最老的婆子――孙婆婆往前站了步,微微抬头说起“夫人,可不要这么说,老奴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遇到向您这么好的主子,哪敢有什么意见,夫人放心,我们会好好给夫人当差的”说罢,所有下人都出声应和着。

门口噼里啪啦的响声预示着新的一年来了。。

章节目录

清泪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和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和安并收藏清泪醉最新章节